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陸司寒姜南初小說撒嬌小甜妻總裁必須哄

陸司寒姜南初小說撒嬌小甜妻總裁必須哄

朝暮 著

連載中免費

《撒嬌小甜妻總裁必須哄》是朝暮所著的一篇現代言情總裁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一場陰謀,姜南初和一個陌生男人有了一夜纏綿,醒來后面對眾人的質疑與鄙夷,她賭氣和陸司寒訂了婚,在她眼里,陸司寒又丑又窮,可她不在意,一日為夫,終身為夫,對此眾人表示:“姜大小姐你是不是瞎啊?你身邊這個男人富可敵國,帥得人神共憤好嗎!!!”

更新:2020/02/17

在線閱讀

《撒嬌小甜妻總裁必須哄》是朝暮所著的一篇現代言情總裁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一場陰謀,姜南初和一個陌生男人有了一夜纏綿,醒來后面對眾人的質疑與鄙夷,她賭氣和陸司寒訂了婚,在她眼里,陸司寒又丑又窮,可她不在意,一日為夫,終身為夫,對此眾人表示:“姜大小姐你是不是瞎啊?你身邊這個男人富可敵國,帥得人神共憤好嗎!!!”

免費閱讀

  “不吃藥怎么快點好起來?”

  陸司寒板著一張臉說,二十六年生命中陸司寒從來沒有做過哄女孩子吃藥這種事。

  姜南初使勁搖著頭,濕漉漉的眸子看著陸司寒。

  “陸司寒,我睡一覺就好了。”

  “姜南初,這可是你逼我的。”

  陸司寒含住藥片堵住了姜南初的嘴,強制撬開唇線,步步緊逼。

  姜南初想要往后躲,但是后面就是他堅硬的胸膛。

  纏綿的一吻,姜南初在不知不覺間吞下了藥片。

  “現在乖乖休息,我就在旁邊陪著你。”

  姜南初紅著臉點了點頭,其實自己不嬌氣的,但是在陸司寒面前總忍不住柔弱起來。

  這一夜姜南初睡的很不舒服,渾身發燙,之后還做夢了,夢到自己在沙漠中行走,又渴又熱,所幸遇到了一座大冰山,姜南初立刻抱著冰山不松手,這才緩解燥熱。

  第二天清晨陽光照進房間內,姜南初感覺舒服多了,準備伸個懶腰就觸碰到了一具肉體,摸了摸還有八塊腹肌!

  “手感如何?你再往下摸試試,我保證會出事。”

  “能出什么事?”

  說話間,姜南初不老實的手慢慢往下移動,隨后如同觸電一般,立刻將手往上縮。

  陸司寒直接翻身將姜南初壓在身下。

  “你這是在惹火。”

  男人醇厚的聲音傳來,透著絲絲沙啞,姜南初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響起來,解救了姜南初。

  “南初,你在做什么,不來學校了嗎?今天這可是滅絕師太的課!”

  謝半雨的聲音從電話飄出來。

  姜南初看了眼自己目前的處境,正被某男人壓在床上。

  “半雨,我馬上就過來!”

  姜南初掛斷電話,眼神都不敢直視陸司寒,清晨在床上的男人果然都很恐怖。

  “姜南初,我好想吃了你啊。”

  “什么!我不好吃的!”

  “嗯,先留著養肥,我送你去學校。”

  二十分鐘后,姜南初最后趕在滅絕師太到來的前一分鐘跑進教室。

  “南初,你終于來了,昨天陸司寒打我電話,我看他都急壞了,究竟發生什么事了?”

  “出了一點意外,但是都已經好了。”

  “我看是被人教訓了吧,臉頰上的巴掌印都沒消下去。”潘曉曼幸災樂禍的說。

  “潘曉曼,上回打你打的還不夠慘是嗎?還敢往我的跟前湊。”

  “滅絕師太來了,你們都別吵了,趕緊練舞。”

  眾人勸說下,潘曉曼才不甘心離開。

  滅絕師太陳老師帶著一副黑框眼鏡進入舞蹈教室。

  “各位早上好,今天先宣布兩件事,帝都大學將派人前往墨都參加比賽。”

  “出演名單我已經決定了,潘曉曼、季玫、唐婷婷……表演《繁花》。”

  “老師,姜南初不參加嗎?”

  潘曉曼詢問道,姜南初始終壓自己一頭,這次她不參加,就說明在舞蹈上面她不如自己。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你插什么嘴?”

  “姜南初,你專心練好《白天鵝》獨舞,爭取在墨都比賽中拿下好名次。”

  姜南初聽到陸司寒這么回答,感受到他愿意與自己風雨共濟的決心,緩緩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明明前途一片迷茫,但是看著陸司寒的雙眼,姜南初的心就會安定下來。

  姜南初突然在腦海中想起了一句話。

  心動的感覺可以給很多人,但是心定才是最終的答案。

  粉鉆戒指就這樣毫無阻礙的套進姜南初的中指,中指的含義代表未婚夫妻,巧的是戒指的尺寸與姜南初中指尺寸剛剛好,就好像是為她量身打造的一般。

  小五趁機看清楚那枚戒指的樣子,已經驚訝的張開了嘴。

  十年前澳大利亞出產一枚粉鉆,經過層層打磨切割,最后鑲嵌在戒指上,同樣取名為Devotion寓意摯愛。

  有個傳說,當摯愛出現,帶有魔力的粉鉆將會牢牢的套住兩人緣分。

  這枚戒指也被看成無價珍寶早已經失蹤,沒想到居然就在三哥這!

  小五畢竟也是見過世面的人,短暫的驚訝之后很快反應過來。

  “親一個,親一個!”

  小五起哄道。

  臺下陸司寒的朋友也紛紛起哄說起這句話。

  陸司寒目光灼灼的看著姜南初。

  姜南初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雖然自己與他已經訂婚,但是看到那傷疤還是有些心怵。

  “我……我不習慣在這么多人面前……”

  姜南初雙手纏繞在一起別扭的說,說完之后又生怕會傷到陸司寒的自尊心。

  “把我的小未婚妻嚇跑了,你們可賠不起。”

  陸司寒冷冷掃了起哄的眾人說道,兩人有的是時間可以相處,陸司寒有把握得到姜南初的心。

  姜南初聽到陸司寒這么說,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明明這個男人無權無勢,但是卻總是小心體貼的保護著自己,讓自己感覺到了安全感。

  訂婚宴結束,陸司寒送姜南初去了寰球酒店的客房換禮服。

  姜南初沒有進入客房,反而小手捏住了陸司寒的西服下擺。

  “想要我陪你一起進去換衣服?”

  “不……不是,我想問問晚上該住在哪里?”

  姜南初微紅著臉說,姜家今天肯定不想回去了,自己害怕控制不住動手打姜桐兒,所以只能跟著陸司寒了。

  陸司寒看著姜南初為難的樣子笑了。

  “戴上了我的戒指,就是我的人,自然住在我家。”陸司寒一把抓住姜南初的右手說道。

  她似乎還不知道她這副呆萌的樣子對自己的吸引力有多么巨大。

  姜南初聽到陸司寒這么說,終于放心了,抽開手轉身進入客房。

  陸司寒從客房下來就被段景霽喊到了一邊說話。

  “大哥,你找我什么事?”

  “對她是認真的。”

  段景霽絲毫不帶懷疑的說,看三弟的表情就知道根本不是逢場作戲那么簡單。

  “南初很有可能就是我這些年一直在找的人,只要她需要我,我就會在她的身邊。”

  “我看她也有些怕你臉上的傷疤,為什么不用真面目面對她?”

  “陸家還沒有解決,我不想把她卷入那件事情,也不想她為了我擔心。”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 信誉棋牌注册 星悦内蒙古麻将 福州麻将手机版下载 甘肃新11选5走势图 体彩11选5开奖结 本财配资 快乐双彩开奖时间 股票趋势技术分析 广西快乐十分中奖 融资买入的股票怎么 跟群计划买快三是骗局吗 丫丫湖南麻将最新版本 腾讯qq麻将手机版官方下载 彩票河北20选5走势图 旧版四川麻将血流成河 股票融资门槛ˉ杨方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