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顧礪爵夏唯一小說總裁的結巴小甜妻

顧礪爵夏唯一小說總裁的結巴小甜妻

九月貓 著

連載中免費

《總裁的結巴小甜妻》是九月貓所著的一篇現代言情總裁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他是身患殘疾,殺人不眨眼的南城三爺顧礪爵,她是被逐出家門的小啞巴夏唯一,一場意外,她因為精湛的醫術成了他的私人醫生,大家都等著看小啞巴是如何衰敗在顧三爺的手中,可后來,大家親眼看到顧家三爺將這小啞巴寵成了心尖尖.....

更新:2020/02/17

在線閱讀

《總裁的結巴小甜妻》是九月貓所著的一篇現代言情總裁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他是身患殘疾,殺人不眨眼的南城三爺顧礪爵,她是被逐出家門的小啞巴夏唯一,一場意外,她因為精湛的醫術成了他的私人醫生,大家都等著看小啞巴是如何衰敗在顧三爺的手中,可后來,大家親眼看到顧家三爺將這小啞巴寵成了心尖尖.....

免費閱讀

  今天聚會的地點,在悠然閣,是南城一家老字號的百年老店。

  夏唯一他們到的時候,老爺子夏德昭和小叔夏東深都已經坐在包間里,一看到夏唯一,夏德昭臉上樂開了花。

  “我們家寶貝一一怎么才來啊,爺爺今天都等你半天了,桌上全部是你喜歡的菜,你看看夠不夠,不夠爺爺再給你點。”

  夏德昭這么說,夏蘭蘭的臉色就有些難看,被旁邊的楊雅秋不動聲色的掐了下胳膊。

  畢竟楊雅秋已經嫁給夏東海那么久,知道自己家這個公公,就是偏心親孫女夏唯一。明明她的蘭蘭又漂亮又優秀,一點都不比夏唯一差。結果死老頭子有什么好事情,永遠都只會想到夏唯一。

  “夠了,謝謝…爺爺。”

  夏唯一心里暖暖的,看到爺爺的笑容,這些天的陰霾,全部一掃而空。

  “唯一,我聽說之前有人找你鬧事,事情解決沒有?”

  夏東深關切的看向自己的侄女,前幾天他都在外面出差,一回來,就聽圈子里的人告訴他,有人找侄女麻煩,鬧得好像還挺大的。

  “嗯,沒事…都解決了。”夏唯一雖然這么說,夏東深卻并不滿意,轉眼看向旁邊的夏東海。

  “大哥,不是我說你,唯一好歹也是你的親生女兒,在你醫院還要受委屈,你這個院長,未免太吃白飯了吧。”

  一聽這話,夏東海的眉頭皺了起來。

  “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評頭論足。”

  兩兄弟從小就愛互相比較,夏東海讀書的時候,一直就比夏東深成績優秀,畢業以后,在醫術方面,也壓著夏東深。

  誰知道夏東深主動從醫院辭職以后,做起事業倒是如日中天,別說一個醫院院長,就是衛生局的,現在也要給他幾分薄面,讓夏東海有些不平衡。

  楊雅秋看到兄弟兩個這樣,心里倒是樂開了花。

  “是啊,弟弟,你這話,嫂子我就不愛聽了。我們家東深啊,那可是一院之長,要是不秉公處理,怎么能服眾呢。他其實也關心一一的,不過公是公,私是私,東深也為難的。”

  楊雅秋一臉心疼夏東海的樣子,還溫柔的挽住了老公的胳膊。

  “不好意思,我就只有一個嫂子,那就是一一的媽媽。你是我哥,后面娶的女人而已。”

  夏東深完全不吃楊雅秋那一套。

  他和夏東海差了七歲,他們媽媽走的早,父親年輕的時候,醉心醫學事業,夏唯一的媽媽蘇季涼,是夏父的學生,讀書的時候,就經常來夏家幫忙。

  嫁給夏東海以后,也照顧著父子三個的起居飲食,夏東深的家長會,都是季蘇涼去的。

  當年季蘇涼得了癌癥,病怏怏的在醫院養病,楊雅秋就經常各種理由,去家里找夏東海。

  夏東深表面不說,心里可都記著,他甚至懷疑,嫂子當年病情忽然惡化,就是楊雅秋搞鬼,不過沒有證據,這種話他也不能胡說。

  “夏東深,你怎么說話的?”

  夏東海一下子臉上青筋暴起,敢這么說他老婆,不是明顯不把他這個哥哥放在眼里?

  “老公,你別生氣,東深又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太在乎一一了,見不得她受委屈,所以才把氣撒在我身上。我沒事,你千萬不要為了我吵架。”

  “小雅,你真懂事,讓你受委屈了。”夏東深頗為感動。

  夏東深不滿的想要反駁,卻被旁邊一只小手抓住了衣角。夏唯一眨巴著好看的桃花眼,微笑著朝他輕輕搖頭。

  今天是難得一個月的家庭聚會,夏唯一實在不想因為自己,讓大家不開心。

  “行了,菜都要涼了,都坐下給我老實吃飯。”

  夏德昭看了眼兩個不爭氣的兒子,都多大的人了,居然還像小孩子一樣幼稚吵架,還是孫女好,乖巧懂事,知道不要火上加油。

  夏老爺一開口,大家也不好再多說什么,都乖乖入席。

  “唯一,這周末,你有沒有空,有個慈善舞會邀請了我,不過我沒有時間,你幫我去一下。”

  爺爺是醫科大的教授,退休以后,也經常會收到很多這樣的邀請。

  “我周六有點事情。”夏唯一遲疑道。

  “慈善舞會是周日,正好錯開,你總不會兩天都有事吧?”

  “就我…一個人…去嗎?”

  去慈善舞會,當然沒問題,但是夏唯一總覺得,爺爺不會提這么單純的要求。

  “還有一個老朋友的孩子,你也認識,就是以前和你一個學校的李澤寧,他爺爺也有事,你們正好一起去。”

  果然,夏唯一就知道,爺爺又想亂點鴛鴦譜了。

  “爺爺,我其實…不怎么…會跳舞,不如……”

  “那正好,你不會,小李會,到時候我讓他好好教教你。”夏德昭直接打斷了夏唯一想要拒絕的話。

  “爺爺,是不是GS集團舉行的那個慈善拍賣晚會?我也想去見識一下。”夏蘭蘭眼巴巴的開口。

  “就是些無聊的拍賣會,枯燥的很,有什么好去的,你要是閑的慌,過來幫我打理花園。”

  夏德昭毫不留情地拒絕。

  “可是爺爺,人家聽說這次拍賣會,好多醫學界的泰斗也會去,我想去見見。”

  GS的這次慈善晚會,所有的拍賣款項,都會捐給世界兒童天使基金,那是一個免費給兒童看病的慈善醫療機構,所以很多醫學界的人士,這次也受邀參加。

  “見了又不長塊肉,何況你也是不是學醫的,你認識那么多人做什么?”

  老爺子的臉色有些難看。

  夏蘭蘭成績本來也不怎么樣,學得是會計,看到夏唯一到醫院實習,也嚷著要去,又因為沒有會計資格證,所以被夏東海安排到了醫務科,負責一些日常事務。

  “嗯,爺爺說的是,我又不像姐姐,是個醫生,我只是沒用的醫務科人員而已。”

  夏蘭蘭幽幽的看了眼夏東海,把頭低了下去。

  “爸,既然唯一不會跳舞,不然就讓蘭蘭去。”

  “呵呵,夏東海,你是越活越糊涂了,我是讓一一去跳舞的嗎,我就是給她介紹對象的。”

  看到兒子胳膊肘往外拐,夏德昭直接翻了他一個大白眼。

  “你說呢?”

  顧礪爵挑眉反問,最近他是不是對手下有些過于松懈,不然怎么發生這么大的事情,居然現在才到。

  剛才要不是那個小結巴幫他擋著,他還真要被一個潑婦,給潑油漆不成?

  “對不起,三爺,是屬下辦事不利。”

  青年說完這話,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四周的黑衣人,也齊刷刷的跟著跪了下去。

  “別弄這些沒用的,處理一下。”

  顧礪爵冷漠的說完這話,遙控著輪椅,轉身離開。

  夏唯一還沒有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就被黑衣人給架走了。

  “你們……是誰,快放我!不然……我報警!”

  夏唯一一路上使勁兒掙扎,結果沒走幾步,只覺得脖子一疼,整個人就失去了知覺。

  等她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陌生的房間,夏唯一連忙起身,一低頭,就看見自己身上,已經換好了干凈的衣服。

  “啊!”

  她嚇得大叫,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明明她剛才還在醫院,為什么忽然會出現在這里?

  再仔細檢查了一下,發現自己不僅衣服換好了,連頭上上的油漆,都不見了。

  奇怪,是誰在她昏迷的時候,幫她清理了?想到那些黑衣人,夏唯一的小臉,迅速紅成了蘋果。

  就在這個時候,熟悉的電話鈴聲,忽然在房間響了起來。

  夏唯一迅速從包里掏出電話,發現是父親夏東海打來的。

  “你現在在哪里?”

  一接通,電話那頭就傳來父親嚴厲的聲音。

  “我在……”夏唯一遲疑了一下,看四周的環境,她應該是在酒店吧?

  “爸找我,什么……事情?”

  “你還好意思問我,馬上給我滾回家!”

  聽到夏東海發火,夏唯一的心一下緊繃,不會是張海茹,真的又跳樓了?

  “爸,我……”

  這一次,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對方就直接掛斷了。

  夏唯一來不及多想,趕緊沖出了酒店。

  她人剛走,一個黑色身影,就撥通了電話。

  “回稟三爺,人已經走了,支票也帶走了。”

  VK剛才讓人給夏唯一整理的時候,把支票也放進了夏唯一的包里,既然房間沒有,她應該看到了才是。

  顧礪爵面無表情的掛了電話,他從來不欠人情,更別說,欠一個女人的人情。

  夏唯一急匆匆的趕回家,就看見夏東海和繼母楊雅秋坐在沙發上,旁邊的夏蘭蘭委屈的站著,眼睛紅紅的,似乎剛剛哭過。

  “爸,阿姨。”

  夏唯一微微皺眉,感覺氣氛,好像有點不對。

  “呀,唯一你總算回來了,你不知道,我們都很擔心你啊,給你打電話你怎么不回呢?”

  楊雅秋微微不滿的抱怨。

  “對不起,阿姨,我沒……聽見,出什么……事情了?”

  她剛才接完電話,才發現有好幾個未接來電。

  “你還有臉問,夏唯一,我平時,是怎么教你的?你為什么會做出這么不要臉的事情?”

  夏東海一邊說,一邊生氣的拍桌。

  父親雖然嚴厲,但是很少發這么大的火氣,到底她昏迷的時候,出了什么事情?

  “爸,我怎么了?是不是……張海茹……出事了?”

  夏唯一緊張的問道,雖然張海茹確實有些過分,可是不敢怎么說,她并不希望,在她面前,再發生任何悲劇。

  “姐,對不起,我已經都告訴爸爸了,你還是不要再說謊,老實坦白吧,爸爸一定不會和你計較的。”

  夏蘭蘭哽咽著看向夏唯一。

  “我坦白……什么?”

  夏唯一真的很懵,她才回來,什么都沒說,怎么就變成,她說謊了?

  “姐姐,就算張海茹再怎么鬧,還不是因為她失去了兒子,悲傷過度,你怎么可以讓人那么對她?”

  夏蘭蘭這么一問,夏唯一更懵了。

  明明她才是受害者,一直被張海茹欺負,怎么到了夏蘭蘭嘴里,事實就顛倒了。

  “我怎么……對她了?”

  夏唯一皺眉反問。

  “你還問意思問你妹妹,夏唯一,我平時是怎么教育你的?就算張海茹再不對,但是醫者父母心,你怎么可以讓人抓她?她現在在哪里?”

  “我沒有……爸,是她……要跳樓,我去去勸她,當時……妹妹也在的。”

  夏唯一著急的看向夏蘭蘭,她越是想把話說清楚,就越卡殼。

  “是啊,姐姐,就是因為我都看到了,我不能昧著我的良心,所以我才告訴爸爸真相,不想你一錯再錯的。”

  “夏蘭蘭,你胡說!”

  夏唯一生氣的握緊了拳頭,她知道夏蘭蘭不是特別喜歡她,雖然平時一口一個姐姐,但是從小到大,可沒有少坑她。

  “唯一,你冷靜一點,有什么事情,我們好好說,千萬不要動手。”

  楊雅秋唯恐天下不亂的補充道。

  “我沒有,我只是……生氣,蘭蘭……說謊!”

  夏唯一急得真的想打人!怎么這母女,就不能消停點嗎?非要這么冤枉她!

  “姐姐,我哪里說謊了,我只是把我看到的說出來,我知道你對爸爸讓你給張海茹道歉的事情不服氣,但是沒想到,你居然帶人去找張海茹,還把她抓走了。姐姐,你快告訴我們,張海茹到底在哪里,把人放了吧。”

  夏蘭蘭滿是擔憂的勸慰。

  今天下午,她看著顧三爺的人把夏唯一和張海茹帶走,當時她都有些嚇到了,不過很快反應過來,都說顧老三心狠手辣,想必張海茹肯定沒有好果子吃。

  夏蘭蘭第一時間,就是跑到監控室,請大家喝下午茶,并且好心的幫他們看了一會兒,順手把天臺那邊的監控給刪除了。

  然后馬上去了院長辦公室,給夏東海告狀,說夏唯一不氣不過夏東海讓她給張海茹道歉,從外面找了一群人把張海茹給帶走了。

  夏東海本來還不怎么相信,馬上打電話找夏唯一確認,誰知道她的電話一直沒人接,這就讓他,不得不開始懷疑了。

  畢竟他這個女兒,平時對待工作還是很認真的,頭一次這么擅離職守,確實很可疑。

  “爸,真的……不是我,張海茹……她……”

  夏唯一想要解釋,可是她也不知道張海茹在哪里,難道和她一樣,也被那個脾氣很臭的先生帶走了?

  “你說啊,她怎么了?還有你剛才去哪里了?為什么上班時間,不打招呼就走了?”

  夏東海看著說話說一半的女兒,氣就不打一出來。

  夏唯一小臉漲得通紅,可是剛才發生的事情,她不知道要怎么說出口。

  一覺醒來,睡在陌生的酒店,衣服還被人動過,她都要羞死了,還怎么告訴父親。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 什么会影响股票涨跌 至尊棋牌游戏客服微 华东15选5开奖号 p2p理财哪个安全可靠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走势图 正规分分彩计划app 贵州捉鸡麻将下载 今天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 排列3预测 麻将机怎么调108 … 上海福彩时时乐走势图连线 连码三中三怎么样算中 武汉麻将规则 彩票开奖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3d开机号试机号近 湖北11选五的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