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幻想 → 穿書者裝O后跑了畢蔭聞垚小說

穿書者裝O后跑了畢蔭聞垚小說

月寂煙雨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畢蔭聞垚的小說名是《穿書者裝O后跑了》是由月寂煙雨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書甜文。主要講述的是:頂替畢蔭的穿書者在把他的生活攪得一團糟之后跑了,于是悲催的畢蔭又回到了原來的世界,然而不久后他竟然從一個Beta分化成了一個絕美的Omega……

更新:2020/02/18

在線閱讀

主角是畢蔭聞垚的小說名是《穿書者裝O后跑了》是由月寂煙雨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書甜文。主要講述的是:頂替畢蔭的穿書者在把他的生活攪得一團糟之后跑了,于是悲催的畢蔭又回到了原來的世界,然而不久后他竟然從一個Beta分化成了一個絕美的Omega……

免費閱讀

  畢蔭摔倒在地上,后腦勺腫了老大一個包。

  高檔別墅十分安靜,上午十點多,只能聽見鳥叫聲跟風聲。

  他趴在地上暈了好一會,還沒來得及爬起來。

  房門被叩響的聲音悶悶傳來,外面傳來家里保姆張姨溫和中又有些焦急的聲音,“二少,你怎么了?我在下面聽到老大一聲響。”

  房間隔音效果很好,窗戶打開著,可能從窗戶傳下聲音。

  畢蔭被摔得不輕,身上穿著浴衣被摔散了。他昏頭昏腦,扶著床努力站起來,略揚起聲音回答,“沒事,張姨你別擔心,剛剛不小心打翻了書。”

  張姨隔著房門聽他聲音沙啞,擔心道:“需要進來幫你收拾嗎?你上班時間快到了,先下來吃點東西吧。”

  畢蔭堅持,“不用,我自己來。張姨,你先下去吧。”

  他坐在床上,細白修長的腿攤著,手指扶著腦袋,整個人暈乎乎。

  他叫畢蔭,是這里的畢蔭,也是另一個世界的畢蔭。

  他十六歲之前生活在這個世界,高三畢業時生了一場病,再醒來時變成了另一個世界的畢蔭,沒想到二十一歲又回來了。

  送他回來的系統說他十六到二十一歲這段時間人生被非法穿越者占了,已經予以補償,以后不會再出現這種紕漏,請他好好過日子。

  畢蔭滿心茫然,時隔五年,他現在看一切都很陌生。

  “二少?”不知道過了多久,張姨又來敲門了,語氣焦急里又帶著絲緊張,“你得起來吃午飯了,不然等會上班要遲到。”

  “張姨。”畢蔭走過去開門,清清瘦瘦站在門邊,清秀的臉十分蒼白,“我不太舒服,想多睡一會,你不用管我,等會我自己下去吃飯。”

  張姨嚇了一跳,目光在他臉上轉了一圈,遲疑片刻問:“沒事吧?要不要我給你叫醫生?”

  “不用,我就是熬了夜,不太舒服,睡一會就好了。”

  張姨見他這樣,只好道:“我下去給你熬點粥,你喝完再睡吧,要不然胃可能會不舒服。”

  畢蔭疲憊地點點頭。

  張姨只好轉身下樓去了。

  她在畢家當阿姨這么久,看著畢家幾個孩子長大,私底下說句不好聽的話,家里大少爺跟小少爺行事都很有章法,二少爺卻越大越難纏,沒事尚能起三分浪,真有哪里沒做到位,得罪了他,什么時候被他整死都不知道。

  偏這位二少爺在外面一副溫溫和和的面孔,說出去也沒人相信。

  畢蔭躺在床上,腦子里各項記憶亂糟糟。

  他穿回來,穿越者占據著他身體做的事情他只能斷斷續續回憶起一些片段。

  努力回想了半天,畢蔭只知道他高考考上了聯邦中央大學,現在是信息素專業的醫學生,已經大五,正面臨著畢業,現在正實習當中。

  剛剛張姨好像也說過上班時間要到了,畢蔭回想起來,忙點開腕表,折騰半天,找到通訊錄,點開分管醫生周醫生的通訊號碼,撥過去。

  那邊很快就接了,語氣并不怎么好,“畢蔭,什么事?”

  畢蔭聲音有些沙啞,“周醫生?我今天感冒了,有些不太舒服,可以請……”

  “畢蔭。”那邊不耐煩地打斷他,“你自己數數,半年實習期你請多少次假了?感冒周期至少四天,你是不是這四天都要請假?”

  他聲音不耐煩中透著冷厲,畢蔭低聲道歉,“對不起。”

  “對不起有什么用,每次都來這么一句。”周醫生那邊將東西一摔,話語匆匆,“我管不了你,你跟林醫生請假去。”

  說完他直接掛斷通訊。

  畢蔭怔怔,看來穿越者人緣并不怎么好。

  他看著手環上彈出的屏幕顯示通話結束,搓搓指尖,躊躇一會,給周醫生發短信道歉,告訴對方不請假了。

  他在穿回來之前也是醫學生,麻醉學的學生,剛度過實習期,本科畢業已經在規培。

  做醫生的,偶爾得值個二十四小時班,摔這么一下以及突然穿回來的不適感并不至于讓他無法去上班。

  畢蔭在房間里發了很久的呆,最后找出一件薄外套穿上,里面是一件長袖T恤。

  大概他臉色過于蒼白,張阿姨給他端飯的時候問:“二少,叫醫生過來看看吧?”

  畢蔭搖頭,“我自己就是醫生,沒事,就有些累著了。”

  張阿姨也不敢管他的事,見他堅持,就回廚房去了。

  畢蔭從小到大在這里生活,對這個家還算熟悉。

  在車庫找到自己的車,他有些笨拙地設定自動駕駛模式,選擇哨城醫院作為目的地,他現在在信息素內科輪轉,過去醫院也沒太多事。

  坐在駕駛座上,綁好安全帶,他點開手環里的社交軟件。

  跟父親的對話頁面,空白。

  與哥哥的對話頁面,空白。

  與弟弟的對話頁面,空白。

  家人群,空白。

  親戚群,空白。

  班級群,空白。

  ……

  畢蔭往下劃,全是一溜的空白。

  他大腦在某一瞬間也是一片空白。

  很明顯,這些信息都被刪除清理過。

  畢蔭感覺到不對了,普通人的社交頁面絕不可能那么干凈,如果不是出了事,不可能什么都刪掉。

  出了什么事,他一點都回憶不起來。

  他抿抿嘴唇,一直往下滑,滑到快底下的時候,跟一個叫Antitrope的人的對話框出現在他面前。

  【又裝O,是不是發.騷了□□?】

  畢蔭瞳孔猛地一縮,腦袋一陣眩暈,接著無數碎片在腦海中閃現。

  “畢蔭,你是不是Omega呀?”

  畢蔭飛快紅了臉,低聲道:“你別說出去。”

  男人捉住畢蔭的手腕,將他整個人攏在身前,鼻子在他脖頸處輕嗅,“你身上什么味道那么香?你信息素是泯蓮香?”

  畢蔭眼睛圓睜,雙手無力抵著對方胸膛,“是泯蓮,你放開我。”

  “春懈,求你別說出去行嗎?”畢蔭低著頭,眸子里滿是難過,“我不是Omega,我不想去登記,以后被拉著去配Alpha。”

  對面的Alpha看了他半晌,最終點頭,低聲,“你別怕,我會幫你。”

  ……

  無數或清晰或模糊的片段在畢蔭腦海中閃現,他腦袋嗡一下,很快就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

  那個穿越過來的畢蔭裝O!

  他以Beta身份裝O!

  哪怕他從沒正面承認過,可整個學校,整個圈子私下都知道他是Omega。

  他不僅裝O,還憑借Omega的身份周旋于眾Alpha之間!

  畢蔭直到進入了醫院還有些恍惚。

  他順著醫院的標識找到信息素內科的辦公室。

  周磬音醫生就在座位上,像一條剛發過火的暴龍,身上全是□□味。

  一瞥畢蔭,他張張嘴,剛想嘲諷,便見他面目蒼白,神色恍惚,整個人精神狀態極差。

  周磬音眉頭一皺,剛想嘲諷,忽然想起自己硬將人叫回來,原本涌到喉嚨口的話又咽下去,換了一句,硬邦邦道:“不舒服就自己去要點藥吃,別誤事。”

  畢蔭低聲,“已經吃過了,謝謝周醫生。”

  周磬音并非畢蔭的帶教醫生,畢蔭原本跟著林緒寧醫生。

  林緒寧這個月去進修,上面就安排畢蔭暫時跟著周磬音。

  據說林緒寧表現得很好,對方醫院信息素內科主任特地點名要人,他一時半會回不來,畢蔭接下來幾個月的實習時間都有可能跟著周磬音。

  周磬音清楚科里的打算,看見畢蔭那張小白花一樣的臉后便見一次煩一次。

  畢蔭見周磬音又將腦袋垂下去了,輕輕開口,“周醫生,我來整理病案吧。”

  科里規定所有病案都要整理成電子檔留存,醫生們忙得要死,根本抽不出時間來干這事,許多醫生要么扔給實習生、規培生,要么能拖就拖。

  周磬音年紀輕輕已經是主治,手頭事情一大堆,病案自然沒整理。

  周磬音聞言抬頭看他一眼,目光里充滿著懷疑。

  畢蔭說:“我先整理,整理完給您過目檢查?”

  周磬音一言不發拉開腳下的柜子,拿出厚厚一踏病案資料,啪一聲堆到桌子上。

  畢蔭不敢說話,趕忙抱起資料,去自己工位上忙活。

  畢蔭在上一個世界已經開始規培了,整理病案并不在話下。

  他特地搜了相關的病案整理標準,仔細核對過后,才整理起來。

  周磬音期間瞥了眼他,只見他坐在電腦前,整個人十分蒼白沉默,臉上卻一派認真,心里十分詫異,直覺哪里不對,一時又想不出,擰著眉頭轉回來,心里有些煩。

  畢蔭忙了一下去,周磬音沒怎么理他,到點后,周磬音自己下班,畢蔭則開始值班工作。

  他今天值中班,從下午四點值到晚上十二點。

  他提前了一小時來,工作了三小時,還有六小時才能下班。

  信息素內科的醫生很少,主治就周磬音、林緒寧跟胡士銘三人,住院醫也是三人,還有一名主任。

  信息素內科不用怎么值夜班,一名住院醫去急診那邊了,整個辦公室就畢蔭跟胡士銘。

  畢蔭縮在辦公室內,他是林緒寧的學生,現在跟著周磬音,與其他人并不是那么熟,倒是跟胡士銘會說幾句話。

  胡士銘整理完手頭的事,抬頭看坐在斜前方的畢蔭。

  畢蔭還在整理病案,一截修長的脖子在燈光下白得發光。

  胡士銘眼睛微瞇了瞇,開口叫他,“畢蔭,先去吃飯吧。”

  他們哨城醫院就有食堂,為了食品安全,大家一般喜歡在食堂解決。

  “好的,胡醫生,您稍等一下。”

  胡士銘在背后抱臂看著他,隨口道:“沒事,不急。”

  畢蔭快速將光腦上的資料分類保存好,捏捏眉心,從椅子靠背拿起外套,“走吧?”

  胡士銘走上來,看他臉色,問:“不舒服?發燒了?”

  畢蔭回過神來聽明白他說什么,搖搖頭道:“沒事,可能有些感冒。”

  想了想,他又補充道:“今天摔了一跤,撞到腦袋了,可能不太舒服。”

  胡士銘原本還不當一回事,聽他這么說臉色一變,“你傷到腦袋了,怎么沒去看看?”

  畢蔭:“感覺沒什么事。”

  “感覺?!你一學醫的,能什么都靠感覺嗎?!”胡士銘罵了一句臟話,伸手攬過他,半箍著他走,“先去影像科看看。”

  “我自己去吧,您先去吃飯。”

  “都什么時候了,還顧得上吃飯?”胡士銘恨鐵不成鋼地瞪他一眼,“別嘰嘰歪歪,趕緊去。”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 pk10计划网 北京赛车pk彩票软件 吉林长春麻将 中超射手榜 股票投资分析报告 广西棋牌豆豆麻将 20选8概率选对4个数概率 青海11选5走势图 3d丽人杀码今天 琼崖海南麻将怎么打 北京pk拾开奖历史 遇乐棋牌大厅vip 江西快三彩票客服 七大对麻将胡法图片 福州麻将 配资业务员月入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