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懸疑 → 誰還不是個仙女巫楚南燁全文

誰還不是個仙女巫楚南燁全文

希早 著

連載中免費

《誰還不是個仙女》是希早所著一部長篇都市懸疑小說,主角是巫楚南燁,講述了巫楚所在的城市出現了一樁殘害花季少女的案子,刑偵隊長南燁查不出原因,而巫楚卻在犯罪現場打暈了兇手的故事。巫楚一直以小仙女自居,但在旁人眼中,除了那個女字勉強承認,其他兩個根本就不沾邊,直到城市里出現了一樁案件,巫楚成為兇手下一個目標,而刑警南燁眼睜睜看著五大三粗的兇手,被眼前的少女一拳打飛……

更新:2019/06/23

在線閱讀

《誰還不是個仙女》是希早所著一部長篇都市懸疑小說,主角是巫楚南燁,講述了巫楚所在的城市出現了一樁殘害花季少女的案子,刑偵隊長南燁查不出原因,而巫楚卻在犯罪現場打暈了兇手的故事。巫楚一直以小仙女自居,但在旁人眼中,除了那個女字勉強承認,其他兩個根本就不沾邊,直到城市里出現了一樁案件,巫楚成為兇手下一個目標,而刑警南燁眼睜睜看著五大三粗的兇手,被眼前的少女一拳打飛……

免費閱讀

  “二月已經走到盡頭,三月即將來臨,最近氣溫反復,廣大市民朋友們要注意防寒保暖,勤加鍛煉,預防感冒……”

  “本臺新聞報道,今日凌晨,南湖公園發生一起殺人拋尸案,死者為年輕女性,現場未發現目擊證人,警方目前正全力調查,各位市民朋友如有相關線索請與警方聯系,舉報電話……”

  巫楚從睡夢中驚醒,打開手機看了眼時間,嚇得以鯉魚打挺的姿勢從床上一躍而起,“天吶我怎么睡了這么久,完了完了兼職要遲到了。”

  巫楚手忙腳亂地洗了把臉,穿上鞋子和外套走到宿舍門前,回頭看了眼正在看法制新聞的佳佳,“我要出去做兼職了,有什么需要我帶的嗎?”

  佳佳把眼睛從屏幕上挪開,轉頭看了巫楚一眼,“你又要去做兼職啊?都這么晚了。”

  巫楚摸著口袋,發自肺腑地嘆了聲:“沒錢啊……”

  “你回來的時候幫我帶杯奶茶吧,”佳佳看了眼時間,隨口問道:“你最近找了什么兼職?”

  巫楚:“還是那個,輔導小學生寫作業。”

  近年來小學生作業量猛增,上班辛苦了一天的家長們回到家還要肩負輔導孩子寫作業的重任,大部分家長被小學作業支配得苦不堪言,血壓日益飆高,又敢怒不敢言。

  正所謂有需求就有市場,不愿輔導孩子又有閑錢的家長、與貧窮但有智慧有精力的學生產生了供求關系,小學生作業輔導老師這個職業正式產生。

  巫楚摸著下巴,家教這份兼職酬勞豐厚活計輕松,不過眼瞅著要到寒假,不知道她雇主家需不需要輔導寒假作業。

  佳佳有點不放心地叮囑她:“那你回來的時候小心一點,別走小路,我剛剛看新聞上說南湖公園發生命案了。”

  南湖公園就在大學城旁邊,平日里是大媽用來跳廣場舞的地盤。

  巫楚點點頭,一臉鎮定,“行,我會小心的,要不要吃宵夜?我給你帶燒烤回來。”

  佳佳憤憤咬了口薯片:“有研究表明,晚上超過十點吃東西容易發胖,我現在正減肥,你不能拿宵夜來腐朽我的堅定意志懂不懂?。”

  巫楚看了眼她抱在懷里的薯片,靜默了會。

  鬧鐘乍然響起,巫楚趕忙道:“不跟你說了,我要趕去做兼職了,拜拜!”

  巫楚以五十米沖次的速度向樓下跑去,在宿舍樓下掃了輛共享單車,踩得飛快,像風一樣咻地一聲就不見了身影。

  可能是臨近期末,大學城里的人都少了許多,沒人注意到巫楚將自行車騎出小電驢的速度,快得有點不正常。

  巫楚騎著共享單車,冷風啪啪地往臉上吹,等紅路燈的時候眼含羨慕地看了眼戴著頭盔騎電動車的人,有頭盔真好,不用被這冰冷冷的北風吹成傻逼。

  巫楚一路上緊趕慢趕,勉強踩著點準時到達兼職的地方。

  她做家教的那戶人家姓唐,住在令人羨慕的高檔小區里,給巫楚開出的工資是一小時一百,每天輔導兩小時,周末除外,巫楚做了兩個月賺了八千,在學校的消費低,她八千塊可以用大半年,這真是份幸福的工作。

  唐太太是個溫和優雅的女人,見巫楚大冷天趕過來臉都凍紅了,給她倒了杯熱茶,“小晨很快就出來了,你稍等一下。”

  茶是好茶,聞起來帶著清新的茶香,喝起來帶一點回甘。

  巫楚是在客廳給小朋友進行輔導的,她想大概是有錢人對隱私這方面比較看重吧。

  唐家的人丁稀少,只有女主人帶著兒子在家,巫楚從來沒見過這家的男主人,雖然心里好奇,但也不好意思探究人家的情況。

  有錢拿就好了。巫楚沒心沒肺地想。

  輔導完小孩已經是晚上十點,唐太太從包里掏出一個厚厚的信封,“小楚,這兩個月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巫楚搖頭,她說的是實話,相比其他風里來雨里去到頭來卻沒多少錢的兼職,家教這份工作兼職幸福死了。

  唐太太把信封放在茶幾上,往巫楚那邊推了推:“這是你這個月的工資,我明天要帶小晨出國旅游,順便看看那邊的學校。”

  這是從明天開始巫楚就不用過來的意思,唐太太不好意思地笑笑,“沒按照約定讓你做滿三個月,真是不好意思。”

  “沒事,”盡管對即將失去的高薪工作感到有點心痛,巫楚面上不露分毫,溫和道:“祝您一路順風。”

  從唐家出來,巫楚拉下了臉,她失業了啊!

  她在小區大門那邊轉了一圈,想找到她騎過來的那輛共享單車,然而視線所及之處,沒見到半點共享單車的影子。

  巫楚:……

  夜里更冷了,巫楚抖了抖,把裝有工資的書包抱在胸前,站在公交站牌邊等公車。

  這個點這個溫度,外出的人本來就少,等車的只有她一個人,公交車更是很久都不來一趟。

  巫楚點開地圖軟件查詢實時公交,卻發現來往大學城的公交最近一趟也要在半個小時后。

  巫楚:……

  半個小時她能在外面凍成冰棍,她今天怎么倒霉?

  正在她想著要不要奢侈一把打車回學校,突然面前停了一輛公交車,她抬頭一看,正是她要等的14路公交車,開往大學城方向。

  車門正對著她打開,巫楚凝神望進車內,公交車司機穿著藍色的制服,車內沒有開燈,看不清臉。

  她沒有上車,公車就停在她面前,好像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到大學城,走不走?”車內司機轉頭朝巫楚道,他的語調古板平淡,沒有一起起伏。

  巫楚被冷風吹得抖了下,嘆氣道:“走。”

  她上了車,掏出兩枚硬幣塞進投幣機里,找了個離司機最近的位置坐下,意味不明地朝司機說了句:“一定要到大學城哦,我趕時間。”

  車里的光線不是很好,并且窗戶全都關著,空氣不流通,隱隱約約還能聞到燒焦的味道。

  公交車重新啟動,車里零零散散坐著五個乘客,巫楚的對面坐有兩個,一老一少,看起來像祖孫,她旁邊隔著一個位置坐著一個紅裙女孩,車廂后面是一對情侶。

  車駛進一個隧道,燈光恍惚,卻不經意間照在巫楚旁邊那個女孩的臉上,她幽幽轉過頭,脖子發出“咔噠咔噠”地聲響,在寂靜的車廂里極為明顯。

  這個聲音像一種暗號,對面的祖孫自己后座的情侶齊齊抬起頭,朝巫楚的方向往過來,燈光又是一晃,整個車廂都被照亮了,五位乘客慘白得不似活人的臉上一致露出詭異陰暗的表情。

  巫楚似乎毫無察覺,正低頭找找有沒有人在網上招聘兼職,一刷新網頁,卻發現刷新失敗,抬眼往手機屏幕上方一看,無服務。

  她這才抬頭望了眼窗外,發現車還在隧道里行駛,只是隧道兩側的燈光尤為微弱,起不到照明的作用。

  車子突然急剎,巫楚一個不穩幾乎要從座位上摔下去。

  還好隔壁的小姐姐扶住了她,“沒事吧?”

  小姐姐問她,但是語調與司機一樣,平平淡淡毫無起伏,聽不出一絲情緒。

  巫楚不動聲色地抽回被她抓住的手,“沒事。”

  她坐回座位,卻聽到車里的廣播播報:“黃泉站到了,請下車的乘客做好準備……”

  巫楚似乎沒注意到廣播,把手機塞回羽絨服口袋里,拉開書包拉鏈,燈光黑暗,看不清她從里面掏出了什么東西。

  車上沒有下車的乘客,但有一個上車的男青年,車上還有大半的空位,他卻在巫楚跟前站定,準備坐到她身旁的空位上。

  車里開始播報站點,語調陰森:“……上車的乘客請坐穩扶好,下一站,南山公墓,請下車的乘客做好準備。”

  巫楚把書包丟到位置上,抬頭看向男青年,“不好意思,這里不能坐。”

  “我不坐,”男青年盯著巫楚的書包,突然把雙手放在脖子上,把他的一整顆頭擰下來,他的嘴還能發出聲音:“我只是想找個位置放一下我的頭。”

  這一幕何其恐怖,就算是神經再遲鈍的人也該知道,她撞鬼了。

  車內的燈光隨男青年最后一個字落下而亮起,足夠讓巫楚看到男青年背后的祖孫裸露在外焦黑的皮膚,還有身旁小姐姐皮肉外翻鮮血淋漓的臉,再有額骨正中嵌著一塊玻璃的司機,車后的那對情侶卻是兩副白骨。

  穿著裙子的白骨一搖一晃地走上前道:“新鮮的血肉啊,吃了她,我就擁有肉身了。”

  明明是空洞的兩個眼窟窿,巫楚卻似乎在里面看到一絲垂涎。

  對面的老太太站起來出聲,聲音嘶啞又陰沉,不悅道:“老四,做事要講究先來后到,這個人是我先看到的,應該讓我先吃了她。”

  骷髏不滿:“老太婆,上一個已經給你了,這次怎么也得輪到我。”

  巫楚看著他們已經開始爭自己的肉體分配了,照這樣發展下去可能還會因為分贓不均打一架。

  她一臉冷漠,并沒有一絲被嚇到的表情,“現在是法治社會,我勸你們善良。”

  老太太陰沉沉地看了眼巫楚,桀桀笑道:“小姑娘年紀不大,膽子倒挺大。”

  “比不上你們,”巫楚謙虛道,“什么人都敢拉上車。”

  她從座位上站起來,微微皺了下眉:“我本來只是想搭個順風車回學校,但是沒想到你們欺騙了我的感情,還騙了我兩塊公交車費。”

  “作為一個淑女,本來我是不想動手的,但你們知不知道,這年頭賺錢有多難?”

  巫楚越說越氣,一張臉上滿是嚴肅的表情,公車不知道什么時候停了,車外放眼望去都是陰森森的墓地,半空中飄著幾枚鬼火。

  密閉的車廂內卷起一陣陰風,五個鬼覺得巫楚已經是囊中之物,沒有一個人在意她剛剛說了什么,相互對視了眼,直接一擁而上。

  不管先來后到,分而食之。

  “啊!”車廂中響起一聲慘叫,卻不是巫楚的聲音。

  沖在最前面的老太太與女骷髏,在發出一聲慘叫之后,直接湮滅,地上只留下一堆白色的粉末。

  巫楚手上揮劍的動作還沒來得及收回,剩余三個鬼看到她手上多了一把桃木劍,散發著令他們恐懼戰栗的雷霆之氣。

  雷擊木!

  三個鬼魂不受慣性影響在半空中剎車,齊齊往后面退去,那個女鬼的臉色比剛剛還要慘白,驚懼地尖叫道:“她有捉鬼的法器!她是玄士!”

  在人間,修煉捉鬼之術的人被稱為玄士,只不過如今玄士十分稀少,他們這一趟死亡公交橫行京市好幾年都沒碰上玄士,以至于他們越來越囂張,做事越發肆無忌憚。

  沒想到今天第一次沒到午夜就出來作祟,就拉了個煞星。

  從巫楚剛剛露的那一手可以看出來,她是個厲害的玄士,一招就把兩個厲鬼打得魂飛魄散只剩一堆粉末,他們這些鬼就算一起上,在她手下也撐不過一招。

  惡鬼遇上玄士,可以說是水遇上了火,不是水被燒干就是火被澆滅。

  如今情況非常明朗,他們這些鬼碰上巫楚,是那被燒干的水。

  巫楚提著桃木劍,陰沉的臉色讓眾厲鬼瑟瑟發抖,想棄車而逃,卻發現一整個車廂都被巫楚封印,怎么也逃不了。

  獵人與獵物的角色一下子便調轉過來。

  女鬼比較機靈,見逃脫不了,便迅速朝巫楚下跪認錯,抖著魂魄道:“玄士大人,是我有眼不識泰山,無意冒犯您,求、求您放我一馬!我一定洗心革面,不再做壞事!”

  男青年鬼也跪下來:“大師請您饒我一命,我也是被他們害死的,做壞事都是被逼無奈!”

  男骷髏見狀,下頜骨一抖一抖地道:“大師他們說謊,我就是被他們殺的,身上的肉全被他們吃了,我才是被逼的,一件壞事都沒做過,求您別殺我!”

  巫楚想到被坑掉的兩塊錢,臉色不愉,“你們當我是傻子還是瞎子?身上這么濃的煞氣還說沒做過壞事?”

  女鬼抬頭:“你這么說是不愿意放過我們?”

  巫楚不說話,但沒收起來的桃木劍已經代表了她的意思:不放過。

  若是平時,巫楚見了這些惡鬼也就見了,只要他們不在她面前害人,她沒有那么多斬妖除魔的心思,但偏偏他們收了她的車錢,還把她拉到這鳥不拉屎的墓地里來意圖不軌,不知道賺錢不容易嗎?!

  女鬼不甘地咬牙,看向身旁兩只鬼,目露兇光:“既然橫豎都是魂飛魄散,我們一起上,還能有兩分生機,我聽說吃了玄士身上的肉至少可以增長百年修為。”

  一對三,正常情況下肯定是人數多的那方獲勝,巫楚面對撲過來的三個窮兇極惡的厲鬼,不掉都不方,她拿著劍,一劍過去輕輕松松滅掉兩個,只剩下那個女鬼。

  女鬼被巫楚掃翻在地,剛剛那一劍雖然沒讓她魂飛魄散,但魂魄薄了許多。

  她嘖了聲,踩著女鬼的臉,居高臨下,一臉冷漠道:“吃我?誰給你們的勇氣?梁靜茹嗎?”

  女鬼剛剛領教過巫楚一劍的威力,削掉了她九成修為,她絲毫不懷疑巫楚再來一劍自己就會魂飛魄散,她在巫楚的腳下瑟瑟發抖,敢怒不敢言。

  這丫的就是個人形兇獸!

  她顫抖著道:“人大……對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巫楚:“遲了!”

  她腳下一個用力,女鬼的魂體承受不住她帶著靈力的一腳,魂飛魄散。

  解決完這五個厲鬼,巫楚轉頭看向司機,司機像木偶似的緩緩轉過頭,眼神空洞:“終點站到了,請乘客們帶好行李物品……”

  巫楚把劍橫在他脖子上,“別裝聾作啞,我是看在你沒做過壞事,靈魂還算干凈的份上暫時饒了你,你現在送我回大學城,你騙了我兩塊錢車費的事我就不追究了。”

  司機眼神向下,看著脖子上的劍,劍主人有意收斂,上面的雷霆氣息只讓他覺得難受卻不會讓他受傷。

  司機轉回頭,看著車前方,聲音略帶顫抖:“您請稍等。”

  巫楚滿意地收回雷擊木所做的桃木劍,手腕一翻,桃木劍縮小成十厘米大小的袖珍版本,像玩具一樣。

  她踏著一地的粉末,坐回原來的位置,將桃木劍妥帖地放回書包夾層里,整理了下衣服,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似的,坐回椅子上,面上一派乖巧。

  公車重新啟動,由于走的是鬼道陰路,很快就開到大學城附近一處無人的公交車站。

  巫楚提著包剛一下車,公車上的司機一踩油門,破舊的公車發動機居然能發出跑車的轟鳴聲,將公車開出跑車的速度,嗖地一下消失在巫楚的視線中,好像后面有鬼在追。

  不,在司機的眼中,巫楚是個眼都不眨一下就干掉五個厲鬼的人,比鬼還可怕。

  巫楚在學校里的ATM機存完錢,數著上面高達五位數的存款心里美滋滋,這上面的余額就算她下個學期不做兼職,省一點也足夠生存了。

  頓了頓,巫楚又覺得下個學期不做兼職的想法很危險,這等于是在餓死的邊緣瘋狂試探,她還要攢錢交下一學年的學費。

  她拍拍臉:“人不能懶惰!”

  給佳佳買了奶茶后,巫楚慢悠悠地晃回宿舍,剛進宿舍大門,溫暖的氣息撲面而來,巫楚嘆了一聲:“真暖和。”

  那幾個厲鬼打架不行,制冷能力倒挺厲害。

  她把奶茶放在佳佳桌子上,拿了睡衣進衛生間洗澡,出來的時候佳佳正嘬著奶茶。

  巫楚壞心思地問她:“你不是說要減肥嗎?”

  “真香!”佳佳咬著奶茶里的珍珠:“我就喝一點,不要緊的。”

  躺在床上的另外一位舍友撕掉臉上的面膜,“巫楚,她這減肥都說了一個學期了,結果現在比剛入學的時候還重了三斤。”

  佳佳動作一頓,捏了捏腰上的小肚腩,覺得還在可接受范圍內,“……哪有三斤?明明是二斤半!”

  巫楚想說二斤半四舍五入就是三斤了,但頂著佳佳犀利的目光,不敢說不敢說。

  巫楚的宿舍是四人間,但沒住滿,宿舍里只住了三個人,她,佳佳,還有她們學校的校花宋彤玉。

  宋彤玉漫不經心地趴在床上往下看,細長的鳳眸一挑,別具風情,“你想想去菜市場買三斤豬肉跟二斤半豬肉有很大的區別嗎?”

  巫楚認真想了想,“好像沒多大區別。”

  佳佳:……

  “嚶嚶嚶,你們都欺負我……”

  這哭得夠假,巫楚實在不忍心看下去,提醒她:“再哭奶茶就涼了。”

  “哦。”佳佳瞬間收聲。

  *

  因為家教的兼職已經沒了,巫楚深感生活的艱巨和緊迫,捂著不怎么富裕的錢包在學校周邊找找有哪里招兼職。

  但可能是最近快到期末考試,學生都窩在圖書館看書不愿出來,導致大學城周邊店家生意蕭條,不裁員已經是老板最后的仁慈,哪有閑錢招兼職?

  像發傳單這種最多只能干兩三天的臨時兼職倒有,但不頻繁。

  巫楚不挑,準確來說是沒得挑,蚊子再小也是肉,她穿著布偶衣在步行街發傳單,想到未來這幾天甚至幾周都可能找不到兼職,心中升起一抹濃濃的危機感,嘆了口氣。

  兼職做到晚上八點,巫楚拿了當天的工資準備回學校。

  穿著布偶服發傳單的工作雖然苦,但酬勞挺豐厚的,一個小時三十塊錢,一天七個小時就是兩百一,雖然跟家教還是沒得比。

  家教這份兼職簡直就是幸福的天堂!

  巫楚緬懷了一下做家教的幸福時光,路過旁邊的奶茶店偶然間看到上面新開業買一送一的標語,頓住腳步。

  要不然,喝一杯奶茶犒勞一下自己吧。巫楚心想,買一送一,四舍五入就是半價,她自己一個人能喝兩杯,也不會浪費。

  然而一踏進店門,被菜單上面標價35塊錢一杯的芒果汁嚇跑。

  算了算了,還是喝水吧,喝水比較經濟實惠。

  巫楚從背包里掏出她的超大容量不銹鋼保溫杯。

  “好想喝奶茶……”

  似有一道溫柔甜美的女孩子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巫楚眉毛抖了抖,低頭,若無其事地擰開保溫杯喝了口溫水。

  然而水還沒咽下去,就聽到一聲劃破長空的尖叫:“搶劫啊!!!”

  “咳咳!”巫楚被嗆到,咳了幾聲,轉頭看到一個神色慌張的男人以百米沖次的速度向她這邊跑來,街上的路人被男人兇狠的神色嚇得退避三舍,旁邊那個不知名的聲音在一旁特別緊張,聲音高了八度:“啊啊啊他朝這邊跑過來了!”

  巫楚嘆了口氣,命運啊,為什么要讓她遭遇這樣的不公?為什么她的耳朵要被迫受著女高音摧殘?如果可以,她只想做一個普通的、柔弱的小仙女啊。

  普通女孩·巫楚在男人跑過她身邊的時候,若無其事地,伸出一只腳。

  “嘭!”

  一聲令人肉痛的巨響,那個搶包的男人以五體投地的姿勢摔在地上,巫楚若無其事地坐在一旁低頭喝水,連眼神都不愿多分一點給那個男人,仿佛剛剛出腳的不是她。

  “大妹子好樣的!”旁邊那個不知名的聲音夸了巫楚一句,聽起來很興奮,而且聽起來還有點東北口音。

  男人摔倒之后很快就緩過來,迅速起身,回頭看了眼,卻發現剛剛他走過的那段路平平坦坦連垃圾都沒有,倒是剛剛旁邊有個正在喝水的小女生。

  那個女孩子看起來瘦瘦弱弱、文靜而內斂,他一只手就能把對方錘死,男人瞪了眼巫楚,啐了口唾沫:“敢壞我的事?你給我等著!小爺我不弄死你!”

  那路面上連一顆小石子都沒有,能絆倒他的只有這個女的。

  男人擼起袖子,正逼近巫楚,抬眼一望卻看見遠處步行街巡邏的保安朝他這個方向追來,他不得不放棄報仇的打算,撿起剛剛的包就打算跑路。

  巫楚又嘆了口氣,表情看起來似乎有些滄桑,用不高不低的聲音朝男人道:“這是人家的救命錢,還給她。”

  這樣的音量在按照常理來說不足以讓已經跑遠的男人聽到,然而事情就是這么詭異,男人聽到有人在他耳邊說話,驚恐地轉頭卻發現周邊空無一人,倒是身后剛剛絆倒他的女孩正站在原地,幽幽盯著他。即使隔了十幾米遠,男人還是清楚地看到那個陰森森的帶著幽怨的眼睛,讓人在這個冬日激起一身雞皮疙瘩。

  男人被嚇得腳下踉蹌了下,然后左腳拌右腳摔倒在地,發出的聲音竟不比第一次低。

  保安終于趕到,兩個彪形大漢一左一右把人按在地上動彈不得。

  “這小子還挺能跑!”

  男人不顧身上壓著的彪形大漢,倔強地回頭望著巫楚的方向,卻發現前后不過十秒鐘的時間,那里已經沒有人了。

  他心里一悚,只覺得渾身汗毛倒豎,想起剛剛看到的那雙眼睛,抖著嘴唇開口問保安:“你、你們剛剛有沒有看到那里有一個背著書包的女孩?”

  “你瞎啊那里一個人都沒有!”MD追了這小子兩條街,他還有心思惦念路邊的美女?

  保安沉著一張臉非常不爽,差點就讓這小子跑了。

  “你說那里,沒有人?”聽到保安的答案,男人咽了下口水,露出驚恐的表情,“有、有鬼!”他兩眼一翻,準備暈過去,但是卻被保安按著人中一把掐醒,哼了聲:“你別給我裝精神病,我告訴你這種招式我見多了,當街搶劫,裝精神病也沒用!”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懸疑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