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永夜中的乘客阿燭

永夜中的乘客阿燭

宣哲 著

連載中免費

《永夜中的乘客》是由漫畫改編的小說,主角叫阿燭,小說主要講述了阿燭是一位天才燈光師,擁有著獨特的審美能力,但是一場意外,奪去了他的眼睛,導致他再也看不到這個世界,他的世界陷入了黑暗。在一次旅途中遇到了一名大學生,為了夢想拼盡全力的盲眼燈光師,和對夢想毫無追求的頹廢大學生,他們的相遇,改變的是彼此的一生……

更新:2020/02/02

在線閱讀

《永夜中的乘客》是由漫畫改編的小說,主角叫阿燭,小說主要講述了阿燭是一位天才燈光師,擁有著獨特的審美能力,但是一場意外,奪去了他的眼睛,導致他再也看不到這個世界,他的世界陷入了黑暗。在一次旅途中遇到了一名大學生,為了夢想拼盡全力的盲眼燈光師,和對夢想毫無追求的頹廢大學生,他們的相遇,改變的是彼此的一生……

免費閱讀

  打開家門的時候,梁宵打了今晚的第七個噴嚏。

  “合同最后附了日程,三天后進組。”

  段明跟進門,翻出遙控器給他開空調:“這兩天我跟小宮在外面多跑跑。你在家歇著,調整好狀態。”

  梁宵點頭,又打了個噴嚏:“老話怎么說?”

  “打噴嚏?”助理想了想,“打一個有人想,打二個有人罵,打三個有人惦記。”

  梁宵裹緊小毯子:“八個呢?”

  段明接話:“有人罵了你四次。”

  梁宵:“……”

  段明看他終于老實下來,總算舒了點心,叫助理沖了杯感冒沖劑,加了蜂蜜一通猛攪,戳在他面前。

  梁宵輕嘆:“沒化開……”

  Beta經紀人的殺氣成功凝練成了信息素。

  梁宵端起那杯沖劑,三口喝干凈,擰開礦泉水漱了漱口。

  “明天去醫院,查個信息素水平,小宮來接你。”

  攤上這么個祖宗,段明操心得眼見著要未老先衰,不厭其煩三令五申:“馬上要進組,不能感冒,精神面貌皮膚狀態要好,給人家留個好印象。”

  劇組是優質alpha和omega匯集的地方,加上難免有些動作戲,對信息素穩定性要求很高,凡是非beta的演員進組都要提交近期的信息素水平檢測。如果有波動的趨勢,就要用相應的抑制手段,免得在片場出現意外。

  段明常年替他跑醫院,手機里就有聯系方式,邊提醒他,邊順手預約了個第二天一早的檢查。

  梁宵早習慣他嘮叨,配合點頭,跟助理湊在一起研究購物車里各個品牌的自煮小火鍋。

  段明已經超脫,不因為這種事跟他生氣,繼續往下說:“這次是近代戲,《歲除》,諜戰主線。”

  星冠動作一向利落,路上就已經跟他對接了劇本,該給的資料也一并傳了過來。

  整部戲還是戰爭背景,但梁宵這一段并不涉及打仗,劇情背景還在各方勢力云集對峙、山雨欲來風滿樓的階段。

  他要演的是個見錢眼開、在豪門軍閥間四處游走騙錢的江湖騙子,跟誰都有點對手戲,跟誰的對手戲都不多,角色類型上就是個推動情節的工具人。

  “你的戲份只在前十集。”段明翻劇本,“都是文戲,服化道劇組給配備,拍攝周期最多一個月。”

  梁宵想了想:“合同上不是三十集三百萬嗎?”

  段明:“后二十集你主要以黑白照片的形式出場。”

  梁宵:“……”

  還得給劇組提供個相冊選照片,段明讓助理記在備忘錄上,把劇本塞給他:“霍總給了人情,你記著還。”

  梁宵還沉浸在剩下二百萬掙得過于輕易的震撼里,下意識抬頭:“啊?”

  “去。”段明面無表情,一盒面膜砸中他腦門,“每晚睡前十五分鐘,敷脖子。”

  -

  第二天一早,梁宵被如約綁到了醫院。

  敷著脖子打了一宿游戲,凌晨才睡著。他臨出門前沖了個澡,整個人也沒清醒過來,還沉浸在被砸開門的萎靡睡意里。

  段明愁得整個人都有點變形:“有上進心嗎?”

  梁宵試圖解釋:“有。”

  面膜他還是打開研究了的。

  畢竟經紀人對他的脖子寄予厚望,他本來想索性敷上兩張,順便打幾局游戲放松放松,打完就去洗澡睡覺。

  結果一不小心就睡得沒了意識。

  頂著張干透了的面膜醒過來的時候,游戲平臺收件箱里還有一溜掛機狗的痛罵私信。

  這種事還是不應該來打擾日理萬機的經紀人,梁宵給他捶肩膀,好聲好氣:“看劇本了。”

  段明難得見他在正經地方有上進心,甚至有點驚喜:“看出來什么了?”

  梁宵想了想,簡單給他總結:“難度不大。”

  他這個角色出場時長不多,沒什么劇情供他發揮。無非就是憑著一張臉讓對方陷入“你長得好看你說的都對”的buff里,趁機坑蒙拐騙劫富濟貧地撈錢。

  可進可退能屈能伸,沒有原則立場,只要給錢什么都干。

  段明聽得莫名耳熟,神色復雜:“還真是……”

  “什么?”梁宵好奇。

  他眉眼清秀,瞳仁比常人更顯得黑澈湛亮,困得半睜不睜時還不顯,這樣忽然顯出來興致的時候,就格外叫人挪不開眼。

  哪怕搭了這么多年,段明猝不及防,還是被他這張臉晃了一下:“……難度不大。”

  畢竟角色過于寫實。

  段明按按額頭,未雨綢繆把人塞回座位里,翻出個墨鏡懟在他臉上。

  車在醫院外停下的時候,梁宵已經又戴著墨鏡順利打完兩局,憑實力證明了自己要想輸掉游戲根本用不著掛機。

  “小心點。”段明沒收掉他的手機,往外看了看,“你現在熱度也燙手。”

  梁宵點點頭,配合著疊加裝備口罩外套鴨舌帽。

  熱搜已經被星冠處理得很干凈,有新的八卦被引導上來分流注意力,那些照片也有不少公眾號開始有理有據地證明造假,但霍闌就算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把所有的狗仔都按住。

  這種時候,他能少被拍到就要盡量少被拍到。

  停車場這會兒還沒什么人,醫院事先聯系過,只要順利進了電梯,直上到頂層專用的體檢中心就萬事大吉。

  “你先去。”段明眼尖,發現輛一路鬼鬼祟祟尾隨過來的車,扯著助理去當幌子吸引火力,“我們把尾巴弄走,就上去找你。”

  正好要拍民國戲,梁宵油然而生出點地下組織潛伏接頭的刺激感,點點頭,壓著帽檐快步直奔電梯。

  剛進電梯,他就先愣了愣。

  負一層是地下停車場,只對院內高層開放,通常一樓都是空的,今天里面竟然有個人。

  里面的人顯然同樣沒想到這么早就有人來醫院,也抬眸看過來。

  ……

  還是熟人。

  霍闌一身西裝,瞳色深沉,視線跟他憑空相碰。

  梁宵裝備格外齊全,墨鏡口罩厚外套,鴨舌帽壓下來,整個人都顯得像是要拍生化危機。

  每次見霍闌,不是在被他咬就是在去給他咬的路上,這還是頭一次在命運的巧合下意外碰面。

  梁宵覺得自己不至于暴露,隔著墨鏡謹慎地打量了一眼霍闌,就看著對方的視線在他捂得嚴嚴實實的臉上停了不到一秒,落在他頸間。

  梁宵:“……”

  行吧。

  霍總熟的地兒比較特殊。

  梁宵往后挪了挪,看著霍總的視線從他老人家熟悉的地方停了一停,移回到兩人目光一平。

  梁宵斟酌了三秒,沉穩地擦著邊緩慢平移,換了個站位,規規矩矩站在和霍闌對角線的角落。

  畢竟他今天沒噴遮蔽劑沒消毒沒洗三遍澡。

  容易讓對方陷入潔癖不能承受之重,

  兩個人分列電梯兩端,沉默著在凝固的空氣里相顧無言了幾秒鐘,梁宵避無可避,摘了墨鏡,先朝他笑了笑:“霍總,您也來醫院?”

  他現在的人設還是溫潤隨和的,這種碰面總要友好地搭上兩句話。

  根據經驗,霍闌多半會點個頭或者連頭都不點算是默認,履行霸總職責,承擔起話題終結者的重要任務。

  但今天的霍闌仿佛是被人冒充的,冷淡視線在他腦袋上意味不明地停了一秒:“來看病。”

  梁宵沒細想,點點頭:“這樣。”

  他說完話就放心地把頭垂回去,打了幾秒的盹,卻發現霍闌的目光還落在他身上。

  ……

  梁宵仔細想了想剛才兩個人的對話,覺得確實很難定義成聊完了,溫潤關切:“什么病?”

  霍闌容色淡淡,收回視線:“腦震蕩。”

  梁宵:“……”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 2018中超积分榜 内蒙古快三和值 广东26选5开奖号码 pk10 幸运农场开奖记录 快3怎么玩的 欢乐彩票和凤凰彩票 2013年股票推荐 股票大盘今天多少点 重庆麻将换三张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 何为股票配资 今天股票指数 有那些好玩的棋牌游 贵州微乐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