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微風吹不走心動迷漾小說

微風吹不走心動迷漾小說

迷漾 著

連載中免費

《微風吹不走心動》是迷漾所著一部長篇現代婚戀小說,主角是盛微微牧清風,講述了盛微微和金牌律師牧清風之前的明爭暗斗,在眾人下注誰會笑到最后的時候,兩人竟然結婚了的故事。盛微微沒想到,金牌律師牧清風竟然會向自己求婚,他是看自己太傻很好騙不用擔心財產問題才求婚的嗎?盛微微的閨蜜表示,得了吧,你也不看看別人的職業,對付你,需要考慮財產問題嗎?萬一真有那天,你一個子也分不到!盛微微答應了牧清風,那就不讓離婚這件事發生!

更新:2019/06/23

在線閱讀

《微風吹不走心動》是迷漾所著一部長篇現代婚戀小說,主角是盛微微牧清風,講述了盛微微和金牌律師牧清風之前的明爭暗斗,在眾人下注誰會笑到最后的時候,兩人竟然結婚了的故事。盛微微沒想到,金牌律師牧清風竟然會向自己求婚,他是看自己太傻很好騙不用擔心財產問題才求婚的嗎?盛微微的閨蜜表示,得了吧,你也不看看別人的職業,對付你,需要考慮財產問題嗎?萬一真有那天,你一個子也分不到!盛微微答應了牧清風,那就不讓離婚這件事發生!

免費閱讀

  李軒驚在原地,聽到他自己的名字才回過神來。“好,我、我知道了。”

  他是真沒想到背后還有這么些故事,更沒有想到盛微微口才竟然這么好,竟然能讓他們牧律師改變主意了,這可真是了不得事!眾所周知啊,牧律師那可是囂張跋扈慣了,不不不,李軒偷偷地看了眼牧清風,很沒骨氣地改了措辭,應該是……言出必行!

  “換手機?明明只是碎了手機屏,我可是看到你正常開機了,這一點你別想否認。你這就是獅子大開口,先聲明,我只負責手機屏的損失,其他的我可不管。”盛微微瞬間炸毛,牧清風手機牌子她還是知道的,換個手機?開什么玩笑,真這樣的話,她下個月就等著喝西北風吧。

  “你確定,要和我談論賠償的問題?”牧清風輕飄飄地開口,“好,如你所愿,那我們就細細地算算。你摔壞了我的手機屏,沒錯,理論上說只是需要賠償換屏的錢,但是,因為手機要送去換屏維修,短期內我也也使用不了,那這期間如果要損失了一些案子,你也有責任對此進行賠償,這方面需要慎重算一算了,畢竟,我一個案子的代理律師費還是很可觀的,另外……”

  “停停停……換,我換還不行嗎?”盛微微肉疼,她這才意識到和律師討價還價是多么蠢的事,簡直是自找死路。

  “好,那就先去把錢結了,然后,我們再談論案子的事。”

  盛微微如戰敗的公雞,只能自認倒霉,整個人灰央央地跟著李軒去結新手機的錢。不過,萬幸的是沒把她換掉,否則,她就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和徐雯交代了,估計會被她滅于無形吧,哎,就當作破財消災!

  盛微微拖著疲憊的身軀,有氣無力地打開門,走了進去。這一下午,在牧清風面前,她逼著自己時刻保持高度緊張的狀態,生怕他老人家一個不滿意,又要嚷嚷著換人。結果就是。她現在整個人的身心都被折磨的疲憊不堪,生無可戀啊。

  踢掉拖鞋,盛微微直接就想癱在床上,剛展開一個‘大’字,她停頓在原地,糾結片刻,最后還是理智戰勝了沖動,乖乖地到更衣室換了家居服,順帶著還洗漱一番,這才狠狠地把自己摔在床上,重重地吸了口被子上陽光的味道,果然,把床擺在窗戶邊是明智的。

  ‘嘭’的一聲,隔壁的房門打開了,吳欣然晃悠悠地走了出來,盛微微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晴,一副活見鬼的表情,“天下紅雨了?你這每天午夜才飄回來的幽靈,今天怎么回來這么早?”

  吳欣然很沒形象地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你至于嘛,我就不能準時下班一回,怎么說我也是朝九晚五的都市白領。”

  “切,你算算你這個月哪天不是凌晨才回來,準時下班?也就今天吧。”盛微微連白眼都懶得翻了,轉過頭,選擇直接無視。

  吳欣然悻悻地摸了摸鼻子,也察覺自己大話說的有點過了,“前段時間我們組負責的電影發布會剛忙完,新的任務領導還沒分配好,這才比較閑些。”

  “先別說我了,你今天怎么灰溜溜的,完全沒有平時打雞血般的亢奮狀態,被領導批了?”

  盛微微翻了翻身,調整一個比較舒服的姿勢,“哎,別提了,我們公司有一商業糾紛的官司,今天下午我去見了代理律師,過程中發生了一些事,總之,一言難盡,我還是邊做飯邊和你說吧!真有點餓了。”

  盛微微艱難地起身,把披散的頭發梳成一個馬尾,轉身走進了廚房。

  “對對對,邊做邊說,我都快餓死了。”吳欣然后腳就跟進廚房,不過,進去后才想起來廚房有點小,遂又退到廚房門口。

  盛微微邊做著炸醬面,邊娓娓地說著事情的前因后果。

  “我去,這么說你就是賠了個手機的錢?”吳欣然激動地向前,一把拉過盛微微忙著做飯的手。

  盛微微楞了楞,她沒想到吳欣然會有這么大的反應,只能傻傻地點點頭。

  吳欣然捶胸頓足,扶額長嘆,“你說,你是不是傻?別人說什么你都信,被忽悠兩下就繳械投降了,你說你平日里那股不要臉的優良傳統哪去了?你就不同意又能怎么樣?我還真不信他能告你,他閑大了啊。”

  盛微微嘴臉抽了抽,有她這么夸人的嗎?算了,看在她也算是為她抱不平的份上,她大人不計小人過吧!

  “我有什么辦法啊,人家可是律師,錯也確實在我,同律師胡攪蠻纏,我又不是腦子銹掉了。再說了,他手里可是掌握著我的‘生殺大權’呢,我要是被退回去了,就我們總監,一個眼神就能給我滅了。還有,我可聽說了,能請到他當我們的代理律師還是因為和我們老板的私交,否則我們這種案子他根本看不上眼,一個老板的朋友被我得罪了,我看,我直接遞辭呈算了。”

  “真的假的?這個人是誰呀,這么牛逼?”吳欣然半信半疑地說道,畢竟盛微微公司也是行業內數一數二的,不放在眼里的還真不多。

  “奧,忘和你說了,我們公司的代理律師是牧清風。”

  “誰?競天律師事務所的牧清風?”吳欣然不可思議地看著盛微微。

  “恩,就是他。對了,前段時間你們公司不是也在找他們合作嗎,結果怎么樣了?”

  “那就怪不得了,牧清風,絕對有牛逼的資本呀,你還不太傻,懂得識時務者為俊杰。”

  盛微微實在懶得理她,只自顧自地做著晚飯。

  “我們公司啊,本來想請牧清風的,想著人家專業技術高,知名度又大,對我們公司是百利無一害,準備下血本把他拿下的,可奈何‘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啊,人家直接回了一句:這種小案子我不感興趣。最后啊,沒辦法,只能和他們律師事務所的別的律師簽了。”

  “讓讓,別堵在門口了,我先把飯端到桌子上,你拿兩雙筷子吧。”盛微微端著兩碗面,繞過吳欣然,走向飯桌。

  “好,來了,還真別說,你這炸醬面做的夠地道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當地人呢。”吳欣然拿來筷子直接就開動了,她真是餓壞了,為了等盛微微回來做飯,她硬是堅持住沒點外賣。

  “那當然了,我為了學做這炸醬面,不惜三顧茅廬請吳阿姨出山教我的。”盛微微沾沾自喜地說道。

  “你行,這個我還真是不佩服不行,樓下的吳阿姨是誰啊,這方圓五里之內,拽得都是有名的,誰誰都看不上眼,沒想到你為了學這手藝,硬是陪她跳了兩個月的廣場舞。”吳欣然甘拜下風地朝著盛微微作了一揖。

  “也沒你說的這么夸張,吳阿姨就是脾氣古怪了些,她不是老伴不在了嗎,兒女又都在國外,一個孤單了點。再說了,我以前也是學過些跳舞,那段期間就當練練了。”

  “你拉到吧,爵士舞和廣場舞是一個舞種嗎,你還真敢說?不過吧,你喜歡做飯這個愛好不錯,沒事還能讓我享點口福。”吳欣然決定大力支持盛微微這一利民的興趣,堅決不能讓她半途而廢。

  “言歸正傳,你說牧清風明顯就是有點針對你,就你說的那點事也不至于讓他一上來就要換掉你啊,再說了,據我了解,牧清風雖然脾氣清冷了些,但也不至于這么喜怒無常,你是不是在其他地方也得罪過他呀?”吳欣然一點一點地分析,她總覺得事情可能沒有這么簡單。

  “怎么可能,我今天第一次見他,以前完全沒有交集的人怎么可能得罪他。”盛微微直接就否決了這一猜想,但苦思冥想也找不到其他原因。

  “算了,算了,不想了,想的腦袋疼,說不定就是牧清風今天心情不好,被人甩了,你只是單純地被遷怒了而已,下次再見他小心點就行了。”吳欣然為了不再浪費自己的腦細胞,找了一個扯的不能再扯的理由。

  盛微微撲哧一笑,這么一想心里的郁悶果然少了不少,論毒舌,吳欣然果然夠狠。

  “不過,說實話,牧清風那長相,估計被甩的可能性不大。”盛微微實事求是地說道。

  “呦,這什么情況,被美色迷惑了?”吳欣然打趣地說道,秒變花癡樣,“快說說,本人長什么樣,有電視上帥嗎?”

  果然對吳欣然來說,唯美食和美男不可負。

  盛微微想了想,認真地組織了一下語言,“電視上我沒看過,不過,就本人長相而言,長得不錯,一米八幾的大個,身材不錯,五官棱角分明,乍看,有點混血的感覺,至于氣質嘛,恩,神清氣冷的,高冷范,應該挺招小姑娘喜歡的。不過,我覺得他滿肚子壞水,是屬于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人。”

  “嘖嘖嘖,情緒化評價了吧!”吳欣然不贊同地說道,“雖然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這個評價可能有點過,但就今天的事,我覺得他應該也是一個挺事的人,吹毛求疵,重點是人有權有勢的,還是律師,你以后可小心點,千萬別再招惹他了。”

  盛微微非常贊同,這可是她的切身體驗,“不錯,這個世道,最怕LM有文化!想想今天那手機錢,我的心現在還在流血,那可是我一個月工資啊。”

  盛微微狠狠地吃了口面,咬牙切齒的樣,在吳欣然看開,真有點面目猙獰。

  “打住,打住,你這樣子可真是嚇人,估計牧清風現在要在你面前,你都能把他給吃了。”吳欣然拍拍胸口,擺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樣子。

  “你別說,刷卡的時候我還恨不得把他給吃了,多虧了我自制力好。”

  “吃了?”吳欣然突然雙眼冒光,眼神邪惡地盯著盛微微。“你是準備先把他洗白白,然后再生撲,吃了?”

  盛微微無語地瞪了眼吳欣然,“撲他?你說牧清風?你該吃藥了吧!”

  “牧清風怎么了?帥啊,這個年代,帥都能當飯吃了,哪還管其他的。”

  對于這樣的謬論,盛微微發現,她竟無言以對。

  “不過,你說你也夠倒霉的,好不容易遇到一優質男,還好死不死的相看兩不順眼,哎,你果然是情路坎坷啊!”

  吳欣然突然想到了什么,興奮地說道:“你說,有沒有一種可能,你們就是歡喜冤家,慢慢地就會擦出愛的火石電光?”

  “得了吧你,現實點好嗎?”盛微微忍不住出口說道。

  “這為什么就不現實了。”

  “你會喜歡你們公司的王總監嗎,他不是長得還挺好嗎?”

  “怎么可能,我們是物種不同好嘛,在一起有違自然界規律。”吳欣然聽到這種可能性不由地抖了抖身上的雞皮疙瘩,他們王總啊,長得是不錯,只不過有些偏陰柔之氣,還有那龜毛的脾氣,她一直懷疑他性取向有問題,和他,想想都有點驚悚。

  “那不就得了,我和牧清風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就算我們沒有矛盾,這種想法我也根本就不會有。”盛微微悠悠地說道,沒有任何情緒起伏,好像是敘述一個再平常不過的事實。

  “也是,牧清風啊,聽說家境非常優越,再加上他自身的成就,估計也不是我們這些平凡女生所能攀得上的,嫁入豪門的事更是想也別想了,畢竟,耽誤的可是我們自己的青春。”

  “攀不攀得上我倒是沒想過,我啊,從來沒有想過擠進什么豪門,過好自己能過的生活就可以了。找一個生活工作背景都差不多的人,說得來的,共同語言也多,生活起來矛盾也會少一些,平淡中又何嘗沒有幸福。”盛微微語氣平平的,但眼神中卻透露著對她所描述生活的向往。

  “哎,可是,找一個說得來,又看得順眼的人真的挺難的,剛剛我媽還給我打電話問我找沒找男朋友呢,一聽沒有,那給我一陣說教啊,各種人生哲學,后來都上升到不結婚就是不孝這個高度了,給我嚇得趕緊找個借口掛了電話。”吳欣然苦惱地戳著碗里的面,完全不顧碗里所剩無幾的面條慘不忍睹的容顏。

  盛微微也感同身受地附和道,“對啊,我也被我媽催的不行,我們倆在這件事上還真是殊途同歸,你啊,是因為換男朋友換的勤,不敢和你媽說,我是這兩年壓根就沒找過,想說也沒得說。”

  “同病相連啊……”吳欣然幽怨的聲音飄滿了整個屋子,“人家說,單身是會傳染的,我還是離你遠點比較好。”說完,她還真煞有其事地移了移屁股。

  “臉可真大,就你那眼光,單身都活該,就說這兩年你談的男朋友吧,不管你甩的,還是甩你的,有一個好東西嗎?”盛微微真是忍不住地要吐槽她那些男朋友。

  “啊……”吳欣然煩躁地吼了一聲,“真是煩死了,我有時候還真羨慕古時候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好癩由命,也不會有現在我們這些煩惱。”

  “有選擇有有選擇的難處,沒選擇有沒選擇的痛苦,算了,不想了,省得鬧心,吃完了就收拾一下吧!”盛微微簡單收拾了一下,端著吃完的空碗走進了廚房。

  一場不甚愉悅的討論就此結束,她們倆果斷地選擇縮進殼子里,暫時不想這么多,及時行樂。

  洗個澡過后,盛微微覺得渾身上下清爽不少,好像連帶著一整天的‘晦氣’也沖刷掉了,不錯,自我調節能力又有所提升,她隨手從書架上抽出最近在讀的書,睡前閱讀已然成為她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靜謐的空間,昏黃的臺燈,一個人,一本書,書在人的手里,人在書的世界里,時間就在這份不知不覺中悄然流逝。

  再次從書中抬起頭,盛微微看了一下時間,已經一個小時了,她把書簽夾好,合上,起身放回原處。

  打開電腦,登進郵箱,前段時間她網投了一個劇本參賽,估計也該快有消息了。

  寫劇本是盛微微一個興趣愛好,她喜歡在筆下一步步演繹著不同人物,體會他們的悲歡離合,揣摩不同角色也成了她的一大樂趣,投稿的這個劇本,她已經寫了兩年多,幾經周折,最近才完稿的。

  咦,有郵件,盛微微點開,認真地看著,時間一點一滴劃過,她的嘴角弧度越來越大,直至最后,“啊……欣然,欣然,快過來……”

  在廚房倒水的吳欣然嚇得一個踉蹌,放下水杯,‘嗖’的沖向盛微微房間的方向,破門而入,現實版上演‘風一樣的女子’,額間飄逸的碎發更是把這一場景演繹的活靈活現。

  看到電腦前安然無恙的盛微微,雙眼放光地看著沖進來的她,臉上掛著‘刺眼’的傻笑,完全沒有她以為的生死攸關的場景。

  “盛微微,你丫的是不是有病,大晚上的瞎叫什么,會嚇死人的。”

  “呵呵呵……”盛微微對著吳欣然一陣傻笑,然后又激動地說道:“欣然,我上次投稿的那個劇本,主辦方給我回郵件了,說有一個導演看上我的劇本,他們想約我談談。”

  吳欣然臉上一喜,忙問道:“哪個導演,有名嗎,想怎么合作?”

  盛微微茫然地搖搖頭,“不知道,郵件里沒說,只是給了我一個聯系人的手機號,說讓我約時間見面談。”

  “那你倒是打電話呀?”吳欣然火急火燎地催單。

  盛微微揚起手腕,指了指手表,“這個點不合適吧。”

  吳欣然怔了幾秒,恍然大悟道:“奧奧,這個點確實不怎么合適,那郵件什么時候給你發的,你怎么現在才看到?”

  盛微微轉頭,看了眼電腦,“下午2點多。”

  吳欣然撫額,“你可真行。這種機會是可遇不可求啊!錯過了怎么辦?”

  盛微微頓了頓,有些無力地解釋道:“這真不怪我,這一下午,我被牧清風折磨地心驚膽戰的,哪管得了這么多。再說了,郵件又不是實時通信工具,用的本來就不頻繁。”

  吳欣然一想這歪理還是有幾分道理的,郵件本來就不會回復地這么及時,她也就不這么糾結了。

  “算了,好飯不怕晚。那你快回復郵件,說明天白天回電話,約時間詳談。”

  “好。我這就回。”

  盛微微在鍵盤上敲敲打打一通,吳欣然時不時的在旁指導一下,郵件終于寫完了,按下發送鍵,兩個人都松了口氣,像打了場仗似的。

  盛微微呆呆地看著吳欣然,有幾分不真實,然后有些不確定地說道:“你說,這是真的嗎?會不會遇到詐騙郵件了?”

  吳欣然像看白癡一樣的看著她,“是你給人家投稿參賽的,人家是官方郵箱回復的好嗎?”

  “對啊,是在原郵件的基礎上回復的。”盛微微也反應過來,這個問題太白癡了。

  “可是,明天約他們談什么呀,我沒談過。”

  吳欣然若有所思地想了想,“怎么談?這個可是個大學問,這個確實要慎重,別最后被騙了,這樣吧,你明天約好時間,告訴我一聲,我請個假陪你去。”

  盛微微一把抱住吳欣然,“欣然,你太夠意思了,回來請你吃火鍋。”

  吳欣然在這方面算是半個行家,他們公司給藝人談角色,她有時會被‘抓壯丁’陪著經紀人一起去,用他們的話說,人多顯得專業,這豬看多了,大概也知道怎么跑的。

  吳欣然嫌棄地逃出盛微微的魔爪,“咦……你可真夠肉麻的,不過嘛,請我吃飯是必須的,帶好你的錢包,我不會客氣的。”

  盛微微趕緊做出求饒狀,“您老手下留情,我剛被牧清風坑了一手機,現在可是捉襟見肘,干趁火打劫的事可就不仗義了。”

  “行吧,行吧,下次一定會狠狠地宰你的。”吳欣然無所謂地擺擺手,吃不吃飯真沒有這么重要,她是真替盛微微高興,能幫到忙自然會竭盡全力。

  盛微微著急地在咖啡店門口來回踱步,更是每隔幾秒就要看一下手表,這個不靠譜的吳欣然,明明和她約好在門口碰面的,這都過去十分鐘了,電話也不接,微信也沒回,如果此時必須用一句話來形容盛微微,‘熱鍋上的螞蟻’最貼合不過了。

  就在她決定第N次奪命連環call的時候,吳欣然這個祖宗終于回電話了,“喂,吳欣然,你大爺的,能不能靠譜一次,這都什么時候了,快說,你到哪了?”

  電話那頭的吳欣然,在電話剛接通的瞬間就非常機智地把電話往遠處移了移,終于,電話那端獅吼咆哮停止后,她才把電話重新放回耳邊,非常討好狗腿地說道:“微微啊,那個,給你說件事,但你要先平復一下你的情緒,要淡定,淡定。”

  盛微微突然有股不詳的預感,每次她用這種語氣說話,必然要做什么對不起她的事,果然,又聽到吳欣然繼續說道,“那個,我們公司現在有一個緊急的危機公關事件,全公司的人都整裝待發,老板也下了死命令,不許請假,已經請假趕緊銷假,爬也要爬回公司,所以啊,我現在正在爬回公司的路上。”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