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奈何BOSS要娶我夏林凌異洲

奈何BOSS要娶我夏林凌異洲

純風一度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現代言情小說

豪門總裁甜寵劇《奈何BOSS要娶我》是根據作者大大純風一度的原著小說《豪門游戲:私寵甜心寶貝》改編而成,這部電視劇的男女主角分別是夏林、凌異洲,女主夏林的智商和情商似乎比原著里要高一些,而聞立則更可愛一些,電視劇《奈何BOSS要娶我》講述的是:十八線女藝人夏林身患“血癌”,為求金錢只得糾纏“凌氏”總裁凌異洲。夏林和凌異洲協議隱婚,一路上磕磕絆絆,夏林和凌異洲最終消除誤會,重獲真愛的故事。這部電視劇原著小說中的人物都對自己喜歡的愛人忠貞不渝,很適合小伙伴們閱讀哦~

更新:2019/01/23

在線閱讀

    豪門總裁甜寵劇《奈何BOSS要娶我》是根據作者大大純風一度的原著小說《豪門游戲:私寵甜心寶貝》改編而成,這部電視劇的男女主角分別是夏林、凌異洲,女主夏林的智商和情商似乎比原著里要高一些,而聞立則更可愛一些,電視劇《奈何BOSS要娶我》講述的是:十八線女藝人夏林身患“血癌”,為求金錢只得糾纏“凌氏”總裁凌異洲。夏林和凌異洲協議隱婚,一路上磕磕絆絆,夏林和凌異洲最終消除誤會,重獲真愛的故事。這部電視劇原著小說中的人物都對自己喜歡的愛人忠貞不渝,很適合小伙伴們閱讀哦~高甜情節,不甜不要錢~

免費閱讀

  “凌老師你還好嗎?”凌異洲被灌了多少,坐在他身邊的夏林一清二楚,喚作是她,吐上三天三夜都不夠。

  “我沒事。”凌異洲說完突然站定腳步,敏銳地側頭看向另外一邊。

  “怎么了?”夏林也順著他的視線,然后似乎發現了一個反光的東西。

  “狗仔,應該是追著楚炎來的,別慌,你先從側邊下樓,在門口等我。”凌異洲迅速作出反應,立在原地擋住她大半身體。

  夏林一愣,連忙照做,這地方有狗仔確實很正常,人龍混雜的夜店,隨時可能爆出某個巨星失德,或是某個商業巨子密會……

  夏林盡量低頭,下樓之后再看剛剛那地方,凌異洲卻是已經不見了,她想了一下,去門口等他。

  開門出來,才發現里面和外面巨大的噪音反差,外面安靜地一時竟讓她不太適應了,重重地吸了幾口氣。

  “小美女,陪完凌少了?”一個討厭的聲音。

  夏林抬頭一看,是剛剛進門是遇見的那群混混,為首的仍然在大口大口地吞云吐霧。

  “他馬上出來,我勸你們不要碰我。”夏林被逼著節節后退,想起剛剛楚炎說凌異洲的時候這群人懼怕的表情,想拖拖時間。

  然而雪茄男哈哈大笑,“出來你妹,今天他們一群子弟聚會你以為我不知道,哪那么容易散場,我想你八成是被拋棄了吧?”

  夏林被逼到墻腳,瞪大眼睛盯著他,“滾開。”這種人成天調戲女人,身上都蔓延著一股腐朽的惡心味道。

  “你讓誰滾開?”雪茄男頓時發怒了,在道上行走,還從來沒女人敢這么大聲呵斥他的,“本來我還想好心給你點小費,現在看來你就是個嘴賤的賤人,爺今天不高興了,想打人了。”說罷伸出只手。

  夏林以為他要扇自己耳光,卻不是。

  身后的小弟連忙抓著一個啤酒瓶,打碎了下面,把上面有殘渣的那部分遞給雪茄男,“老大,給你!”

  夏林的眼里瞬間血絲崩現,這樣半個碎瓶子扎下來她敢肯定要毀容,她后悔了,不該亂說話激怒這群瘋子,這是一群十足的瘋子!

  “不,等一下,凌老師!凌異洲!”她頓時害怕地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失聲叫了起來。

  “你這個小賤人還亂叫,以為我會被你唬住?我靠我感覺我的智商受到了鄙視,今天一定要把你臉蛋重組一遍!”雪茄男說著兇相畢露,咬牙切齒地舉著碎瓶扎了過來。

  “啊!”夏林雙手被拉住,害怕地只能閉上眼睛喊叫,眼淚順著下巴不停往下淌。

  她聽到了有玻璃扎進血肉的聲音,近在咫尺,但是卻感覺不到疼痛。

  猛地睜開眼睛,一雙有力的手臂替她擋去了原本應該對她臉上的攻擊,凌異洲眉頭緊皺,唇齒緊閉。

  “凌老師你……”夏林捧著他的手臂,眼淚模糊了雙眼,讓他整只血肉模糊的手臂顯得更加血肉模糊。

  玻璃扎得很深很深,雪茄男是用了狠力了,有幾塊玻璃甚至已經沒入了血肉里,夏林看著驚慌失措,一時間無法作出反應,這只手流的血比她流的淚還快還多。

  “凌……”那雪茄男這才看清楚正主,哆嗦了一下,扔掉酒瓶子,對著身后的人叫了一句“快跑”便瞬間沒了蹤跡。

  凌異洲收回瞪著他們冰冷的眼神,回頭,微微低頭,觀察夏林此刻臉上的慌張。

  這張淚臉,可比他們冷戰那晚好看很多。

  他伸手抹去她的眼淚,道:“你再這樣哭下去,我可能就要動脈流血而亡了。”

  夏林猛地回過神來,這才拉著他去攔車。

  凌異洲一路上都不太主動,看著她跟司機交流,看著她去給自己掛號找醫生,并且在醫生包扎的時候問來問去,最后處理完,她松了口氣的樣子,著實讓他恍惚。

  “還好沒傷到動脈,不過你這幾天很多事情不能做了。”夏林抬頭見他眼神有點奇怪,“凌老師,你怎么了?剛剛醫生說的注意事項你聽見了嗎?”

  凌異洲搖頭,“你聽著就行。”

  “可我……”夏林可是了一下,沒再繼續說下去,低頭又道了個歉,“對不起,我好像老給你惹麻煩。”

  凌異洲摸了摸她的頭,俯身強迫她直視自己的眼睛,“那你想好怎么報答我了嗎?”

  他的眼里深不見底,夏林的卻是淺顯可見,她從來不會刻意隱藏情緒,現在更是,所以有徘徊和掙扎。

  凌異洲自嘲地笑了一聲,放開她回頭,“回家吧。”

  夏林愣神了一下,看著他落寞的背影,下意識地跟上,扣著自己的手指,心虛。

  醫院門口,夏林沖到凌異洲前面給他開車門,凌異洲頓了一下,便也接受了這種服務。

  不過旁邊經過的人好像誤會了,“都什么年代了,還有人帶女仆出來的。”

  夏林撓了撓自己的頭,有點尷尬,趕緊也鉆進車里。

  回到凌家,夏林一開門,便有個小雪球沖了出來,在她腳邊蹭來蹭去,格外熱情。

  “小皮蛋。”夏林皮蛋立馬鉆進她懷里,小尾巴搖得可歡。

  黃嫂站在門口也很高興道:“太太,您回來了。”然而看到凌異洲手上的傷,開口想問,但還是忍住了。

  “嗯,黃嫂,你把它養胖了呢。”

  凌異洲睥睨了一眼,皮蛋的待遇比他好太多。

  不過幾天沒見,皮蛋真是長胖了,夏林抱了從門口抱到客廳,已經抱不動了,本想把它放到沙發上順毛,猛地一看,沙發上坐著聞立。

  聞立見凌異洲回來,神色一變,過來道:“先生,楚少說您早就回家了,這……”他看向凌異洲手上的傷。

  夏林想起帝吧門口的那群混混就驚心動魄,眼睛一眨不眨地在他們中間看來看去,不知道他們打算怎么處理。

  不過他們好像根本就沒有要打算討論處理方法,聞立應了聲“是”,便打算走了。

  夏林突然想起件事,忙追上去,“聞先生,你等一下。”

  “太太,有吩咐?”

  “不是吩咐,你能不能幫我把公寓里上次那幾個袋子拿過來?”夏林眼神閃爍,那些給凌異洲買的東西,還是盡快給他的好。

  這回聞立沒有拒絕了,二話沒說道了聲“好”便走了。

  夏林回頭,剛要對凌異洲說早點休息,凌異洲扯著自己的領帶,一邊往樓上走,一邊對夏利道:“來幫我洗澡。”

  黃嫂默默地退下了。

  夏林嘴巴長成o型,幫他洗……澡?沒聽錯吧?一定是聽錯了。

  過了一會兒,見夏林還沒上樓,凌異洲又揚著聲音催促了一聲,“木木,上來。”

  夏林這才上樓去。

  一上樓便看到凌異洲拿著條毛巾站在他房間門口,問她:“醫生剛剛都說了什么,你給我丈重復一遍。”

  夏林想了想,“不能提重物,不能寫字,不能過度彎曲,不能沾水……”

  “停。”凌異洲叫停,然后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轉身進了房間浴室。

  夏林臉瞬間紅了,確實不能彎曲,不能沾水,所以她要給她洗澡了?

  這人明明都記住了醫生說的話,還偏偏讓她幫他記著。

  夏林磨磨蹭蹭地跟著他走進臥室,在浴室門口愣著不知道怎么辦。

  洗澡可跟游泳不同,至少游泳還有布料遮擋的,現在讓她看他身體……不行,感官上無法接受這刺激。

  凌異洲放好水出來,手臂上被包扎了厚厚幾十層,他略不方便地解著自己的襯衫扣子。

  夏林只能上前幫忙,從上解到下。

  最后幫他除去襯衫的時候,仿佛全世界都是他古銅色的健康膚色了。

  好在褲子不用她幫忙,不然,夏林真怕自己就這么被煮熟了。

  凌異洲看著她的樣子,戲謔地低笑了一聲,先行進的浴室,夏林站在門口忐忑不安,想著洗澡的步驟,他應該能自己解決吧,馬馬虎虎就好,畢竟手不方便,誰也不會嫌棄他洗澡沒洗干凈的。

  好在凌異洲長達十分鐘的洗澡征程里,并沒有要她幫忙的架勢。

  當然如果夏林認為這樣就算完了,那就錯了,十分鐘后,水聲停了,凌異洲對外面道:“木木,毛巾。”

  夏林連忙掃視了一下外面,果然看到凳子上整齊地疊著兩塊毛巾,她顫抖地拿著其中一塊,深吸了一口氣,捂著眼睛送了進去。

  “凌老師你在哪兒?看到我了嗎?”夏林一邊往里走,一邊探索著。

  沒事把浴室做的這么大干什么,冬天洗澡多不保暖啊,夏林嘆了口氣,還是沒找到凌異洲的所在地,但也不敢睜開眼睛看,生怕看到什么不得了的東西。

  手里的毛巾突然被接過,凌異洲道:“你可以出去了,小心地滑。”

  “嗯好。”夏林如蒙大赦,拔腿便跑。

  不過,剛剛凌異洲說什么了?小心地滑,這個她應該聽的。

  結果沒聽,轉身沒跑幾步,一個不平衡,屁股被狠狠摔在地上。

  很痛很痛快成四瓣了,夏林臉皺成一團,但是聽到身后的凌異洲快步走過來的聲音,她連滾帶爬地往外爬。

  “我沒事,沒事,你別過來!”夏林一著急,牽動了痛處,更加痛了。

  如果沒算錯,他現在應該還沒穿好衣服呢,跑過來做什么?

  凌異洲嘆了口氣,用一只手撿垃圾似的把她從地上卷起來,塞在腋下大跨了兩步放在床上。

  夏林還緊張地捂住自己眼睛,“凌老師你到底有沒有穿衣服啊?”剛剛被他夾來的時候,她大氣也不敢出。

  “穿了。”凌異洲拉開她擋住自己眼睛的手,“摔痛哪里了?”

  夏林躺平,看著天花板,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痛得發懵的屁股,臉上一片紅霞,“沒……沒摔痛哪里。”

  凌異洲看著她手,了然,輕咳一聲套上睡衣,“今晚記得趴著睡。”

  夏林心里突然泛上一股暖意,他很懂得照顧她的情緒,害羞的或是憤怒的。

  帝吧門口的那一幕再次涌上來,凌異洲明知道會有傷痛毫不猶豫幫她擋住的決心,那時候他才剛出來,哪怕有一絲猶豫都是來不及的。

  夏林在床上翻了個身,趴著看到凌異洲拿著吹風氣在單手吹頭發,凌亂的發絲隨著他單手凌亂的力道飄來飄去。

  她打量了這個房間一遍,這氣氛,難道不是尋常夫妻?

  凌異洲吹完過來,居高臨下地看她,“去睡覺。”

  夏林看了一眼這床,“我爬不起來。”她房間還在對面,屁股仍然撕裂般疼痛,火辣辣的不好受,需要緩一緩。

  凌異洲背對著她坐在床上,伸手扯著她上背,“沒法抱你了,自己抓緊。”

  夏林趕緊抱緊他脖子,看著他還沒完全吹干的頭發在自己眼前一晃一晃,鼻頭有點酸。

  “凌老師,我上次說了那樣的話,你還愿意跟我相處嗎?”

  凌異洲脊背一僵,隨后恢復正常,踢開她房門,把她放在床上。

  凌異洲看著她真誠的眼神,顯然沒打算把上次的話收回去,她說她心里有別人,忘不了之類的,凌異洲越想越頭痛,眉頭緊皺,良久才回道:“那就慢慢來吧。”

  夏林那幾天也反省過自己,那算是精神出軌,對于一個結了婚的女人來說,是絕對不可以的,現在看到凌異洲幫她關門離開時一言不發的神情,更加覺得自己罪惡。

  夏林緩了好一會兒,屁股痛才勉強緩解,去洗了個澡,然后在床上翻來滾去總也睡不著。

  腦子里滿是凌異洲幫她當酒瓶的那一幕,還有自己的罪惡。

  想來想去,她終是爬下床,抱著枕頭去敲凌異洲的門。

  立刻發現了里面有很大的電視聲音,她不禁又大聲敲了幾下,“凌老師,我找你有事。”

  很大的電視聲音終于被關了,但是夏林怎么隱約聽到凌異洲的輕微喘 息。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 学生网上赚钱 极速11选5人工计划 锦鲤配资 快乐扑克三奖金表 2019平码规律原理公式 掌心黄梅麻将手机版 pc单机版游戏麻将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 短期投资基金理财平台 阿里股票代码 国外最大的affiliate平台 四川麻将规则 六合秒秒 苹果安卓下载 3d试机号预测 单机麻将手机版不用网 最新手机捕鱼下载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