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從末世到原始麻仁餅干小說

從末世到原始麻仁餅干小說

麻仁餅干 著

連載中免費

《從末世到原始》是麻仁餅干所著一部長篇穿越異能小說,主角是黃玨焱,講述了黃玨作為科學家被炸到穿越,而后在異世界飛速升級被人當神順便收獲忠犬焱的故事。黃玨剛醒來的時候,無意間使用了自己的異能,這一瞬間他覺得他完了,一定會被燒死的!沒想到預想的災難沒有到來,反而成為這個世界上神的代言人,順便和焱發展了一段感情。

更新:2019/06/23

在線閱讀

《從末世到原始》是麻仁餅干所著一部長篇穿越異能小說,主角是黃玨焱,講述了黃玨作為科學家被炸到穿越,而后在異世界飛速升級被人當神順便收獲忠犬焱的故事。黃玨剛醒來的時候,無意間使用了自己的異能,這一瞬間他覺得他完了,一定會被燒死的!沒想到預想的災難沒有到來,反而成為這個世界上神的代言人,順便和焱發展了一段感情。

免費閱讀

  摔土坯是十分耗費體力的活,好在部落的人力氣都格外大,摔起土坯跟玩似的,一會兒的功夫就摔了十來塊出來。

  “玨,你在做什么?”戰扛著一條鹿腿過來,好奇的看著地上排列的整整齊齊的泥土坯子。

  “摔點土坯,曬干了蓋房子。”黃玨拍拍手,一眼見到戰扛的鹿腿,眼睛一亮,“你們今天獵到鹿了?”

  鹿好啊,鹿全身都是寶!

  戰點點頭,“碰到一個鹿群,逮了幾頭回來,這個鹿腿給你吃……有什么不對嗎?”怎么感覺玨看鹿腿的眼神有點恐怖?

  黃玨臉上的笑容遮都遮不住,“沒有,沒有什么不對。我就問問。對了,你說你們逮回來了幾頭鹿,這些鹿還活著嗎?”

  戰鬧不懂玨為什么突然這么興奮,一臉懵逼的回答,“活著啊,夏天肉放不住,一般能逮住活的獵物,大家都是直接把活的帶回來,等吃的時候再宰。”

  “那你能不能幫我去問問他們把活著的鹿換給我,我用鹽巴跟他們換。”

  部落里每年都會分兩次鹽巴,一次在初春,一次在入冬之前。

  但是有的人初春的鹽巴到夏末就用完了,后面再想用的話,就只能和別人換。

  故此,用鹽巴在部落里交易,幾乎是約定俗成的。

  托沐是首領的福,家里每年分到的鹽巴都用不完,黃玨完全能拿出多余的鹽巴交易。

  鹿是戰他們一隊六個人獵到的,宰了兩只分了,剩下的三只拴了起來。黃玨想交易這三只鹿,戰一個人確實做不了主,得和其他幾人商量。

  “行,等我回去問問。”

  戰答應的爽快,再次看著土坯問,“你想用這些……土坯蓋房子?家里的石頭房子不好嗎?”石頭房子可是部落里最好的房子了。

  “不是不好,就是住在里面太熱了,冬天又冷……我想再蓋一座有窗戶有地龍的房子,住在里面冬暖夏涼的,肯定舒服。但是用石頭蓋房子太慢了,所以我就用土坯代替。”黃玨簡單解釋。

  “窗戶?地龍?那是什么?”

  “呃……一時半會的我也解釋不清楚,不如等我蓋房子的時候你過來看?”

  “那是當然,你蓋房子我肯定要過來幫忙的。你說的窗戶和地龍,也是大地之神告訴你的?”

  “……是。”

  戰若有所思,“原來大地之神住在土做的房子里……也是,大地之神當然是要住在土房子里的。”

  黃玨,“???”發生了什么,戰怎么會有這樣的認知?

  哦,對了,大地之神管著土地,所以戰就認為大地之神住土房子?

  這可不行!

  捋清楚戰的腦回路,黃玨忙著道,“不是,你誤會了,大地之神住的房子金碧輝煌,漂亮又威嚴,根本不是土房子。”

  依著部落人對大地之神的狂熱崇拜,萬一這些人以住土房子為榮,他日后還怎么蓋磚瓦房?

  戰疑惑,“是嗎?”

  黃玨連連點頭,溜圓的眼睛緊緊的盯著戰,務必讓戰看到他眼中的真誠,“絕對是真的!”

  “這樣啊~”戰撓撓頭,“玨你真厲害,不但能經常見到大地之神,還連大地之神住什么樣的房子都知道,我都沒見過大地之神呢。”

  黃玨,“呵呵……”

  除了裝傻,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怕戰再追著問大地之神的事情,忙著轉移注意力,“戰,明天你們還出去狩獵嗎?”

  “去啊。”

  “我和焱跟你一隊怎么樣?”

  “行……啊,你說什么?”戰差點順嘴答應,反正過來一臉吃驚的瞅著黃玨,聲音都高了八度,“你想要出去狩獵?!”

  立馬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不行不行,我可不敢帶你出去,讓父親知道還不得宰了我!”

  再說了,就玨那小身子骨,是能狩獵的樣子么?

  當然,這句話不能說,否則玨絕對發火。

  “放心吧,父親那邊我去說服他,出去了有焱保護我,不會有事的。”黃玨又不傻,哪能看不出戰到底是怎么想的,復又威脅道,“你要是不帶我,我就偷偷的跟在你們后面溜出去!”

  要不是他對部落附近的山林不熟悉,怕走遠了找不到回來的路,他也不會想跟著狩獵隊一起走。

  戰,“……”

  讓玨跟著,在他眼皮子底下,他還能護著玨一點;要是讓玨跟焱偷溜出去……

  想想可能的后果,戰打個哆嗦,立即做了決定,“行,等明天了你和我們一起走,不過到了外面一切都得聽我的,你不能由著自己的性子來!”外面不比部落里,一不小心命就沒了。

  黃玨笑逐顏開,“行,就按你說的做!”

  戰擰著眉毛,滿臉愁容的走了。

  雖說得到了玨的保證,玨這段時間也確實改好了,但前十幾年的印象太過深刻,戰就怕到了外面玨不分場合的鬧騰,那就麻煩了。

  無奈的嘆口氣,要真有危險,大不了他豁出命去護著玨,只希望玨以后能真正讓人放心。

  倒是玨想換活鹿的事情非常順利,這幾個戰士并不想要鹽,依著他們的戰力,家里也不缺鹽,他們想等糧食收獲了,能分一些種子。至于糧食的口味如何,他們并不擔心——大地之神特意給的食物,味道能差的了嗎?

  戰搖頭,“這件事我做不了主,你們得親自去和玨說。”猶豫一下,又道,“明天玨和我們一起出去……”

  話還沒說完,人群就炸了,也顧不上換種子的事情了,一個個的表達自己的不滿:

  “什么?玨也要出去?不行,我不同意!”

  “你在開玩笑吧?玨那身體能去狩獵?”

  “玨從來沒有訓練過,更沒有參加過狩獵,別見到獵物,他先給嚇哭了……”

  “不行,不行。戰你也說說他,狩獵可不是鬧著玩,不能由著他的性子來!”

  “就是,他要是中途惹事怎么辦?猛獸兇起來可不認眼前的人是誰……”

  “我也不同意!明天咱們是去狩獵,還是去保護他啊,凈給添亂!”

  ……

  戰也覺得玨是胡鬧,但聽到這些人這么說,又不樂意了,“你們說那么多做什么?玨只是跟著咱們一起出去,又不用你們護著!焱知道吧?自己一個人殺死象的那個勇士,明天他也出去,專門保護玨,哪用得著你們操心了!再說了,真有個什么,還有我這個親兄弟在呢,我都不說什么,你們別給這瞎比比!”

  戰在這些人當中還是很有威懾力的,一席話噴的大家沒了聲音,最后只能不情不愿的,“行,這可是你說的,明天要真是出了什么事,能護著他,我們盡量護,不能護,你可不許怪我們。”

  翌日,黃玨和焱一早在部落出入口等著——狩獵隊都是在這邊集合好,再一起出發的。

  蓬正在和石說話,一眼瞥到黃玨和焱走過來,疑惑道,“噯?玨怎么來了?”

  石順著蓬的視線看過去,厭惡的皺眉,隨即收回目光,“誰知道他為什么過來……”

  話沒說完,蓬已經笑著沖黃玨打招呼,“玨,你是來找戰嗎?戰還沒來呢。”

  好奇的眼神瞟向旁邊的焱,和焱的視線對上,立刻笑彎了眼,顛顛的跑過去,“我知道你,部落里的人都在說,你自己獨自一個人打死了一頭象,是真的嗎?你是怎么做到的?你太厲害!我到現在獨自殺死的最大的一頭獵物是羊,比起你來差遠了……”

  狂熱的樣子跟粉絲遇到了自己的偶像一樣。

  黃玨失笑,“你問那么多,讓焱先回答哪個?不過我們今天會和戰他們一起出去,要是有機會的話,你可以親眼看到焱打獵。”

  又向焱介紹,“這是蓬,打獵的一把好手,人也熱心腸,在部落里要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我不在,你找蓬也可以。”

  通過這幾天的接觸,黃玨發現焱十分沉默,如果他不主動找話說,焱能一天都不吭聲。

  雖然能理解焱是突逢巨變才變成這個樣的,但黃玨還是希望他能開朗一些,多和部落的人接觸接觸,畢竟沒有意外的話,他要在部落里生活五年呢。

  正如黃玨所想的,自從小河死后,他自己被追殺開始,焱就沒睡過一個安穩覺,夢中都是被刻骨的仇恨啃噬著心臟,如果不是他的性格足夠堅毅,現在他怕是早就被仇恨逼瘋,又或者不顧一切的返回部落報仇了。

  這種心境下,他又怎么會與人說笑。

  焱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對上黃玨關切的眼神,心里微暖,沖蓬點點頭,“以后可能要麻煩你了。”

  蓬受寵若驚,笑的二傻子似的,連連擺手,“不麻煩,不麻煩。對了,今天你和玨也要出去?我和你們一起吧。”

  石聽的忍無可忍,伸手把蓬薅過去,“你別忘了,咱們可是一隊的!”而且,有玨這個惹禍精在,也不怕被拖累死!

  鑒于最近黃玨在部落里人緣變強,且他也跟著沾了光,石嘴巴動動,沒把后面的話說出來,但臉上的嫌棄卻毫不掩飾。

  “啊~真是可惜,我還想看看焱打獵呢~”蓬一臉惋惜,想到什么,眼睛一亮,興沖沖的對焱道,“要不,你們來我們隊吧!”

  這次不等石說話,旁邊幾個跟他一隊的就先不樂意了,“人家好好的隊伍,干嘛跟咱們一隊。再說了,焱戰力那么強,別回頭讓咱們給拖累了!”

  “就是,人家好好的組隊,你橫插一杠子進去拉人,事情做的也太不地道了,當心戰找你打架!”

  “玨你別理他,他瞎說呢……”

  玨這段時間為部落做的事情,他們有目共睹,心里也很感激。但一碼歸一碼,打獵可不是鬧著玩,每次出去,他們都做好了再也回不來的準備,這種情況下讓他們再帶上一個拖累,擱誰誰都不樂意。

  即便焱戰力超群,只要有玨在,就不行。

  黃玨怎么會不知道他們在想些什么。

  雖然告訴自己不要在意,但被人當廢物對待,還是超級不爽,心里打定主意,今天就讓這些人好好瞅瞅他的本事。

  現在瞧不起他,等以后讓他們求著他組隊!

  蓬被說的尷尬又惱火,也生氣了,“我今天不和你們一起了,我要和玨他們一起!”有焱在,他才不相信玨會成為拖累呢!

  黃玨被吵得心煩,不耐煩道,“你們放心,我也沒想著和你們組隊。”又看著蓬,“戰的隊伍我做不了主,你要想過來,就和戰說。”

  這事要和戰說了,知道這些人瞧不起玨,依著戰護犢子的性子,還不得和這些人打起來啊。

  蓬只是單純的崇拜焱,并不想挑事,聞言不在言語,只是神情悶悶的,顯然不高興。

  這邊正鬧著,戰和沐帶著幾個人走過來。

  黃玨驚訝,“父親,您也要出去?”

  沐沒好氣的瞪他一眼,“嗯,好久沒動彈了,出去活動活動筋骨。”

  昨天這小崽子鬧死鬧活的非要跟著出去打獵,他磨破了嘴皮子也勸不下來,愁的一宿沒睡,最后決心親自跟著出去,不然他得擔心死。

  黃玨又好笑又感動,“我都跟您說了我不會有事的,您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就你這小胳膊小腿的,連石缸都抱不起來,讓他怎么相信!

  照顧玨的面子,沐沒說破,只“呵呵”兩聲,“相信,我怎么會不相信你呢。”

  黃玨,“……咳,其實吧,知道我要去狩獵后,大地之神賜予了我保命的能力。”

  眾人都支棱著耳朵聽這父子倆說話呢,聞言頓時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黃玨身上,更有心急的問,“什么保命的能力?”

  沐也是一臉驚喜,“真的?大地之神真的賜予了你保命的能力?”

  黃玨無奈的笑,“當然是真的,我什么時候騙過您。”

  沐心說,你騙我的時候多了去了。

  沐質疑的表情太明顯,黃玨想忽略都難。

  黃玨,“……”

  正好他也想在人前立威,干脆道,“不信您看。”

  伸手一指,一根嫩綠的小草迅速暴長到兩丈長,葉片蜿蜒卷曲,靈蛇一樣纏住一個戰士,把人帶向空中。

  “艸!”

  “天啊!”

  “啊!”

  ……

  驚呼聲此起彼伏的響起,人們一個個的瞪大眼睛望著突然長長的巨型草,嘴巴張的能塞下拳頭。

  就連焱一向漠然的臉上也露出驚愕的表情。

  被纏住的戰士在短暫的呆滯后,發出震天的慘叫,“啊啊啊,快放我下去……大地之神啊,我在也不敢在背后說玨的壞話了!!!”

  黃玨本想做個示范就將人給放下來的,聞言又頓住,算了,還是等一會兒再放吧,也讓人們好好看個清楚。

  人們反應過來后,一窩蜂的跑過去圍著那根綠草研究。

  “天吶,這真的是草嗎?長得可真結實!”

  “當然是草了,你看這顏色還有這形狀,不就是平時見到的草嗎?玨可真厲害,一下子就把草變成這樣了!”

  “是呀,是呀,可太厲害了,要是打獵的時候用草把獵物綁住……嘖嘖嘖,那不是想要多少獵物就有多少獵物!”

  “我要去跟玨組隊,你們都不要跟我搶!!”

  “滾你的,玨是和我們一隊的,昨天就說好了的!”

  ……

  至于被掛在草上面嚇得鬼哭狼嚎的戰士,被眾人一致的忽略了。

  眨眼間,黃玨就從被人嫌棄的廢物拖累,成了人人爭搶的香餑餑。

  剛拒絕了黃玨的那一隊人悔的腸子都青了,厚著臉皮和戰套近乎,“今天你們去哪兒?不如咱們一起?我知道哪里獵物多。”

  戰完全被玨的操作驚呆了,壓根沒聽到這人說什么,兩步跑過去,拉著黃玨的手上下打量,“你真是我兄弟?你真是玨?”

  黃玨心頭微緊,難道他露出破綻了?

  還沒等他想好怎么應對,肩膀上就挨了戰一拳頭,“你可真是太厲害了!”

  黃玨冷不防被捶的“誒呦”一聲,身體后退兩步,看戰雙眼放光,眉飛色舞的樣子,心里松口氣,不是懷疑他就行。

  還沒等他說什么,沐在一旁怒了,對著戰一頓錘,“你個混賬東西找揍是不?玨能禁得住你的拳頭!你再捶他一下試試?看我不揍死你!”

  戰被打的抱頭鼠竄,嘴里笑嘻嘻的,“我這不是太高興了嗎。玨可真是了不起,咱們這么多人都在夢中被大地之神指點過,也就玨被賜予了能力,還是這么厲害的能力!看以后誰還敢說玨的壞話,誰敢說,就讓玨照這個樣,也給他綁上!”

  指了指那個被小草舉到空中的戰士,戰眼神得意的掃視一遍周圍,真心為黃玨高興。

  以往都是他們兄妹威脅加利誘,再加上他們的父親是首領,部落里的人才表面上對玨客氣。現在好了,玨不但得了大地之神的青睞,本身還變得強大,看部落里誰還敢瞧不起玨!

  聽了戰的話,眾人臉上都訕訕的,圍著黃玨套近乎的那幾個也不好意思了。

  說實話,雖然這段日子玨為部落做了些事情,大家也知道玨得到了大地之神的認可,但其實心里對此是不以為意的。

  一方面,他們這些戰士在狩獵初期,幾乎人人都在夢中得到過大地之神的指點,知道怎樣利用自身的優勢快準狠的殺死獵物(其實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另一方面,部落傳承千年下來,向來是狩獵為主,至于種地、清理器具獸皮上的污垢什么的,不過是錦上添花的事情,有最好,沒有,大家也無所謂。

  所以,盡管人們都知道黃玨得到了大地之神的認可,心里卻并沒有多看重。畢竟,只有強大的戰力才是狩獵的根本,才是能夠好好活下去的倚仗。

  其余的,都是小道。

  說白了,在這些人心中,只認可并崇拜武力。

  現在黃玨還是那副孱弱的,仿佛一推就倒的樣子,卻再也沒有人敢小看他,畢竟,能控制小草當武器,這樣的戰力可比他們強大多了!

  不久后,當人們知道黃玨不僅能控制小草,還能控制所有的植物當武器后,所有人都震驚了。

  戰說完就竄到黃玨身邊,“玨你沒事吧,我剛才太高興了,沒控制住力度……”

  黃玨好笑,怕戰內疚,忙著搖頭,“沒事,我就是沒有防備,被你嚇了一跳。”

  戰嘿嘿傻樂,“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黃玨轉頭看向沐,“父親,您也看到了,我完全有自保的能力,所以您不必特意跟著我去狩獵了。”

  沐原本就偏愛玨,此時更是怎么看黃玨怎么順眼,笑呵呵的,“就是因為看到了,我才更要跟著去。我兒子第一次用大地之神賜予的能力狩獵,我怎么能錯過。”

  黃玨,“……好吧,您高興就行。”

  被小草卷起來的那個戰士都要哭了,“玨,玨,你快點放我下來吧。我知道錯了,保證以后再也不在背后說你了……”

  黃玨打個響指,小草瞬間縮回原樣,戰士也被放到地上。

  人們再次大開眼界,發出此起彼的驚嘆聲,看向黃玨的目光充滿了狂熱,連尷尬都顧不上了,紛紛上前想要圍著黃玨說話。

  跟戰一隊的幾個人昨天還對黃玨嫌棄的不行,此時不約而同的成半包圍姿勢,把黃玨護在中間,警惕的瞪著圍過來的人,生怕哪個不要臉的過來搶人,再把黃玨給勾搭跑了。

  蓬他們一隊的人見戰不理會他們,偷偷的跟蓬嘀咕,“蓬,你不是和玨關系好么?你去跟他說說,讓他和我們一隊唄,打到的獵物,咱們分他一半”

  蓬斜眼看著自己的隊友,“人家好好的隊伍,干嘛跟咱們一隊。焱戰力那么強,別回頭讓咱們給拖累了!再說,人家好好的組隊,咱們橫插一杠子進去拉人,事情做的也太不地道了,當心戰找你們打架!”

  把他們之前的話一字不落的又還給他們。

  他原本就不高興,此時更是生氣,要是早聽他的,哪會像現在這么尷尬,這會兒知道玨的厲害了,早干什么去了!

  “好了好了,別吵吵了,人都到齊了咱們就趕緊走,早點去早點回來。”

  戰清清嗓子,不理會周圍羨慕嫉妒恨的目光,喜滋滋的帶著他們這一隊的人麻溜走人。

  “哎,戰,等等,走那么快干嘛?咱們一起唄,正好順路,我們今兒也想去那邊呢……”回過神來的人們趕緊跟上,百爪撓心似的好奇,就想看看黃玨是怎么利用大地之神賜予的能力捕獵的,要是他們表現好一些,大地之神說不定在夢中也會賜予他們這樣的能力?

  這邊人剛走,部落里巫就收到消息。

  “你說什么?大地之神賜予了玨控制小草的神力?”巫失態的站起來,橘子皮似的老臉不住抖動,渾濁的眼睛瞪的大大的,鼻翼微微翕動,滿是震驚和興奮,“具體怎么回事,你再說一遍!”

  報信的人將他看到的情景仔仔細細的說了,末了總結,“……聽玨的意思,好像是大地之神不放心他去狩獵,所以賜給了他這個能力當做保命的手段。”真是好運的讓人嫉妒,大地之神竟然這么偏愛他!

  巫想起黃玨昨天說的,要跟大地之神討要圣藥,他還以為玨只是耍嘴皮子隨便說說,沒想到這小子竟然真的做到了!

  ——大地之神雖然沒賜給他圣藥,卻賜給了他比圣藥更加寶貴的神力!

  這可是神力啊!

  相傳只有那些超級大部落的巫才擁有神力,因此他們也被稱為神使,意為神的使者。

  他私心里也想過早晚有一天,或許玨能成為神使,但按著他的預期,少說也得等上七八年的時間,卻沒想到驚喜會來的這樣快!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們也有神使了!早晚有一天,我們土部落也會成為超級大部落……”

  巫興奮的不知道該怎么表達,一邊在屋子里轉圈,嘴里一邊嘀嘀咕咕的,看的報信的人一臉懵逼,差點以為巫魔怔了。

  “……對了,玨呢?”

  興奮夠了,巫終于想起玨這個重要的人來,心里只有一個念頭,一定得把玨保護好了,絕對不能讓部落里這千百年來才出現的,唯一一個神使出事!

  “呃,去狩獵了……”

  “什么?誰讓他去的,沐怎么不攔著!!!”

  巫的咆哮聲響徹整個部落。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