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奇幻 → 生肖守護神齊岳雪女結局

生肖守護神齊岳雪女結局

唐家三少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都市玄幻題材漫畫《生肖守護神》改編自作者唐家三少作品,主角是齊岳和雪女,小說講的是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齊岳生性自由散漫,在犯下錯誤來到西藏后卻陰差陽錯覺醒了墨麒麟的血脈,而意外得知了自己是十二生肖守護神領導者的身份,那齊岳此后將如何成為領導者帶領眾神守護地球........

更新:2020/02/18

在線閱讀

好看的都市玄幻題材漫畫《生肖守護神》改編自作者唐家三少作品,主角是齊岳和雪女,小說講的是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齊岳生性自由散漫,在犯下錯誤來到西藏后卻陰差陽錯覺醒了墨麒麟的血脈,而意外得知了自己是十二生肖守護神領導者的身份,那齊岳此后將如何成為領導者帶領眾神守護地球........

免費閱讀

  “龍?他很強么?”齊岳有些好奇的問道。

  姬明明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道:“當然。龍本身就是十二生肖中先天最強的,龍的能力有很多種,在各方面僅次于麒麟,但是,修煉的速度卻是麒麟遠遠無法比擬的。因為麒麟本身是祥瑞,在十二生肖守護神中可以說是指揮者,而龍卻是十二生肖中的領軍人物,是最強的一個。而且,我們這一帶的生肖龍,本身就是個天才,以二十三歲的年紀,已經修煉到了第五云,這樣的修煉速度在歷史上前所未有。要知道,一般生肖守護神通過三云到四云這個瓶頸至少就要五年到十年。有些生肖守護神,終其一生,能達到第五云就很不錯了。五云的龍,絕對是可怕的,你可千萬不要向對我說話這樣對龍,否則,我也幫不了你。”

  齊岳有些不以為然的道:“我不是生肖守護神之王么?難道他還能咬我不成?”

  姬明明掩口輕笑,道:“龍是很古板的人,最看不慣的就是像你這樣的家伙。反正我提醒過你了,我就是要請龍來安排你的住處和修煉的地方,你最好還是不要得罪龍,否則的話,你會知道后果的。龍可不像扎格魯大師那么好說話。”

  出租車按照姬明明的指示,一直向東開去,路經京城最繁華的地段,看著周圍各種造型奇特現代的建筑,齊岳心中不禁有些奇異的感覺,這一趟XC去的時間雖然不短,但他對XC卻只有簡單的了解,畢竟,一個多月大部分都是睡過去的,但他卻明白,自己的命運已經因為這一次XC之旅而完全改變了。

  齊岳一向是不帶表的,感覺上大概開了一個小時左右,他們終于來到了目的地。

  京城東,有著大量的別墅區,這里是富人聚集的地方,尤其是距離機場比較近的溫玉河畔,更是別墅林立,優美的景色,足以令富人們動心。

  不過,姬明明帶齊岳來的這個地方并不是別墅,從外面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樣子,只能看到高達三米,由青磚砌成的圍墻,圍墻上還有著尖銳的鐵架,像一桿桿長槍高高豎立著。圍墻圍攏的范圍很廣,青色的墻看上去有著幾分古樸的味道。

  “這里不會是集中營吧。”齊岳壞笑著說道。

  姬明明白了他一眼,道:“你說呢?這里就是龍的地方,以后也將是你生活的地方。”一邊說著,兩人結帳下車,朝大門走去。

  大門比圍墻還要高上幾分,粗如人臂的鐵枝組成的門看上去就很牢固。

  姬明明直接來到門旁的通話系統處,按了幾個按鈕,在嗡嗡的聲音中,大門悄然向兩旁分開。

  姬明明向齊岳比了個手勢,率先向院內走去。

  一進大門,一股清新的空氣撲面而來,齊岳首先看到的,是一片寬闊的草坪,感覺上,這里就像一個高爾夫球場,

         草坪上零星點綴著一些大樹,大小似乎也并不比高爾夫球場小,在綠色的環繞之中,一片大約數千平米的湖泊在微風中蕩漾,

        湖心還有一個小亭子,看上去多了幾分雅致。中央的地面一直通向院子正中,那里是一棟巨大的別墅。齊岳也只能用巨大來形容這座別墅了,他還從沒見過有哪個別墅規模如此宏偉,感覺上就像是一座沒有尖頂的城堡一般,恐怕星級旅店也未必有這里這么大吧。

  “很美吧,龍可是很有品位的,不過龍不喜歡花,所以,這里都是一片綠色,只有這別墅是白色的。別墅頂層還有一個大型的游泳池呢。”

  “做生肖守護神能這么有錢嗎?那是不是我也有的拿?”齊岳目瞪口呆的看著那巨大的別墅感嘆道。

  “當然不是,這些都是龍自己奮斗得來的,可不是別人給的。你要想有所成就,就要自己努力才行。”

  兩人順著中央寬達五米的路徑朝別墅方向走去,當他們距離別墅還有五十米左右的時候,別墅中央那扇大門開啟,一個人從里面走了出來。

  “龍姐姐。”姬明明興奮的大叫一聲,甩下齊岳飛快的跑了過去。

  從大門走出的是一個女人,明明的身材已經不矮了,但她卻還要高上半個頭,至少有一米七八左右的身高,即使是初醒后長高了一點的齊岳,看著這高挑女子,也不禁有些自慚形穢的感覺。

  一身沒有任何瑕疵的白色套裙,黑色長發挽起在頭上,再加上一副黑框眼鏡,這從別墅中走出的女子,更像是一位白領麗人,她的皮膚很白,胸前的豐滿絕不是明明這樣剛發育成的少女可以比擬的,套裙只及膝蓋部位,露出一雙xiu長圓潤的小腿。從她出現的那一刻開始,她的每一個動作看上去都是那么優雅。

  龍是女的?明明所形容的恐怖龍居然是女的么?

  齊岳趕忙摸摸自己的鼻子,確定并沒有流鼻血,因為黑框眼鏡的原因,龍的外貌并不能很仔細的看到,但是,僅僅從輪廓上,也能分辨出她是一位絕代佳人。齊岳心中暗暗歸類,這位龍美女,絕對是興嘆級別的,甚至還要更高一點,就算不是完美級,也差不了多少了。此時的齊岳,早已經將明明的話拋于腦后,一雙眼睛不斷的在面前這白領美女身上游弋著,主要游弋的位置自然逃不住女人最神秘的地方。但他卻并沒有發現,此時那白衣女子也已經抬起頭來,一邊拉著姬明明的手,一邊打量著他,她的目光很平淡,可偶爾閃過的一絲冷光,卻如同寒冰一樣懾人,可惜齊岳現在只是在欣賞美女,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所欣賞的美女是不是能夠覬覦的。

  “明明,我不是告訴過你,要叫我如月姐么?龍這個字在外面盡量少提。”冰冷的聲音仿佛沒有一絲感情,但白衣美女看著姬明明的目光卻很柔和,雖然她只比姬明明大上五歲,但現在看來,卻像是看著自己的孩子一般。

  姬明明吐了吐舌頭,道:“知道了,如月姐。我就是老記不住,誰讓你是龍呢。”

  白衣美女淡然道:“他就是麒麟么?大師給我打過電話了。”

  姬明明點了點頭,當她回身看到齊岳那一臉豬哥像時,恨不得上去抽他幾巴掌,這家伙竟然把她說的話全忘了個一干二凈。趕忙松開抓住白衣美女的手,快步跑到齊岳身旁,一邊向他連使眼色,一邊道:“是啊!如月姐,他就是麒麟。”

  白衣美女點了點頭,道:“那好,你帶他進來吧。”說完,她只是平靜的看了齊岳一眼,就回到別墅中去了。

  “你找死啊!”明明用力的掐了齊岳一下。

  “啊!”齊岳吃痛,白衣美女又已經消失了,他這才清醒過來,“漂亮,真是太漂亮了,這么火暴的身材,不知道抱一抱是什么感覺。”

  姬明明大翻白眼,“你不如去死好了,連如月姐你都敢調戲,我看你啊,離死也不遠了。如月姐確實是大美女,不過,她的脾氣可與身材一樣火暴。懶的管你了,反正你自求多福吧。”

  “別啊!”齊岳趕忙一把拉住轉身欲走的姬明明,低聲道:“明明,來之前你怎么不告訴我龍居然是個女的,還是個大美女。”

  姬明明無奈的道:“反正你一定要小心些,如月姐是一家大公司總裁,一向以鐵面著稱,我曾經見過一個想要追求她的家伙,如月姐做了什么我不知道,反正那個男人后來在醫院躺了三個月,之后,再看到女人全身就哆嗦,你自己想想吧。如月姐的全名叫海如月,按照生肖屬相你也能算出她多大了。走吧,如月姐一向不喜歡等人的。”她到不是真的怪齊岳,短暫的接觸后她已經明白齊岳是個什么樣的人,雖然他一向口花花,眼花花,但卻屬于有色心沒色膽的主兒,而且并不算太壞。

  兩人走進別墅之中,一進門是一座巨大的廳堂,兩名身穿白衣黑褲的下人走過來,分別遞上一塊兒熱毛巾給他們,并接過了姬明明手中的行李。齊岳一邊擦著臉一邊向周圍看著,大廳內的布置完全是白色的,一圈共六根巨大的白色大理石石柱支撐著整套別墅的中梁,地面是白色的大理石鋪成,配上旁邊的白色壁爐,很有幾分歐式風格,房間中央正前,有一尊龍的雕像,晶瑩的白色五爪巨龍有著一雙藍寶石鑲嵌的龍眸。

  大廳一側,擺放著四張三人沙發,組成一個半弧形,此時海如月正坐在其中一張沙發上,手中拿著一杯鮮紅色的飲料,仿佛飲血一般慢慢的喝著,紅色的飲料與她那一身白衣形成鮮明的對比,在典雅中增添了幾分華麗的氣息。這種程度的別墅齊岳以前不要說看了,就連想也想不到。

  “請坐吧。”海如月的聲音很動聽,只是那淡淡的冰冷給人幾分不易親近的感覺。

  齊岳和姬明明在海如月身旁的一張沙發處坐了下來,明明道:“如月姐,我們剛回京城,齊岳住的地方太差了,就讓他跟你這里住吧。”

  海如月點了點頭,道:“我已經安排好了。還有你們要上的學校我也安排了。明明,你要是愿意,也可以留在這里。”

  姬明明嘻嘻一笑,道:“不了,這幾年我都沒怎么回家,也該回去陪陪父母,不過我會經常過來的。如月姐,那我就把他交給你了。”

  海如月看了齊岳一眼,道:“齊岳,男,十九歲,京城景山孤兒院長大,十四歲離開孤兒院自己生活,初中未畢業流入社會,以社會救濟金租住于御景小區地下室,平日游手好閑,屬社會閑散人員,略帶一些黑社會性質。一個半月前,因毆打了市公安局局長的兒子而跑路到西藏。”

  齊岳眉頭微皺,道:“小姐,你查戶口的么?”

  海如月眼中冷光一閃,“我不希望在聽到小姐這兩個字,請直呼我的名字,我叫海如月。”

  齊岳大刺刺的坐在沙發上,“不叫小姐難道叫先生?我又不是說你是那種小姐,激什么動?貌似我才是生肖之王吧。”雖然海如月是美女,但她那冰冷的感覺令齊岳很不爽,第一次見到姬明明時,雖然明明對他的態度也不怎么好,但卻不像海如月這樣發自內在的冰冷。

  海如月淡然道:“如果你能打的過我,我就承認你是生肖之王,并任你差遣,不過,在這之前,你沒有命令我的權力。”

  姬明明見氣氛有些緊張,趕忙道:“如月姐,其實齊岳人還是很好的,他剛剛接觸到我們這個世界,還需要適應,你多遷就他一點吧。”

  海如月板著臉道:“在我的字典里從沒有遷就這兩個字,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明明,你不是要回家么?我想,你應該走了,我派車送你。回去替我問伯父、伯母好。至于這個人,我自有安排,等到八月底開學的時候,你們再一起上學就是了。”

  姬明明吐了吐舌頭,有些憐憫的看了齊岳一眼后站起身,道:“那我先回去了,如月姐,那他就拜托你了。”

  海如月打了個手勢,立刻有一名下人幫明明拿著行李走出了大門,齊岳站起身送明明到門口,姬明明臨走前低聲向他道:“你一定要記住我的話,千萬別惹如月姐生氣,否則你只是在跟自己為難。升麟決如月姐也會教你的。她教導的一定比我強多了。”

  齊岳悄悄的在明明腰上輕捏一把,擠眉弄眼的道:“有空來看我。我在這里你不用擔心。”

  姬明明一走,大廳中的氣氛似乎變得更凝重了幾分,海如月手中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個類似于遙控器似的東西,輕按兩下,一分鐘后,一名身穿中式唐裝的老者從樓上走了下來,一身青色的唐裝穿在他身上非常和諧,雪白的頭發顯示著他的年齡,但他的臉色卻非常紅潤而且竟然沒有幾道皺紋,腰板挺的筆直,一雙眼睛炯炯有神。

  “小姐,您找我。”老者走到海如月身旁恭敬的行禮。

  海如月站起身,聲音明顯柔和了許多,“周叔,以后這位齊先生就要住在咱們這里了,你給他安排一個房間,然后給他找一身練功服帶他到我的練功房來。”

  “是,小姐。”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 北京pk赛车是不是合法的 五分快三最新开奖号码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预测 上海理财平台 快乐扑克三开奖结果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大地棋牌官方推荐下载站 贵州捉鸡麻将下载安 陕西快乐10分 31先选7走势图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和血流成河 福建36选7开奖时间几点 专家免费推荐股票 四人扑克玩法种类 至尊棋牌外挂 宁夏十一选五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