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太平十四年李秀成全文

太平十四年李秀成全文

髙炫 著

連載中免費

《太平十四年》是由作家髙炫所寫的歷史作品,主角叫李秀成,小說講的是被生活所迫的李秀成只得去外鄉財主家當幫工,一次機緣巧合下他參加了太平軍,而有著智慧和膽識的農家少年李秀成將如何創建他們心中的太平夢?李秀成這一路的旅途又將有怎樣驚奇際遇.......

更新:2020/02/12

在線閱讀

《太平十四年》是由作家髙炫所寫的歷史作品,主角叫李秀成,小說講的是被生活所迫的李秀成只得去外鄉財主家當幫工,一次機緣巧合下他參加了太平軍,而有著智慧和膽識的農家少年李秀成將如何創建他們心中的太平夢?李秀成這一路的旅途又將有怎樣驚奇際遇.......

免費閱讀

  爹,你看看咱們村那么多人都參加了太平軍,我們也要去!”

  李秀成和弟弟站在院中,一遍又一遍地催嚷著父親。

  父親蹲在檐下,身子倚在墻上,低著頭,深深地裹了口旱煙,吐了半天煙,才從嘴里拋出兩個字:“不行!”

  李秀成望了一眼頭頂黑煙籠罩的天空,懊惱地說:

  “爹你看看,咱們村那么多人都燒了自家房子參加太平軍,人家陳玉成他爹不僅讓他兒子參加了太平軍,就連人家自己都跟著去了!”

  “他是他我是我!”

  父親把旱煙往地上一扔,

  “這是一條不能回頭的路,跟了他們,這輩子就只能是太平軍了,跟著太平軍生,跟著太平軍死。你知道太平軍能撐到什么時候!”

  “不就是一死嗎!窩窩囊囊活一輩子,還不如直接去死!”

  “你!”

  父親被李秀成的一句話噎得說不出話來,轉臉朝屋里的母親嚷道:

  “整天就知道哭哭啼啼的,你就不能出來說句有用的話!”

  屋里的母親依然一言不發,只傳出她的陣陣啜泣聲。

  當下,太平軍勢如破竹,在短短個把來月的功夫,便從金田村殺到了永安縣城,還在永安封王建制,兵力也激增至近十萬人馬。

  如今太平軍剛剛撤出永安,他們要一路北上,說要殺出廣西,殺到湖南,然后順長江東下,直取江寧。

  現在,他們正在新旺村附近做短暫休整,馬上就要離開北上,如今村里參加太平軍的百姓從者如云。

  李秀成放目四眺,新旺村——這個小小的四面盡是山的村,把自己祖祖輩輩都拴在了這里,他不愿自己也在這個山溝里了此一生。

  可盡管他經常登上山巔極目向外眺望,可卻總是看不到外面的天下。

  如今太平軍給他帶來了機會,但這機會稍縱即逝……參加太平軍,自己可以跟著他們一路北上,去闖外面的天下,說不定還能像弟弟說的那樣,建功立業,封王拜將;但也有可能殺不出廣西自己就會……

  算了,生死由命富貴在天,與其在此無聲無息過一輩子,不如轟轟烈烈拼他一場!

  “大哥,想什么呢你?”

  一個親切的聲音問道,只見一個看起來比李秀成年輕少許,中等個頭俊秀美貌的年青人走進院來,他見李秀成發癔癥似的呆望著天空,便忍俊不禁地開口了,這才把李秀成的思緒拉回來。

  這年青人叫陳玉成,未及弱冠之年,家就住在離李秀成家不遠的地方,二人既是發小,又是結義兄弟。

  李秀成一眼便望見了陳玉成頭上裹著的赤紅巾和披散在肩上的長發,開始有些驚愕,但又頓時恍然大悟,懊惱地瞟了自己腦后垂著的“豬尾巴”,尷尬地朝陳玉成一笑。

  陳玉成似是猜出了他的心思,便說:“大哥,太平軍下午就要北上了,你不跟著走嗎?”

  李秀成一怔,那么快就要走了?

  不行,看來得當機立斷了!

  “走,我跟你一塊走!”

  “上哪去你走!”

  父親厲聲質。

  李秀成似是沒聽見父親的話,徑自進了屋,喊了聲:“明成你過來。”

  李明成趕忙跟了進來。

  稍許兩人便出了屋,他們腦后的辮子都拆散了,肩上也都掛著用舊被單裹成的包袱,里面裝的是他們和父母親的一點衣物。

  父親頓時明白了他們這是要干什么,心里驀地涌上一股怒火,倏地起身喊道:“你們——!”

  話才剛出口,就感覺頭部有些眩暈,緊接著便覺得渾身沒了半點氣力。

  李秀成知道父親這是急火攻心了,趕忙上前扶住了他。

  “明成,你去屋里讓娘出來,你攙著娘,我背著爹!玉成——你給點火!”

  ……

  默默上路……

  在村口,也是出山的路口,李秀成最后一次回眸,那生活了二十年的家,如今已然化為灰燼……

  他毅然轉身,不再回頭……

  這場起義猶如一場狂風暴雨,所到之處,凡貧苦百姓,上至古稀翁嫗,下至黃口少年,無不舉義旗響應。

  頓時,南疆大地沸騰了!

  原本廣西地方官以為太平軍不過是一群“草寇烏合”罷了,也沒太在意,卻沒想到太平軍勢力竟如滾雪球般迅速壯大,這才把“剿滅長毛賊”一事放在心上。

  可眼下“長毛賊”已有“匪眾”十多萬,而整個廣西的官兵加起來至多不過兩萬人,廣西巡撫只得將此事上告咸豐皇帝。

  個把月前還說自己的“江山萬年永固”,現在華南就他娘的亂了!

  咸豐皇帝聞訊大為惱火和震驚,立刻以“剿匪不利”之名革了廣西巡撫的職,又火速任命曾經在虎門銷煙的林則徐為欽差大臣,即刻前往廣西鎮壓太平軍。

  誰料,這個老欽差在南下的路上卻突然逝去,死因不明。

  于是當時便有了林則徐被太平軍“嚇死”的這么一個傳說。

  林則徐“出師未捷身先死”,咸豐只得重新任命欽差南下督理“剿匪”。

  誰知一個月內連撤了兩個欽差,“長毛賊”非但沒剿滅,反而越剿越多,眼看著就要殺出廣西,直奔湖南。

  咸豐這才意識到事態嚴重,干脆親自在紫禁城遙控指揮“前線剿匪事宜”,在他的三令五申之下,廣西、湖南、貴州三省綠營兵五六萬人擺成一條長龍。

  咸豐給他們的上諭是:“阻止長毛賊亂竄,務必在廣西將賊寇全殲!”

  綠營兵這個詞兒是清王朝的特有產物,說白了就是清廷八旗軍以外的所有兵中的統稱。

  清朝不征兵,所以無“兵役”,也不“征夫”,所以無“徭役”。

  綠營是實行“募兵制”把社會上浪蕩大街的混混兒癟三、無業游民全都募去當兵,當兵吃糧,每月還有三四兩餉銀,總比整天閑著強。

  于是,綠營兵的主體便是那些不務正業的人,所以在清朝,“好男”就“不當兵”了。

  面對朝廷的“正規軍”,太平將士毫無所懼,他們置婦孺于全軍中段,青壯前后簇擁,一舉沖出重圍。

  多年未打過仗,綠營官兵或多或少都有些懼戰心理,看到太平軍如決堤洪水一般往外奔涌,這些綠營兵將頓就傻了眼:

  “弟兄們,這些反賊不要命,他們都是一幫泥腿子,命根本就不值錢!咱們可不一樣,咱們是正牌的兵,當兵吃糧,日后還能升官發財,前途無量啊……弟兄們,咱得保命!”

  索性,這些官兵未觸即潰,紛紛給太平軍“退避三舍”。

  殺出廣西,太平軍一路北上,他們沿途殺惡吏、除豪紳,焚燒官府衙門,田契、債券,把糧食和財物分給貧苦百姓,因而廣大群眾紛紛踴躍參軍。

  殺到湖北時,太平軍已從金田起義時的兩萬余人,發展成為擁有五十萬之眾的大軍。

  占領武漢后,大軍沿長江順流東下,迅速攻克曾是六朝古都的江寧,將其定為太平天國的京都,定名為天京。

  在殺出廣西一路北上,到沿江東下幾千里的征戰,李秀成和陳玉成所表現得機制和勇敢,立下了諸多戰功,因此很快就博得了上級軍官的賞識和器重,就連天王洪秀全也知道了他倆的名字。

  到建都天京后,李秀成已由一個普普通通的圣兵成為統領數千兵馬的“天官丞相”。

  太平軍的丞相和古時候位至人臣的丞相不一樣,他們的丞相只是個中層軍官。有“天官丞相”“地官丞相”和春、夏、秋、冬等各官“丞相”。

  為傾覆滿清王朝,天平天國主動進行北伐和西征。

  西征軍馬由翼王石達開率領,李秀成也在其中。

  西征軍的主要對手是湖南的湘軍,他們的頭頭兒曾國藩,是一個靠多年科考入仕的書生。

  曾國藩四十來歲,中等個,一張再也尋常不過的“大眾臉”上,一對三角眼顯得深不可測。

  因他殺人如麻,太平軍送其諢號——曾剃頭。

  他的部將中,除了塔齊布一人是行伍出身之外,其余的都是些書生。

  可這些書生們似乎很瞧不起太平軍,總是蔑稱他們為“長毛賊”。出戰之前,曾國藩在湖南眾同僚面前夸下海口:

  “娘巴伢,一幫泥腿子,有什么可懼的!三日之內,我曾國藩定能把長毛賊給打垮,把石達開這小兒抓來給凌遲了!”

  戰場上,躊躇滿志的湘軍“秀才兵”與太平軍在幾里長的戰線上相遇了。

  飽含著對朝廷、對主子的忠心,這些“秀才兵”毫無所懼,挑著“湘”字大旗便全線出擊。

  翼王石達開是西征軍的主帥,雖然才二十來歲,卻是個文武兼備、深有謀略的將領,他是金田起義的領導者和永安封王中的五王之一。

  太平軍自金田首義到定都天京,他始終戰斗在最前線,他率領的部隊在同官兵大小數百次的戰斗中無往不勝,因而綠營兵都懼怕地稱他為“石敢當”。

  可是,曾國藩手下的這群“秀才兵”卻對綠營兵的說法很是不以為然:“嚇,什么石敢當,不過是他娘的一個嘴上無毛的鄉野莽夫罷了,何足懼也!”

  石達開勒馬,望著前方輕蔑一笑,對一旁的李秀成說:“新軍上陣,一字長蛇,你看該怎么打?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 甘肃快3形态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选号技巧 天福棋牌麻将广西柳州 极速快3哪里下载迅雷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彩票 浙江东方6+1生肖开奖结果 熊猫四川麻将安卓版 股票推荐群是怎么加到人的 安徽15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特准一波 棋牌斗牛牛 皇家棋牌合法吗 北京快三遗漏结果是多少 北京11选5投注网网站 福利彩票双色球 辽宁了快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