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奇幻 → 借東西的男人林彎彎陸姜回小說

借東西的男人林彎彎陸姜回小說

時巫 著

完本免費

《借東西的男人》是時巫所著的一篇現代奇幻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這輩子仿佛被衰神附體了的林彎彎因一次意外住進了一間鬧鬼的兇宅里,和兇宅里的神秘美男陸姜回開始了同居生活,倆人整日里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等林彎彎意識過來的時候,她想她已經喜歡上陸姜回這個男人了.....

更新:2020/02/18

在線閱讀

《借東西的男人》是時巫所著的一篇現代奇幻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這輩子仿佛被衰神附體了的林彎彎因一次意外住進了一間鬧鬼的兇宅里,和兇宅里的神秘美男陸姜回開始了同居生活,倆人整日里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等林彎彎意識過來的時候,她想她已經喜歡上陸姜回這個男人了.....

免費閱讀

  即便有濃霧阻擋,但林彎彎還是在有生之年,親眼見識了什么叫做百米三秒三。

  她剛才還看著黑衣男人悠閑地和武行聊天,心里絕望得淚流成河,心想他這是要選擇見死不救明哲保身了。

  她的腳漸漸無力,嘴巴被捂在粗糙的手掌之下,只能嗚嗚咽咽地說話,急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喂,講道理!冤有頭債有主,我真不認識叫肖瑤的……”

  但刀疤臉沒有聽,手用力一拖,林彎彎雙腳登時脫離了燈柱。

  她腦海里“嗡”地一聲,完了。

  林彎彎非常悲傷地想,顧意和顧叔要是找不到她了得多擔心啊,顧意就沒有其他朋友了啊,她不在了,還有誰愿意包容她縱容她的怪脾氣?

  還有小北皆,她從小定了娃娃親的小未婚夫,她還不知道他姓什么,住在哪里,家里有幾口人。都怪她當時年紀小,不懂得查戶口般盤根問底,導致她到現在都沒能找到他。

  也許再也沒有機會繼續找了。

  就在她悲傷到幾欲落淚的時候,就看到那個黑衣男人接過了武行手里的八卦棍,下個瞬間,濃霧起,她眨了眨眼,就見男人悄無聲息地來到了眼前。

  只見眨眼間棍起棍落,一棍,直接把挾持她的刀疤臉給懟趴下了。

  林彎彎生生把眼淚給憋了回去。

  她不可置信地回頭,盯著地上的暈死過去的刀疤男直犯愣。

  不是……這么兇悍的品種,一棍就倒了?

  她剛顫悠悠地對男人豎起大拇指,就見面包車上忽然又下來幾個手持武器的壯漢。

  男人看都沒看她,直接迎著那幾個壯漢走過去。

  陸姜回渾身上下遮得嚴實,只露出一雙眼睛,眼里的威壓幾乎要把面前幾個人釘在原地,八卦棍在身側一轉,帶起的風掀起衣角,在他身旁縈繞不休的霧氣被沖散了些。

  林彎彎深呼吸一口氣,心里飄過碩大的一個字——帥!

  圍著他的幾個男人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意識過來之后相互交換了個眼神,又看了看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的刀疤臉,惡狠狠地問候了陸姜回的大爺。

  隨后,幾個人舉起手里的武器,朝陸姜回沖了過去。

  林彎彎驚呼一聲,轉身抱住了電燈柱,下意識閉上了雙眼。

  耳邊只有棍棒相交的聲音,夾帶著嗚嗚風聲,鏗鏘作響。

  林彎彎聽著周遭的呻 吟聲痛呼聲,覺得自己不能這樣鵪鶉,人家救了她,她不搭把手好歹也搭個嘴。

  她氣沉丹田,準備來一次嘶吼式的求救。

  與此同時,她鼓起勇氣睜開眼睛。

  剛才兇得一副要一刀拿你小命的幾個壯漢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正飛快地相互攙扶著爬起來,又扛起倒在地上的刀疤男,鉆進面包車里揚長而去。

  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林彎彎還沒喊出口的話囫圇地在喉嚨里過了一圈,又很沒氣勢地滾出嘴巴:“救命……啊……”

  剛才還劍拔弩張的現場,只剩下一個黑衣男人,握著八卦棍站在原地,衣角隨風而動。

  風聲在林彎彎耳邊放大,呼呼作響,還夾雜著她心臟跳動的聲音,一聲大過一聲。

  男人似乎沒準備逗留,眼看他轉身要走,林彎彎急了:“你等等!”

  她還沒道謝。

  陸姜回回過頭,即便有霧遮擋,但距離太近,導致他一下就看清了剛才被人挾持的那個小姑娘。

  半張臉慘白里透著紫色,死尸妝融了一半,七竅的血漿還沒擦干凈,比全妝的喪尸還像喪尸。

  此時她正咧著一口白牙朝他招手。

  陸姜回覺得自己的眼睛有些受傷,他難得開了口:“離那些人遠點。”

  林彎彎很冤,她和那些人真的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但對方沒想要聽她解釋,他轉過身,快步向劇組方向走去。

  林彎彎急忙跟上去。

  走到半路的時候,那莫名聚起的霧漸漸散去,仿佛只是誰不小心打開了制干冰的機器,又立刻關上了。

  拍戲現場人滿為患,林彎彎東張西望地在人群里找到了那根威風凜凜的八卦棍,驚喜地揪住了拿棍子的人。

  武行小五有點郁悶,今天不是突然被拍肩膀,就是被扯衣服,他煩躁地回過頭,一眼看到一個滿臉血漿的女人,正咧著一口大白牙朝著自己笑得陰森森的。

  饒是他看慣了劇里的那些特效妝,也被著突如其來的喪尸臉給嚇得魂魄不齊。

  “我滴媽媽呀!青天白日的,你干嘛呢你?”

  林彎彎愣了愣:“小五?剛才拿棍子那個人呢?”

  “那個奇奇怪怪的男人啊?把我棍子還我就走了。”

  “啊?走了?”林彎彎左顧右盼,但確實已經沒有了男人的身影。

  她十分失落,怎么走那么快?他是會飛嗎?

  小五低聲嘀咕著:“他說要借走我的棍法之后,我還真覺得棍法被借走了,從小練到大的八卦棍,跟從來沒碰過一樣,真是奇了怪了。”

  他轉了轉手里的棍子,明明熟悉得跟長在自己手上似的。

  林彎彎沒聽見小五在嘀嘀咕咕說些什么,她的手機此刻震得驚天動地的。

  她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剛剛差點被挾持飆升的血壓好不容易降下去,如今又飆起來了。

  來電顯示——房東。

  林彎彎這幾個月一直沒怎么接到活,還拖欠著房東下半年的租金,這是不知第幾百通催租電話了。

  她飛快地接起電話,搶先開口說:“阿姨,下半年的房租我這幾天就給你打過去,我保證……”

  房東在電話那頭笑起來:“哎呀,怎么一開口就提房租?大家這么熟了,你看我是這種只認識錢的人嗎?”

  林彎彎還沒來得及松一口氣,就聽見房東語氣一變,說:“對!你沒看錯,我就是這種人!”

  林彎彎無語凝噎,您老人家能不能不要這么誠實?

  “還這幾天就給我打過去,你昨天、前天、大前天、大大前天都是這么說的!”房東大媽站在林彎彎的出租屋里,看著翻箱倒柜一片狼藉,不由得怒火滔滔,“你拖欠我房租就算了,還把我房子折騰得跟狗窩似地,別人不知道還以為是進賊了呢!”

  林彎彎忍不住把手機拿開幾米遠,等她罵得差不多了才把手機貼回耳朵上,好聲好氣地哄著:“阿姨,您消消氣呀。”

  “你說消氣就消氣?當老娘是氣球吶?我跟你說啊,房子我已經租給別人了,人家趕著今天就入住,你的行李我丟門口了,趕緊給我搬走,別磨蹭!”房東戰斗力彪悍,說完氣都沒喘就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之后,她給屋子里三百六十五度拍了個視頻,給林彎彎發過去。

  林彎彎肉疼地用流量看完了視頻,視頻里的房間跟亂葬崗似的,所有東西都不在原來的位置上。

  林彎彎無語凝噎,房東阿姨你清醒點呀,誰能把房子住成這樣?這真的是進賊了啊!

  但房東大媽拒絕了和她通話,還把她拉進了黑名單。

  林彎彎在烈日下痛心了二十分鐘零四秒,終于在這接二連三的打擊中平靜下來,并接受了現實。

  她倒霉慣了,見多了風浪,常年開啟了小小苦楚等于激勵的模式。

  “大難不死……”她看了一眼賬戶里僅剩三位數的余額,舒了口氣:“我就還能再戰五百年!”

  挾持她的刀疤臉跑掉了,路見不平的黑衣人又是個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鋒,這條路沒有監控,警是報不成了。

  她剛被金叔掃地出門,死尸也沒得演了,只能徒步回了原來的租屋,拎走了她的行李。

  她打開手機的通訊錄,找到房屋中介的電話,準備重新租個房子。

  這中介算是她租房路上的貴人了,為人非常耿直,上次還偷偷告訴她,超低價出租的都是兇宅,讓她千萬別租。

  林彎彎瞬間福至心靈。

  她豪氣萬丈地打通了電話:“喂,李經紀,你上次說的那個季度租金二百五,讓我千萬別租的那個的超級兇宅,我決定租了!”

  四個小時后,林彎彎拖著一個巨大的行李箱,如愿以償地來到了超級兇宅的所在地,西城區云深巷168號。

  超級兇宅就坐落在深巷的盡頭,看起來雖然老舊,但端端正正,門面墻壁都很干凈,很像古城旅游區駙馬府之類的景點。

  聽李經紀說,這宅子的主人是個富商,后來全家忽然移了民,這宅子空置了許多年,又始終租不出去,慢慢就登上了景川兇宅排行榜的首位。

  關于它的傳說光怪陸離,只有更恐怖,沒有最恐怖,所以它的租金低出了新境界。

  林彎彎如今能租得起的,也只有這租金超低的超級兇宅了。

  耿直BOY李經紀拒絕陪同她前來,原因是他上有老下有小,兼之脆弱的靈魂經不起驚嚇。他給了林彎彎一個手寫的地址和一把樣式古樸的鑰匙,又一臉肉痛地送了她一個平安符,還從外賣盒里掏了兩顆味道濃烈的蒜頭,說這是他對她的祝福,可以同時抵御中西方的鬼怪。

  于是她帶著李經紀蒜頭味的祝福,經歷了坐錯車,走錯路,折騰了大半天才找到這座兇宅。

  她雖然也對住進兇宅這件事有些忐忑,但她在一日之內,先是被劇組掃地出門,又經歷了被人點錯相,差點被挾持,然后又被房東掃地出門。

  她這么倒霉,鬼都會怕。

  她安慰了自己,這才抬起頭。

  兇宅朱紅色大門上方掛著一副匾額,借著巷頭那盞壁燈昏暗的光,她勉強看清了匾額上的三個字——不知處。

  云深巷,不知處。

  陸姜回從網上接了個占卜姻緣的單,剛和客戶聊到她未來一年里很可能會紅鸞星動,就聽到巷子里傳來行李箱輪子滾動的聲響。

  云深巷的住戶都搬去了新城區,人只能是往不知處來的。

  不知處這座老宅已經有幾百年歷史,因為座落在文化景區里,又兇名在外,賣不出去也沒有辦法拆,一直聳立在這里。

  陸姜回是這里的長期租客,當時租房的時候就說好不和別人同住,這兩年遠在國外的房主沈清卻出爾反爾,不斷地往這里招租客,說是這房子太陰森,需要多一點人氣。

  陸姜回飛快地關了電腦和燈,邊往外走邊掏出手機給沈清發微信。

  國師大人:你在中介掛出租信息了?

  遠在法國的沈清正帶著客戶在地窖里品酒,一見到陸姜回的信息,激動得手抖,潑了自己一臉酒。

  他秒回。

  賣紅酒的小餅干:嘿嘿嘿,中介剛通知我有人租了,你驚不驚喜,你感不感動?!

  賣紅酒的小餅干:你以為把我掛網上的出租帖全黑了我就沒辦法?我告訴你,我在整個景川500多家中介都掛了出租信息!房租超低價,不怕沒人來!就算你裝神弄鬼嚇走了這個,還會有下一個的!

  陸姜回沉默著,試圖讓自己的眼神穿過互聯網,把那一端的沈清拎出來揍一頓。

  賣紅酒的小餅干:你整天一個人悶著,不知處都快被你住成鬼屋了。

  賣紅酒的小餅干:你不就怕你情緒一波動容易出事嗎?又不是要你和別人牽手擁抱法式濕吻,而且只要保持平靜,平靜地牽手擁抱法式濕吻不也沒事嗎?

  陸姜回很想把對方腦子丟洗衣機里脫一脫水。

  他的目光從手機屏幕移開,拉下墻上的開關把手,把房子的總電源給關了。

  電源剛滅,他就看見大木門被人推開,一個小腦袋探了進來,夜色太深,他瞇了瞇眼睛,沒有看清對方的長相。

  天空在此時忽然雷電交加。

  陸姜回剛用非人的速度閃到柱子后面,就聽見林彎彎在短暫的沉寂后,突然爆發出一聲大吼:“大河向東流哇,天上的星星參北斗哇,哦嘿哦嘿參北斗啊……”

  聲音洪亮氣勢十足,可惜她五音不全,走調走到外太空,曲的原作聽到都得直接拔刀。

  貼在柱子后的陸姜回嘴角一抽,摘下眼鏡揉了揉鼻梁,決定趕緊把這個獅吼功傳人弄出去,省得耳朵受罪。

  他看了還在“哦嘿哦嘿”的林彎彎一眼,悄無聲息地潛入了黑暗里。

  林彎彎一邊鬼哭狼嚎,一邊把行李往里拖,左顧右盼地找電燈開關。

  她覺得自己小腿抖得厲害,剛才那個閃過的黑影把她嚇得夠嗆,租下兇宅時的豪邁消失得無影無蹤。

  別人壯膽靠酒,她靠唱歌。把《好漢歌》的高 潮唱了三遍之后,林彎彎終于找到了電源開關,情緒也慢慢穩定下來。

  “你是社會主義好青年,什么黑影都是幻覺。相信科學,嗯,要相信科學。”她嘀咕著接通了電源。

  打開了燈,整個前院瞬間亮了起來。

  前院很寬,種了幾株玉蘭,兩邊還有人造溪流和小假山,對稱的兩座小橋兩端種滿了各種品種的花,通往前屋的路上鋪了細碎的鵝卵石,一直通到前屋的竹簾下。隔著雨簾看,簡直如臨仙境。

  大制作斥巨資建造的豪宅也不過如此了。

  林彎彎目瞪口呆地欣賞了一會,還沒來得及開心,就聽風聲嗚鳴,緊接著“啪”的一聲,剛才還堂亮的豪宅忽然間又回歸了黑暗之中。

  林彎彎抱頭哀嘆:“又來了!”

  她倒霉慣了,這種斷水斷電的情形每次租房子都會發生一次,不習慣也得習慣。

  她淡定地從行李箱里翻出一把手電筒,在雷雨聲里沿著屋檐往里走。

  短短的路程,林彎彎先是踹到了墻邊倒下的花盆,接著一腳踩進了花盆里掉出來的泥土。

  一只巨大的蜘蛛從花盆邊爬了出來,繞著她轉了一圈,剛要往她腳上爬,就被不知道哪里飛出來的小石子給打飛了。

  林彎彎來不及在意,因為自己的腳后跟不知道被什么砸中了,疼的她往前一撲。

  在電閃雷鳴的巨響里,樹又莫名倒了,還差點砸到了她,讓她摔了個四腳朝天,渾身泥濘。

  她艱難地爬起來,抖著沾了泥土的衣服,終于走到了前屋的屋檐下。

  剛站定,雕花玻璃窗忽然就毫無預兆地爆開了,嚇得她差些沒把自己的衣服給撕了。

  饒是她躲得及時,也被飛來的玻璃渣在手臂上劃出一個小傷口,她定了定神,小心翼翼地躲開地上玻璃。

  剛走了兩步,行李箱的輪子就卡在了門檻上,她用力扯了扯,就看見輪子干脆和箱體分離了……

  林彎彎目送那個輪子咕嚕咕嚕滾進了黑暗里,覺得自己需要再唱首歌冷靜一下。

  陸姜回隱在門后,心情復雜。

  林彎彎一踏進不知處就忽然變天,短短不到半小時,先后經歷了斷電、摔傷、割傷。

  打翻了花盆,還能翻出一只劇毒的蜘蛛。

  剛出手幫她打飛了能要人命的毒蜘蛛,就看見一道閃電劈下。

  饒是陸姜回心理素質超人,也被嚇得大驚失色,冒著被發現的危險,用石頭逼得她往前走了幾步。

  那閃電砸中了她背后的樹,而她心大,只看到了倒下的樹,壓根沒看見身后那樹斷裂處焦黑,明明是被雷劈斷的。

  林彎彎絲毫不知道,有人在黑暗中連續救了自己兩次。

  她在客廳的雕花木椅上坐定,身心俱疲地思考:“命運對我的考驗是不是有點嚴苛呀?”

  還沒思考出個所以然來,她就餓了。

  她呼出一口氣,揉了揉亂成一團的頭發,從隨身的包里翻出一罐八寶粥當晚餐。

  剛吃了第一口,悲催的事情就發生了……

  林彎彎,一個人畜無害的倒霉孩子,在經歷了失業,被點錯相,無家可歸,摔跤,斷電等一系列不幸后,被一顆巨大的花生給噎住了!

  果真是倒霉起來連自己都怕。

  林彎彎用力在自己胸口捶了兩拳,沒把花生捶出來,卻差點把自己捶除出心肌梗塞。

  門后的陸姜回徹底沒脾氣了,他震驚于這位新租客心大到吃個粥都能讓自己噎著的程度。

  這次想不現身都不行了。

  他嘆了口氣,從黑暗的門后閃了出來,隨手扯了沈清過年用來裝飾屋子的紅綢,繞到了林彎彎身后。

  林彎彎趴在椅子上憋紅了臉咳嗽,越來越難受,正打算出手扣喉,就感覺一條巴掌寬的布條以一個奇怪的角度套住了她,將她提離了地面。

  她低下頭,就看到自己胸前一朵紅色大花,古人成親時綁的那種。

  林彎彎冷汗瞬間就下來了。

  她在恐慌中邊掙扎邊飛快地思索,剛才李經紀給的蒜頭和平安符究竟被她丟哪去了,現在拿出來還來得及嗎?

  她的喉嚨里還卡著那顆要命的花生,想喊都喊不出聲來。

  然而她的激烈掙扎仿佛沒有絲毫用處,那布條只是愈加收緊,最后在她的胸腹處用力一勒。

  林彎彎被勒得猛地咳了一聲,那顆想害她性命的花生竟然子彈一樣被她吐了出來。

  她深吸一口氣,剛要叫出聲來,就覺得身上纏繞的布條一松,她一個踉蹌,跌坐在地。

  林彎彎驚魂未定地回過頭,就在電閃雷鳴里看見一個寬闊的背影,不知道在墻邊摸索著什么,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響。

  剛剛就是他用布條勒她!

  難不成是……

  林彎彎想起自己拍過的那些恐怖片,小腿發軟,站都站不起來,只能一點點地挪著后退。似乎聽到她這邊的聲響,那人忽然開口:“別動!”

  林彎彎怔了下,這聲音有如山上松間清風,非但好聽,還有點耳熟,竟然把她的恐懼沖散了些。

  但很快她就反應過來,她不動,難道要等著他磨刀霍霍向她來?他過來了她連渣都不剩!

  思及此,她立刻準備爬起來,誰知腳底一滑,不小心劈了個叉,就聽見“刺啦”的一聲響。

  她那質量堪憂的褲子居然在這種緊要關頭,開!線!了!

  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處。

  林彎彎頓時對這個兇宅生出幾分好感。

  她深呼吸一口氣,用那把古樸的鑰匙開了鎖,推開了那扇厚重的大門。

  就在她推門而入的那個瞬間,原本晴朗的夜空忽然電閃雷鳴,在晃眼的電光里,林彎彎看到門后有一個黑色身影一閃而過,隨即消失在下一刻傾盆的大雨里。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 重庆幸运农场app下载 南宁麻将怎么算翻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95配资 十一运夺金遗漏一定牛 天才麻将少女真人 广东十一选五360 11选5前三组选绝招18年 世界杯预选赛赛程表 方大特钢股票分析 姚记捕鱼正版 大众麻将手机版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6月7日股票推荐 深圳风采开奖信息 股市第一手新闻在哪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