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蕭淡塵陳銀夏番外全集

蕭淡塵陳銀夏番外全集

甘于 著

連載中免費

由作家甘于所寫的熱血都市作品《都市究極戰神》主角是蕭淡塵和陳銀夏,小說講的是夏國最年輕的尊星蕭淡塵如今名揚天穹之下,可他還是對陳銀夏的事感到耿耿于懷,十年后浴血歸來的他想要重新找回陳銀夏并盡力彌補她,可故事的發展真會如戰神所愿嗎?看蕭淡塵將在都市掀起怎樣的風云.......

更新:2020/01/20

在線閱讀

由作家甘于所寫的熱血都市作品《都市究極戰神》主角是蕭淡塵和陳銀夏,小說講的是夏國最年輕的尊星蕭淡塵如今名揚天穹之下,可他還是對陳銀夏的事感到耿耿于懷,十年后浴血歸來的他想要重新找回陳銀夏并盡力彌補她,可故事的發展真會如戰神所愿嗎?看蕭淡塵將在都市掀起怎樣的風云.......

免費閱讀

  蕭淡塵皺著眉,回過頭,看向身后,那名一身白裙,化了淡淡妝容的女子。

  十年前的記憶中,一位扎著馬尾,笑起來梨渦淺淺的少女,與面前的女子重合。

  “金紫晴?”

  金紫晴,江東金家小女,曾經跟蕭淡塵的關系,還不錯。

  故而此刻,認出后者來時,蕭淡塵身上的威勢松懈了些。

  沒想到,十年后回來,第一個碰上的熟人,竟然會是她。

  “真的是你?!”

  金紫晴玉手輕掩唇邊,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看著蕭淡塵:

  “得有十年,沒有在江東見過你了吧!”

  邊感嘆,金紫晴邊后退兩步,上下打量蕭淡塵。

  越看,越覺得心驚。

  作為金家小女,沒少跟隨父親出席各種場面,什么人什么氣,她一眼就能看出來。

  可面前,這個十年前的窮小子蕭淡塵,給她的感覺,竟是云里霧里,且貴氣逼人!

  就好像,那是一塊帝王綠翡翠,只不過被蕭淡塵可以用石皮掩藏住了。

  可縱使如此,逼人的翡翠綠光依舊迸射而出。

  這十年,蕭淡塵究竟經歷了什么?

  他,怎么會變得這般令人捉摸不透?

  “好久不見。”

  蕭淡塵罕見的露出一絲儒雅的笑,沖金紫晴點了點頭。

  金紫晴一愣,旋即回神,并立馬拉過蕭淡塵,小聲說:

  “蕭淡塵,你不應該來這里的,今天周辰和陳銀夏都在!”

  “周辰可是今非昔比,整個江東,都沒人敢得罪他,你還是快走吧,要是他見到你,你就完了。”

  她,這是為蕭淡塵好。

  故而,蕭淡塵沒有對她發火,只是抬手,將她的手挪開,除了陳銀夏之外,他不喜歡任何一個女人靠近他。

  十年來,不知有多少女人欲要爬上他的床榻,那,已經是習慣性的動作了。

  “不用擔心,我自有分寸。”

  蕭淡塵淡淡說道。

  蕭淡塵無心的抬手,卻令金紫晴心頭一顫,多年前,蕭淡塵與陳銀夏相戀之時,對她的好意,也是這個動作。

  怔怔看看蕭淡塵,金紫晴只得嘆息一聲:

  “既然如此,那你自己小心吧。”

  “對了,那邊還有些朋友,你要不要去見見?”

  說著,指了指不遠處的一桌。

  那些人,對蕭淡塵而言,既陌生,又熟悉。

  熟悉的是,他們都是高中同學。

  陌生的是,他們的臉上,盡皆是成熟,沒了曾經的青澀。

  “也好。”

  蕭淡塵笑笑,跟著金紫晴,向著那一桌走去。

  他其實,不想見這些同學,可是有一人,他必須要見。

  ……

  “喂喂,今天我碰見了一個咱們大家都好久沒見過的人!”

  金紫晴過去,客套的拍拍手。

  正在熱聊的同學們,緊接著就將目光,投向金紫晴身后,從容走來的蕭淡塵。

  一時間,都愣住了。

  “蕭淡塵!”

  “怎么是他?”

  “他怎么敢來陳銀夏的生日會?”

  “他不怕周辰對付他嗎?”

  便是這群昔日同學,都私下議論了起來。

  “蕭淡塵!你也有臉來!”

  也就是這個時候,蕭淡塵對面,一男子猛地站了起來,伸出一根手指指著蕭淡塵:

  “我們家有今天,我姐有今天,都是你害得,你也有臉來!”

  陳見秋,陳銀夏的弟弟,活在世上唯一的親人。

  他一發火,當場將一桌同學鎮住,轉眼看過去。

  蕭淡塵輕描淡寫的拉了張凳子,拿了兩張紙擦了擦,并坐在了金紫晴身邊。

  直面陳見秋,開口說道:

  “今日,我便是來幫你們陳家討回公道的,且,你還沒資格這樣與我說話。”

  若不是看在陳見秋是陳銀夏的弟弟,他以為他憑什么可以站在這里跟蕭淡塵這樣說話?

  方才趙安雅和薛志的下場,已經可以管中窺豹了!

  “呵,你?幫我們家討回公道?你憑什么?你知道現在周辰有多厲害么?”

  陳見秋不服,氣憤吼道。

  蕭淡塵不慌不亂,一雙淡漠的眸子,直面陳見秋:

  “這,就是你臣服他的理由嗎?”

  “你……”

  陳見秋語塞,被憋得臉色漲紅,冷哼一聲:

  “你不要嘴硬,我倒要看看待會兒周辰來了,見到他,你會是什么反應!”

  “我姐也是瞎了眼,當年竟然看上你這么一個不是東西的東西,害的自己落得這般地步,我們家也都是拜你所賜!”

  “你……你干什么?”

  話說一半,眾人忽然發現,蕭淡塵站了起來,走向了陳見秋。

  蕭淡塵,要干什么?

  蕭淡塵站在陳見秋身前,那單薄的身子,卻給人極度的壓迫。

  “你們家家道中落,你,又做了什么?”

  “我的情報告訴我,你陳見秋,吃喝賭沒有一樣不沾!怪陳銀夏?你也配?”

  “還有,別告訴我周辰侵吞陳家,你沒出力!”

  “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言說陳銀夏的不是,但你陳見秋不行!”

  說完此話,抬起巴掌,對準陳見秋的臉。

  “啪!”

  狠狠一巴掌。

  疊加此刻,蕭淡塵身上,那征戰十年的氣勢。

  一時間,不論陳見秋,還是其余人,都愣住了。

  此刻他們眼中的蕭淡塵,不再是當年那個只愛傻笑的傻小子,而像是一頭前來復仇的虎豹豺狼!

  他簡直,太恐怖了!

  同時帶給眾人震驚的,是蕭淡塵的話。

  周辰侵吞陳家,陳見秋竟然也在其中出力了!

  那可是他自己家的產業啊!他竟然幫著外人侵吞自家家業?

  類似這樣的事情,他們可從未聽說過!

  這熱鬧,可是大了!

  關鍵現在,陳見秋竟還冠冕堂皇的指責別人!

  “你……你放屁!我什么時候幫過周辰侵吞陳家?”

  陳見秋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紅,說話,都有些底氣不足。

  蕭淡塵嗤笑:“本將既然敢說,就一定有證據,只是你,還不配見到證據!”

  “待得本將將陳家家業盡數收回,殺了周辰之后,最后,才是你!”

  “好自為之!”

  ……

  這邊的動靜,并未引起多大波瀾。

  陳見秋不是個好玩意,卻很要面子,自己被打,斷不會讓旁人知曉。

  只是桌上原本火熱的動靜,變得安靜了下來。

  打完人的蕭淡塵,就這么堂而皇之的坐回了金紫晴身邊。

  不顧任何人的看法。

  就連金紫晴,也是怔怔的看著自己身邊的蕭淡塵。

  你說,這十年,蕭淡塵經歷了什么?

  為何,他整個人身上的氣勢,比自己曾經見過地位最高的人都要強勢?

  “哼,我倒要看看,待會兒周辰來了,你還敢不敢囂張!”

  陳見秋捂著臉,陰冷的想。

  哪怕是屈服周辰,今日他也要弄死蕭淡塵!

  ……

  “快看快看,那是姜家的少爺姜文楚!”

  “那不是孫家的二爺孫哮嗎?”

  “唐家的小姐唐傳蘭。”

  “還有白家的公子白占宇!”

  ……

  小小風雅酒店門口,來的,竟然都是江東的名流,單是方才進來這幾位,便是江東五大家族之四。

  江東共唐、孫、姜、白、周五大家。

  原本,五大家之列,不存周家,而是陳家。

  可惜,伴隨著當年陳家家業被周家所吞,陳家家道中落,周家順勢崛起。

  此后,陳家被移出五大家之列,被周家取而代之。

  且現如今的江東五大家,以周家為首,今日周辰幫陳銀夏擺生日宴,四家紛紛來人,就是給他面子。

  足以見得,現如今的周家有多么強勢。

  但可惜,于蕭淡塵來說,周家再強,也不是他一合之將!

  此刻面對來人,蕭淡塵連看,都不屑一看,因為他眼中,今日來此的五家人,都已經是死人了!

  ……

  四大家人到后,壓軸的便是周辰周少了。

  門口,開來一輛勞斯萊斯,萬眾矚目的情況下,那位一身西裝,面容整潔,臉上漓著淡淡微笑的男子,緩步走了進來。

  “周少來了!”有人驚呼。

  眾人紛紛注目。

  同時,一聲聲問好的聲音,在現場響了起來:

  “周少好。”

  “周少,好久不見。”

  “周少又帥了。”

  ……

  一聲聲阿諛奉承,令得周辰臉上的笑容更甚,他本人,亦是笑著迎合著諸位。

  蕭淡塵的目光,在這一刻,終是轉移到了周辰那張臉上。

  當下,一雙拳頭,便忍不住握的嘎吱作響。

  “周辰!”

  十年了,十年未見!

  十年前,便是因為周辰,他蕭淡塵才會被陳銀夏誤會,才會被逼入伍。

  才會造成這十年,見不到陳銀夏,過著有今天沒明天的生活!

  才會令得陳銀夏,令得陳家,落得今日這般地步!

  都是他,周辰!

  蕭淡塵沒有掩飾自己的目光,只是可惜,人太多了,故而周辰并沒有注意到邊緣那桌的蕭淡塵。

  蕭淡塵,也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好戲,還在后頭。

  他蕭淡塵十年后歸來,十年后的首次見面,怎么說,也不能普普通通!

  要鬧,就要鬧得整個江東天翻地覆!

  而他蕭淡塵,現在也有這個實力!

  另一邊,見蕭淡塵只看了一眼,便轉回目光的陳見秋,忍不住嗤笑一聲:

  “蕭淡塵啊蕭淡塵,我還以為你有多硬氣,現在見了周辰,還不是連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我告訴你,十年前周辰能夠把你如喪家之犬一般的趕走,今日依舊能!”

  他的話,桌上人都聽見了,卻誰都沒有接。

  紛紛,看向蕭淡塵。

  蕭淡塵抬眼看了眼陳見秋,淡笑一聲,道:

  “誰是喪家之犬,可還不一定呢。”

  聽了他的話,陳見秋冷哼一聲:

  “你就嘴硬吧,等待會兒周辰忙完了,我隨時告訴他你在這里,有本事,到時候你別溜!”

  蕭淡塵依舊不慌不亂:“溜的人,該是他周辰!”

  蕭淡塵的話音,十分平淡,卻帶著一股舍我其誰的霸氣。

  那股氣勢,令得桌上人,都感覺他說的好像就是真的似的,十分奇怪,分明這里是周辰的主場,畢竟誰都不認為蕭淡塵夠資格跟周辰為敵。

  夠不夠資格,可不是他們說了算的。

  現如今的蕭淡塵,不論肩扛的功績,不論背后的一切,單是他本人,翻手,就可覆滅周家,覆滅周辰!

  又何言夠不夠資格?

  ……

  諸位皆到場,周辰與四大家的人都來到。

  他們,坐在了前面的一桌,那一桌,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且,每人都熱切的與周辰聊天。

  足以見得,如今的周辰,混到了何種地步。

  時間不久,待得客人來的差不多的時候,周辰站起身,來到高臺,拿過話筒,對著酒店內所有人道:

  “諸位,今日周某,多謝大家給面子來到這里,來給我的好朋友,陳銀夏小姐過生日!”

  “陳銀夏小姐正在準備,在她出場之前,咱們先來點即興活動,好不好?”

  說完此話的周辰,沖著臺下一人點點頭。

  很快,一位服務員拿著一個小盒子上來,盒子是木盒,看上去應該有年頭了。

  周辰接過盒子,打開,里面的東西,霎時間令眾人愣住了。

  就見里面,是一尊雕刻的栩栩如生的彌勒大佛翡翠!

  而見到這翡翠的時候,有人忍不住驚呼出聲:

  “這不是……陳家早些年在海外拍賣會上天價買下的鄭福大師執刀的帝王綠翡翠彌勒佛嗎?”

  這話一出,驚呆眾人。

  陳家早些年,那可是江東大家。

  帝王綠翡翠,乃是翡翠中的帝王!光是原石,價值就過億。

  加上,此玉佛的執刀者,乃是翡翠界赫赫有名的鄭福大師。

  這塊玉佛,當年陳家拍下的價格,那可是在三個億以上。

  且,現如今鄭福大師已然封刀,其作品,加之就更高了。

  關鍵是,這玉佛現如今還是陳銀夏的私人物品。

  不知道周辰從何而來,此刻拿出這翡翠來,又意欲何為。

  周辰的臉上,掠過一抹冷笑:

  “諸位,今日是陳銀夏小姐的生日,這塊玉佛呢,她打算拿出來拍給大家,既然作為即興節目,價格自然不會太高,起拍價,一個億,每次加價,不得少于一百萬,諸位,隨意。”

  一聽這話,頓時有人恍然。

  同時,現場氣氛,略有些怪異了起來。

  你說,這么珍貴的東西,陳銀夏怎么舍得拿出來拍賣?

  就算舍得,又怎么會將價格壓的這么低?

  關鍵是,每次加價,竟只有一百萬!

  顯然,這是周辰逼迫陳銀夏拿出來的。

  且,這價格也是周辰定的。

  他的目的,就是在今天,陳銀夏生日的今天,用來羞辱陳銀夏!

  類似這種的節目,這十年來,他們已經屢見不鮮了。

  自從周家吞了陳家,陳家家道中落之后,每年如此。

  那陳銀夏,也當真可憐。

  只可惜,現場的人,沒有敢可憐陳銀夏的人,因為他們都懼怕此刻臺上手持木盒玉佛的,周辰!

  ……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 河北快3和值号码 贵阳麻将单机版 a股有什么好股票推荐 淘宝网如何赚钱 广西快3什么时候开始 秒速赛车怎么买比较稳 上市公司股票分析论文 实况足球8中超风云版 开元8815棋牌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定牛 历届英超冠军积分榜 哈哈贵阳捉鸡麻将下 黑龙江快乐10分一天多少期 快3开将结果 千炮捕鱼电玩城正式版 多多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