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代孕皇妃完整版

代孕皇妃完整版

風宸雪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古言小說完本推薦好看的前世今生小說好看的古代宮廷小說

代孕皇妃是作者風宸雪一部關于納蘭夕顏與皇上的一段故事。納蘭一氏,是巽朝除帝王天家外,最具威望的家族。縱不是近支王爺,襄遠王納蘭敬德因著赫赫的戰功,終被冊為世襲和碩王爺,手握重兵

更新:2018/12/29

在線閱讀

代孕皇妃是作者風宸雪一部關于納蘭夕顏與皇上的一段故事。納蘭一氏,是巽朝除帝王天家外,最具威望的家族。縱不是近支王爺,襄遠王納蘭敬德因著赫赫的戰功,終被冊為世襲和碩王爺,手握重兵

免費閱讀

為避免碰到府中之人,她特意戴了一張極其猙獰的小鬼面具走于喧嘩的檀尋城街頭。

這,是她最后幾晚留在巽朝的日子――

巽國的皇帝軒轅聿,將下旨把她許婚于夜國的皇帝百里南。

只待上元節過后,這道圣旨就會正式頒下,然后,她會隨前來迎親的百里南,同回夜國。

對于這樁婚事,納蘭敬德并不反對,滿朝上下亦是歡喜的。

源于,當今天下,三國鼎立:巽國、夜國、斟國。

巽、夜兩國素來交好,現任國君,更是惺惺相惜。

惟斟國的國主銀啻蒼,性格暴戾,并不與兩國有任何往來。

縱如此,因著鼎立的局勢,天下,倒也相安無事長達百年。

現在,隨著巽、夜兩國的聯姻,勢必使兩國的關系更為緊密相連。畢竟,這種聯姻不同于和親,意味自然更是不同。

但,對于納蘭夕顏來說,這僅意味著,她留在故國的日子,越來越短了。

嫁什么人,從來不是她這樣的女子,該去考慮的,因為,她早知道,等她到了年齡,就會象表姐們一樣,被一道圣旨指婚給朝中名門望族之后。

這是世家千金的命數,于她,不會例外。

所以,她該考慮的,是好好地尋找屬于她的快樂,這,才是最重要的。

雀躍地走在街頭,人,真擠啊,不知何時,碧落就與她被擠散了。

獨自一人,她并不害怕,徑直往花燈最盛處走去,迎面卻馳來一條舞龍的隊伍,那栩栩如生的龍首,追逐著前面的火球,甬道兩側,滿是百姓歡呼的聲音。

她往人堆前湊去,因著身子嬌小,沒幾下,倒也讓她湊到了最前面,恰好,那火球正舞滾到她跟前,她歡喜地叫了一聲。

隨著這一聲,驟然間,天地色變……

夕顏欣喜的叫聲甫落,隨著一巨響,龍首追逐的火球驀地炸開,似金色的焰火一般四下蜿蜒濺落。

擁擠在甬道兩旁的不少人被濺落的火舌灼傷,整個歡慶的街道,頓時陷入一種瘋狂無措中。

夕顏的袍角亦被火星子燎到,她下意識地用袖擺將那些火燼撲滅,已被一旁的人群擠得向后退去。

甬道邊,是昨晚初雪融去后化成的薄冰,冰,很滑。

哪怕再熙熙攘攘,沒有緊急的情況發生時,人都會避開這些薄冰,可,在此刻無措的瘋狂逃離中,往往就會忽略這一切。

這種忽略無疑是致命的。

跑在前面的許多人滑倒,但,更多的人踏著倒下的身子,不管不顧地繼續向前涌去。

四周是此起彼伏慘絕人寰的尖叫,這種聲音,滲進夕顏的耳中時,她有片刻的怔滯彷徨,不過,很快,她就定下心神。

隨人流朝一個方向逃離,顯然,不是一個聰明的法子。即便她能避開腳底的薄冰,卻并不能擔保會不會因著推搡被絆于地。

她停住隨波逐流的步子,迅速擰身,往反方向奔去。

這一轉身,才發現,除了因火球炸開,迅速燃燒的火龍之外,舞龍隊亦早不是雜耍的樣子,人人手上都提著亮澄澄的鋼刀,向不遠處張燈結彩的泰遠樓廝殺而去。

泰遠樓,是達官貴人上元節賞燈的去處,坐擁最美的街景,并駐兵嚴密。

此時,儼然成了人間的修羅地獄。

正是一場絕殺。

利刃沉悶的刺破甲胄,再刺入皮肉,那聲音仿佛能刺透人的耳膜,直抵人的心中,更讓她難耐的,是空氣中彌漫的,越來越濃重的血腥氣,以及甬道上,蜿蜒淌來的血水。

夕顏的手,有些冰冷,她是害怕看到血的,從小到大,看到別人流出的血,她都會心悸。

她站在火龍旁,漫天的火光映在她那張小鬼的臉上,投下一層深深淺淺的陰影。在這片陰影里,遠遠地,似乎有官兵朝這里趕來,但,瘋狂避開的百姓,早失去應有的秩序,互相踐踏間,人越堵越多,只把官兵隔在了那側。

她來不及多想,現在,她站的地方,無疑并不安全,她貓下身子,試圖從火龍的縫隙里鉆到對面的小巷去,只這一鉆,陡然看到,更多持著鋼刀的人向這里涌來。

進,無路。

退,更無路。

夕顏不清楚那些手持鋼刀的人是誰,也并不知道,府外的一切縱新奇,亦是叵測的。

在她迄今為止的十三載中,她很少出府。除了每月月半往寒山庵茹素三日,其余時間,她都會待在納蘭府中,偶爾,有尚書令的二小姐慕湮過府,也不過僅限于后苑的相攜游玩。

對于這樣的生活,如果說不厭倦,是假的。

所以,她才會在遠嫁夜國前的最后一個上元節,央求碧落帶她出府。

卻沒有想到,燈海璀燦的天堂,瞬間,也能化為人間地獄。

府外的世界,原來,并非是想象中那樣的美好。

而現在,她必須要想個脫身的法子,畢竟手持鋼刀的人離她越來越近。

火龍,她突然有了主意,以袖遮住手,隨后,握住火龍的把子,用全身力氣疾速地將整條火龍一扯,火龍的龍身順勢便橫亙于甬道中,也暫阻去了手持鋼刀之人的路。

手離把子,她朝對面的小巷飛快地奔去,耳邊的呼呼風聲,暫蓋去了刺耳的廝殺聲。

巷很黑,沒有一絲的燈光,兩旁都是緊閉的門戶,她有些跌跌撞撞地奔進巷中,不時望一眼身后,生怕有人追來。

果不其然,沒跑出多遠,巷后出現明晃晃的冷冽之光,顯是幾名手持鋼刀的人往里尋來。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 实况足球8如何赚钱 彩客网游戏 7m体育即时比分.url 乐易嘉赚钱不 下载雷速体育视频直播 天津十一选五 diannao赚钱软件 吉林时时彩 公司公众号怎么赚钱 星辰陕西麻将手机版下载 美人捕鱼下载 皮皮四川麻将官网首页 捕鱼王者游戏机 腾讯欢乐麻将安卓 大圣捕鱼游戏视频教程 美容院多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