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小餅干超甜遇時小說免費

小餅干超甜遇時小說免費

遇時 著

連載中免費

《小餅干超甜》作者遇時精心所著,主角是程堯曲棋,小說情節精彩,小餅干超甜小說主要講述了:程堯從小就被教育,要好好對待曲棋妹妹。于是程堯一直把曲棋當作妹妹看待,從嚴格管理到放養教育再到嚴格管理,這個轉變的過程在于程堯對于曲棋的心態 。

更新:2020/02/18

在線閱讀

  《小餅干超甜》作者遇時精心所著,主角是程堯曲棋,小說情節精彩,小餅干超甜小說主要講述了:程堯從小就被教育,要好好對待曲棋妹妹。于是程堯一直把曲棋當作妹妹看待,從嚴格管理到放養教育再到嚴格管理,這個轉變的過程在于程堯對于曲棋的心態 。

免費閱讀

  曲棋朝著莫圓芳點了點頭,天氣太冷,她的鼻間有些微紅,耳朵也凍得有些僵了。

  莫圓芳抽空看了一眼身側的女兒,把頭頂的空調調高了一些,“住在別人家里,萬事都不要提什么要求。也不要麻煩人家太多,知道了嗎?”

  曲棋還是點頭。

  她本來性子就呆了些,今天卻是沒有什么說話的。

  前頭的曲毅忍不住道,“小棋那么乖,怎么可能給人家添麻煩。你啊,別整天要求小棲那么多,她還是個孩子。”

  “前些日子十七歲生日都過完了,哪還是個孩子。”莫圓芳有些不滿,敲下最后一行字,點擊了發送。

  本不過是隨意地囑咐孩子兩句,卻沒想到曲毅非得和她唱反調。

  她在職場多年,現在也當上了主管的位置。在平日生活里,習慣了別人對她點頭哈腰,這在家里也是這樣。

  “我們為了賺錢沒時間管孩子,讓她早點長大有什么錯?”莫圓芳的聲音拔高了一些。

  曲棋的睫毛很輕地顫動了一下,窗戶因為車內的暖氣而蒙上了一層霧氣。

  她伸了伸手,抹掉一小片霧氣,從小小的圓圈里面去看窗外的世界。

  北市是屬于南方的地段,也不知道在那邊的冬天,能不能看到這樣的雪景。

  “行行行,我說不過你。”曲毅決定不和要強的妻子繼續這種沒有意義的口舌之爭。

  一路沉默,莫圓芳是真的很忙。

  手里噼里啪啦地敲個不停,而前頭的曲毅,開了藍牙的歌,緩解了一些氣氛。

  放在口袋里的手機不停地振動,曲棋翻開來看,是一個陌生的手機號碼。

  陌生號碼:幾點到?

  曲棋又看了一眼手機里的機票訂單,確認無誤之后才回復那邊:晚上七點半。

  陌生號碼:在機場等著,我去接你。

  曲棋盯著那個陌生號碼幾秒,想了想,轉而按滅了手機。

  機場距離家里還算有一段距離,曲棋百無聊賴地在車上暈暈沉沉地瞇了一小會,便被前頭的曲毅叫醒,“小棋,到了。”

  曲棋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整理好了圍巾,這才跟著下車。

  機場她并不陌生,每年都會去幾次。

  只是這是第一次,有一種惶然無措的失落感。

  她乖乖地站在一旁,看著曲毅從后備箱里面拿出行李,目光落在不遠處的莫圓芳身上。

  應該是有什么緊急的事情,她拿著手機,眉頭輕輕皺起。

  說了一會話,便踩著七八厘米的高跟鞋朝著曲棋走來,“媽媽還有事情得處理,就不陪你等飛機了。你一個人在那邊,也別委屈自己。錢不夠了跟媽媽說,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媽媽這么努力工作就是為你讓你生活得更好一些。”

  曲棋點了點頭,便被莫圓芳抱入懷中。

  莫圓芳的身上有很濃郁的香水味,職場上的女性,總是要用華麗的外表來包裹自己。

  曲棋皺了皺眉,有些不適應這樣的靠近,卻還是輕聲細語地說,“媽媽,你要少喝一點酒,記得按時吃飯。”

  頓了頓,曲棋的睫毛微微輕垂,“爸爸每天工作也很辛苦,媽媽不要和爸爸吵架了。”

  “好,媽媽答應小棋。”莫圓芳摸了摸曲棋的小腦袋,這才松了手,看著一旁的曲毅,“走吧。”

  曲毅有些不悅,臉色很是不好,“你開車回去,我陪會小棋。”

  莫圓芳這會正急著回去,有些不滿,“車開走了你怎么回去?”

  機場在郊區,這里可不好打車。

  “我自己有辦法。”曲毅難得地沒有順從莫圓芳,“你要是忙,就先回去。”

  這樣的小吵,在曲棋上了高中之后,已經算是家常便飯。曲棋捏了捏衣角,看向曲毅,“我一個人可以的,爸爸先跟媽媽回去吧。”

  曲毅還是不放心,“真不要爸爸陪著?”

  曲棋重重地點頭。

  曲毅是個內科醫生,平時忙碌的程度不亞于莫圓芳。父母缺席了她成長這件事,曲棋已經習以為常了。

  看著車子在自己面前消失不見,曲棋才自己拖著行李,朝里面走去。

  -

  飛機落地,北市的機場很大。在長長的走廊里面,曲棲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經黑了下來。

  夜空安安靜靜的,沒有任何雪花飄落的痕跡。

  南方的北市,冬天比顧城溫暖多了。

  拿行李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曲棲一直看著顯示屏里,卻遲遲沒有出現自己的航班機號。

  手機振動,看著打過來的陌生號碼,曲棋趕緊接起,“喂?”

  “飛機延誤了?”那頭傳來略微有些散漫的聲音,語調漫不經心的,卻很好聽。

  曲棋小聲地解釋,“我在等行李,可能還要一會。”

  說好了不麻煩人家,這才剛來,就讓人家在機場等自己那么久。

  盡管剛過了十七歲的生日,曲棋的聲音依舊是軟綿綿的,細聽還帶著一些小奶音。

  程堯捏了捏眉心,原本煩躁的心情散了一些,“嗯。”

  曲棋輕呼了一口氣,“那哥哥今天穿什么衣服?”

  程堯不愛拍照,曲棋根本沒有見過程堯長大后的照片。

  程堯朝周圍看了一眼,“深褐色風衣。”

  “好。”

  行李箱一出,曲棋就火急火燎地拿著行李開始快步走。

  外面的接機室很大,曲棋卻一眼就看到了程堯。

  他站在角落里面,穿著深褐色的風衣長身而立。風衣微微敞開,里面是白色的高領毛衣,往下看去,便是令人羨慕的大長腿。

  他并沒有像別人一樣,目光一直看向出口,而是低著頭刷著手機。

  偌大的機場,男人身高很高,一眼便能看到。他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卻顯眼得很。

  曲棋深呼吸了一口氣,拖著行李慢慢靠近。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程堯等得也有些不耐煩了。

  “小哥哥,可以加一個微信嗎?”

  有濃郁的劣質香水味靠近,程堯不耐煩地刷著手機,隨口敷衍,“沒有。”

  搭訕的人一直有,直到余光里出現了一個粉嫩嫩的行李箱,再往旁邊看去,橙白相間的WIKI。

  是他一貫喜歡的牌子。

  “哥哥。”軟糯糯的聲音落在旁邊。

  程堯懶懶地抬起頭,猝不及防地撞進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里。

  臉蛋很白,五官小巧而精致。扎著一個丸子頭,有些散了,歪歪扭扭地在腦袋后面輕晃了一下。

  還挺可愛。

  曲棋被看得有些不自在,捏了捏衣角,又喊了一聲,“哥哥?”

  程堯神色微斂,放下手機,朝著曲棋伸出手,替她拉著行李,“走吧。”

  曲棋怔了怔,下意識地道,“我可以自己拿行李。”

  聲音很輕,細細軟軟的。

  程堯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旁邊的小姑娘。

  說是北方人都很高,可小姑娘卻像是沒怎么長一樣,才堪堪到了他的肩膀。模樣才剛剛張開,還稚嫩得很。

  “不用。”他說。

  曲棋地道了謝,跟在程堯后面。

  程堯開的車,把粉嫩嫩的行李箱塞進后備箱里面,他就示意曲棋坐上副駕駛座。

  老老實實地系好安全帶,曲棋攥著身前的安全帶,目不斜視。

  車子里有些冷了,習慣了暖氣的曲棋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腳也開始變得冰涼。

  “冷了?”在紅綠燈面前停下,程堯抽空打量了一眼旁邊的小朋友。

  曲棋猶豫了幾秒,還是誠實地點了點頭,“有點。”

  程堯把暖氣打開,語氣里帶著幾分笑意,“還以為你們北方人不怕冷。”

  曲棋眨了眨眼,“我們北方人靠得是裝備,不抗凍。”

  尤其是她,大冬天就不喜歡出門,沒有暖氣的地方等于窒息。

  程堯似乎是又笑了一下。

  曲棋原本緊張的心情慢慢放松下來。

  他應該……很好相處吧。

  回家的路少說也有四十分鐘,這會又撞上一小波回家的晚高峰,堵在路上。

  程堯被熱得有些悶,稍微開了些窗子透氣,卻瞧見冷風吹進來的時候,旁邊的小朋友下意識地打了一個寒顫。

  他又默默地把窗子關上。

  還真是不抗凍啊。

  “介紹一下自己。”程堯的手指搭在方向盤上,看著前面擁擠的車道,聲音略沉。

  曲棋想了想,跟他說,“我叫曲棋,因為生在年初七,所以取了一個諧音。”

  還有就是,她出聲之前,曲毅正好在下棋,所以靈光一現就這么取了名。

  年初七……

  也就是前兩天的事情。

  “名字有些拗口。”程堯說,微微轉頭,茶色的眼里含著幾分慵懶,“曲奇……是小餅干嗎?”

  從小到大,已經有很多人誤解自己的名字。曲棋字正腔圓的糾正他,“是下棋的棋。”

  程堯不咸不淡地勾了一下唇角,“嗯,還是小餅干好念一些。”

  曲棋有些憋屈,“那我喊你程堯嗎?”

  “我的名字也拗口,喊哥哥。”程堯道。

  曲棋:“……”他是不是覺得什么名字都拗口?

  可她不想喊哥哥,也不想被人喊做小餅干。

  鼓了鼓腮幫子,曲棋忍不住偷瞄了一眼旁邊的程堯。

  他正看著前方,微暗的燈光落在他的眼底。側臉棱角分明,眼角帶著幾分慵懶。

  這個男人好看得有些過分。

  算了,喊就喊吧,也不會少塊肉。

  -

  程堯的家就在華大附近,四房兩廳,三個臥室一個書房。看上去面積很大,客廳的沙發約莫三米多寬,旁邊還有豎直出來的一條,橫豎都能躺著。

  領著人進了側臥,把曲棋的行李放好,程堯才道,“衛生用品給你準備好了,還缺什么,跟哥哥說。”

  曲棋點了點頭,小腦袋打量著這個房間。

  應該是徐清清認真裝修過了,風格并不是單一色的粉嫩,而是米色之中又帶著一些淺粉色。就連床單被罩,都給她換成了她喜歡的風格。

  程堯見她眼底帶著幾分歡喜,默了默。

  小朋友就是好哄。

  肚子很不事宜地響了起來,曲棋大囧,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面色尷尬地看著程堯。

  因為害羞,小巧的臉上還覆蓋了一層薄紅,看得程堯心口都軟了一些,“想吃什么,我點外賣。”

  曲棋遲疑了幾秒,“有飯有菜就好。”

  真好養活。

  程堯也沒再問什么,“你先收拾一會,等會出來吃飯。”

  程堯走后,曲棋一把撲在床上,給父母報了平安。躺了一會,才慢吞吞地爬起來收拾東西。

  她個子小,曲毅又擔心她一個人帶不了太大的行李,所以只準備了一些衣服,其他的,明天估計就能到了。

  不過十分鐘就收拾好了。

  柜子空蕩蕩的,還有淡淡的茉莉香的味道。

  敲門聲響起,曲棋跑過去開門。

  外賣已經點好了,是蓋澆飯,三素一葷。

  程堯給兩人點的都是一樣的,酸辣魚加兩個清淡素菜。

  長途奔波一天,飛機上的東西又難吃得要命。曲棋餓極了,只顧埋頭吃著飯。

  程堯吃飯的速度很快,等他吃飯,曲棋還有一大半沒吃。甚至酸辣魚那塊,一點都沒碰,“吃不得辣?”

  曲棋點頭。

  “那就不吃了。”

  曲棋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酸辣魚,猶猶豫豫的,“浪費糧食不太好。”

  程堯挑眉,眉眼在燈光的映襯之下,好看得不像話,“要哥哥幫你吃?”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 网络理财平台排名 十一选五山东 理财产品排行 股票的趋势怎么看 东北麻将宝中宝 快乐十分广东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熊猫棋牌官网游戏下载安装 下载贵州快三开奖结果 黑龙江22选5走势 长春麻将怎么玩 神算子论坛六肖+中特 手机版qq麻将 7乐彩开奖 足协杯2018赛程 捕鱼大富翁斗鱼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