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我猜你也喜歡我鹿祁小說

我猜你也喜歡我鹿祁小說

鹿祁 著

連載中免費

《我猜你也喜歡我》是鹿祁所著一部長篇現代甜寵小說,主角是夏沐沈閻,講述了夏沐喜歡沈閻卻沒有表白,直到她遇到最難過的時候沈閻出現將她拯救的故事。夏沐自從父母死后便被姑姑收養,卻不料被姑姑送到老男人床上,夏沐掙扎之余,遇到了剛回國的沈閻,看著女孩虛弱無助的樣子,沈閻的冷靜統統不復存在,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竟然被如此對待?當夏沐再次睜開眼,對上沈閻深情的笑意:沐沐,留在我身邊。

更新:2019/06/23

在線閱讀

《我猜你也喜歡我》是鹿祁所著一部長篇現代甜寵小說,主角是夏沐沈閻,講述了夏沐喜歡沈閻卻沒有表白,直到她遇到最難過的時候沈閻出現將她拯救的故事。夏沐自從父母死后便被姑姑收養,卻不料被姑姑送到老男人床上,夏沐掙扎之余,遇到了剛回國的沈閻,看著女孩虛弱無助的樣子,沈閻的冷靜統統不復存在,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竟然被如此對待?當夏沐再次睜開眼,對上沈閻深情的笑意:沐沐,留在我身邊。

免費閱讀

  C市帝國酒店里。

  高檔的擺設,奢靡的氣氛。

  來往的賓客都沉醉在紙醉金迷里。

  突然,原本優雅的小提琴聲猛的被打斷,大廳里一整躁動。

  一個衣著凌亂的女人慌亂的從電梯間跑出,臉色通紅。

  “站住!”

  “抓住她,敢對劉董動手,弄不死你”

  幾個身材高大的大漢罵罵咧咧的追在身后。

  夏沐的掌心已經滲出血來,劇痛暫時壓下了熱浪,讓她的頭腦暫時的保持著清醒。

  猛的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一陣悲涼涌上心頭。

  自己堂堂夏家大小姐居然為了一塊地被送到了一個老男人床上,真是可笑。

  若是爸媽還在的話知道了自己居然被那兩個女人這么對待該多心疼啊。

  夏沐想到這里,從心底生出了一股悲涼。

  而且自己今天想從這里出去恐怕難了。

  一剎間,身后的幾個大漢已經追了上來。

  “臭女人,還敢跑。”

  “劉董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氣,還不趕快跟我們回去。”

  他們口中的劉董就是自己那個親姑姑為了拿下一塊地皮而把自己送去去討好的大佬。

  其中一個大漢看著夏沐瘦瘦弱弱的也沒有怎么擔心她會還有力氣逃走,伸手就去抓夏沐的胳膊。

  可夏沐卻趁著一個機會猛的踹了一腳大漢的下,身,然后靈巧的身子從他的胳膊下面鉆了出去以后就朝著門口跑去。

  眼看就要出去了,誰知砰的一聲卻和剛進來的一個男子撞了個滿懷。

  而就是這么一會的時間那些大漢就已經追了過來。

  夏沐力氣似乎已經用盡了。

  額頭已經滲出了汗水,抓緊那個被自己撞到的男人,就像救命稻草一樣。

  “求求你……救我。”

  男人被人撞到當場不悅的皺起眉頭,眼睛微微一瞇,透出一絲陰冷。

  完美的無可挑剔的臉透出冷硬與陰戾,讓男人更添幾分威嚴之氣來。

  身后跟著的幾個保鏢可是嚇得大氣都不敢出,這個女人不要命了居然敢差點撲倒沈爺。

  這次她怕是要慘了。

  要知道那些以前妄圖接近過沈爺的女人下場可是每一個好的。

  最輕的都是被打斷了手腳。

  沈閻身后幾人惶恐不安的等著這個女人的悲慘結局。

  沈閻此時眉頭輕蹙。

  本欲把人直接推開,可當看到夏沐的臉是卻頓了一下。

  “夏沐?你……”

  沈閻原本想問什么,可是看到了懷中的女人一身狼狽,臉色通紅哪里還想不到是發生了什么。

  本來這次回國就是因為聽說夏家出事,夏家夫婦二人相繼離開害怕她一個人應付不了,所以過來的。

  誰知道剛回來居然就碰上了這樣的場景。

  沈閻臉色黑的不能再黑了,被自己小心放在心里這么多年的小東西居然被人欺負成了這個樣子還真當自己不在是嗎?

  “沈……叔叔。”

  夏沐看到男人的臉也是愣住了,正要說著什么的時候卻被幾個追趕上來的大漢打斷了。

  其中一個被夏沐踹到了下,身,一臉狼狽,所以看著夏沐時也是咬牙切齒。

  “臭女人給臉不要臉,還以為你是夏家的大小姐啊,呵呵,不過就是高級一點的婊,子而已。”

  夏沐聽著那人嘴里不斷發出的污言穢語渾身僵硬了起來,沈閻眼睛微瞇語氣淡淡道:

  “讓開。”

  “你誰啊,這是我們劉董要的女人,趕快交出來,不然連你一起跟著倒霉。”

  言下之意就是希望沈閻不要插手這件事。

  可他這次明顯是威脅錯人了,沈閻聽著他說完連個眼神都沒有給他。

  可夏沐聽到這里以后心里卻慌亂了起來,她不一樣沈叔叔誤會自己是那種女人,所以連忙對著沈閻解釋:

  “不,我不是,我是被騙到這里的……”

  身體燥熱的讓她幾乎要失去意識了,為了不讓自己昏過去,夏沐連忙咬住舌尖讓自己有了一絲意識,抱著沈閻的手臂也緊了幾分。

  沈閻安撫的拍了拍夏沐的背,讓她放松下來。

  心里卻是愧疚的不得了,這幾年發生了什么,居然讓她變成了這樣,是夏家嗎?

  早知道自己應該早些過來的,也不至于讓她吃這么多的苦。

  看著夏沐嘴角流下的血心里又是一緊,沒有絲毫猶豫的直接橫抱起了夏沐。

  不耐煩的瞥了一眼面前的幾個大漢后冷冷道:

  “讓開。”

  只是被沈閻看了一眼,剛剛還氣勢洶洶的幾個保鏢當場只覺得冷汗直冒。

  這人是誰啊,在他們的地盤上還敢這么囂張不想活了是不是。

  “臭小子,給臉不要臉,都給我上。”

  大手一揮,就帶著身后的好些壯漢朝著沈閻撲過來。

  而沈閻卻像是沒有看到一樣眼神都不給他們一下,直接抱著夏沐轉身離開。

  只是臨走之前給身后的保鏢輕飄飄的留下一句:

  “留一口氣。”

  畢竟是在國內,真要公然的殺幾個人解決起來還是有些麻煩的。

  沈閻身后的保鏢都是愣住了。

  什么情況,他們沒看錯吧。

  沈爺不但沒有讓人把那個女人喂狗,居然抱著那個女人走了!

  似乎和預想的不一樣啊。

  夏沐腦袋暈的厲害,可渾身的燥熱卻沒法解決,只能朝著沈閻的身上貼去,

  這個懷抱似乎很……冰涼。

  沈閻上車本想把夏沐放在車上的,誰知剛準備抽手誰知夏沐卻抱得更緊了。

  沈閻只好讓她坐在自己腿上。

  “開車,去公館。”

  車子開動。

  坐在副駕駛的沈青陽看到沈閻抱在懷里的女人驚愕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沈爺……你這是終于開竅了還是對女人有興趣了?”

  說著便朝著沈閻懷里的夏沐看了過去,一副好奇的樣子。

  沈閻臉色有些不好。

  斜了沈青陽一眼沒有說話,不過卻摟的夏沐更緊了。

  他沒有想到回來見到她的第一眼居然是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

  若是自己遲來一會,或者今天她沒有碰到自己……

  沈閻不敢往下想。

  因為藥效已經發作,夏沐雙眼迷離,沒有理智,只是憑借著本能主動的纏上了沈閻的脖子,薄唇貼啊過去。

  沈閻冷的掉冰渣的臉終于有些松動,嘆了一口氣以后抱緊了夏沐,壓著火低聲開口:

  “沐沐,不要鬧,堅持一會,馬上就到了。”

  看到后座的情景沈青陽哈哈大笑:

  “哈哈,沈閻,沒想到你也有今天,怎么樣憋火的滋味不好受吧?不過說起來這個女人怎么有點熟悉。”

  沈青陽說著打量著夏沐,隨即驚詫的開口:“這不就是……夏家那個女孩嗎?”

  沈閻點了點頭沉著臉道:

  “她被人下,藥了。”

  看出了沈閻的憤怒沈青陽也閉上了嘴,不敢再說什么。

  別人不知道,可是沈青陽卻心里清楚,自己這個小叔叔從小到大唯一看在眼里的恐怕也只有這個女人一個了。

  這次回國也是第一時間就趕回了C市,不用想也知道是為了誰來的。

  到了公館,沈閻親自抱著夏沐進去。

  “青陽,把劉琴找過來。”沈閻朝著身后的沈青陽道。

  劉琴是沈家的私人醫生。

  沈青陽知道沈閻對夏沐的重視,也不敢耽擱。

  一會的時間,一個中年女人就匆匆趕來,直奔沈閻的房間。

  “家主,這是?”

  劉琴一進來就看到了平時對女人看都懶得看一眼的沈家主居然抱著一個女人。

  而且那個女人臉色通紅的有些不正常。

  “幫她看一下。”

  沈閻瞥了一眼劉琴,說話間也沒有放開夏沐。

  劉琴看出家主對這個女人的重視,連忙對夏沐檢查了一通這才站起來對著沈閻道:

  “家主放心,這位小姐只是中了一些迷藥,對身體沒有什么大礙,只是……這藥要想撐過去怕是不容易。”

  沈閻斜了劉琴一眼“幫她看一下手上的傷。”

  劉琴不知道沈閻是怎么想的,也不敢多問。

  按照沈閻的吩咐幫著夏沐包扎了手上的傷口,然后悄悄褪去。

  劉琴心里清楚夏沐中了迷藥只能有一種解決辦法,而家主對這姑娘又是這么的上心,不用想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所以自己不出去留著當燈泡嗎?

  沈閻小心翼翼的把夏沐放在床上,剛準備起身,誰知道夏沐卻像是八爪魚一樣緊緊的纏在了自己的身上。

  “我……我難受。”

  夏沐難受的不得了,頭疼欲裂。

  發現了沈閻身上的涼意夏沐就貼了上去。

  沈閻眉頭蹙起,拳頭緊緊捏起。

  “沐沐,堅持一下,忍忍就過去了。”

  自己也是個正常的男人,這種時候怎么可能會沒有反應,只是現在夏沐根本就沒有意識,等她醒來怕是會后悔吧。

  夏沐貼上沈閻的身體卻總覺得還不夠,眼睛濕漉漉的朝著沈閻看了過去。

  “沈叔叔真的是你回來了嗎……我是在做夢嗎?”

  聽到沈叔叔三個字沈閻不由皺起了眉頭。

  自己只比夏沐大了八歲,當時因為和夏沐的父親有一些生意上面的往來所以夏沐從小都是叫自己沈叔叔的。

  以前不覺得有什么,可是這樣的情況下夏沐這么叫就有點奇怪了。

  “是我。”

  沈閻強壓下火開口,聲音低沉,卻格外有磁性。

  “我好熱……”

  夏沐覺得自己身體越來越奇怪,幾乎控制不住的朝著沈閻貼上去,主動吻上了沈閻的嘴角。

  猛的,沈閻僵住了。

  抬頭臉色復雜的看著夏沐,拳頭緊緊捏起,開口道:

  “沐沐,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夏沐沒有說話,手卻已經撫上沈閻胸膛。

  沈閻懷抱柔軟的身體,深墨色的眸子幾乎要噴火了,整個人也是燥熱了起來。

  吞了口口水。

  夏沐沒有再說話,回應沈閻的只有輕吟。

  沈閻要是還能忍下去就不是男人了,攔腰一把抱起夏沐。

  剛剛不想就這么要了沐沐是怕她醒來以后后悔。

  可是既然剛剛沐沐主動邀請了,那么就不怪自己了。

  幽深墨眸中一道精光一閃而逝,孤傲凌厲的輪廓也柔和了起來:

  “我給過你機會,這一次,可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

  眼睛微微瞇起,嘴角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

  反正自己這次就是為她來的,所以這樣也好。

  “沈……叔叔……”

  恍惚間夏沐喃喃。

  夏沐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次日了。

  身體就像是被碾壓過一樣的酸痛。

  剛剛醒來就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心里當下就有一些慌亂了起來。

  她記得昨天自己是被那對母女下,藥,并且送上了那個老男人的床……

  后來,自己好像逃跑了,再后來又好像看到了沈叔叔的臉。

  這個想法一出來瞬間被夏沐揮去,隨即苦笑一聲。

  自己從小就有一個秘密,那就是從她第一眼見到沈閻起就偷偷的比喜歡著那個比自己僅僅大了八歲,卻讓自己叫叔叔的男人。

  可是隨著自己長大,再加上夏家的沒落,自己就再也沒有見過那個男人了。

  所以沈叔叔怎么可能會出現在這里呢。

  貌似自己前幾天還看到新聞說他去了f國談生意呢,。

  所以,自己果然還是被那個老男人給……

  正在夏沐心痛的無法呼吸的時候,突然一道深沉卻有些溫柔的男聲響起:

  “你醒了,感覺怎么樣?還難受嗎?”

  沈閻端著粥碗進來就看到夏沐呆呆的坐在床上一副悲痛欲絕的樣子。

  心猛的一窒。

  她后悔了嗎?

  夏沐聞聲看去,驚喜道:

  “沈叔叔?昨晚的人是你?不是那個老男人!”

  夏沐的心突然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剛剛的絕望一瞬間消失的連影都沒了。

  所以說自己昨天晚上并不是做夢!

  聽到夏沐在自己的床上提起了別的男人沈閻有些不悅的走至夏沐的身邊。

  修長的手撫上夏沐額頭,確定她已經沒有發燒了以后這才勾起嘴角開口道:

  “昨天可是沐沐你主動的,怎么今天就忘了呢?難道沐沐不希望那個人是我嗎?”

  沈閻的眼神就像是可以穿透夏沐一樣。

  尤其聽到了沈閻說還是自己主動的以后夏沐更是羞的厲害,可卻毫不猶豫的否認了沈閻的話。

  “我沒有,就是有些不敢相信而已。”

  沈閻聽到夏沐這么說,臉色瞬間明朗起來,萬年沒有表情的臉上也是浮現出了溫柔的笑意。

  看上去沐沐似乎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樣接受不了自己,反而知道昨天是自己以后她眼中居然有驚喜。

  夏沐臉上帶著一絲紅暈,朝著沈閻瞄了一眼以后又迅速了底下了頭。

  簡直太羞恥了有沒有,自己居然說出這樣的話,讓沈叔叔怎么想啊。

  “怎么了?還不舒服嗎?”

  沈閻看著夏沐漲得通紅的臉有逗弄的開口。

  “沒……沒有。”

  “既然沒有不舒服,那我們是不是要算一下昨天晚上的賬呢?”

  沈閻眼睛瞇起,這會雖說一同坐在床上,可沈閻還是比夏沐高出一大截來。

  相比之下夏沐這會就像是落到了狐貍窩里面的兔子一樣無助。

  夏沐聽到沈閻的話愣了一下,疑惑道:

  “啊?算賬?”

  “是啊,昨天可是沐沐主動的,難道現在你是不想負責了嗎?”沈閻睜著眼睛說瞎話,語氣卻格外認真。

  讓夏沐都是不由得紅了臉。

  是啊,昨天確實是因為自己。

  沈叔叔可能也只是從那些人手里救了自己,又帶了自己回來,可是誰知道自己居然……

  夏沐垂的更低了。

  沈閻都忍不住了輕笑出聲了。

  夏沐眼睛一轉連忙轉移話題:

  “對了,沈叔叔你怎么突然回國了啊?”

  沈閻知道夏沐的心思,也不點破而是笑瞇瞇道:

  “國內幾家分公司上市,來看看。”

  吃干,抹凈的沈閻心情大好,端著粥遞給了夏沐:

  “昨天累著了,先吃一些清淡的,我在讓人做你喜歡吃的。”

  夏沐聽到那個累字臉色一紅,有些羞憤的瞪了一眼沈閻,幾年沒見沈叔叔怎么還是這么腹黑。

  氣氛正好時,夏沐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夏沐像是得到了救贖一樣的連忙從床頭拿過手機尷尬的看了一眼沈閻:

  “沈叔叔,有電話來了。”

  沈閻笑著點了點頭,

  卻見夏沐接通電話的一瞬間神情一變,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是那個女人打過來的。

  害得自己差點毀了,現在居然還有臉找來。

  電話那頭的夏似乎是發現了夏沐許久沒說話便傳來了暴躁的女聲:

  “夏沐你個小賤人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這次我們搭上劉董花了多少功夫,眼看著地皮就要拿下了,居然被你給搞砸了,你現在跑哪回去,還不趕快回來跟我去給劉董賠禮道歉。”

  正在給夏沐打電話的女人正是夏沐的姑姑夏玉梅。

  當時夏家老爺和夫人生下夏沐的父親以后因為一直沒有一個女兒所以覺得惋惜,正好當時家里的一個傭人未婚生下了女兒以后就跑了。

  夏家老爺和夫人看著被拋下的孩子著實可憐,又因為老兩口一直都沒有一個女兒,所以就起了想要收養這個女孩的心思。

  最后夏玉梅被夏家收養,從小被當成夏家小姐養大,可是卻并不感激夏家的養育之恩,反而一直眼紅自己哥哥的財產。

  這次夏沐的父親出車禍去了以后夏玉梅就以監護人的身份接管和夏家的一切財產,而真面目也逐漸暴露了出來。

  并在女兒的挑唆下把夏沐送到了一個老男人的床上,這些哪里是親人可以做的出來的。

  夏沐拳頭緊緊捏起,咬緊牙關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電話那頭等了半天也等不到夏沐說話似乎也惱了。

  “夏沐你啞巴了嗎?我聽說你跟著一個男人走了,那個男人是誰?我告訴你你最好馬上給我回來,不然以后你也別想回來了。”

  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夏沐閉上眼睛,倔強的沒讓眼淚流出來,沈閻看的心里堵的慌,安慰的把夏沐摟進懷里。

  “不想回去就不回去了,以后住在我這里,對付過你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夏家的事情剛剛派去打聽的人回來也說了,可是沈閻實在不希望夏沐再回到那個讓她吃了這么多苦的地方了,至于報復什么的,交給自己就好了。

  “不,我要回去。”

  原本還沉默的夏沐聽到了沈閻這么說以后突然道。

  “夏家的一切都是父親就給我的,憑什么我回不回去還要聽她的。”

  原本夏沐顧及親情所以不愿意為了外物和夏玉梅爭,可是既然現在他們都不顧著這些親情了,那自己為什么還要把父親留下來的東西被他們搶走?

  沈閻忍不住的勾唇一笑:

  “是,夏家是你的,誰都搶不走,趕快吃著東西,我陪你一起去夏家。”

  夏沐感激的點了點頭。

  “對了,以后還是不要叫我夏叔叔了,直接叫名字就好。”

  沈閻摸了摸鼻子,夏沐每次叫自己叔叔都讓沈閻有種負罪感。

  夏沐臉一紅,點頭應道:“知道了,沈……沈閻。”

  吃完了早飯,是沈閻親自帶著夏沐去的夏家老宅。

  三層的中式別墅透著些許的書香氣,這也是夏沐最熟悉的地方。

  可是到了門口以后夏沐卻神情有些緊張。

  沈閻主動牽起夏沐的手捏了捏,給了她些許的鼓勵。

  “不要怕,有我在。”

  夏沐點了點頭,自己只是去要回原本就屬于自己的東西,為什么還要害怕呢。

  到了別墅門口,夏沐正要進去卻被幾個保安攔住了。

  “夫人說了,既然小姐你不愿意回來那就不要回來了。”

  “呵呵,夫人?夏家的夫人只有我母親一個,夏玉梅只是夏家的一個養女。”

  夏沐以前還沒有發現,家里的這些保安還有傭人居然不知道什么時候都投奔了夏玉梅了。

  幾個保安也是有點尷尬,對視了一眼以后還是派了一個人進去告訴了夏玉梅。

  不一會的時間,一道憤怒的聲音就從里面傳了出來:

  “搞砸了事情居然還敢回來,給我綁起來,我看她跑得了一次還敢不敢跑第二次。”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