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頭、血豹、高美人以及長公公在野人谷口與沐王爺以及沐王府一干家將施禮告別。咱天行堂做的案子,可以隨意調度各地兵馬,但決不允許讓地方官員知道我們行動的內容的。所以,盡管沐王爺很是擔心我們這趟野人谷之行,但我們沒要求啥,王爺也不便多說啥。我便是悟空,天行堂副統領。十五歲進錦衣衛衙門,師從號稱大內飛鷹的古大力古大師。同門師兄弟共四人:大師兄肚絲,現任錦衣衛十三太保之首;二師兄飛燕,現在和我一樣,在天......">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奇幻 → 天行堂

天行堂

中雨 著

連載中免費 奇幻小說完本推薦經典好看的奇幻小說完結排行榜

  明朝嘉靖年間,三千錦衣衛中有個特殊的部門:天行堂!為宮廷檔案中完全被隱藏的神秘機構。該部門專為一心向道的嘉靖帝四處探訪神仙蹤跡,調查發生在神州大陸的各種神秘詭異事件,從而撲捉個中碎片,為嘉靖帝發掘長生之術!

  我和白頭、血豹、高美人以及長公公在野人谷口與沐王爺以及沐王府一干家將施禮告別。咱天行堂做的案子,可以隨意調度各地兵馬,但決不允許讓地方官員知道我們行動的內容的。所以,盡管沐王爺很是擔心我們這趟野人谷之行,但我們沒要求啥,王爺也不便多說啥。我便是悟空,天行堂副統領。十五歲進錦衣衛衙門,師從號稱大內飛鷹的古大力古大師。同門師兄弟共四人:大師兄肚絲,現任錦衣衛十三太保之首;二師兄飛燕,現在和我一樣,在天......

更新:2018/11/13

在線閱讀

朱天王在京城出名的第一役,是在醉仙樓。那天中午,醉仙樓依舊賓客滿堂,京師一干達官顯貴,紈绔子弟濟濟一堂。冷不丁一個高于常人兩三個頭的壯漢,就那般昂首挺胸的進了一樓,一屁股給坐到一張桌子上,大喊:“小二!小二,快上酒上菜!爺爺我要渴死了!”

小二便瞟了一眼這漢子,立馬熱情的上了前!憑他們多年的經驗,這種壯漢一般是從小地方來的暴發戶,別看穿得不講究,也不是很干凈整潔,但小地方又能有個啥氣派模樣呢?于是,塊頭就成了這種人身份的象征,沒幾個錢,能養出這么一身膘嗎?而也就是這種鄉下漢子,興沖沖的來京城觀光,出手一般闊綽,也就是說,這賞金,是少不了的。

小二便熱情的倒茶,說:“爺您來了!要來點啥酒啥菜啊!”

朱天王那一會就望了望天花板,貌似在考慮了啥?然后說:“酒上最好的,先來一斤吧!菜呢……懶得麻煩,直接就烤一頭整豬吧!”

小二說:“客官您的意思是來一盆烤乳豬吧!”

朱天王說:“乳什么乳啊!就是來個整豬!”

小二又道:“那客官是幾位呢?”

朱天王就斜眼了,說:“什么雞位鴨位的,屁話這么多!快上酒菜!”

小二說:“好類!客官稍候咯!”

半個時辰后,一只完整的烤全豬便被兩個小二給抬到了朱天王的桌上,朱天王面帶微笑,對小二伸出大拇指,說:“給廚子帶句話,就說朱天王對他烤的這豬提出了表揚。”

說完,只見他一個腳往凳上一站,伸出雙手,把這全豬硬生生的撕下一大塊,狠狠的咬了起來。

小二尋思著:這果然是個鄉巴佬加暴發戶,剛剛所說的要表揚廚子,自然是等會有賞金給廚子,而自個也給這鄉巴佬好生伺候著,肯定也少不了打賞的。便一直在這大漢身邊,添酒獻媚。

到看到這壯漢從兩后蹄下手,消滅了兩蹄子和肘子,又捧起整豬,張開大口在豬脊背上如蓋章一般狠狠咬了一口后,徒手擰下了豬頭,對著豬嘴嘴對嘴的一大口給奔了上去時,小二就感覺有點冒汗了,便屁顛屁顛跑廚房去,對大廚劉三說:“三哥,你今天烤的這豬有多好吃啊!我看那鄉巴佬吃得那么香,看著看著,我都想給來一口了!”

劉三就說:“啥鄉巴佬啊?”

小二便指著外面正在撕咬著豬耳的朱天王,說:“就那位爺!”

劉三的眼光便被吸引朱天王的吃相給吸引了,牢牢的盯著看了個半柱香的工夫,見一個豬頭便化為幾根碎骨,目瞪口呆,喃喃的說道:“有這般食客,對我烤的豬這般熱愛,這豬咱不收錢都樂意啊!”

便不收錢唄!

半個時辰,朱天王把這整頭豬給吃了個精光,一斤酒也喝了個底朝天,狠狠的打了個飽嗝,讓椅子上一靠,露出個“任世間紛紛擾擾,我獨自心滿意足”的表情!沉靜了半響,然后忽的站起來,往門外走去!

小二便追了上去,說:“爺您還沒給錢呢!是不是忘記了?”

朱天王橫眼一瞪,說:“還要給錢的嗎?爺爺我沒錢怎么給?”說完居然又往外面走。

小二在大門口拉住了朱天王,說:“這位客官,吃飯怎么能不給錢的呢?再說你也吃得這么舒坦了,難不成你要吃霸王餐不成?”

朱天王一愣,然后停下步子來,說:“我什么時候說了我要吃霸王餐了?”

小二便也急了,說:“不吃霸王餐那你就給錢啊!”

朱天王說:“沒錢!”

小二便拖住朱天王的袖子,說:“爺這玩笑可不能亂開,沒錢你出來吃啥飯?”

店里另外幾個伙計見狀,便也忙擁了上來,圍住朱天王,七嘴八舌的說:“吃飯就要給錢,也不打聽這店是誰開的?”

朱天王問:“那是誰開的呢?”

伙計中的某位便洋洋得意的伸出個大拇指,說:“這可是小閣老的小姨子開的啊!”

朱天王“哦”了一聲,沒了聲響。伙計們便得意起來,以為擺出嚴世蕃來,起到了震懾作用。冷不丁的,朱天王一抬頭,對著伙計們一聲大吼:“哈!”

伙計們只覺得鼓膜嗡嗡的回響,反應一下停下了幾秒,而也就是這幾秒,只見這體重起碼三百出頭的巨型漢子,靈活的一個轉身,往這鬧市的人群中,飛奔了出去。

那一會,飛燕哥正坐在二樓在和幾個兄弟們冒充風雅,又稱裝逼中。聽到樓下這動靜,便一直打望著,看得“嘿嘿”的在笑!到看到這肥漢子扭頭便跑的瞬間,飛燕淡淡的嘴角往上一揚,一個甩手,一枚袖箭,上面也沒帶上啥狠勁,只是準確的飛向了那飛奔中的朱天王的褲腰帶。只聽見“嘶”的一聲,褲腰帶被袖箭給準確的切成兩截。狂奔中的朱天王,褲子迅速的滑到了小腿,然后啪的一聲,三百多斤肉摔到地上。

而朱天王又在摔到地上的那一瞬間,胸口向前一挺,小腿往前一蹬,居然又直接在地上表演了一個蛤蟆跳,并一氣呵成的一個動作是雙手又把褲子提了上來,攔住了那白花花的大腿,嘴里罵道:“媽的!又把褲腰帶撐破了!”

罵完繼續往前跑去。那一會,鬧市中人來人往,而這廝也不避讓誰,就是駕著自己巨大的身體,往前直沖,撞到誰誰倒霉罷了。幾個細胳膊細腿的伙計在后面人五人六的吆喝著,基本上不叫做追,只能叫做趕!

只見壯漢飛快的跑向了大街盡頭,一個拐彎,消失在飛燕哥他們幾個的視線中。并遠遠的傳來一聲粗獷的拐角:“啊啊啊!呀!朱天王今兒又大吃飯!”

飛燕他們幾個面面相對!哭笑不得!半響,飛燕淡淡笑笑,贊道:“功夫倒是不錯!”

醉仙樓只能認個倒霉,遇到這種瘟神,不認倒霉難道還有啥伎倆不成。便到了當天晚上,醉仙樓上依舊燈火通明,文人雅士又濟濟一堂,吟詩做對,或埋怨社會。

又神不知鬼不覺的,一個門板般的漢子再次不知道在那里冒出來,或者說降落在一樓,居然又是朱天王,并又占了個桌子坐下,在那大吼:“小二!來!點菜。”

小二一見又是這天神一般的惡魔,便有點犯慫,暗想著:這家伙估計是來故意找茬的,咱小哥只是做個伙計,沒必要撞個上前。便忙跑到熊掌柜那匯報。

熊掌柜被嚴家招安前,據說也是個江湖中人,人稱:鐵板凳。這名號的來由據說是因為下盤功夫了得。我們天行堂一干兄弟們也觀察過,這下盤功夫了得應該是個實話,這熊掌柜本就個比侏儒高檔一丁點的個子,兩羅圈腿就那么一點長,壓根就分不出上下盤,不穩才怪。再說:一干所謂的仰慕咱京師達官貴人風采,拋卻武林中的轟隆名聲,來投靠的。各自的過去也都是自己一通胡吹,沒有任何證明的。于是,熊掌柜以前到底是騾子是馬,也無從知曉。

而這一會,下盤工夫高手熊掌柜就出動了,翩翩的走到了朱天王身邊,丫的居然坐著的朱天王都比站著的熊掌柜要高。但熊掌柜氣場并沒示弱。只見熊掌柜對著朱天王儒雅的一個鞠首,說道:“這位公子,來咱醉仙樓是要吃飯還是如何啊?”

朱天王便愣住了,這孫子稀里糊涂的二十年,估計應該是第一次被人換做公子。朱公子便手腳失措,只能憨憨的一笑,說:“自然是來吃飯的,難道你以為我來拉屎嗎?”

熊掌柜便冷哼了一句:“既然是來吃飯,為啥中午吃個霸王餐跑了呢?我看,你今兒個要給老夫一個交代。”

也不知道朱天王那思維是如何想的,這孫子居然眼珠一轉,很是理直氣壯的說:“交代個屁啊!老子中午是忘帶銀兩,所以走了,今晚老子過來,自然是來給中午的飯錢,順便解決晚飯的。如果是吃白食的,老子今晚還會來?老子還會差你們這么點飯錢不成?”

熊掌柜一尋思朱天王說得也對,畢竟朱天王那塊頭在那擺著,尋常人家,能養出這么一身膘,實屬不易。再說,朱天王的氣場也不差,往那一坐,儼然一副大戶人家的模樣。熊掌柜思前想后,便對著朱天王再鞠躬,說:“那公子,小人有眼不識泰山,多有得罪了!公子吃點啥喝點啥,自個點就是了,等會結賬時,小人自會給公子一個折扣的。”

大白吃朱天王便坐那很是得意的點頭,說:“還是你懂事!”招手叫小二過來,說:“中午那豬不錯,可惜是頭母豬,今兒個再給爺爺來上一頭,要公的。”

小二見熊掌柜都已對這大胖子客套了,便沒多想,笑瞇瞇的喊道:“好嘞!客官稍候。”

朱公子便坐那稍候,再稍后有吃了一頭整的烤豬,喝了半斤好酒。坐那拿根竹簽,咧著大嘴,對著里面一通亂掏。熊掌柜就站到了一旁,說道:“公子吃得還開心吧?”

朱天王點點頭,說:“還行!”

熊掌柜又說:“要不要給你還上點水果。”

朱天王翻翻白眼,說:“不要!水果不如吃肉,今兒個肉吃飽了,便不要了。”

熊掌柜便哦了一聲,頓了頓:“那公子把這兩頓的飯菜錢一起給結了吧。”

朱天王一扭頭,沖著熊掌柜瞪眼。熊掌柜也沒怯場,很是高手版的看著朱天王。半響,朱天王瞇眼一笑,說:“掌柜的,你們這要不要人幫洗碗啊?”

熊掌柜“呀呀”的一聲長嘯,往后一跳,大吼道:“你丫還真是個吃白食的?”

朱天王還是笑著:“我哪里吃白食了,我不是問你要不要人幫你洗碗啊?我洗碗換飯錢不可以啊?”

熊掌柜便怒道:“小子,你找茬也算找錯地方了,你知道這是誰開的店嗎?知道我熊掌柜當年的名號嗎?”

朱天王忽的站起來:“咋了,嚇唬老子?你個小樣的,這摸樣是要跟老子打架不成?”

熊掌柜本來平視的雙眼,因為朱天王站起來,變成仰視,這讓熊掌柜覺得很是丟臉一般,嘴角抽動了幾下,再次吼道:“那咱就過幾招!你報上名來,我熊天霸拳下不死無名之輩。”

朱天王卻沒報名,直接一個大巴掌就拍了上去。熊掌柜居然被結結實實的拍倒在地上。然后……然后只見朱天王一個轉身,對著門外飛奔而去。依然和中午的跑法一樣,撞誰誰倒,撞誰誰倒霉。

而大上午便開始在醉仙樓二樓裝逼的飛燕哥和幾個同袍,再次目睹了這一切,笑得前仰后翻的。之后,嚴世蕃帶著幾個人,罵罵咧咧的進來,把熊掌柜狠狠的訓了一頓,氣得在收賬的柜臺那呼呼的喘氣。一個小二便上前在他耳邊細細嘀咕道:“天行堂的飛燕哥在二樓。”

嚴世蕃便忙端端衣帽,恬笑著上到二樓,往飛燕身邊一坐:“飛燕哥,您老今兒個咋有空來咱這喝小酒呢?”

飛燕嘿嘿笑,說:“悟空把咱天行堂的好手都帶去云南了,就剩下我領著幾個兄弟在衙門里呆著,閑得慌,便出來轉轉。”

嚴世蕃便給飛燕哥倒酒,低聲問道:“皇上這幾天也沒招你們進去商議啥大事?”

飛燕哥還是嘿嘿笑:“皇上最近得到太上老君的托夢,和藍道人在閉關煉丹,還要過幾個時日才出關,所以,咱落個清閑。”

嚴世蕃笑道:“那是,那是,朝廷上下,誰不知道你們天行堂最忙,皇上的成仙大計,全都是你們幾個高手在忙活上下。”

飛燕很是受用,扭頭望向天際,喃喃的繼續裝逼道:“窮咱畢生之力,能為皇上盡點綿力,也算我飛燕對社稷的一二貢獻吧。”

說完一扭頭,對著嚴世蕃低聲說道:“今兒個的毛豆里吃出根頭發!我可不管,你丫的給我要多送一盤。”

嚴世蕃眼珠一轉:“飛燕哥,這店也不是我開的,您知道的,是我小姨子……”

飛燕繼續壓低聲音,說道:“那多送半盤總要的吧。”

嚴世蕃吞口口水:“那是那是!半盤毛豆,馬上給您送來。”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