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王妃萬福楚惜寧趙玄之

王妃萬福楚惜寧趙玄之

程穎 著

連載中免費

《王妃萬福》是程穎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楚惜寧死在了十八歲這年,死在了與她成婚三年的夫君趙子逸的劍下,原來一切的深情與喜愛斗不過夢一場,夢醒了,她回到了十五歲這年,這一世,她不會再羊入虎口,她要將趙子逸踩入泥土之中,讓他永遠不得翻身.....

更新:2020/01/13

在線閱讀

《王妃萬福》是程穎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楚惜寧死在了十八歲這年,死在了與她成婚三年的夫君趙子逸的劍下,原來一切的深情與喜愛斗不過夢一場,夢醒了,她回到了十五歲這年,這一世,她不會再羊入虎口,她要將趙子逸踩入泥土之中,讓他永遠不得翻身.....

免費閱讀

  “惜寧醒了嗎?”

  “還沒有,剛剛還在說夢話喊娘娘呢。”

  “這孩子也是個傻的,明明知道貴妃娘娘是故意針對她,怎么還要在這大冷天的下水去幫她撈鐲子呢?皇后娘娘向來疼她,就算她違抗了貴妃,得罪了貴妃,皇后娘娘也不會怪她啊。”

  “姑姑,咱們看著惜寧長大的,惜寧什么性子您還不知道?得罪貴妃是小,關鍵是怕皇后娘娘被人詬病御下不嚴啊,惜寧向來是個懂事的,怎么會給咱們娘娘惹麻煩。”

  “唉,說得也是,惜寧向來懂事……”

  ……

  楚惜寧睡得很不安穩,喉嚨發澀,頭痛欲裂,她想睜開眼,卻發現眼皮好像有千斤重,怎么睜也睜不開。

  她仿佛在做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中她嫁了人,娘娘死了,后來她也被一個男人殺了。場景一轉,她站在冰冷的河池里,彎著腰在里面摸索什么,河水的寒氣滲入到了她的骨子里,她凍得發抖。

  忽然腳下踩入一處淤泥,她腳下一滑,深陷了下去,冰冷的水瞬間淹沒了耳鼻。楚惜寧感覺到呼吸困難,她不斷掙扎,一聲聲喊著救命……

  “救命!”

  “姑姑,惜寧醒了!”

  青枝正在與雪枝說話,不時瞥一眼床上的人,才說了沒幾句,就見床上的人突然坐了起來,大喊救命。

  兩人趕緊走過去,對惜寧一陣噓寒問暖。

  楚惜寧被兩人的動作弄得懵懵的:“……這里……是哪里?”

  楚惜寧從水里被救起來就大病了一場,聲音有些沙啞。

  雪枝替她倒了杯熱茶,手貼了貼她額頭,溫度不高。她松了口氣,頓時打趣:“這燒是退了,怎么人卻像傻了呢!”

  青枝接話:“惜寧,這里是你的房間啊。你不記得了嗎?前日你下水替貴妃娘娘撿鐲子,結果差點喪了命,被撈上來整整燒了兩天。”

  楚惜寧捧著熱茶抿了抿,抬眼看向四周。

  屋內梨花木的桌椅,紫色的珍珠簾子,窗前白釉瓶里的蘭花,非常熟悉的格局。

  這是未央宮的上等宮女房,她從五歲進宮就住在了這里。

  惜寧垂眼看著自己那雙干凈稚嫩的手,杯里熱水的溫度透過杯杯壁傳達至掌心,熱熱的,暖暖的,很真實的感覺。

  她想起剛剛青枝說的落水,抬頭看著她,試探問:“現在是……鴻元十四年臘月底?”

  前世她就是這個時候被貴妃為難,在水中差點溺亡。

  她臉色憔悴,穿得單薄,聲音也小心翼翼,青枝待惜寧向來以姐姐自居,因此非常心疼。她拿了件御寒披風給惜寧裹上,摸了摸她的頭發:“傻孩子,現在當然是臘月了,還有兩個月就是你生辰了,你忘記了?前些日子娘娘還說過等你生辰的時候要給送你一套你最喜歡的紫水晶頭面呢!”

  皇后娘娘。

  聽著別人口中提及她,惜寧眼中一陣恍惚。

  前世的慘烈她不想再回憶,惜寧擱了茶杯,只渴望著可以馬上見她一面。

  她掀開被子下榻,邊道:“我要去給皇后娘娘請安,娘娘起了嗎?”

  青枝趕緊阻止,想讓她躺回榻上:“你還病著,藥還沒喝怎么可以下床?皇后娘娘那邊不用擔心,她親自開口說讓你休養半個月的。”

  “不用休養了,我已經好了。”惜寧不聽,就想馬上見到皇后。

  “娘娘現在不在未央宮。”青枝無奈,“梅林的紅梅都開了,太后邀了娘娘和后宮四妃正在梅林飲宴賞花。”

  梅林?飲宴賞花?

  惜寧想起什么,推開青枝,披了衣服就往外跑。

  梅林。

  晨間的梅花還沾染著濕意,清香撲鼻,花下主子們坐著閑談賞景,宮女環繞。

  太后捧著手爐,見皇后心不在焉,關切問了句:“皇后這是怎么了,怎么看著精神恍惚?”

  皇后聞言,忙放了手中杯盞,回道:“謝母后關心,臣妾無事,只是昨日睡得晚,早起后頭暈無力罷了。”

  “無事就好。”太后點點頭,“這后宮事務繁忙,也多虧了你盡心,才能將后宮管理得緊緊有條,讓眾人和睦融洽。”

  皇后笑著接話,連稱不敢當。

  韓貴妃見兩人相談甚歡,冷哼了聲,遞了個眼色給旁邊的李貴人。

  李貴人心領神會,看向皇后笑著道:“相傳皇后娘娘與皇上的初次相遇,便是在一片梅林,娘娘一舞傾城,讓皇上以為遇見了天上仙子,得以促成一段可喜良緣。娘娘,今日梅花正艷,妾們能否有福氣,一睹娘娘跳舞風采?”

  李貴人今年才入的宮,長得活潑嬌俏,這段時間頗得圣寵。皇后與她接過幾次話,覺得李貴人心思簡單,沒什么手段,不會來事兒的在宮里向來都是活得最久的。皇后本以為李貴人是個明白人,卻怎料還是逃不過后宮的權勢熏染,學會了拉幫結派,如今攀上了韓貴妃。

  韓貴妃是什么樣的人在宮里稍微呆了兩年的人心里門兒清,這李貴人日后的路怕是就這樣了。

  若是能守得住本心,皇后也可以幫幫她,但現在她明顯是和貴妃有所圖謀,所以皇后只是笑了笑,隨意說了兩句搪塞過去。

  李貴人見皇后不將自己的話當回事,險些將手里的帕子都撕爛了。

  韓貴妃就知道皇后不會輕易答應,她起身道:“娘娘真是過謙,眾姐妹能在這樣一個好天氣里齊聚的日子也不多,獻上一支舞貢太后觀賞是妾等的福氣。素泠向來愛舞蹈,今日不才,便想叨擾姐姐請教請教,不知道姐姐能否答應?”

  太后沒有見過皇后跳舞,貴妃的倒是見過幾次,見她都說要向皇后請教,倒了點興趣,她印象中宮里好像沒有誰的舞藝能超過貴妃。

  “皇后,你也試試吧。”

  太后都這樣說了,皇后倒不好再推辭,只能點頭。

  見皇后起列,韓貴妃嘴角不著痕跡露出一絲詭異的笑。

  惜寧趕來時見到的便是皇后與貴妃共舞的模樣,梅花樹下,兩人姿態甚美,但從遠處看,貴妃伸展的動作明顯有所顧忌,步伐總隨著皇后,像是在等待什么時機。

  惜寧想起了前世。

  上一世就是這場舞,讓皇上皇后險些鬧翻,皇后還掉了自己的孩子。

  韓貴妃為了保持臉蛋和身材,長期食用一種能延緩衰老的藥物,凡事有好有壞,這藥的副作用就是損害身體根本,致女子不孕。但韓貴妃卻懷孕了,御醫說胎兒活不過三個月在韓貴妃意料之中,韓貴妃卻不敢告訴皇上實情,于是買通了太醫隱瞞此事。

  后來更是想出一條毒計,想利用這個遲早死去的胎兒來陷害皇后娘娘,讓眾人以為是皇后善妒容不下她的孩子。

  上一世貴妃跳舞時故意摔倒流產,皇上又“恰好”經過目睹一切,貴妃梨花帶雨,皇后不屑解釋。多情的男人永遠只偏向楚楚可憐的弱者,最后的結果就是皇上抱著計劃得逞的貴妃離開,罰皇后禁閉三個月。

  皇上有意冷落,宮中風向大變,紛紛倒向貴妃,貴妃便是鉆了這個空子,才有機會對皇后下毒成功。

  皇后不知自己已有身孕,最后孩子掉了,甚至再也不能懷孕。

  皇后原來是自己的生母,她在宮外就沒過過什么好日子,好不容易逃離了父親那個火窩入了宮,但誰又知道皇宮錦衣玉食錦衣華服的背后亦是提心吊膽夜不能寐?踏錯一步便是萬丈深淵。

  惜寧突然有些心疼母親。

  她這么些年在宮中過得無憂無慮,是因為她母親在背后默默守護,替她撐起半邊天,但她的母親,她沒有靠山,只能靠自己。

  惜寧握緊了拳頭,這一次,她絕對不會讓悲劇重演。

  一瞬間,一條計劃就涌入腦海。

  惜寧看著不遠處的韓貴妃,扒亂了自己的頭發,轉眼就向她沖去。

  韓貴妃見皇后專心致志,紅唇一勾,見時候差不多了,她探出左腳,就要借勢摔倒,哪知這時突然聽見一聲:“走開,你這個壞女人,休想害我家娘娘!”

  一股重力向她推來,韓貴妃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推倒在地,腹間頓時劇痛無比,血一點一點從衣裙下滲了出來。

  皇后看著突然出現在身邊的惜寧,驚愕不已,還沒開口問什么,就聽一道尖細嗓音喊著皇上駕到。

  眾人紛紛下跪見禮。

  韓貴妃見皇上過來,嚎啕痛哭:“孩子……皇上……我的孩子……”

  “貴妃這是懷孕了?”太后懷過身子,見貴妃流了這么多的血,自然一眼就知道是怎么了,她趕緊吩咐,“快去請太醫!”

  皇上去皇后那里的時候見過幾次惜寧,所以有些印象,剛剛過來也正好看到惜寧在推貴妃,他眉頭緊擰看向皇后,聲音色厲:“皇后,這件事你最好給朕一個合理的交代!”

  說罷就要抱著貴妃離開。

  一切轉變來得太快,貴妃為什么懷孕了?惜寧怎么會突然出現?皇上怎么也恰好這個時候過來?皇后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皇上且慢!”惜寧突然大喊,往皇上面前一跪,皇后回過神來,拉都拉不住。

  惜寧長話短說,三言兩句說出了貴妃服用特殊藥物和懷孕買通太醫的事情。

  皇上要走的步子頓時停了下來。

  在他懷里的貴妃有些慌了,朝惜寧怒斥:“大膽賤婢,竟敢口出狂言誣陷本宮!來人,將她拉下去亂棍打死!”

  “慢著。”皇上看向貴妃,神色不明,“讓她說。”

  惜寧知道皇上是個賞罰分明的君王,他并不沉溺女色,對后宮向來雨露均沾,公平對待。唯獨對皇后娘娘,多了點偏愛,所以才會立她為后。

  所以惜寧才會想著實話實說,而不是去想其它的什么法子揭穿貴妃以惹皇上猜忌。

  “皇上還記得奴婢前幾日差點溺水而亡的事情嗎?那時貴妃娘娘便以為奴婢聽到了她的秘密,想要找法子將奴婢滅口,是奴婢命大,才沒有命喪貴妃之手。”

  惜寧險些溺亡的事情皇上知道,因為他昨日去探望皇后,聽皇后提及的,不過當時皇后沒有說緣由,惜寧只是個宮女,他也便沒問,卻原來是這個原因差點溺死。

  幾句話之間,太醫抹著汗到了,惜寧認出來那是被貴妃買通的魏太醫。

  而皇上,見到魏太醫時心就沉了沉,惜寧的話此時信了大半。

  魏太醫不知道貴妃收買自己的事情已經被人抖出,今日流產之事本也是貴妃的計劃之一,他只是過來走一趟流程。

  魏太醫裝模作樣給貴妃把了脈,然后故作高深,起身對太后和皇上道:“啟稟太后,皇上,貴妃娘娘此是男胎,可已有滑胎之兆啊。”

  皇上看不清情緒:“還有呢?”

  “貴妃已懷胎三月,胎像穩固,可這一摔,不僅孩子掉了,更是身子受損,以后怕是也難以受孕。”

  言外之意就都是摔跤惹的禍,而誰是這個致使貴妃摔跤的呢?是突然出現在現場的惜寧。但若不是惜寧出現,那這個背鍋的人就是皇后了。

  “庸醫!”皇上見魏太醫之言與惜寧所說無二,氣得臉色鐵青,一腳踹上去,“來人,把他給朕押下去。”

  最后這場鬧劇以關貴妃半年禁閉抄佛經收場。

  皇上怒氣沖沖離開,冬日天冷,眾人熱鬧看完,也沒久待的意思了,不一會兒人就走光了。

  皇后拉著惜寧的手一直在抖,她不敢想象貴妃竟給自己使了這么大一個絆子,更不敢想象若不是惜寧及時出現,后面等待她的會是什么。

  貴妃行事囂張,皇后性子平和,只要真正不觸碰她的底線,她不會計較什么。但經此一事,惜寧想,皇后肯定會防備貴妃了。

  “娘娘,冬日風冷,咱們趕緊回未央宮吧。”惜寧向往常一樣,扶著皇后道。

  皇后轉頭看向她,才發現她衣服只穿了件單衣,外面披個薄披風,頭發亂糟糟的,看起來憔悴又狼狽。

  她看向追過來的雪枝青枝,面有怒色:“不是讓你們好好看顧的嗎?讓她到處亂跑,又病重了怎么辦?!”

  “娘娘,不怪兩位姑姑。”惜寧挽住皇后手臂,“是惜寧擔心娘娘,所以自作主張過來了。”

  皇后一聽更是心疼不已,將自己的披風摘了下來給她披上。

  惜寧看著皇后真心關切的臉龐,心里一陣陣的溫暖流過。

  在未央宮半個月的好吃好喝下,惜寧不僅病氣兒全好了,最后還長胖了兩斤。

  十五歲的女孩年紀稚嫩,皮膚白嫩,雙頰增了些肥,更顯得嘟嘟可愛。皇后見到這樣的惜寧,都忍不住去捏了捏她的臉蛋,好一陣夸贊。

  重來一世,惜寧按部就班的生活,每日工作就是伺候皇后,待在她身邊負責逗皇后開心。

  至于趙子逸,惜寧想,希望這一輩子再也不會有交集。

  “惜寧,我怎么感覺你這些日子像變了個人似的?”青枝和惜寧正要去御花園采 花,她提著花籃與惜寧道。

  惜寧歪著頭笑:“那姑姑覺得是變好了還是不好呢?”

  “當然是好了。”青枝抿著嘴笑。

  前些日子惜寧突然迷上了冷宮的三皇子,見天兒的往他那里跑。這偌大的皇宮誰不知道冷宮的三皇子?生母生前不檢,死后凄涼,生出的孩子也被人嘲笑野種。

  青枝雖然可憐那位三皇子,但皇宮這個地方最不講究人情,他從小在冷宮那樣雜亂的環境下長大,誰知道他真正的性子。惜寧單純,跟這種人少些來往最安全。

  但她不管怎么勸惜寧,她還是要往那邊跑,就連皇后都動過怒氣,惜寧倔強,皇后最后也就隨她了。

  主子都管不了,她也沒辦法了,最后索性也不管了。

  可誰知惜寧那日高燒醒來,卻自個兒不主動去提起那個人了。

  跟皇后娘娘說起,娘娘還說是小孩子的喜歡,沖動勁過了就過了,這件事就這樣一揭而過,現在誰也不提了。

  兩人正說著話,卻突然聽前面假山傳來一陣尖聲謾罵,還有甩鞭子的啪叱音。

  青枝趕緊拉了惜寧手臂躲在假山另一端,顯然不想惹麻煩上身。

  但有時候你不惹麻煩,卻不代表麻煩不會找上你。

  只聽那邊謾罵的聲音驟然停了下來,然后警戒一句:“誰在那里?”

  像是發現了她們的存在。

  現在是想走也走不了,兩人無法,只得站出來。

  惜寧從聽見那道女音,就猜到那人是誰了,等出了假山,見到那個拿著鞭子的女人時,她臉色淡淡,看不出表情。

  林瑩月見是兩個宮女打扮的人,松了口氣。她不屑地睥睨了地上的人一眼,對兩個人冷冷道:“你們看見了什么?”

  青枝年長惜寧幾歲,在宮中處事圓潤,一聽這話,就知道她是威脅的意思了。

  林瑩月是將軍之女,前年將軍立了大功,封賞蔭及家人,封林瑩月為郡主,賜封號寶意。但即使有了封號,林家再得寵,終究不是皇室中人,越不過一個皇家名頭去。

  青枝出來的時候就用余光偷偷瞥了地上人一眼,一下子認出了那是誰。

  當今皇上有五子,其中兩個最不得寵,一個三皇子,是因為他母親偷 情被抓,三皇子被認為是野種,被丟棄在冷宮不聞不問。還有一個就是大皇子了,說起他的身世來,眾人最多的是可憐。

  大皇子的生母原是貴妃身旁伺候的一個洗腳婢,某日皇上醉酒去找貴妃,貴妃與皇上鬧脾氣避而不見,皇上醉酒不識人,頭昏腦濁之下將走進來的婢女給寵幸了。

  皇上身份尊貴,自是不會喜歡一個洗腳婢,看著她的目光甚至帶了幾分厭惡,早上起來離開后連封號都沒給。

  還是因為洗腳婢后來懷孕了,皇上才給了一個八品榮林的封號,居于偏僻的陋室,直到生下孩子,皇上都沒有過去瞧過一眼。

  那個孩子是皇上的第一個孩子,也就是如今躺在地上茍延殘喘的大皇子了。

  寶意郡主雖然是郡主,但與皇子終究比不得,不管大皇子受不受寵,這都不是郡主可以打人的理由。

  因為這話傳出去,不是丟了大皇子的臉面,而是整個皇室。

  故青枝拉了惜寧跪下,順從一笑道:“奴婢們是未央宮的,皇后娘娘這兩日頭疼,便讓奴婢們出來采些花回去養著玩。眼看天色不早了,奴婢們也該離開了,至于寶意郡主說的看見什么,奴婢們才剛走到這里,自是什么也沒看見。”

  林瑩月抱著手臂輕哼了聲,不置可否。

  惜寧卻一直沒說話。

  林瑩月注意到了她,鞭子一甩打到她旁邊:“你怎么不說話?”

  鞭子落地激起一地灰塵,空氣中的咻咻聲聽得青枝膽戰心驚,她趕緊扯了扯惜寧的袖子提醒。

  惜寧這才從前世回過神來,抬頭就對上了林瑩月傲慢不可一世的眼神。

  前世的林瑩月也是傲慢無比的,但她最后也死在了自己的傲慢之下。她高估了自己在那個男人心里的位置。

  惜寧本以為自己很恨林瑩月,但現在這個人就站在自己面前,她卻發現自己的心很平靜,面前的這個人激不起她心中的一絲浪花。

  前世林瑩月最后和她活成了仇人,她沒害過林瑩月,但因為趙子逸娶了她,她的正妻之位擋了林瑩月的路,所以林瑩月總是為難她,刁難她。

  趙子逸將一切都看在眼里,卻什么也不說,變相地縱容林瑩月,給林瑩月希望。

  林瑩月也確實在他的變相縱容下,不斷折磨她,最后甚至放肆到皇后娘娘身上。

  她知道趙子逸要謀反,也知道自己攔不住他,最后選擇順應天意,只要皇后娘娘好好活著就好。她知道趙子逸想要什么,于是去求趙子逸放過皇后娘娘,她愿意將皇后娘娘給的圣旨和玉璽都交給他,不讓他落個謀朝篡位的亂臣賊子之名。

  一切本來進行得好好的,趙子逸也答應了不傷害皇后娘娘,但因為林瑩月對她的私恨,最后甚至遷怒到皇后娘娘身上,將無辜手無寸鐵的她害死。

  她從小就被拋棄,是娘娘將她帶她,她對皇后不單單是尊敬,亦有孺慕之情。娘娘的死就像是徹底打開了她怨恨的閥門,她恨不得將林瑩月千刀萬剮。

  她的身子不行了,但她不想放過林瑩月,最后一賭讓趙子逸動手殺了她,她本只是試一試,但沒想到趙子逸真的答應了,還是毫不猶豫。

  她以為趙子逸是喜歡林瑩月的,卻不想也是利用,她不過也是個可憐人罷了。

  惜寧釋懷地笑了笑。

  她抬頭對林瑩月道:“回郡主,奴婢與青枝姑姑只是奉命出來,什么也沒看見。”

  林瑩月見這宮女不行于色,本來還有些擔心,她這話一說出來,倒徹底松了口氣,不過她面上自然是不會顯露出來。

  眼看天色不早,林瑩月收了鞭子:“諒你們也不敢多說什么!”

  她走到地上那個人面前,將手上的玉佩扔過去,語氣帶著施舍嫌棄:“不就是一塊破玉佩,還你就是了!”

  說罷,給身后的幾個仆從使個眼色,幾人轉身離開。

  這里不一會兒就徹底安靜了下來。

  青枝見人漸漸走遠,趕緊扶了惜寧一起起來。

  “我們也走吧。”青枝道。

  惜寧剛想點頭,卻聽到了細微的喘氣聲,還有隱忍的咳嗽。她愣了愣,往地上那個人身上瞧了一眼。猶豫半晌,還是邁開腳想過去。

  青枝不贊同地搖搖頭。

  惜寧卻笑著堅持,“姑姑,沒事的,我馬上過來。”

  清晨花上的露水還帶著濕潤,滴落在地上,連泥土都帶上了清香。

  惜寧從鵝卵石小道踩上長著青草的土地,干凈的繡鞋上沾了些許泥塵,她慢慢朝他走了過去。

  離得越近,她聽見他的聲音就越痛苦。

  一步之遙時,她看清了他的臉。隱約看出是一位年約十七八歲的少年,頭發散亂,臉上還沾著泥土和灰塵。

  但少年身上打扮得干凈,雖然樸素,但看上去很舒服,只是因為受了傷,倒在地上的樣子看起來有些狼狽。他手臂間的衣服破了一道口子,還有血絲滲出來。

  想必是剛剛鞭子抽破的,惜寧這樣想。

  像是察覺了有人在看他,少年猛地抬起頭。

  惜寧這才看清少年的長相。

  他五官俊美,但惜寧卻覺得這人的長相很有攻擊性,眉眼間還有來不及掩去的狠戾。

  剛剛林瑩月丟玉的時候,碰到了石頭上,玉都碎成了幾瓣。

  惜寧彎下腰,拿出一條帕子將玉片撿起來包好。

  “我可以幫你修好。”她說。

  少年眼神充滿防備,艱難爬起來沒說話,手卻伸到她那里將東西奪了去,看也不看她,轉頭就走。

  惜寧也沒說什么,只是有些莞爾。

  青枝走過來,好奇道:“你認識大皇子?”

  “不認識。”惜寧搖搖頭,卻又說了句,“但以后遲早會認識。”

  聲音太小,青枝沒聽見,“你說什么?”

  惜寧卻不說話了,她看著漸漸遠去消瘦落魄的背影,心里卻在嘆。

  原來這就是那個將來會清除異族,名震天下的鎮北王,趙玄之。

  她忽然想起前世那個檀香縈繞,紗簾后手持佛珠卻統領萬軍穩重內斂的青年。

  他年少時,原來曾這樣落魄。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 捕鱼微信 快乐10分规则 安徽快三历史最大漏 今晚深圳风采开奖号码 股票涨跌跟什么有关 95至尊棋牌APP 辽宁快乐12前三 上海快3基本走势图 黑龙江22选5奖池多少 网上手机捕鱼游戏 辉煌棋牌下载送28 …? 哪个麻将游戏玩的人多 黑龙江快乐十分兑奖 快乐12快乐1 捉鸡麻将把把赢 什么叫做资产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