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校園 → 以你為名的小時光江圣卓喬樂曦全文

以你為名的小時光江圣卓喬樂曦全文

東奔西顧 著

連載中免費

《以你為名的小時光》是東奔西顧所著一部長篇現代言情小說,講述了江圣卓與喬樂曦從小到大,互幫互助互生情愫,從少年到青年的溫暖甜蜜愛情故事。江圣卓逃課打籃球被抓個正著,還好喬樂曦及時解圍,兩妖孽成雙,后來,喬樂曦不經意闖進某人的浴室,雖然臉紅但也表示負責到底,青蔥歲月,他們是彼此的情愫暗生,成年之時,人盡皆知江家小少爺心里有個白月光,明亮如水,不容褻瀆。

更新:2019/06/23

在線閱讀

《以你為名的小時光》是東奔西顧所著一部長篇現代言情小說,講述了江圣卓與喬樂曦從小到大,互幫互助互生情愫,從少年到青年的溫暖甜蜜愛情故事。江圣卓逃課打籃球被抓個正著,還好喬樂曦及時解圍,兩妖孽成雙,后來,喬樂曦不經意闖進某人的浴室,雖然臉紅但也表示負責到底,青蔥歲月,他們是彼此的情愫暗生,成年之時,人盡皆知江家小少爺心里有個白月光,明亮如水,不容褻瀆。

免費閱讀

  夏日的午后,雖然已經三四點鐘,但陽光依舊毒辣,透過層層樹葉,在地上打下斑駁的光影。一座二層小洋樓里,書房正中央站著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皮膚白皙,五官精致,頭發有些凌亂,校服歪歪扭扭地套在身上,竟然有種說不出的好看,那雙眼睛低垂著,眼尾挑起,雖然年紀小尚未長開,但身上卻帶著一種若有似無的吸引力。

  他對面的沙發上坐著一位精神矍鑠的老人,正一臉嚴厲地批評他。

  “今天你又逃課去打籃球!如果不是被我逮住給你打電話,你是不是打算晚上再回來啊?”

  少年抬起頭,一雙眼睛細長明亮,臉上帶著討好的笑:“沒有,爺爺,怎么會呢,我真沒去打籃球!”

  老人瞪他一眼:“還嘴硬!我……”

  老人還想再說點什么就聽到外面的喧鬧聲。

  “江圣卓!你給我出來!說好的下午陪我去買參考書,你又放我鴿子!我在太陽底下等了你兩個小時!”喬樂曦敲開江家的門就大吵大嚷,一張小臉紅撲撲的,不知是曬的還是氣的。

  江奶奶迎上去笑著哄了兩句:“他爺爺正訓他呢,丫頭你就別生氣了。”

  喬樂曦往那道門一看,房門正好從里面打開,老人一改剛才的嚴肅,笑瞇瞇地走出來,身后跟著沒精打采的江圣卓。

  江爺爺親切地沖喬樂曦招招手:“丫頭,過來爺爺這邊。”

  喬樂曦一看到江圣卓,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火又拱了起來,撒歡兒地跑過去對江爺爺控訴他的罪行:“爺爺,那本參考書特別難買,我好不容易才打聽到城南那家書店有,我又不認識路,就讓江圣卓陪我去,說好的在籃球場等,結果我等了兩個小時他都沒來!不知道現在賣沒賣完……”邊說邊沮喪地垂下了腦袋。

  江圣卓站在一旁也低低地垂著頭,看上去像是悔過,嘴角卻抑制不住地往上翹。

  江爺爺睨了江圣卓一眼:“你這小子不早說!我還以為你逃課去打球呢!”

  江圣卓攬著江奶奶嬉皮笑臉地開口:“我早說了,是您不信啊,對吧,奶奶?”

  江奶奶輕輕地拍了一下他的腦袋:“你這小子老油嘴滑舌的,沒個正經!”雖然口氣嚴厲,但眼里滿滿的都是溺愛。

  江爺爺摸摸喬樂曦的腦袋:“別哭呀,丫頭,我這就讓他陪你去。”說完叫過警衛員,“你讓司機送他們兩個過去,快去快回。”

  喬樂曦立刻出聲阻止:“別,爺爺,您那車牌號一出現,就得引起圍觀,我可不敢坐。我們倆打車去就行。”說完拽過江圣卓:“快走吧,再晚就真賣沒了!”

  兩個人拉拉扯扯地跑了出去,喬樂曦還不忘回頭:“爺爺奶奶再見!”

  江奶奶在身后囑咐:“路上注意安全!”

  兩個人跑出了那座小洋樓,走到大院東南角的樹蔭下。喬樂曦立刻甩開江圣卓的胳膊,一臉嫌棄:“你說你!逃課去打籃球就算了,還被抓了個正著,你行不行啊?還得我來救場,我和萊萊正逛街呢!”

  這種老把戲,他們倆從小玩到大,默契十足。

  江圣卓懶懶地靠在樹上,挑眉看她,細長黑亮的頭發扎成馬尾,齊劉海下那雙眼睛里聚滿了金色的陽光,此刻一張小臉氣得鼓鼓地看著他。

  江圣卓沒忍住嗆回去:“你還逃課逛街,夠本事的啊!我哪知道那么巧啊,哎,你怎么知道我被揪回來了啊?”

  喬樂曦白他一眼:“葉梓楠給我打電話了唄,他可真是你的好兄弟啊!你前腳剛被抓,他后腳立馬給我打電話讓我來撈你。”

  江圣卓懶洋洋地揚著手:“這次就謝謝你咯,巧樂茲!”

  喬樂曦一聽到這個詞立馬奓了毛:“告訴你多少遍了!不許叫我巧樂茲!江蝴蝶!”

  江圣卓一臉壞笑:“我就叫,巧樂茲巧樂茲……”

  “江蝴蝶江蝴蝶!”

  “哎喲,你別踩我啊!”

  “你別扯我的頭發!快放手!”

  “你先收腳我就放手!”

  “你先!”

  “你先!”

  “……”

  響徹盛夏的悠悠蟬鳴中,年紀相仿的男孩女孩正鬧得不亦樂乎。

  幾年后。

  還是那座洋樓,還是那間書房。

  當年的那個少年如今已經長成了眼前的翩翩佳公子,帶著幾分桃花相,一身灰色的休閑裝襯得整個人越發清俊,不過依舊規規矩矩地站著。

  當年的老人吼起來依舊中氣十足:“買了那么招搖的車!還掛了這么個車牌,整天在外面招搖過市!我和你爸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江圣卓挑挑眉,這些話他從小聽到大,都能倒背如流了,可臉上卻不敢表現出半分不耐煩,只是心里有些著急,偷偷瞟了一眼墻上的掛鐘,心里嘀咕著,她怎么還不來啊。

  江圣卓剛嘀咕完,樓下就傳來了喊叫聲。

  “江圣卓!你給我出來!別以為你躲在這兒,我就拿你沒轍!”

  當年小姑娘的馬尾散開來燙成了大卷,松松散散地垂下來,臉上畫著淡妝,如果忽略掉一臉怒氣,應該是個上乘的美女。

  江圣卓跟在江爺爺身后下樓的時候,對著喬樂曦伸出大拇指,隔空對口型。

  喬樂曦看都不看他,上前攬住江爺爺的胳膊,手里拿著一張報紙:“爺爺,你看!他又和女明星出去吃飯!”

  娛樂版的頭條的配圖,是他和當紅女明星在吃燭光晚餐,燭光昏暗,他的臉在模糊的光線里格外柔和,有一絲動人心弦的帥氣,照片上的他大大方方地對著鏡頭眉開眼笑,似乎絲毫不在意狗仔隊。

  相似的橋段,一樣的結果。

  出了江家的門,喬樂曦就開始訓他:“江蝴蝶,老爺子年紀大了,你就不能少出點幺蛾子,讓他老人家省省心?這種把戲,咱們倆從小玩到大,你真當老爺子是傻的啊。他不過是順著臺階下放你一馬,你怎么不知悔改呢?”

  “哼,我打小就這樣,忽然安靜了,我怕老爺子不習慣接受不了。”江圣卓靠在車邊點了支煙,叼在嘴里歪頭看她,一雙桃花眼斜飛入鬢,一開口便是玩世不恭的調調,“你剛才說什么來著,少出點幺蛾子?前兒個不知道是誰啊,去酒吧玩到后半夜被她爸查崗逮住,拿我當擋箭牌,說什么和我一塊兒討論圖紙呢,真是撒謊都不帶臉紅的啊。我和你們公司合作的那個項目結束了沒一年也有八個月了吧?我和你討論什么圖紙呢?春、宮、圖?”

  喬樂曦被他說得臉紅,對他皺皺鼻子:“是我行了吧?當年也不知道是誰,留學的時候和黑人玩hip-hop斗舞,視頻傳得整個留學生網站都是,結果被揪回家做檢討!”

  “是我是我,我承認,那又不知道是誰,高二那年一聲不響就要去西藏,還非得死活拉著我一起去,回來又拉著我做墊背的……”

  “那又是誰……”

  青梅竹馬就這點不好,一旦斗起嘴,自小到大所有的糗事對方都一清二楚,互相攻擊。

  到了最后,喬樂曦被氣得跳腳,一巴掌拍過去:“怎么說我也是一弱女子,你就不能讓讓我?”

  江圣卓哈哈大笑,好像她的話是個天大的笑話,戲謔著開口:“還弱女子呢?你就一腹黑女金剛,我讓得著嗎?”

  “……”

  最后兩個人氣喘吁吁地靠在車邊暫時休戰。

  喬樂曦拿腳踢踢江圣卓:“你就不能學學低調倆字兒怎么寫?”

  江圣卓冷哼一聲,意有所指地瞟她一眼:“我又沒偷沒搶,我自己賺的錢買的車,干什么要藏著掖著,跟干了見不得人的事兒一樣?誰跟你似的,就會裝,虛偽。”

  喬樂曦白他,他現在整一個游戲人間的放蕩公子哥,她懶得和他計較:“我和你沒什么共同語言。”

  “我說”,江圣卓摁滅煙,雙手插在褲子里,半垂著頭看她,“你今天用這個理由,就不怕老爺子誤會你吃醋?”

  喬樂曦歪頭看著他,他懶懶散散地站著,卻有一種悠然自得的帥氣,她愣了一下,很快笑出來:“哈哈,吃醋?別逗了,我們倆都認識多少年了,如果要有什么早就有了,還會等到今天?哈哈,笑死人了!”

  江圣卓也笑了出來,眉眼彎彎,兩頰上的酒窩格外深:“也是,我也這么想。”

  喬樂曦和江圣卓從不記事兒時就認識了,他爺爺和她姥爺是戰友,比親兄弟還親,他父親和她父親又是發小,他們倆從小在一個大院兒里長大,淵源頗深。

  大院里的人都說,江家和喬家各出了一個瘋子,江家的小兒子和喬家的小女兒,同樣叛逆,不過一個張揚外露,一個低調內斂。

  從懂事開始,喬樂曦每次見到江圣卓,他身邊的女孩子總不是同一個,女性朋友眾多,私生活一塌糊涂,就算是他去美國留學的那幾年,喬樂曦還是能從各種渠道上看到他和各個類型的美女的親密合影。

  用喬樂曦的話來說,就像普及教育一樣,不分種族、膚色和宗教信仰,葷素不忌,冷熱皆宜。

  江圣卓在喬樂曦的眼里就是個典型的紈绔子弟,吃喝玩樂無所不精,萬花叢中過,偏偏還頂著一張英俊的面孔招搖過市,估計他招惹過的女人能繞本城三圈,所以喬樂曦對他嗤之以鼻,從沒有過好臉色。

  江圣卓同樣看喬樂曦不爽,虛偽能裝,從小就知道人前忽閃著一雙大眼睛裝乖巧,人后張牙舞爪,她的行徑他一向不齒。一樣是逃課、吃喝玩樂,但一到長輩面前她就裝得跟小白兔似的。從小他一被批評,榜樣就是喬家的那個小丫頭。誰知道沒外人的時候,她能鬧騰得頂破天!

  血氣方剛的年紀,年輕氣盛的兩個人互相看不上眼。

  江圣卓在喬樂曦的眼里是花蝴蝶、種馬,喬樂曦在江圣卓的眼里是披著羊皮的大尾巴狼、美女蛇。他們倆在對方眼里都是老皇歷上的那四個字——不宜嫁娶。

  兩個人見面總是分外眼紅,他薄唇輕啟,她勾唇一笑,唇槍舌劍,刀光劍影,血雨腥風,針尖對麥芒。

  再后來,喬樂曦又長大了一些,她終于見識到了江圣卓二世祖表面下的另一面,說他是紈绔子弟吧,他卻事業有成,說他是青年才俊吧,他又整日桃花泛濫來者不拒。雖然看不透,但她卻知道江圣卓不是個簡單的角色,不是每個二世祖隨隨便便去國外灌幾年的洋墨水,回來就能像他這樣呼風喚雨的。

  在那個大院里長大,她身邊的子弟不在少數,但沒幾個能有江圣卓今天的成就。

  可她卻從沒見過他工作,在所有人眼里,他似乎是個奇跡,整日里開著超跑勾搭各路美女,卻把生意做得風生水起。

  不明就里的人都以為他是靠家里的關系,喬樂曦卻知道不是這樣的。江伯伯每次見到這個小兒子都恨不得踹他幾腳,又怎么會幫他呢?她不明白,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但她知道,江圣卓是個危險的角色,不顯山不露水,還把自己偽裝成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不是她可以招惹的。

  有了這個意識,她也就不再那么針對他了。江圣卓似乎意識到了她的休戰意圖,也就不再還擊。不過,這些都絲毫不影響他們十幾年的戰友情誼,無論他們內訌到什么地步,總能一致對外。

  每次江圣卓被家里揪住小辮子狠批的時候,都要靠喬樂曦的插科打諢躲過去,而喬樂曦每次逃課出去玩都需要江圣卓的配合。

  這種關系一直持續到高中畢業前夕,他們倆先后出國留學,這種關系才終于終止。可清凈了沒幾年,喬樂曦率先回來,又過了兩年,江圣卓才大搖大擺地殺回來。不需要任何暗示,這種默契繼續。

  幾天后,艷陽高照的中午,喬樂曦正坐在窗邊對著面前的海鮮炒飯大快朵頤。她剛從基站回來,此刻的模樣連她自己都嫌棄,幾天沒洗澡了,臉上連沐浴液都沒用,當真是素面朝天,因為在基站戴了幾天安全帽,頭發被壓得扁扁的,身上的衣服也是為了工作方便穿的長衣長褲。她只盼著填飽肚子后回家泡個澡,在床上睡個昏天黑地。

  忽然一只骨節分明的手輕輕敲了敲她的桌子,喬樂曦含著勺子抬起頭,就看到了擁著美女的江圣卓。他的出場從來都是如此,沒有半分新意,永遠衣冠楚楚,永遠溫香軟玉抱滿懷,而且永遠都是在她萬分狼狽的時候,每一次!就沒有一次讓她愉快過!

  喬樂曦拿下勺子,努力咽下嘴里的飯,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聲音有些變調:“這么巧?”

  順便瞧了眼他懷里的美女,大大的眼睛、尖尖的下巴,是時下最流行的美女臉,不過美女似乎并不怎么待見她,看她的眼神里流露出幾分傲慢,似乎不明白江圣卓怎么會認識如此不修邊幅的女人。

  江圣卓倒是沒在意,興致勃勃地向她炫耀:“美吧?你看她的嘴巴,是不是長得有點兒像孟萊?”

  喬樂曦面無表情地低下頭繼續吃飯,心里腹誹,孟萊孟萊,你丫這輩子就栽在孟萊身上了!

  江圣卓拍拍美女的屁股:“寶貝,你先去包廂點餐,我一會兒過去。”

  美女紅著一張臉走了,離開前還不忘含情脈脈地看了眼江圣卓。

  江圣卓立刻坐到喬樂曦對面,對她擠眉弄眼:“你不知道,將她那張小嘴兒含在嘴里的時候有多甜……”

  喬樂曦抬起頭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姓江的!你能不能不要在我吃飯的時候,聊這么惡心的話題?!”

  大概是她此刻的表情太猙獰,江圣卓聽話地閉了嘴,卻又換上了一副嫌棄的模樣上上下下打量著她,許久才慢悠悠地開口:“您這是剛從基站回來?”

  喬樂曦終于解決完炒飯,灌了幾口飲料才點頭。

  江圣卓搖頭晃腦地嘆息:“一個女孩子,干什么不好,非得干這個,真是……”

  喬樂曦一口飲料含在嘴里差點被嗆死:“你給我停下,怎么這話從你嘴里說出來,聽著就那么別扭呢,好像我是從事特殊職業的失足少女?”

  江圣卓一臉奸笑,臉上沒有被戳穿的尷尬,反而大大方方地承認:“呀,被你聽出來了,我下次一定說得更隱晦一點。”

  喬樂曦睨他一眼:“你還是快去關心剛才那個美女吧,江蝴蝶!”

  江圣卓勾唇一笑,滿目桃花:“喲,你這是嫉妒吧!嫉妒人家比你年輕比你漂亮比你更女人!”

  喬樂曦忽然眉開眼笑:“我嫉妒她?哈哈,我今天是剛回來,我平時哪天不比她漂亮?再說了,她能上基站指導工人干活嗎?你那輛拉風的跑車壞了她能修嗎?她家里電路跳閘了她會換保險絲嗎?一點生活技能都沒有的花瓶,我、犯、得、著、嫉、妒、嗎?”

  江圣卓摸摸下巴,搖頭晃腦:“嘖嘖嘖,你這張嘴真是越來越毒了,不知道哪個男人有這個口福和膽量嘗一嘗。”

  喬樂曦一臉假笑地對著他:“是誰都沒關系,反正不是你。”說完拿起包準備走人,發現江圣卓也站起來搖著車鑰匙跟在她身后時,喬樂曦轉身奇怪地看著他,“你要干什么?”

  江圣卓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送你回去啊!”

  喬樂曦擺擺手:“不用,你快去你的溫柔鄉吧,我自個兒回去就行了。”

  江圣卓極正經地提醒她:“你可想好了啊,這地兒可不好打車。”

  喬樂曦皺著眉想了會兒,抬起頭沖他甜甜一笑:“那真是麻煩卓少了。”

  江圣卓頗有紳士風度地微笑點頭:“喬小姐客氣了。”

  一上車,喬樂曦就深吸一口氣,微一挑眉:“嗯,今天這香水味兒不錯,看來這位女士品位挺高,有空幫我問問叫什么名字,記得幫我買回來。”

  江圣卓正在倒車,漫不經心地點點頭:“成啊,到時候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喬樂曦切了一聲,很不屑地瞪著他:“我說,您至于嗎?您送別的女人禮物那可是一擲千金啊!就前幾天,拍賣會上你拍下那條鉆石項鏈送給宋美人,那可是轟動一時啊,怎么到我這兒就一毛不拔了呢?怎么著,我也算是你名正言順的青梅竹馬吧?”

  “我記得上次那個工程,就和我們公司合作的那個項目,你可沒少收我的錢,而且比市價高了好幾成。”江圣卓踩下剎車,彎著唇角慢悠悠地靠近,“我沒記錯吧,喬工?那個時候你怎么不想著我是你的青梅竹馬啊?”

  喬樂曦心虛,不耐煩地揮揮手:“走開走開!真是奸商!我先瞇一會兒啊,到了叫我。”

  說完靠在椅背上打了個哈欠閉上了眼睛,江圣卓順手把車內的空調調小,翻出一條薄毯扔在她腦袋上,喬樂曦掙扎著伸出腦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接著睡。

  江圣卓這個司機把她送到樓下時,接了個電話,聽電話那邊的意思大概是攢了個局想叫他一起。

  喬樂曦頗為懂事地擺擺手,邊打哈欠邊打開車門下車:“好了,你不用送我上去了,忙你的去吧!”

  江圣卓也沒跟她客氣,很快開車離開了。

  他不上樓正好,反正她現在也沒什么精力招待他。到了家她急匆匆地洗了個澡,就趴在床上睡了過去。

  喬樂曦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一接起來那邊就傳來關悅的怒吼聲:“喬樂曦!約好的一起吃飯,你現在人在哪里?!”

  喬樂曦愣了幾秒鐘,打開臺燈才反應過來自己身在何處,然后也想起來約了關悅去新開的西餐廳試吃,抬頭看了眼時間,她立刻軟著聲音道歉:“對不起啊,我忘了,你等我十五分鐘,我馬上到!”

  好在住的地方離那家西餐廳并不遠,十五分鐘后喬樂曦就坐在了關悅對面,滿臉笑容地看著她。

  可惜關悅始終黑著一張臉,連眼神都沒甩她一個。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校園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