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寧苡煦秦鄆璟小說帝少的遙不可及

寧苡煦秦鄆璟小說帝少的遙不可及

婻行 著

連載中免費

《帝少的遙不可及》是婻行所著的一篇現代重生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一場事故,天才少女新科狀元寧苡煦成為了植物人,再睜眼,她發現自己換了身份,成了被全民鄙夷,劣跡斑斑的千金小姐鄒漓,既然上天給了她一次報仇的機會,那她絕不會錯過,然而報仇之路可沒有那么好走,尤其是秦鄆璟這個男人,總是時不時插手她的事,他以前不是很討厭她來的嗎!

更新:2020/02/18

在線閱讀

《帝少的遙不可及》是婻行所著的一篇現代重生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一場事故,天才少女新科狀元寧苡煦成為了植物人,再睜眼,她發現自己換了身份,成了被全民鄙夷,劣跡斑斑的千金小姐鄒漓,既然上天給了她一次報仇的機會,那她絕不會錯過,然而報仇之路可沒有那么好走,尤其是秦鄆璟這個男人,總是時不時插手她的事,他以前不是很討厭她來的嗎!

免費閱讀

  寧苡煦說:“我以后盡量不會闖禍了。”

  說話很乖巧,咬重了“盡量”兩個字,不能百分百保證。

  薛芷冰笑了,不知怎么的,現在的小漓沒有以前嬌蠻,女孩兒溫煦了些,討人喜歡。

  她從嚴喆手里接過輪椅,說:“我帶她進去。”

  嚴喆也就放手了,“好的,二少奶奶。”

  薛芷冰僵住,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嚴喆才知道自己說錯了話,他打自己的嘴巴,更正說:“薛小姐,我先進去了。”

  薛芷冰艱難的扯起唇角,“好的。”

  嚴喆一溜煙消失在大宅里,像是捅了什么天大的簍子。

  寧苡煦敏感的仰頭看薛芷冰。

  薛芷冰仿佛心事重重,明明面前就有近道,她推著她走了遠路,從走廊過去,拐進院子里。

  寧苡煦沒心思欣賞偌大的府邸,她遲疑的問:“薛姐姐,你不開心嗎?”

  薛芷冰看一下腕表,見還有一點時間,她在長廊停下來,坐在一邊的紅木凳子上。

  傭人們看見她在這邊,遠遠的就避開了,沒有上來打招呼。

  時正初秋,院子里生機盎然,紅墻綠瓦,薛芷冰看著這一草一木,眼里卻是枯木寒冬。

  寧苡煦心里的好奇像蟲子一樣啃著神經末梢,她懂得察言觀色,不敢輕易問人家的私事。

  薛芷冰坐了好一會,主動跟她解釋說:“我和二少離婚了,名字還在秦家族譜上,爺爺臨終前說過……”

  她說到這里,秋水一樣的眸子閃起淚光,握一下拳頭又松開,調整好狀態才說:“爺爺說我到底是秦家的孫媳,也要在他靈前上一炷香,今天是爺爺的法事,我特意趕回來的。”

  寧苡煦不好追問她的傷心事,她問:“是什么法事?”

  薛芷冰也帶了幾分迷惘,壓低聲音說:“我聽老傭人說,自爺爺的頭七過后,府里就不太安穩。”

  微風拂過,她的聲音被吹散在風里,縈繞在百年宅子的梁木角落上,莫名的讓寧苡煦感到一股陰涼。

  她吊著小心臟,問:“怎么不安穩了?”

  薛芷冰看了看周圍,更小聲的說:“爺爺出喪的那天,祠堂里的香斷了三次,棺木合上后,當晚秦家所有子孫都在靈堂守夜,第二天卻發現……”

  她打了個冷顫,拉緊了寧苡煦的手。

  寧苡煦的聲音都變調了,“發現了什么?”

  “發現棺木旁邊出現一灘水漬,當晚靈堂里沒有傭人,秦家的人也不曾靠近棺木,不知道水漬怎么來的。”

  寧苡煦說:“會不會是屋頂或者其他地方滴落下來的?”

  “不會,等會你去了祠堂就知道,那里沒地方能找出一滴水,除了案面上的祭酒,可那酒也一滴沒少啊!”

  寧苡煦的膽子頓時不見蹤影,“還、還有什么離奇事兒嗎?”

  “有,最近奶奶和大伯在祠堂點香,那香總是要斷幾次,案面上的祭品過了一晚就發黑,午夜時分家里的黑狼總在祠堂里大吠,家里人覺得是爺爺走得不安心,才要請大師來辦一場法事。”

  “大宅里還養了狼?”

  “黑狼是爺爺退役前從軍隊帶回來的軍犬,養了很久,是個有靈性忠心的軍犬。”

  寧苡煦若有所思,“薛姐姐,你相信這世上有……那種東西嗎?”

  對寧苡煦的疑問,薛芷冰回道:“這世上科學解釋不清的事情多了去,我以前拍過靈異的戲,也遇到過一些離奇的事兒。”

  她想到了什么,挺直腰背說:“真的有那種東西又如何,我光明磊落怕什么?宇宙浩瀚,塵世之大,他們總歸要回到該去的地方。”

  寧苡煦失神道:“說的也是。”

  那她以后會去哪,鄒漓是去哪里了?

  薛芷冰怕嚇到小妹妹,說:“你別害怕,爺爺生前一身浩然正氣,就算是鬼怪也敬而遠之,爺爺去世了肯定會保佑我們后輩的,別怕。”

  寧苡煦哪能不害怕,她只是暫時活在鄒漓身上而已啊!

  薛芷冰低聲道:“要害怕的不是我們,是害死爺爺的人。”

  她的眼睛失去神采,小臉染上一抹狠意,整個人豎起利刺來。

  寧苡煦打了個激靈,“秦主席不是突發腦溢血去世的嗎?”難道真像苗子杏說的,有什么隱情?

  薛芷冰正欲說什么,走廊那頭傳來腳步聲,一個女孩說:“雨伶什么時候不來,偏偏這時候登門,我讓門衛攔著了,她跟我發脾氣呢,說為什么鄒漓能來,她不能。”

  接著一把略高昂的男聲說:“家里的事別往外說,那個戚雨伶跟鄒漓一個樣,麻煩。”

  薛芷冰眉頭一跳,她猛的站了起來,推著寧苡煦想走,輪椅不小心撞到柱子上,寧苡煦的腳砰的撞在上面。

  她忍著沒喊疼,薛芷冰倒嚇得叫了出來,“怎么樣,疼嗎?”

  那頭安靜了一會,腳步聲立刻變得急促,一道高大的身影轉過回廊,疾步向這邊過來。

  薛芷冰無處可去,她蹲下 身借著寧苡煦擋住自己,問她:“疼嗎?”

  她佯裝鎮定,手卻隱隱抖著。

  寧苡煦搖搖頭,“不疼。”

  她忍痛側頭看,帥氣的男人走近她們身前,腳步還沒停下,狹長的雙眼就把薛芷冰由頭到腳看了一遍。

  男人面容冷峻,眉眼沒有秦鄆璟那樣深沉,稍微多了一點兒明朗。

  看到薛芷冰沒什么事,他隱去臉上的幾分焦灼,冷淡的說:“你心虛什么,怕看到我?”

  薛芷冰裝作幫寧苡煦按腿,她不敢抬頭,說:“等爺爺的法事過去我就走了,不會打擾到你。”

  寧苡煦的傷口疼得很,被薛芷冰這么一按就更疼了。

  她看薛芷冰是亂得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能咬著牙忍下來。

  秦淵揚說:“你打擾了我兩年,現在才說不打擾,未免過份清高了,薛大明星。”

  薛芷冰的眼睛充上霧氣,她吸一口氣,說:“秦副總裁,我以后都不會打擾你了,以前……是我的錯。”

  她說話很疏遠,沒有看他,像對待陌生人。

  秦淵揚的目光搜住她,眼里翻騰著要爆發的情緒,暗隱的悸動生生被壓抑下去。

  很好,她薛大明星果然是走得瀟灑利落。

  空氣有短暫的窒息,一個女孩跟了上來,老遠就叫:“二哥,干嘛不等我?”

  她快步過來,看看薛芷冰和鄒漓,沖鄒漓扔了個白眼,挽著秦淵揚的手臂說:“二哥,別管她們,該去祠堂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 单机麻将四人不联网 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 单机游戏捕鱼大亨下 52麻将大庆正宗打法 大众麻将游戏免费下载苹果 一分赛车全天计划稳 宝尚配资 新疆11选5开 nba薪资排名 股票融资融券什么意思 贵阳麻将下载 华东15选5彩票奖结果 经典麻将单机版 云南快乐十分基本走 大乐透开奖结果排三开奖结果 喜乐彩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