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池擎陸展顏小說一往情深池少別來無恙

池擎陸展顏小說一往情深池少別來無恙

默菲- 著

完本免費

《一往情深池少別來無恙》是默菲-所著的一篇現代言情總裁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結婚三年,陸展顏始終與陸展顏形同陌路,他在外頭沾花惹草,她管不到,也管不著,直到他的白月光回來,站在她面前挑釁她,陸展顏積累已久的心緒終于爆發:“離婚!池擎,我沒法兒和你過下去了.....”

更新:2020/02/18

在線閱讀

《一往情深池少別來無恙》是默菲-所著的一篇現代言情總裁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結婚三年,陸展顏始終與陸展顏形同陌路,他在外頭沾花惹草,她管不到,也管不著,直到他的白月光回來,站在她面前挑釁她,陸展顏積累已久的心緒終于爆發:“離婚!池擎,我沒法兒和你過下去了.....”

免費閱讀

  緊張到兩晚上都沒有睡著覺的霍銘湘這才松了口氣,“謝天謝地,少擎,你嚇死媽媽了。”

  “給我辦出院。”

  池少擎扭過頭,冷漠的眼睛落在霍銘湘臉上,她找不見,他怎么能在醫院待的下去。

  “你現在這樣怎么能出院?”

  一聽他要出院,霍銘湘立刻就急了,卻聽見他一邊咳嗽一邊繼續說道,“出院!”

  “這”

  醫生一臉為難,可是池少如果堅持出院,他們根本攔不住,“池先生,池夫人,池少現在的情況出院也是可以的,這樣吧,我會

  找醫護人員每天去府上做一個回訪和檢查,如果有什么問題也可以急早發現。”

  “好,醫生,感謝你,費用方面不成問題。”

  霍銘湘想讓他在醫院治療,可是又不忍心逆了他的意思,只好退了一步。

  李顯替池少擎辦理了出院手續,上車的時候霍銘湘攙扶著他準備做池家的家用車,卻被他拒絕。

  “我和李顯走。”

  “少擎.你這個樣子你要去哪兒,你是想讓媽媽擔心死嗎?”

  “我的事情不用你們管。”

  池少擎大半重量都靠在李顯身上,身體虛弱的厲害,可神色卻冷峻異常。

  陸展顏就算是死了,他也要親眼見到尸體!

  “老板?”

  李顯攙扶著他坐進了車子,眼神有些擔憂的掃過他蒼白的臉,他知道老板心里是在意陸小姐的,可是沒想到竟然在意到那種程

  度。

  “去查是誰想要她墮胎!”

  池少擎冷聲說完,肺立刻難受的咳嗽起來,李顯連忙將一個靠枕遞了過去,方便他靠著順氣,老板查這事,是懷疑向小姐嗎?

  別墅里,向晚一直看著電視上的新聞,所有有關陸展顏和陸氏的都沒放過,陰冷下來的臉恨不得記者能早點說出陸展顏已經溺

  亡的話。

  “媽媽,我怕!”

  豆豆蜷縮著身體,像是收到了驚嚇,一下子哭了出來。

  向晚皺眉看了眼懷里的兒子,自從那天回來,他就像是被嚇到了一樣,寸步不離身的在她懷里。

  “豆豆乖,媽媽在你身邊呢,不怕。”

  “媽媽,那個阿姨是不是死了?我推她的。”

  豆豆從她懷里抬起頭,眼里全是恐懼,他害死了那個阿姨。

  “她不是你害死的,是她自己往后退掉海里去的。”

  “媽媽,你讓我推阿姨,也不是要她死的對嗎?”

  稚嫩疑惑的聲音再次傳出來,向晚眼里閃過沉色,不,她是故意的,因為只有陸展顏死了她才能永遠的留在少擎心里,也只有

  豆豆出手,池少擎就算惱了也不能怎么樣。

  豆豆是他的軟肋。

  只不過她低估了陸展顏在他心里的位置,還有那個孩子!

  拿起手機,她低頭在豆豆臉頰上親了一口,“寶貝乖,媽媽去個洗手間。”

  關上洗手間的門,向晚立刻撥通了一組號碼,語氣也沒有了平日里的溫柔,“陸展顏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說孩子已

  經做掉了嗎,為什么還在她肚子里?”

  “向小姐,我找的那個老鄉真的跟我說做掉了,我也不知道這事怎么會變成這樣?你說這件事會不會牽扯到我頭上?我還想在池

  家做的。”

  小李嗓音明顯有些慌了,現在新聞鬧得這么大,少爺的反應也超乎預期,還有老爺子那邊,萬一事情查起來,他肯定脫不了干

  系。

  “你慌什么,聽著,這件事如果有人查,一切都推到霍銘湘身上,聽明白了沒有!”

  “夫人?可這件事是你”

  “是誰?”

  向晚臉色一沉,聲音也越發陰冷,小李愣了一下,才小聲說道,“是夫人讓我這么做的。”

  “記住就好,你放心,只要我當上了池太太,不會虧待你的。”

  講完電話向晚從洗手間里出來,卻見池少擎出現在了客廳里,嚇得她手機差點掉了下來。

  “少擎.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剛剛。”

  池少擎冷漠的眼神讓她心里更加發慌,抿了抿唇角,才勉強扯出了一抹淺笑。

  “鈞霆乖,爸爸累了,你先會房間里玩一會兒好嗎?”

  豆豆不情愿可是卻還是乖乖的從池少擎懷里出來,小臉有些難看的上了樓。

  “少擎,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向晚腳步上前,手還沒有碰觸到池少擎的臉,就被他大手掐住了脖子,即便才出院,身體虛弱的厲害,可男人的力氣和憤怒卻

  依舊不容小窺。

  “少擎?”

  突如其來的窒息感覺讓她臉色一白,驚詫的看著對面那張冰冷的臉。

  “你以為我看不明白嗎!”

  涼颼颼的聲音低沉的響起,池少擎眼神多了殺氣,鈞霆的事到底是誰在搗鬼,他心里早就一清二楚。

  之所以沒有戳穿,一方面因為她是鈞霆的親生母親,另一方面,他想從陸展顏那再次證明些事情。

  可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少擎,我快不能呼吸了。”

  向晚掙扎著,手不斷的拍打著池少擎卡在她喉嚨處的手,眼底第一次有了深深的恐懼。

  “我就是要讓你也嘗嘗不能呼吸的感覺。”

  池少擎力道不斷加重,冷眸淡漠的看著她的臉色一點點的轉成紫紅色。

  從三天前陸展顏掉下海的瞬間,他每一秒都在飽嘗不能呼吸的感覺!

  “少擎.”

  向晚聲音已經低不可聞,瞳孔漸漸有了渙散的趨勢,池少擎才松開手,冷眼看著她跌落在地上,咳嗽到全身抽搐。

  “我特別后悔。”

  刀鋒般的唇緩緩開啟,他眸色深沉,卻只留下說了一半的話便轉身上了樓。

  向晚趴在地上,氣息終于通暢過來,臉色卻蒼白的厲害,她抬頭看著已經上樓的冷酷身影,唇角突然咧開。

  后悔嗎?太晚了!

  搜救的工作隨著時間的推移越發沒了動力,姜靜往日性感的身材突然瘦了一大圈,哪怕救援隊一再表示,人活著的機率渺茫,

  她還是不肯放棄。

  “你們去救人,要多少錢我都給,沒有尸體就代表還有希望!”

  “姜小姐,不是我們不救,這人都已經失蹤十二天了,這么說吧,活著的可能已經為零了。”

  “你胡說八道,誰說為零了,這世界上每天都有奇跡在發生!”

  不能接受這樣的說辭,她一把揪住救援隊長的衣領,神色格外的激動,顏顏那么好的人,肚子里還有一個小生命,老天爺怎么

  可能那么殘忍。

  “姜靜,你冷靜一點。”

  程時見她這個樣子,伸手將她拉到自己懷里,這女人這十多天每天杵在崖邊,逼著救援隊下水找人,再這樣下去她真可能瘋掉

  。

  “你放開我,你什么都不懂!”

  姜靜渾身的力量剛才那一抓幾乎用盡了,想要掙脫程時的雙臂,可身體卻虛弱到只能靠在他懷里的地步。

  她最痛苦的那一段時間,最想一死百了的時候,是展顏陪著守著,可現在她出事了,自己卻什么都做不了。

  “可我知道你快撐不住了。”

  每天看著她站在崖邊,身體搖搖欲墜的樣子仿佛一陣大風就能直接吹進海里,就忍不住的心疼。

  “誰說我撐不住?我一定可以找到顏顏!”

  姜靜努力讓自己更有底氣,可眼前突然一黑,整個人揪軟軟的往下跌去。

  “靜靜!”程時大手一把拖住她的腰,將人打橫抱起,快步朝著岸邊的車子跑去。

  “程少,姜小姐是太過疲憊營養跟不上導致的昏迷,已經吊了營養補充液,估計過一會兒就會醒過來。”

  “好的,謝謝你啊。”

  程時感謝的點點頭,擔心的目光轉回姜靜蒼白消瘦的臉頰上。

  “你這個女人,就算把自己熬垮了,陸展顏就能安全的回來嗎?”

  低聲譴責了一句,眼里的心疼更甚,醫生見狀識相的離開房間,心里還忍不住感概花花公子程家二少終于也會為了一個女人而

  心疼難受了,真是不容易。

  點滴勻速的滴下,程時坐在一旁守著,不光姜靜好多天沒有休息,他這幾天也是,坐著坐著就不知不覺睡著了。

  睡夢中他有種不安的感覺,迷迷糊糊聽見有什么東西掉在地上,他猛地睜開眼睛。

  不看不要緊,這一睜眼,冷汗瞬間就落了下來。

  姜靜坐在病床邊,像是醒來了可是瞳孔卻沒有一點焦距,手里捏著的水果刀泛著絲絲寒光,讓程時的心跳不斷加速。

  這畫面,和他心里揮不去的夢魘一模一樣。

  “顏顏,我這就去找你玩。”

  姜靜輕聲呢喃著,水果刀就搭在了手腕的動脈上。

  程時呼吸跟著一窒,想要奪下刀子又怕引發更可怕的事情,只能壓低嗓音試著用陸展顏的語氣,聲線顫抖著的問道,“靜靜,你

  想去哪兒找我啊?”

  “傻啊,你和咱們的孩子都在水里,我當然也去水里。”

  姜靜說著咯咯一笑,像是被問了一個特別傻的問題似的。

  見溝通有效程時提著的氣松了一點點,“可是我現在不在水里了,你乖乖上 床睡一覺,等一會兒再睜開眼就看見我了。”

  “不在水里了?”

  姜靜困惑的歪著頭,像是在思考,可臉色漸漸變得激動,“你騙人,你在水里,我救不上來你!是池少擎害死了你和孩子,我要

  殺了他!”

  程時一聽,臉色瞬間變了,見她拿著水果刀就往外走,腦子根本來不及思考,只能脫口而出。

  “姜靜,你就在這兒呢!”

  “池少擎?”

  “對,是我。”

  程時緊張的抿起嘴角,他不是醫生,像姜靜這種情況會造成多大的攻擊力度心里一點底都沒有,可除了這樣穩住她,一時想不

  到其他方法。

  “人渣,混蛋,我殺了你!”

  姜靜邊喊著,手里的刀子就朝著他刺了過去,程時閃過可能會致命的胸口,胳膊卻被劃了一刀。

  血一下子流了出來,染紅了一大片肌膚。

  或許是被突如其來的血色嚇到了,姜靜空洞的眼神漸漸聚焦在一起,理智迅速回籠。

  “怎么會這樣?我做了什么?”看清楚了情況,她一臉震驚的盯著程時不斷滴血的胳膊,手里的水果刀哐當掉在地上。

  她又陷入了那種可怕的夢境,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

  慌亂無助的蹲在地上,手背上扎著的輸液管因為不夠長而被扯了下來,程時顧不上自己流血的傷口,迅速按住她不斷出血的針

  孔。

  姜靜抬起頭,慘白的臉上掛著痛苦的淚痕,“對不起,對不起。”

  “沒關系,不是你的錯,靜靜你看著我,別怕,我沒事的。”

  程時見她痛苦的樣子,心像是被刀子扎了似的,疼的厲害,伸手將顫抖不安的姜靜一把摟進懷里,語氣也比平時多了小心的溫

  柔。

  “就當成一場噩夢,醒了,就好了。”

  聽見他輕聲的安慰,姜靜終于控制不住的嚎啕大哭起來,“我救不了她。”

  程時不知道該說什么,想給她希望,可又擔心希望過后是更多的失望,緊了緊摟住她的胳膊,下巴抵住頭頂,“一切都會好起來

  的,相信我。”

  姜靜會好起來,少擎也會好起來,一切都會重新回到正常的狀態上去。

  只是,陸展顏,他不越來越不敢確定。

  紅顏包廂里,池少擎面前扔著許多空的的酒瓶,挺拔的身體有些醉意的靠在沙發里,瞇著眼,看不清里面的神色。

  “老板,您讓我調查的事情已經查到了。”

  李顯站在一邊,眼里有著擔心,老板出院之后身體還沒好利落,就每天在紅顏里喝酒,唯一不變的是每一個小時他就會打一通

  電話,詢問陸展顏的下落。

  可是十多天過去了,一點消息都沒有。

  再這么下去,老板的身體恐怕都撐不住了。

  “誰做的?”

  池少擎瞇著的眼角睜開,本該邪魅的眸子變成了血紅色,里面密密麻麻的紅血絲看起來格外的嚇人。

  十二天,他只有在喝多了的情況下瞇上一會兒,根本沒辦法入睡。

  一閉上眼,腦子里循環的都是陸展顏掉下海的畫面。

  “是是您母親。”

  李顯糾結的開口,小心翼翼的看著池少擎變了的臉色。

  “她?”

  薄唇突然掀起一抹笑意,卻說不上來的讓人難受。

  竟然是他媽!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 幸运11选5基本走势图 pk10稳赢技巧 最准平码计算公式 微乐棋牌手机版 创业板开户 15选5走势 2018年中国之队 股票开盘收盘时间 科大讯飞股票 贵州快3助手 新疆11选5怎样用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黑龙江22选5开奖直播 欧冠赛程半决赛 江苏7位数体育彩票 澳洲幸运10第一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