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親愛的薄先生顧泠鳶薄祁言小說

親愛的薄先生顧泠鳶薄祁言小說

祁泠鳶 著

連載中免費

《親愛的薄先生》是祁泠鳶所著的一篇現代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傳聞影帝薄祁言高冷淡漠,寡言少語,不近女色。出道多年仍片葉不沾身,從未有過緋聞,一次偶然,顧泠鳶接下了一部劇,恰好與薄祁言合作,本以為影帝不屑于和她這種十八線搭話,卻不料第一次對臺詞之時,從薄影帝的口中聽到了“我喜歡你”四個字,顧泠鳶:“???臺本中沒有這句臺詞啊!”薄祁言:“你聽不懂嗎?我這是在對你告白...”

更新:2020/02/17

在線閱讀

《親愛的薄先生》是祁泠鳶所著的一篇現代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傳聞影帝薄祁言高冷淡漠,寡言少語,不近女色。出道多年仍片葉不沾身,從未有過緋聞,一次偶然,顧泠鳶接下了一部劇,恰好與薄祁言合作,本以為影帝不屑于和她這種十八線搭話,卻不料第一次對臺詞之時,從薄影帝的口中聽到了“我喜歡你”四個字,顧泠鳶:“???臺本中沒有這句臺詞啊!”薄祁言:“你聽不懂嗎?我這是在對你告白...”

免費閱讀

  車上。

  薄祁言側頭看了看顧泠鳶,問道:“今天去公司,是找你有什么事嗎?”

  顧泠鳶聞言,點了點頭,淡淡地說道:“嗯,溫琛幫我接了一部戲,我看著還不錯,準備明天試鏡。”

  薄祁言聞言,看著前方久久沒有說話。

  “哪部?”

  顧泠鳶側頭看了眼他,淡淡說道:“《九州傳》”

  薄祁言聽了,點了點頭,而后不再開口,默默地將她送到了家門口。

  正當他又要靠近的時候,顧泠鳶迅速解開了安全帶,微笑地說道:“我到家了,拜拜!”

  說完,邊揮手邊打開車門下去了,徒留薄祁言一臉呆滯地停在那兒。

  等他回過神來,不由無奈地笑了笑,打開車窗,揮了揮手。

  顧泠鳶回到家中,將手中的包往沙發上一甩,癱坐在沙發上,想到今天發生的事,不由開心地笑出了聲。

  這個時候,顧煜城悄無聲息地出現在她身后,陰森森地開口道:“想什么這么開心啊?說出來給哥哥聽聽!”

  聞聲,顧泠鳶嚇得直接從沙發上跳了起來,拍著胸膛,驚魂未定地開口道:“顧煜城!你走路沒聲啊!嚇死人了!”

  顧煜城聞言,彈了下她的額頭,不悅道:“沒大沒小,叫哥哥!”

  “哥哥。”顧泠鳶揉了揉額頭,委屈巴巴地喊道。

  “你別想扯開話題!說!送你回來那個開邁巴赫的人是誰?”

  顧泠鳶聞言,不由瞪大眼睛看向顧煜城,什么情況!不是,我好想知道你在哪偷窺到的?

  “哥,你在哪偷窺的,說!”

  “說你個大頭鬼,別東扯西扯的,說說吧,誰啊!”顧煜城說著,一邊笑得極其陰森的看著她。

  顧泠鳶理了理頭發,淡淡說道:“還能有誰?就是媽咪給我找的相親對象。”

  “你相中了?!”

  顧泠鳶點了點頭,滿臉微笑地說道:“還有事嗎?你沒事我還有事呢!”

  說完,便伸手拿過自己的包,朝樓上走去。

  顧煜城一個人呆呆地坐在沙發上,思考著是哪頭豬拱了自家養了這么久的白菜!

  回了自己房間,顧泠鳶把房門一關,整個人往床上一趴,拿出手機便看到薄祁言發來的消息。

  薄祁言:明天試鏡有信心嗎?

  娛樂圈小透明:有,但怕會有意外出現,所以馬上自己再好好研究一下。

  薄祁言:加油!希望明天能看到你精彩的表演。

  娛樂圈小透明:?????

  娛樂圈小透明:你明天也去嗎?

  薄祁言:你覺得呢?

  屏幕前的顧泠鳶不禁翻了個白眼,繼續打字。

  娛樂圈小透明:我發現你好無聊哦!不聊了,洗完澡看我劇本就準備睡覺了。

  娛樂圈小透明:拜拜

  薄祁言:拜拜老婆

  看到最后兩個字,顧泠鳶的臉不由紅了起來,連忙放下手機。

  洗完澡后看了會兒劇本,研究了下虞婉怎么表現最好,到最后,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顧泠鳶就起床了,畫了一個偽素顏的妝,將自己所需的東西帶好后,便打車往試鏡的地方趕過去。

  到了現場,顧泠鳶才發現這個劇是真的受歡迎,有不少人都在排隊等著試鏡。

  當然,虞婉的角色試鏡的人也很多,畢竟是除女主以外,比較討喜的一個角色。

  顧泠鳶沒有說話,默默走到隊伍里排著。

  可是啊,你不想惹事,但偏偏就是有人要跟你過不去。

  一站進隊伍里,就有人酸溜溜地開口道:“這不是我們大名鼎鼎的顧小姐嘛?怎么?還用來試鏡?”

  “程姐姐,瞧你這話說的,畢竟劉導的劇不是誰都能上的。”

  顧泠鳶聞言,冷冷看了她們一眼,不予理睬。

  “你什么意思,我跟你說話呢!你聽見沒有?”

  正當女人準備用手推顧泠鳶時,她往后退了一步,冷冷道:“不是所有人都是你媽,都得讓著你忍著你。”

  顧泠鳶說完便不再搭理,而那個女人則是被四周的眼神看的無地自容,尷尬地退了回去。

  顧泠鳶絲毫不在意四周的人驚訝的眼神。

  這時,站在她身后的一個女孩,拍了拍她的肩,小聲地說道:“你跟她對著干,沒好處的”

  顧泠鳶聞言,驚訝地看著女孩問道:“你為什么這么說?”

  女孩低頭,小聲地說道:“程亦清是沖著虞婉這個角色來的,自然對來試鏡的你感到不滿。”

  顧泠鳶聞言,點了點頭,微笑道:“謝謝你,我知道了。”

  恰好在這個時候試鏡的人也輪到她了,她對于這好意的提醒只是笑了笑,便往里面走了。

  進去后,看見了因為看了太多個有些不耐煩的劉導和候在一旁的副導演,以及某個愛賣關子的男人。

  劉導看到她的臉,滿意地點了點頭,語氣還算溫和地問道:“你要去試鏡哪個角色啊?”

  “虞婉。”顧泠鳶低頭回答道。

  聞言,劉導頓時饒有趣味地開口道:“哦?那你和祁言來演一下第十場的情景。”

  第十場主要講的就是虞婉第一次見到言景時露出女孩子的一面。

  顧泠鳶聞言,看著薄祁言,沒用多久就入戲了,小手輕輕地拽了拽言景的袖子,囁嚅道:“言景哥哥,我叫虞婉,是虞將軍的女兒。”

  “如果言景哥哥不介意的話,可以叫我婉婉。”

  “虞姑娘還請自重,言某不敢。”言景眼神淡漠地拒絕道。

  虞婉仿佛不自知一般,日復一日地去找他,希望能夠融化他的那顆心,但言景依舊對虞婉無動于衷,將她送來的東西直接擲于地上。

  虞婉看著地上的簪子,靜默不語,只是默默地撿了起來,眼里的光慢慢消失,自嘲地低喃道:“言景哥哥,我有的時候真的懷疑你到底有沒有心,懂不懂得真心的可貴!”

  “言景,我已經明白了,無論我怎么改變,在你眼里從來沒有我虞婉這號人的存在。”

  “真希望我從來沒有遇見過你!”虞婉眼中帶淚,卻顯得格外冰冷的眼神。

  直到顧泠鳶演完,眾人都沒有從這場表演中“醒”過來。

  薄祁言率先鼓了掌,將眾人喚醒。

  劉導滿眼贊賞地看著顧泠鳶,“不錯!虞婉這個角色就歸你了,回去好好準備啊!”

  顧泠鳶寵辱不驚地點了點頭,出去前意味深長地看了薄祁言一眼,其中深意想必各自心中都清楚。

  出來后,顧泠鳶沒有立即離開,而是在不遠處找了個地方坐下來等著。

  在外面等著試鏡的人,看著她一系列的動作有些發懵,小聲地議論著。

  “誒?她怎么不走反而坐在那兒了?”

  “誰知道呢!”

  “你們說她試鏡過了沒?”

  “我覺著可能過了吧?畢竟顏值也挺高的!”

  …………

  不知不覺中,試鏡的隊伍變得越來越短,漸漸地人都走光了。

  顧泠鳶低著頭刷著手機,看到一些有關薄祁言的報道和采訪,默默地戴上了耳機,聽著那些采訪……

  突然一個黑影蓋了下來,顧泠鳶后知后覺地抬起頭,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不由一愣,連忙摘下耳機,問道:“你什么時候出來的?”

  薄祁言掃了一眼她的手機,柔和地看著她,道:“出來有一會了。”

  顧泠鳶察覺到他的視線看向她的手機,不由小臉一紅,把手機鎖屏。

  薄祁言看著她這一系列動作不禁悶笑,揉了揉她的頭,道:“沒事,你看這個做什么?”

  顧泠鳶聞聲,低下頭悶聲說道:“想多了解了解你。”

  薄祁言聞言,動作不禁一頓,眼神略帶詫異地看著她,溫柔道:“想要多了解我,難道不應該問我本人嗎?看采訪能看出什么來?”

  說話間,薄祁言牽著她來到了車子面前,為她打開副駕駛的車門,道:“先上車吧!”

  顧泠鳶默默地坐了進去,看著他對自己的體貼,心里不禁感到甜絲絲的。

  車子開出沒多久,顧泠鳶才想起來自己坐在那等的目的是什么。

  她轉頭瞪向薄祁言,生氣道:“你怎么不告訴我你今天來這里試戲?”

  薄祁言聽著聲,就能感覺到顧泠鳶的怒氣,不禁失笑,“我沒告訴你嗎?”

  “自己想想昨天我是怎么說的?”

  顧泠鳶回想起昨天的對話,他確實沒說自己今天不來,可他也沒說自己來啊?

  “想起來了嗎?”

  顧泠鳶點了點頭,但反駁道:“可你也沒說自己來啊?”

  薄祁言被她的智商都要氣笑了,“你的智商令我懷疑!”

  顧泠鳶聞言,氣得兩頰鼓鼓,道:“你什么意思?嫌棄我?!”

  “不敢不敢!”

  “算你識相!”顧泠鳶聞言輕哼一聲。

  薄祁言聞言,不禁失笑,自己這個媳婦怎么這么可愛啊!

  路上,顧泠鳶突然開口問道:“對了,明天是不是就是除夕了?”

  薄祁言聞言,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怎么了?”

  “蘋果臺的晚會是不是邀請你了啊?”

  “嗯。”

  “我可以去看你嗎?”顧泠鳶快速開口,說完就低下了頭。

  薄祁言聞言,不禁一愣,而后眼神閃過一絲驚喜,寵溺地說道:“你要是想來,我跟宋辭要張前排的票給你?”

  “嗯!謝謝老公!”顧泠鳶聞言,激動地說道。

  聽到那兩個字,薄祁言愣住了,顧泠鳶卻后悔地捂住自己的嘴巴。

  天吶!

  自己居然喊了薄祁言老公!?

  怎么辦?怎么辦?

  當顧泠鳶內心戲正豐富的時候,薄祁言低啞地開口道:“小小,你剛才喊我什么?”

  顧泠鳶搖了搖頭,表示你聽錯了。

  “聽話,再喊一遍,好不好?”低沉的嗓音在顧泠鳶耳邊響起。

  “老公。”顧泠鳶低聲地喊道。

  “小小,真乖!”薄祁言聞言輕笑道。

  一路上,薄祁言的心情極好,一直到她家門口,薄祁言都是嘴角上揚的。

  當顧泠鳶要下車的時候,開口道:“明天我讓宋辭把票給你送過來,需要我來接你嗎?”

  顧泠鳶聞言,搖了搖頭,軟軟地開口道:“你明天應該有節目的吧?好好彩排吧!我讓司機送我過去就可以了。”

  薄祁言點了點頭,傾身上前,在顧泠鳶的額頭上輕輕一吻,道:“嗯,乖小小,回去早點休息吧。”

  顧泠鳶點了點頭,就下車往家走過去,朝著薄祁言揮了揮手。

  薄祁言一直等到看不見顧泠鳶的身影,這才驅車離開。

  顧泠鳶一進家門,就看到自家哥哥一臉幽怨地看著自己,不禁頭皮發麻。

  走上前,推了推他,問道:“哥哥,你為什么這個眼神看著我?怪嚇人的!”

  顧煜城幽幽地開口道:“因為我家純潔的大白菜好像被一只人模狗樣的豬給拱了!”

  顧泠鳶聞言,不禁無語,她難以把哥哥口中那個人模狗樣的豬和薄祁言聯系上。

  她安撫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試圖解釋道:“哥哥,那個人他很好的,對我特別好!真的,不騙你!”

  不勸還好,一勸,顧煜城聽到這些話,心中怨氣更深了,道:“他再好,也是一個拱了我寶貝妹妹的豬!”

  “別讓我看到他,否則我……”

  聞言,顧泠鳶看著他,涼涼地開口道:“否則你怎么樣?嗯?”

  聽出了自家妹妹話中的危險,話音一轉,道:“我就讓他知道我們全家都挺喜歡他的!”

  正從樓上下來的白清秋聞言,不禁翻了個白眼,兒子,你有本事不要慫啊!

  顧泠鳶一抬頭,就看見了樓梯上的人,甜甜地開口叫道:“媽咪,你下來啦?”

  白清秋慈愛地點了點頭,下來后便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問道:“乖寶,怎么樣?”

  “什么怎么樣?”顧泠鳶假裝聽不懂地回道。

  “你別跟我裝傻!”白清秋沒好氣地拍了拍顧泠鳶的手。

  顧泠鳶沒辦法,只好低聲道:“就這樣,相處得挺好的。”

  白清秋聞言,驚喜地看著顧泠鳶,道:“真的啊?那你們得好好處啊!別錯過了!”

  一旁的顧煜城聽了,不由直磨牙,陰陽怪氣地說道:“媽咪,今天你女兒就那頭豬送回來的。”

  “什么豬啊狗的?會不會好好說話!”白清秋聞言,瞪了顧煜城一眼。

  “是他送你妹妹回來這不挺好的嘛,你有啥不滿意的!丑人多作怪!”白清秋埋怨道。

  “丑人”顧煜城:???

  夾在兩個人中間的顧泠鳶快要憋笑憋瘋了,整張臉顯得有些猙獰。

  顧煜城見狀,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顧泠鳶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哥哥的偶像好像就是薄祁言吧?

  突然好想知道哥哥在知道自己妹夫是薄祁言的時候會有什么感受?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 奕乐贵州捉鸡麻将下 大众棋牌游戏平台 体彩p3试机号彩吧 体彩重庆百变王牌走势 四川熊猫麻将苹果版 重庆倒倒胡攻略 大类资产配置 658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乐游棋牌app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今天 免费打麻将游戏 青海11选5中奖结果 下载麻将 pk10历史记录 河南十一选五 北京快三一定牛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