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奇幻 → 心愿男神超能遇見你忘川拾淚小說

心愿男神超能遇見你忘川拾淚小說

忘川拾淚 著

連載中免費

《心愿男神超能遇見你》是忘川拾淚所著一部長篇現代奇幻小說,主角是林若以柳南山,講述了林若以因為愛慕學長柳南山而畫出了他的畫像,沒想到畫像竟然活過來的故事。林若以看著畫紙上喋喋不休的柳南山,有些不敢相信,二十一年來平靜無比的生活打破,原來她是有超能力的?當確定自家的貓也會說人話之后,林若以接受了這個事實,可是為什么畫紙上的男神跟現實里的冷漠男神差別那么大?

更新:2019/06/23

在線閱讀

《心愿男神超能遇見你》是忘川拾淚所著一部長篇現代奇幻小說,主角是林若以柳南山,講述了林若以因為愛慕學長柳南山而畫出了他的畫像,沒想到畫像竟然活過來的故事。林若以看著畫紙上喋喋不休的柳南山,有些不敢相信,二十一年來平靜無比的生活打破,原來她是有超能力的?當確定自家的貓也會說人話之后,林若以接受了這個事實,可是為什么畫紙上的男神跟現實里的冷漠男神差別那么大?

免費閱讀

  “林若以,林若以。”

  床上的少女不耐的翻了個身,誰啊,大清早的叫什么叫。

  “林若以,是我,柳南山。”

  少女悚然一驚,立馬坐起身,正對上一張男人的臉。

  “啊!!!!”

  驚呼回蕩在閣樓間,引起了隔壁閨蜜的抱怨:“一大早的在鬼嚎什么?林若以,難道你被軟軟咬了嗎?”

  聽到這道聲音,林若以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床上蹦了起來并將自己的門反鎖,然后滿目驚恐的回頭。

  剛剛在跟她說話的東西,居然是她昨天才完成的一幅油畫。

  畫的是彩色頭像,原型就是和她有過一面之緣的學長柳南山,因為長相讓人驚艷,所以林若以回家就把他畫了出來。

  此刻,那張剛剛被林若以定義為男神的臉正一動不動的注視著她。

  “主人。”

  油畫語出驚人,林若以一抖,差點從門上溜下去:“你你你你叫我什么?”

  “主人啊,我還記得主人昨天晚上拿著筆刷劃過我身體的感覺,那滋味實在太美妙了!”油畫開始喋喋不休:“主人你不知道,我一醒來就看見了主人漂亮的臉蛋,簡直和帥氣的我互相映襯,天生一對啊,話說主人你不冷嗎?”

  林若以低頭,看了看自己剛剛睡醒衣衫不整的樣子,嚇得趕緊鉆進被窩,憤怒的探出一個頭:“你就不知道避嫌嗎?!”

  結果這幅畫完全不知道害臊為何物:“不用害羞,主人,你昨晚翻身六次,踢被子十二次,說了五句夢話,三句都是我的名字。”

  “……”

  一想到自己昨晚的睡相都被自己的“男神”看了去,林若以就忍不住捶胸頓足:“你,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間活了?為什么叫我主人?”

  真是活久見了,這幅畫居然能說話,還能做出表情,真是神奇。

  油畫的臉頰左右搖擺表示自己不知道:“我醒來就看見主人了,至于稱呼,你創造了我,當然是我的主人了,哦,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也可以叫你媽媽。”

  “咦——”林若以不屑的鄙視了一聲。“你還是叫我主人吧。”

  “好的主人。”油畫十分乖巧。

  “所以……這種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實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突然我就看到了你,然后還發現,自己居然是一幅畫,不過我覺得嘛,這個屋子里就只有你一個活人,所以我猜肯定跟你有關嘍。”

  “跟我有關?”林若儀再次將自己的嘴巴張得都能吞得下一個雞蛋那么大,指著自己的鼻子,全然不知所措。

  她活了二十多歲,如今憑借自己的本事租下了這個兩室一廳,現在這幅畫突然莫名其妙的告訴自己,自己居然還有這種異能……難道她過去的二十一年都白活了嗎?

  不,林若以,你的人生還是要靠自己,只靠自己,不能憑借這種奇怪的力量……

  “我說你想什么呢主人?現在你能不能想辦法讓我從這幅畫上下來呀?我也想動一動。”

  “動個鬼呀,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兒。”林若以不耐煩的走到他面前,全然不顧他的抗議,用畫布將他牢牢遮住了:“我要換衣服了。”

  “沒用的主人。”油畫漸漸浮現在畫布上,一臉的得意:“只要是畫布畫紙,我在哪都能出現哦。”

  林若以剛剛解開一個扣子,聞言立馬扣了回去,那豈不是說自己以后的私生活都要無時無刻被偷窺了?

  如果它還是幅普普通通的畫就好了。

  這句話在心底一閃而過,林若以氣憤的站起身,走進衛生間換衣物。

  “媽媽!”

  門剛關上,一道甜糯的聲音就竄了進來,什么情況?剛剛不是說不叫她媽媽嗎?

  她滿面愁容,正想發牢騷,卻只見一個金色的肉團子蹦進了他的懷里。

  這不是她的軟軟嗎?

  軟軟是林若以養了一年的長毛金漸層貓咪,平日里林若以常常以母親自居,將其稱為自己的兒子。

  軟軟睜著烏黑的大眼睛,無辜的看著她,“媽媽,那個怪阿姨終于走了,我好餓,你陪我吃飯好不好?”

  林若以,目光呆滯著,半晌才憋出一句話:“兒子,你這是怎么了?你怎么……會說人話了?”

  “啊?媽媽,我說的是人話嗎?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突然就會說了,剛剛那個怪阿姨在,我都沒敢過來找你呢。”

  “啊?你你不是貓成精了吧?乖兒子你實話告訴我你跟著誰練妖術了?”

  “什么妖術呀?媽媽,你在說什么?我每天都陪在你身邊,怎么可能練習什么妖術?”

  “這……”林若以腦海中突然浮現起剛才那幅肖像畫所說的話。

  他說,這一切的緣由都是因為自己本人。

  難帶自己真的擁有了超能力?

  林若以一時間震驚不已,連忙打開門朝油畫走去,卻發現新搭上去的那塊畫布上已經沒有了顏料。

  她掀開畫布,柳南山那張帥的人神共憤的臉躍然紙上,半瞇的眼睛,微微上揚的嘴角,是她昨晚畫出來的樣子。

  林若以呆滯了一下,難不成剛剛只是一場夢?

  可是腳邊還在蹭著自己的軟軟卻仍然在聲音甜甜的叫自己媽媽。

  “等等,難道是因為我內心的強烈愿望?”林若以突然想起她昨天完成這幅畫的時候,還一直對著那幅畫輕輕的祈禱:“嘖嘖,這么傳神,好像在看我一樣,要是你真的能看我就好了。”

  還有她的兒子,她每天都在祈禱她的軟軟能夠說話,這樣子他們之間的“母子交流”也可以增加順暢一些。

  還有剛才她將畫布蓋上那幅畫的時候,心里也在想:大哥你能不能恢復一副正常的畫?

  所以難道她控制自己超能力的方法就這么簡單,只要心中有著強烈的愿望,就可以了嗎?

  這個簡單的解釋令林若以簡直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所以她的超能力就是完成自己的心愿?這也太牛逼了吧……

  林若以深吸一口氣,瘋狂的在心里想:我要變成百萬富翁。

  別怪她俗,這個世界上有多少淡泊利益的人呢。

  一秒,兩秒。

  林若以等了兩分鐘,仍然什么都沒有發生,她自嘲的笑了笑,切,早就知道是假的吧,估計只是幻覺而已。

  她坐在餐桌前,那里有一個昨晚買好的小蛋糕,她無聊的拿叉子戳了戳奶油,又一個想法一閃而過。

  蛋糕會不會也變活呢?

  “哎喲!痛死了!”

  腦袋上頂了顆草莓的蛋糕不滿的叫起來,身子狠狠一彎,把叉子給彈了出去。

  它先是愈合了自己身上的“傷口”,然后滿臉鄙夷的看著林若以:“嘖,愚蠢的人類,難道不知道吃甜品會長胖嗎?等你到二百斤,我就會融合進你身體里的脂肪,哼。

  林若以揉了揉眼睛,再三確認面前這個傲嬌的小蛋糕是在扭身子后,面無表情的又許了個愿。

  蛋糕安靜下來,但因為被搖晃而濺出來的奶油卻在餐桌上斑點分布著,昭示著剛剛發生的一切。

  林若以拿起叉子又放下,算了算了,她實在下不去這個口。

  她將自己的電腦打開,在百度上查找起來關于這種超能力的事情。

  林若以這一查,網上什么真實的案例都沒有發現,卻看到一部科幻電影里面有一種和自己極為相似的超能力設定。

  是一種意識能力,可以讓死物變活。

  按照上面所說的,超能力應該是自己擁有并天生就能控制的,可是她呢,雖然擁有,甚至還讓它神奇的發揮了出來,卻完全不知道該怎么控制……

  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她又用手撫上了那幅畫,嘴上還喃喃道:“柳南山,現在你開口跟我說話吧。”

  那畫卻紋絲不動。

  林若以改為心里想:“哎呦,你要是真能跟我說話就好了。”

  于是奇跡又發生了,在她說完這句話之后,那畫真的又沖她眨了眨眼。

  “有沒有想我呀?”

  他的這句話讓林若以原本具有的驚喜全部都煙消云散了:“我說,人家柳南山可是一個紳士,你這副樣子,一點都不像他。”這么騷氣,哪里還有一個正經學生的樣?

  結果她一說,那幅畫倒是更加變本加厲了起來:“我哪里不像,哪里不像,哪里不像呀?我說,你既然這么厲害,要不然幫我走下來唄。”

  “這怎么可能?你是一幅畫,走下來會變成什么樣子啊?萬一你給我弄臟了一點點,就不好看了,所以我奉勸你呀,就別想了。”好歹柳南山的長相也還算可以,至少截止目前,林若以還是他的顏粉,更何況這幅畫她可花費了不少心思,怎么也不能讓弄臟了不是。

  “那好吧,可是我這樣子好無聊呀,你能不能給我找點事做?”

  “那你陪我玩逗貓棒好不好?”軟軟適時的插話進來,這一畫一貓居然還聊了起來。

  自己賦予語言能力的東西都是這么活躍的嗎?

  林若以仰天長嘆,捂著耳朵打開自己的繪畫屏,開始在上面完成這周的稿子,前兩天因為畫柳南山的肖像耽誤了時間,現在必須趕緊補稿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軟軟終于玩累了,喵嗚一聲就躲進了窩里,畫像剛得空和它主人說句話,就語不驚人死不休:“主人,你畫的是小黃文嗎?”

  林若以拿著筆的手顫抖了一下,男主的腿牽出一條長長的黑線。

  在點擊完撤銷后,林若以憤怒的轉身:“我畫的是純情耽美!耽美懂嗎?!”

  其實她一開始見到柳南山,也是被他身上的氣質所折服,認識三十秒后,林若以也已經在手機也調了靜音,全然沒有注意到天色已經慢慢變暗,更沒有注意到手機上來自白嘉良的電話轟炸。直到她想看一看時間的時候,才發現已經有了十幾個未接來電。

  “若以,你不是答應好,陪安清漪去KTV了嗎?為什么現在不接電話?我這邊給你打了這么多電話你都不接她都快煩死我了!”接起電話,白嘉良轟炸的聲音就撲面而來,嚇得林若以忙把電話拿遠了一些。

  等到那邊噴完了,林若以才將手機靠近了一點,回答道:“好啦好啦,我現在準備一下就來了。”

  林若以估計今天來的都是熟人,也就懶得化妝,隨便打了個底就打算出門。

  畫像幽幽的從里屋的畫布轉移到門口那幅林若以已經完成的畫作上,盯了她一會:“我有預感,你會后悔這次出門的。”

  林若以毫不示弱的懟回去:“你也會后悔從里面跑出來的,等會就把你關禁閉。”

  畫像委屈的眨了眨眼睛,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消散開來。

  時間緊急,林若以給軟軟放好下午飯之后,就打了一輛出租車直奔ktv。

  “靠,居然不接電話啊你們!害得我還去前臺解釋了半天。”林若以氣勢洶洶的推開包間門,剛揮舞起拳頭,就對上一雙攝人心魄的眼睛。

  林若以愣在原地,一瞬間的錯覺還讓她以為畫像來到了這里。

  柳南山!?

  坐在沙發上的男人眉目俊秀,明顯被突然闖進來的林若以吸引,正平靜的看著她。

  林若以維持著拳頭停在半空中的姿勢,欲哭無淚,完了,這下在男神面前的形象全毀了。

  柳南山到底是有教養的,他十分紳士的沖著她微微笑了一下,算是打過招呼了。

  “快過來,我們就等你一個了。”白嘉良打破了尷尬,揮手招呼林若以,林若以有些不好意思的沖著柳南山點點頭,坐在了白嘉良的旁邊。

  她剛剛坐下,安清漪就看似隨意的沖著柳南山說道:“南山,若以可是一直很欣賞你呢,作為回報,干脆給她唱首歌吧。”

  聞言,林若以猛烈的咳嗽了幾聲,剛喝進去的酒差點嗆出來。

  什么?自己和柳南山從認識到現在還沒到24小時吧?

  她哀怨的看了安清漪一眼,作為閨蜜,她一直都很清楚安清漪的性格,見到一個好看的男孩子就想撩,不用說,柳南山這種肯定是她的菜。

  但姐妹,你撩漢為什么要拉上我?

  柳南山先是一愣,然后不露破綻的笑了笑:“我就算了,不是很會唱流行樂。”

  “那就選首你會的,什么都行呀,今天可是我的生日,你都不滿足下我的小要求嗎?”

  安清漪一邊磨著他,白嘉良也在旁邊攛掇:“是呀柳南山,你好不容易來了一次居然都不唱歌,快唱吧。”

  在這兩個人的極力要求之下,柳南山終于同意唱一首歌。

  他起身走到點歌臺,眉頭輕皺,翻找一會后,回來拿起了話筒。

  林若以很好奇,不知道男神會點什么歌曲呢?

  偌大的屏幕上,浮現出《廬州月》三字。

  這首歌的詞曲創作都是許嵩,演唱者也是他,林若以曾經嘗試過,如果不用心的話,很容易唱成那種毫無起伏一幅死氣沉沉的感覺。

  林若以屏息,包廂里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在等待前奏的結束。

  “兒時鑿壁偷了誰家的光……”

  低沉,清澈的男聲在響起的那一瞬間,就征服了林若以的耳朵,她眼睛亮晶晶的看著柳南山的背影,這也太好聽了吧。

  一曲完畢,柳南山放下話筒,笑著回頭道:“請多指教。”

  整個包廂鴉雀無聲,安清漪帶頭呆愣的鼓了兩個掌,接著,掌聲如同暴風雨般響起。

  “我靠,柳南山,你唱歌也太好聽了吧?”

  “高人不露相啊!”

  柳南山依舊保持著得體的微笑,是一副寵辱不驚的樣子:“我只會這一首而已。”

  他的謙遜成功贏得了包廂所有人的好感,林若以也在心底暗下決定,回去后讓油畫也試一試。

  歌唱了大半,眾人的興味漸漸變小,作為東道主的安清漪提議:“我們來玩真心話大冒險吧?”

  林若以悚然一驚,要知道,她玩這個游戲就從來沒贏過。

  但安大小姐的意愿違背不得,林若以只好一邊祈禱等會不要太狠,一邊上了臺桌。

  規則很簡單,指針轉到誰,誰就要進行挑戰。

  十分鐘后。

  果然……

  林若以看著又一次轉到自己面前的指針,面無表情的說道:“我選大冒險。”

  眾人一陣唏噓,安清漪有點擔心的看著她:“若以,你已經喝了八杯酒了……”

  話音剛落,林若以就豪邁的拿起一杯酒,干脆的一飲而盡:“愿賭服輸。”

  九杯啊……

  想起自己高中的時候,被灌了六杯酒就去超市揚言搶劫,林若以心有戚戚然。

  算了,這么久了,總該有點長進吧。

  她面帶微笑的看著面前的好友們玩游戲,只覺得頭越來越暈,視線也越來越模糊。

  好困。

  “咚!”的一聲,林若以直接倒在了桌子上,把安清漪嚇了一跳,她連忙扶起林若以:“若以?”

  林若以眼睛瞪大,看起來十分清醒,安清漪卻莫名覺得危險。

  “我想喝水……”林若以無辜的看著不遠處的酒杯,安清漪剛想站起身給她倒杯水,桌邊的伙伴就發出一聲驚呼。

  她疑惑的回頭,瞳孔猛然一縮。

  剛剛那個酒杯,居然正以詭異的速度,緩慢而奮力的朝著林若以前進。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酒杯端端正正的把自己擺在了林若以面前,她傻笑一聲,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那個酒杯,是柳南山的,并且被喝了一半。

  林若以毫不自知自己已經和男神來了一次間接接吻,再次倒在桌上。

  柳南山鎮定自若的安撫道:“應該是桌子上有水,滑過去的。”

  這個牽強的解釋倒也說得通,眾人松了口氣,也是,酒杯怎么會自己動呢?

  “嗨起來!”

  突然,趴在桌上的林若以猛的仰起頭來,與此同時,包廂的頂燈發出一聲尖利的嘯叫,開始飛速旋轉,紅色藍色黃色的燈交替互換,一閃一閃。

  “啊——”以安清漪為首的女生們接二連三發出驚恐的尖叫聲,一個個嚇得魂飛魄散。

  如同受到了鼓勵一般,頂燈作亂的頻率又加快了不少,整個場面陷入了空前的混亂之中。

  ……

  清晨的陽光照射在林若以的臉上,她揉了揉眼睛,捂著幾乎要裂開的腦袋醒來。

  “啊——”在她醒來后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她就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

  她居然沒!穿!衣!服!

  看著此情此景,林若以不禁哀嘆一聲:“誰能告訴我,昨晚到底發生了什么啊!!!”

  “咳咳,昨晚發生了什么,這還不明顯嗎?”男人的聲音在屋中響起,嚇得林若以一個激靈,忍著渾身酸痛的身體裹緊了身上的小被幾。

  她循聲轉頭,看到了那畫布上浮現著的男子頭像:“你你你……你把話說清楚!”

  油畫邪魅一笑,“主人,昨晚是柳南山送你和室友回來的。”

  聽到“柳南山”的名字,林若以徹底慌了,心想:柳南山!沒想到他居然是個斯文敗類,真是可惡,居然敢趁機輕薄本小姐,本小姐今天一定要討一個說法!

  氣沖沖地拿起手機,林若以想也沒想就撥通了柳南山的電話。

  那邊剛剛“喂?”了一聲,林若以就氣勢洶洶地道:“柳南山,你昨晚對我做了什么!”

  電話那頭的柳南山滿臉蒙圈:“昨晚你喝醉了,我就……”

  “好啊你,果然是你干的!居然趁著我喝醉的時候做這種事情!你還有沒有人性了!”林若以暴躁地打斷柳南山的話,胸口氣得劇烈起伏著。

  “喂,林若以,你有病啊你一大早喊那么大聲?昨天晚上發了那么久的酒瘋害得我這個壽星和人柳南山累死累活照顧你,你還不知足是不是?”安清漪突然從隔壁爆發出的怒吼如同一道驚雷一般,硬生生的劈在林若以的身上,把她劈得外焦里嫩。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