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帝少的青梅小嬌妻萌萌的老鼠小說

帝少的青梅小嬌妻萌萌的老鼠小說

萌萌的老鼠 著

連載中免費

《帝少的青梅小嬌妻》是作者萌萌的老鼠最新創作的一部長篇都市言情類型小說,這部小說的主角是墨黛兒端木衡越,小說全文講述的是:墨黛兒因為家族的原因嫁給了端木衡越,而在新婚的第一天,她卻在丈夫的房間看到了某個不該出現的女人,讓她明白,這場婚姻,遠比她想的要艱難…

更新:2020/02/17

在線閱讀

《帝少的青梅小嬌妻》是作者萌萌的老鼠最新創作的一部長篇都市言情類型小說,這部小說的主角是墨黛兒端木衡越,小說全文講述的是:墨黛兒因為家族的原因嫁給了端木衡越,而在新婚的第一天,她卻在丈夫的房間看到了某個不該出現的女人,讓她明白,這場婚姻,遠比她想的要艱難…

免費閱讀

  深邃墨眸在暗夜里如星海璀璨,是哭聲……哭聲在寂靜的夜里會傳出很遠,很清晰,應該是小丫頭。

  又做噩夢了?

  端木衡越翻身下床披了件睡衣,系上束帶,離開臥室,來到葉莞歌的臥室門外,輕輕旋動門把手……推門進去,隨手關上房門。

  ……

  就在這個房門合上的一瞬間,另外一間臥室的房門也悄無聲息開了……

  墨黛兒赤腳走出來,墻上壁燈幽幽散發的光線,映著她那一張蒼白的冰顏……也淺描勾勒出,一襲白色華貴薄軟透明睡衣里的香肌玉體……

  她輕移赤腳,在葉莞歌臥室門外站住了……手伸出……她受不了了,要敲門,徹底敲碎他們的關系!

  可是。

  手抬起……還沒落下。

  耳邊就清晰浮現出印在記憶里,端木衡越說的一些話……

  “在我房間里怎么了?很奇怪嗎?”

  “在她出嫁前,我們倆是不會分開的,如果你接受不了她,OK,那婚約取消。”

  他的聲音和語氣何其的狂狷不羈,強硬的不容忽視。

  ……

  慢慢的,她的手放下了,敲門容易,但是敲門后,會有承受不了的后果。

  ……

  一分鐘,兩分鐘……

  不知道過了多久。

  墨黛兒站立似僵尸般的身形終于動了動,木偶般的離開……進入自己的臥室,便再沒了聲音。

  ……

  這時的葉莞歌窩在越哥哥的懷里,睡的香甜……

  ……

  不久前,她做了一個噩夢……

  還是那個被大火圍困的噩夢,好多的濃煙……夢里的小女孩大聲的哭著,喊著找媽媽,夢里,充滿了令人窒息的扼喉感。

  還有一些血肉模糊的殘肢!

  那是一幕幾乎接近真實的夢境!

  “啊!”

  她發出一聲驚叫,從夢中醒來。

  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驚惶未定的支起身體靠坐在床頭,臉上都是淚水,又是夢里的她在哭……

  怎么又是這個夢?

  嚇死了。

  葉莞歌驚魂未定,環顧四周……沉沉的黑色,這是深夜了,想到,每次她做噩夢,越哥哥都會來的。

  這次……他還會不會來呢?

  不會了吧?

  正失望的時候,她聽見了房門有聲音,心中充滿了希冀,會是越哥哥嗎?

  水霧氤氳的大眼睛緊緊的看著門口……

  只見房門開了又被關上,從黑暗中緩緩走來一個熟悉的身影……還有那低到冰點的冷氣壓漸漸迫近……

  是他。

  真的是他。

  喜悅驅散了噩夢帶來的恐懼,粉嫩小嘴一扁,喜極而泣。

  “越哥哥,我錯了,以后再也不和老師打仗了,他們說的再難聽,那我也忍著,對不起……給你丟人了。”

  葉莞歌認錯。

  端木衡越的身形微頓。

  “你剛剛就是因為這個哭?”

  “不!不是。”

  葉莞歌用力搖頭。

  “越哥哥,我又做那個噩夢了,這次不僅有火,還多了好多的尸體,一塊一塊的,被嚇醒了,抱抱,越哥哥抱抱。”

  她展開雙臂。

  尸體?

  一塊一塊?

  端木衡越心一沉,這個場景不是……他走過去,剛坐在床邊……懷里,就多了一團的軟糯馨香。

  “怎么又做噩夢了?”

  在他記憶里,小丫頭做噩夢的頻率沒有這么高,她前幾個月才做過一次,正常的,好像一年的時間做一次。

  “我也不知道呀。”

  葉莞歌一旦抱住哥哥,就不撒手了……可能和她睡前的低落心情有關系吧,雖然被嚇得不輕,但因為做噩夢,得到了越哥哥關心,心里還很高興。

  “越哥哥,你晚上去哪了?怎么沒在家啊?”

  她仰頭看著這張曠世俊顏。

  雖是暗夜,但借著夜空云朵飄移時的微光端詳,不僅皮膚多了幾分羊脂玉的淡淡光澤,線條硬朗,又精致的五官顯得更加的立體。

  真好看。

  一時間,看的入了迷。

  “臨時有事,怎么,家里有人欺負你了嗎?”

  聲音寒冽。

  “沒人欺負我,就是想你了。”

  葉莞歌輕語喃喃,聞到熟悉的薄荷清香體息,心緒頓時變得安靜祥和,閉上眼睛,窩在他懷里一動也不動了……

  呼吸勻稱。

  睡著了?

  他垂眸看著安靜的小丫頭……剛想把她放回到床上,誰知才一動,她又醒了。

  “不要……”

  眼見著她的櫻花般粉嫩的小嘴又扁了……

  “莞兒怕,越哥哥不要走。”

  沒辦法。

  端木衡越只得抱著她,躺在床上……以前他們也經常這么睡在一起,閉上了眼睛,正睡意繾綣……突然感覺到有一只小手窸窸窣窣……摟上他的腰間。

  星眸微睜。

  看見一張小嘴快速移動……他一閃……嘴唇落在了他的臉頰上,“啊?你怎么醒了啊?”失望的噴灑溫熱的氣息。

  端木衡越蹙額。

  “鬧什么?你好好睡覺,不然,我回去了。”

  “別回,我不鬧了。”

  葉莞歌的腦袋落回原處,眨眨眼睛,毫無睡意,過了一會兒,她趴在了他的耳邊,說話了。

  “越哥哥……我愛你。”

  說完,繃住呼吸,緊張的看著端木衡越的反應,她的第一次表白。

  葉莞歌就是想借機撩撥他,可不得要領。

  之前,裝睡,想伺機偷吻,卻被警覺的越哥哥發現了,可是不能半途而廢啊,她心一橫,那就表白吧,把心里的愛釋放出來。

  她為什么要這么做?

  因為看見他抱著墨黛兒吃醋受刺激了,墨黛兒……能給越哥哥的,她也能,自認不會比墨黛兒差,公主抱的那一幕,激起了她的斗志。

  誰知。

  “一個小丫頭知道什么是愛?胡說八道。”

  葉莞歌的第一次表白被端木衡越扔進水坑里了。

  “我沒胡說八道,是真的。”

  急的她,一手抓住他的睡衣……她這么認真的表白,越哥哥怎么能這么草率呢?

  “往哪抓?松手!”

  端木衡越的臉都黑了,沉沉的一聲大吼。

  “啊?抓哪了?不就是睡衣嗎?那你不讓抓,我松開好了。”

  把葉莞歌嚇了一跳,急忙松開,從沒見他這么大聲的跟她喊。

  雖然松開,但端木衡越的臉還黑著呢,要被氣死了,這個小丫頭真是欠修理,這里不能再呆了,以后,他也再不來了。

  迅速起身,下床離開……

  “哎?越哥哥,你去哪啊?別走啊。”

  葉莞歌又著急了,伸手又是一抓,正好抓中了他睡衣的腰帶,“噗”拽掉了,“你亂拽什么?“端木衡越怒了,回頭訓她。

  啊?

  她見自己又惹禍了,急忙閉上眼睛。

  “我睡……睡還不行嗎?不亂動了,可是,你晚上去哪了?我好擔心,等了你一晚上呢。”

  手又抓住他的衣擺。

  她很想知道,越哥哥墨黛兒為什么那么晚回來?去哪了?

  “他爸爸提前出院,通知我,我去云家了,你以后別等我了,我沒事。”

  端木衡越說著將她的手從睡衣上扒下去了。

  “你好好睡覺,我走了。”

  半月前。

  云墨黛兒的爸爸云學成,闌尾慢性發作入院了。

  ……

  葉莞歌最后還是沒留住他,雖然計策沒有得逞,但心情好多了,然而奇怪的是,為什么,越哥哥不讓她碰他的睡衣呢?

  好奇怪。

  ……

  端木衡越回他的臥室了,心情不好,剛被小丫頭這么一鬧,直逼他的底線……像上刑啊,她的手怎么那么欠呢,抓他的睡衣,抓到哪了,她一點感覺也沒有嗎?

  氣死了。

  這個蠢丫頭。

  當時那一抓,正是敏感點,血液沸騰險些倒灌,燒灼肌肉,就更不要說雄性荷爾蒙了,幾乎要漲裂。

  他去浴室。

  ……

  端木衡越從浴室回來就失眠了,一雙黑白分明的星眸望著窗外,幽幽釋放著清淺光華。

  小丫頭剛才說愛他?

  唇角輕勾。

  前幾天,她嚷著說自己長大了,實際呢,一聽說要搬家,還哭鼻子呢。

  今天又來了這么一場。

  她一天凈是節目,該不會……是被那個噩夢嚇到了吧?

  殘尸,大火,這一幕像極了那場空難的情景,她丟失的記憶漸漸在夢里重現了,以前的夢里中,只有大火和濃煙,殘尸,那場景確實太過殘忍。

  五歲那年的初見,葉莞歌拽著他的衣角,脆生生的叫了一聲大哥哥,他一回眸,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直撞入他心里,那一刻,他就決定給這個孤女一個美好、無憂的未來。

  而他這次之所以要搬回家住,就是不想讓她承受那些不該承受的流言蜚語,不想讓她受一點兒的委屈。

  不得不說。

  宋天豪那幾天的碎碎念還是有用的,說了廢話一千句,只有一句說進了他的心里。

  ……

  “對了,你的小青梅,她可還在上學呢,你鋼筋鐵骨刀槍不入了,不懼緋聞,那就不管她會不會受影響嗎?流言猛于虎,萬一有個萬一,你不擔心她得抑郁癥?”

  ……

  就是這一句話,他決定搬回父母身邊,確實,對女孩來說,名聲很重要,不能因為她喜歡自由,就自由放飛。

  ……

  翌日清晨。

  端木衡越來到隔壁,喚醒了還在睡夢中的葉莞歌,“起來,跑步。”

  “越哥哥,我渾身都疼,不跑了行不行啊?”

  昨天跑步的后遺癥顯現了,她想耍賴不去。

  可是,他堅持。

  “少廢話,快起床!我還有事和你談呢。”

  葉莞歌的鼻子又被捏住了。

  “壞!”

  她被迫起床了。

  ……

  晨曦初照,景致優美的庭院。

  葉莞歌看著端木少珩的一舉一動,照葫蘆畫瓢的做熱身,抻抻胳膊,伸伸腰……但明顯的心不在焉,眼睛里紅心唰唰飛閃。

  犯花癡。

  越哥哥好帥,穿著寬松的T恤,都擋不住性感立體的肌肉躍躍欲出。

  她還看過他只穿著褲子的半裸體,上身肌肉就是那種恰到好處的膨脹,寬肩、窄臀、蜂腰……男性魅力勢不可擋,不僅女人見了,會直眼,男人也一樣。

  葉莞歌心里小鹿亂撞。

  “今天還是五圈啊?”

  “嗯。”

  端木衡越面若深潭秋水,目不斜視,他給小丫頭做熱身動作示范,免的在跑的過程中再崴腳。

  “你對我除了那五圈,就沒什么其它想說的話了嗎?”

  提醒她。

  “啊,你說的是昨天學校的事吧?“

  葉莞歌一撓頭,還以為越哥哥不管她了呢,原來誤會他了,昨晚應該是沒有時間,有些窘頓。

  ”其實,那件事情不全怪我,你不知道,云主任說話太難聽了,我不是沒穿校服嗎,校服在金帝呢,她就說我露著兩條大白腿,還什么天上人間的,我頂了一句嘴……于是,她就那樣了,哮喘病發作了,氣性也太大了。”

  她以前也惹過簍子,但都是和同學之間鬧小意見。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事件。

  有個高三年紀的女生茍艷萍,她們之間從來沒有交集,葉莞歌都不認識她,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從什么地方了解的,背后議論她,說她命硬,小時候把爸爸,媽媽都給克死了。

  而且,一大飛機的人都死了。

  越傳,知道的人越多,后來都傳到了葉莞歌的耳朵里,她很生氣。

  有一天。

  和這個女生茍艷萍在衛生間遇上了。

  說什么說?

  談什么談?

  她在背后捅刀子的事情千真萬確,不會有假。

  直接干。

  果斷出手。

  抓住她的頭發往下一按,提膝上臉,茍艷萍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一聲慘叫就蒙了,葉莞歌拽著頭發,將她扯到了隔壁……

  也就是男衛生間。

  “不用你,守住門就行。”

  讓丁美兒給她看門。

  將她的腦袋塞進洗手池里了……打開水龍頭,冰冷的水嘩嘩沖洗她的頭發。

  茍艷萍掙扎……

  讓你動!

  葉莞歌屈膝,重擊她的后腰,只一下,“啊!”就是一聲慘叫,強迫她看著鏡子。

  “知道我是誰嗎?我就是葉莞歌,警告你,如果你敢再拿我的身世嘲笑我,就把你塞進男生小便池里,不想要我好,你也別想好。”

  “莞歌,來人了。”

  望風的丁美人跑過來報信了。

  葉莞歌松開手。

  “今天的事,你要敢說出去,我還弄你!”

  一聲警告。

  兇狠張狂,是必須的,不然就鎮不住這種嘴賤的小人。

  ……

  從那一次以后,這個茍艷萍一見到她,都繞著走。

  再欺負她,拿命跟你拼。

  葉莞歌當時的內心潛臺詞。

  從那時起,她明白了一個道理,人不能太老實了,老實被人欺,只要好好的,什么朋友都能處,但你欺負人干嘛?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 湖北11选5任三 安徽快3是合法的吗 广东26选5开奖走势图综合版 p62今天中奖查询 欢乐游戏棋牌官网 股票分析报告 北京pk拾开奖历史 捕鱼赌钱送彩金 广西十三水哪个好玩 四川博雅麻将 体彩排列5走势图综合版 琼崖海南麻将苹果版下载安装 秒速飞艇有什么规律实战 陕西闲来麻将苹果下载安装 天天棋牌 恒生电子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