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靈異 → 身份證019陳仰朝簡小說

身份證019陳仰朝簡小說

西西特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陳仰朝簡的小說名是《身份證019》是由西西特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靈異懸疑小說。主要講述的是:陳仰刑滿釋放,他出獄后發現有人在他的書里塞了一張小卡片,卡片上角有一串019的數字,后來在一個陌生碼頭,有人告訴他這是他的身份證……

更新:2020/02/13

在線閱讀

主角是陳仰朝簡的小說名是《身份證019》是由西西特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靈異懸疑小說。主要講述的是:陳仰刑滿釋放,他出獄后發現有人在他的書里塞了一張小卡片,卡片上角有一串019的數字,后來在一個陌生碼頭,有人告訴他這是他的身份證……

免費閱讀

  3月17,陰天,黑云在天邊無聲叫囂。風雨欲來。

  陳仰刑滿釋放,獄警張琦把他送到門口,將他的包給他,還有一大捆書,用藍色尼龍繩綁著。

  張琦手指指:“你順著這條路直走,過兩個路口就有公交,趕緊走吧,快下雨了。”

  陳仰看著墻上的鮮紅標語發呆。

  “遵紀守法,重新做人。”張琦將那個標語念出來,余光朝面前的瘦削青年看了一眼,洗到泛白的灰外套跟牛仔褲,短寸的頭,眉尾秀致,輪廓很干凈。

  張琦見過青年的生活照,坐牢前跟死者,也就是他妹妹拍的,笑起來有種很招人的欠,現在他的眉眼間找不出一絲青春飛揚,似乎從里到外都被掏空,換了新的東西塞進去。

  如今看起來就是個溫吞的老實人。

  但張琦知道他其實很聰明,并且有一套自己的生存之道,否則以他的外形條件,也不會好好的走出男子監獄。

  至于他的案子,張延在心里嘆口氣,挺無奈的。

  防衛過當。

  .

  張琦回神的時候,青年已經把視線從墻上挪向陰沉天空,黑色腦袋仰著,左耳后方有道舊疤,利器劃的,很細,一直蔓延進起毛的衣領。

  “老弟,出來了就好好過,”張琦拍拍他的肩,鄭重按了按,“你還年輕,日子長著呢。”

  陳仰用手背蹭蹭額頭,笑著“嗯”了聲。

  張琦望著青年的背影,越看越發現跟精神朝氣不沾邊,彌漫著一股消沉感,他心頭發緊,粗喊了一聲。

  “一定要好好過啊!”

  陳仰被喊的后背起一層雞皮疙瘩,他往后扭頭,發現張琦還在那站著,一副送孩子上學的悵然。

  “……”

  陳仰對老好人張警官用力揮了揮手,又往墻上的標語上瞥。

  改造完了,重新做人嗎?

  .

  這一天的北郊跟昨天一樣,充斥著形形色色背著生計的人,一個勞改犯的重見天日對他們沒什么影響。

  陳仰在門頭上面摸到鑰匙,迎接他的是冰冷的老屋,他放下包,在家里走了一圈。

  時間流逝是有痕跡的,霉味,灰塵,蛛網,都是。

  陳仰眼神空洞的站了許久,被肚子的咕嚕聲拉回現實,他咽了幾口唾沫緩緩饑餓感,沉默著搞完衛生,把帶回來的書整理整理。

  全是獄友送的。

  如果不是有這些書填空他的精神世界,他早就堅持不下去了。

  沒有想法的活著,不亞于行尸走肉。

  陳仰將散在桌上的尼龍繩抽出來,不小心碰到壓在上面的幾本書,其中一本“啪”地掉下來,落在他腳邊。

  ——《量子論之意識與世界的關系》。

  這本書是出獄前獄友李躍給他的,還沒來得及翻看。

  陳仰彎腰撿書的時候,書里掉下來一物,疑似書簽,四厘米左右寬,差不多五六厘米的長度。

  捏在手里湊近看看,好像不是書簽,是某個卡片。

  背面有一塊模糊的淺印子,不清楚是本就這樣,還是時間太長,那個圖案褪色了。

  卡片的正面左上角有一串數字,倒是很清晰,一共就三位數,019,看不出有什么名堂。

  陳仰并沒有把注意力放在這張卡片上面,決定回頭聯系張琦,讓他找李躍問一下就隨便丟回書里,收收書就出了門。

  .

  北郊水線漫天。

  陳仰打著傘沿街走,沒什么記憶里的熟悉感,陌生的讓他乏味,他打消逛逛的想法,隨便在面館吃了碗拉面就去買手機。

  東西買完雨就停了,一切都還算順利,中途還有個小插曲,路拐角一個店員向他推銷面包,說是新口味。

  盤子里有一些小面包塊,只有正對著陳仰的那塊上面叉著小牙簽。

  以陳仰的性子是不會試吃的,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莫名其妙的捻起牙簽,吃掉了那塊小面包。

  吃完就后悔了。

  說不出是什么口味,太難吃,好像黏在了嗓子眼,陳仰晚上躺床上睡覺的時候,嘴里竟然還隱隱有那味道,直擊天靈蓋。

  吃到屎應該也就這樣了。

  .

  夜里陳仰是被疼醒的,胃里有股灼燒感,越想忍越受不住,他冷汗涔涔的爬起床穿好衣服,撈了背包前往醫院。

  巷子里濕噠噠的,光線昏暗。

  青石板被雨水沖洗過,很滑,陳仰邊走邊摸口帶,沒手機,忘帶了,他不想摔倒,只好放慢腳步,手壓在胃部,勾著腰背靠墻走。

  剛出巷子,陳仰就看到一輛出租車停在路邊,車里下來一個少年,很高,拄著雙拐,右腿修長,左腿屈著。

  離近了,陳仰聞到少年黑色運動衣上面有藥水味。

  好像剛從醫院回來。

  陳仰胃疼的厲害,想上那輛出租車,他匆匆加快腳步,邊走邊招手,讓司機師傅等一下。

  經過少年身邊的時候,陳仰沒留神,肩膀跟他撞到了一起。

  那股蓬勃的力感透過衣物傳來,陳仰半邊身子一麻,腳步頓了一拍,接著突感一陣暈眩,他的意識在一瞬的模糊后恢復清醒,入眼便不再是暗夜里的街巷。

  他看見了一望無際的深海。

  這里是碼頭!

  因為他在監獄里總想著出獄后看看大海,所以執念太深,眼花了?

  陳仰機械的閉上眼睛,再睜開,大海還在視野里浮沉,他呆呆睜大眼,滿身冷汗被海風一吹,從頭涼到腳。

  .

  “怎么來了個腿不行的?”

  后方倏地傳來驚訝的聲音,陳仰腦子是空白的,身體已經條件反射的回頭。

  斜陽里有個三十多歲的陌生男人,穿一身黑色沖鋒衣,拉鏈拉到頂,手插在兜里,背著一個同色包,氣質干練。

  男人旁邊還有四人,也都在往他這看。

  這五人是三男兩女,除了那個沖鋒衣男人,還有個高挑女人也像他一樣冷靜。

  其余三個臉上布滿心態潰爛不堪的痕跡,像是經歷過無法形容的崩潰。

  .

  這是什么情況?

  陳仰沒辦法靜下心來觀察那幾個陌生人的表情,他的耳邊嗡嗡響,好多問題在他腦海飄飛,冷不防跳出來一個爆炸點。

  剛才那個沖鋒衣男人說,來了個腿不行的,不是他,他的腿沒問題。

  陳仰猛地看向旁邊,一下怔住。

  少年兩條胳膊搭在拐杖上面,面無表情的垂著眼,看不清神情。

  被撞過的肩部毛孔張開,陳仰攥了攥僵硬的手指,嗓子眼干澀:“你……是你……你怎么也……我們是一起……”

  喉嚨深處泛出來的全是慌亂,半天也沒組織好語言,斷斷續續,語無倫次。

  少年似是沒在意陳仰說什么,他一言不發的掃視碼頭四周,栗色額發掃著眉骨,面部輪廓露出來,被余暉描摹著,線條清晰分明,堪比中古畫卷。

  周圍寂靜無聲。

  很不合時宜的,閱男無數的高挑女人林月晃了一下眼,小公主周曉曉直接看癡了,就連幾個男的都稍微彎了那么一兩秒。

  不過也僅限于驚艷的觀賞。

  很現實的問題,在這樣一個危機四伏的境地,大家都是慌的,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他們自身難保,隨時都有可能會死。

  一個不能正常走路,跑都跑不起來的病患,長得再帥,到了這兒,那也是個累贅,會害死自己,害死別人。

  .

  夕陽映出一大片橘紅,美不勝收的自然風光里,海風陣陣,恐懼在腥濕的空氣里發酵。

  陳仰問到了一些信息,除了他跟拄拐少年,另外五人也是從各個地方過來的,一樣的突然。

  以沖鋒衣男人張延為首,他們分別是林月,周曉曉,趙元,黃青。

  張延跟林月都是第二次進來,所謂的老人。

  但他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現實世界的過去現在未來某個時間點,或者是其他的未知世界,他們需要完成任務才能回去,下次又是新的任務,詛咒一般,能不能徹底擺脫都不清楚。

  只能盡人事,聽天命。

  .

  張延是一行人里年紀最大的,成熟可靠,又是老人,不出意外的成了主心骨。

  “既然我們出現在碼頭,肯定是要上船。”

  張延示意他們看停靠在不遠處的那艘船:“其他的去了船上再說。”

  剛說完,那船里就出來一個矮瘦中年人,滿臉不耐煩的咆哮:“都他媽磨蹭什么呢,上來啊!快點上來!船要開了,都快點!快點快點!”

  這一幕讓眾人嚇一大跳,中年人在他們眼里無異于是地府索命鬼。

  張延吐口氣:“上吧。”

  他掃掃面露猶豫的新人們:“如果不上,那就是任務直接失敗。”

  一旁已經往船停靠方向走的林月回過頭,沖又要哭的周曉曉咯咯笑:“會死的哦。”

  平地一聲雷,所有人都驚慌上船。

  陳仰走在最后,看著少年拄拐慢慢前行,大概是一起進來的,在現實世界的最后一秒肩還挨著,心理上就不知不覺自動把他歸為同伴。

  比其他人要親近那么一點點。

  見少年停在繩梯前,陳仰幾步越過他,先跨上去,轉過身朝他伸手:“你抓著我。”

  少年不答,也不動,漆黑的眼盯著陳仰。

  船上的幾人齊齊看過來,他們沒評估陳仰的善意行為,而是不約而同的把目光留在不知名少年身上,總覺得對方身上很違和。

  太平靜了。

  大家心里一致認為,這個少年不是新人,應該進來過兩次以上。

  可能之前腿沒事,只有這次才受傷了,但畢竟現在跟殘疾沒什么兩樣,有經驗也沒用,他們不想被拖累。

  陳仰卻覺得少年是第一次進來,因為自己發現他時,他運動衣下的體格分明是繃緊的。

  除此以外沒有其他表現,心理素質是真的強,強的不像個……正常人。

  陳仰胡思亂想的時候,手臂一沉,就在他被帶的差點栽下去之際,他慌里慌張用另一只手抓緊繩索。

  少年已經收了雙拐,健康的那條腿踩上繩梯,單手抓住陳仰。

  張延問要不要幫忙。

  陳仰正要說用,手臂被抓的地方猝然一疼,扣住他的五指加重了力道,鉗子一樣箍緊,他疼的頭皮發麻,下意識拒絕:“不用。”

  話都說出來了,陳仰瞥瞥沒事人似的少年,嘴角抽了抽,吃力的把他弄上了船。

  .

  中年人將陳仰七人帶進船艙,丟下一句“老實呆著”就把門甩上走人,之后是嘈雜的說笑聲。

  船員們有不少,普通話里夾著一樣的口音,都是一個地方的。

  “你們都看電影的吧?”

  大男孩趙元顫顫巍巍抱緊自己:“按照現在的情況,一群人出海玩,很快就會出現海底怪物。”

  眾人:“……”

  趙元:“要不就是怪物早就出現了,它咬傷了某個船員,對方已經變異了,可能正在生吃船上的肉類食材,吃完就要吃我們了。”

  眾人:“……”

  趙元瑟瑟發抖:“如果在船上是安全的,那到了島上要么會出現一種蟲子,被叮一下就全身皮肉往下掉,一撕一大塊,要么……”

  洗剪吹黃青受不了的打斷:“要么你媽啊要么,閉嘴行不行啊我操?!”

  趙元被吼的一哆嗦,不說話了。

  .

  船艙突然靜下來,海水拍打船體的聲音帶起顛簸晃動,侵蝕著大家的神經末梢。

  陳仰整個人還是懵的,他在牢里接受改造好幾年,才出獄十個小時左右,還沒重新做人就碰上了這種事。

  “我想問一下,”

  就在這時,船艙里響起柔柔弱弱的聲音,是周曉曉,她把一直攥在袖子里的手松開:“這個跟我來這里有關系嗎?”

  眾人的目光都挪過去。

  周曉曉手上有張白卡,趙元跟黃青都變了變臉色,默默把手伸進口袋里,拿出同樣的東西。

  三張白卡,前后光溜溜的。

  兩三秒后,他們眼睜睜看著那三張卡上面憑空浮現一個數字,接著又是一個……

  直到第七個才停止。

  三串七位數的數字,開頭都是0,后面全不一樣,尾數也不是連號。

  .

  陳仰瞪著那三張卡,想起李躍送他的那本書里掉出來的東西,除了數字不同,其他沒區別。

  “啊————”

  周曉曉突然尖叫著扔掉白卡。

  被扔到地上的白卡靜靜躺著,朝上那面是周曉曉的臉,五官清晰,一雙眼帶笑,皮膚白嫩光滑,唇邊還有小絨毛。

  活人一般,好像下一刻就要開口說話。

  抽氣聲四起,趙元跟黃青紛紛把自己的卡轉過來,看到了各自的臉。

  氛圍轉瞬間變得驚悚,周曉曉三人恐慌無措。

  “之前那東西上面什么都沒有的啊,沒有數字,也沒有,沒有臉,我明明記得什么都沒有的……”

  “所以我們進這鬼地方真,真的跟它有關?太可怕了,重口味電影里都不帶這樣玩的。”

  “操,這玩意不知道怎么到老子身上的,他媽就是想不起來了。”

  “……”

  張延看了眼一張張蒼白絕望的臉,跟第一次見到這東西的自己一模一樣,他給出官方的解釋:“這是身份證。”

  “每個人都有,帶著才能進來,丟了就進不來了,進不來的話……”他頓了頓,沒往下說。

  沒人追問,他們不敢,也不想。

  身份證的叫法讓人毛骨悚然,仿佛他們已經成了一個詭異世界的公民。

  .

  在場的除了兩個老人,新人里頭,陳仰跟少年都沒拿出身份證。

  大家也沒在意,因為不帶身份證是進不來的,這是規則。

  沒人知道陳仰的心里如同揣著一鍋煮沸的水,他根本沒帶身份證,也沒有。

  書里那個是李躍的,不是自己的。

  還有……原來那個淺印子不是什么圖案褪色,是李躍的臉。

  陳仰的手有點抖,他怕被人看出異樣,快速把手塞進兜里,不動聲色的扭頭問張延:“身份證能轉給別人嗎?”

  張延搖頭:“不能。”

  “轉了會有什么后果?”

  張延看他一眼:“那要轉了的人跟被接管的才知道,怎么?”

  “隨便問問。”陳仰兜里的手不抖了,冰冰涼涼的,“那你的身份證是幾位數的?”

  周曉曉跟趙元黃青也好奇的看向張延。

  “跟你們一樣,七位,林月也是。”

  張延道:“別的我還在摸索,我只清楚一點,越早進來的人,身份證上的號碼越靠前。”

  陳仰深吸一口氣,張延跟林月已經是第二次進來了,還跟新人一樣是七位數。

  那身份證是三位數的李躍是什么時候進來的?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李躍給他書的時候,雖然嘻嘻哈哈的笑,可臉部肌肉卻有些僵硬,表情并不自然。

  李躍不是無意把這個叫身份證的東西塞那本書里給他,是有意為之。

  他被李躍坑了。

  陳仰的腳底竄上來一股涼意,他能進來應該是碰過了那東西,李躍給他了,不會就是他的了吧?

  現在想這些也是白想,等他見到李躍再說。

  還有那本書,回去也要翻翻。

  .

  陳仰滲著虛汗的后背靠著船壁,腦袋小幅度歪了歪,眼角不易察覺的瞟向少年,從出現在碼頭到上船,再到扯出身份證的話題,他始終都沒開過口。

  但是,周曉曉拿出白卡的時候,少年的呼吸扼緊,盡管轉瞬即逝,還是被習慣察言觀色的陳仰捕捉到了。

  顯然他沒有那東西,并且對相關信息一無所知。

  身上沒有,家里也沒有,沒聽過,沒見過,什么都不知情。

  陳仰懷疑少年是被自己牽連進來的,有待確證。

  如果真是這樣,那他不就是……黑戶?

  陳仰的心底深處咕嚕冒上來內疚的情緒,下一刻就嘆口氣,他也好不到哪去。

  嚴格來說,自己同樣是黑戶。

  這么想著,兜里的指間猝不及防多了一物,陳仰意識到是什么,全身的血液驟然凝固,半響才將那東西拿出來。

  身份證號019。

  反面不再是李躍模糊到看不清的臉,是他自己。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 今晚20选五开奖结果 云上策配资 二分彩官网注册 哈尔滨麻将app下载 浙江6+1今日开奖 财神棋牌APP官方版下载 今天快乐十分走 南京麻将100算法 安徽麻将游戏下载 免费下载微乐麻将 广西手机棋牌开发公 河北十一选五登录 黑龙江22选5走势 开发软件怎么赚钱 河北福彩排七开奖结果 福建快3今天推荐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