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科幻 → 如果機器人會流淚葉承心小薇全文

如果機器人會流淚葉承心小薇全文

多多 著

連載中免費

《如果機器人會流淚》是多多所著一部長篇都市科幻小說,主角是葉承心小薇,講述了葉承心和智能機器人小薇之間發生的日常和對話,以及機器人團隊質問人類的故事。葉承心十八歲的生日禮物,是一個機器人女孩,小薇,現代的技術發展到小薇可以困惑的問他,你憑什么可以當我的主人?當智能AI有自己的思想,能反轉人們設定的程序,世界會發生怎樣的改變?

更新:2019/06/23

在線閱讀

《如果機器人會流淚》是多多所著一部長篇都市科幻小說,主角是葉承心小薇,講述了葉承心和智能機器人小薇之間發生的日常和對話,以及機器人團隊質問人類的故事。葉承心十八歲的生日禮物,是一個機器人女孩,小薇,現代的技術發展到小薇可以困惑的問他,你憑什么可以當我的主人?當智能AI有自己的思想,能反轉人們設定的程序,世界會發生怎樣的改變?

免費閱讀

  等把蘇渺渺安置在床上,再換下臟衣服,葉承心準備睡覺的時候,已經是夜里十二點。

  他打開了床頭燈,摩拳擦掌地看著燈下散發著輝光的盒子。

  會是什么禮物呢?對于父母,周圍的親戚似乎都不愛提及,只說他的爸爸是個很優秀的人,媽媽也毫不遜色。而且每當這時,他們看著他的眼神都滿含惋惜,仿佛他是一個本該考上清華北大,卻因病錯過高考的尖子生。

  這樣的父母,留給他的,會是什么呢?

  他小心翼翼地拆開了繁復的包裝,里面竟然是一個臟兮兮的鐵制煙盒,上面印著“PANDORA”幾個暗啞的古銅色字母。

  這是一種曾十分流行的高檔雪茄的盒子,但這種雪茄在三年前停產了。

  看著這個破盒子,他的心突然一沉,但還是懷著希冀打開了盒蓋。盒子里沒有珠寶更沒有銀行卡,甚至連一封感人的信都沒有,只有一張塑料游戲卡。

  卡片的底色是黑的,印著一朵金色的薔薇,乍一看像是三流美容院的宣傳卡。

  “啊……”

  在剎那間,他突然覺得渾身脫力,癱倒在了床上。期盼了十幾年的夢化為了泡影,他以為自己會像網絡小說中的主人公一樣,獲得秘寶或秘籍,在一夜之間成為英雄。

  但夢想終究是夢想,最終留在身邊的,依舊是冰冷的現實。

  “哎,努力吧!”片太古老了,現在連能插這種卡的電腦都沒有了,但他仍把它珍而重之地放在了錢包里,翻身睡去。

  明天要去上課,還要見客戶,寫小說,小人物哪有時間悲春傷秋?

  次日清晨,或許是嫌太過丟人,蘇渺渺一大早就去上班了,她離開時背影匆匆,仿佛要把昨晚失控時做出的丑態遠遠甩在身后。

  他本想跟她商量一下怎么啟動這張古舊的游戲卡,卻根本沒有機會。

  事已至此,他只能在公開課下課后,向好朋友趙遲羽求援,雖然這張簡陋的“遺物”被外人知道很跌份,但他仍然不想錯過任何一個能得到去世父母信息的機會。

  “這張卡有年頭了吧?得去淘個轉換器呀,不過這么古老的型號,不太好找。”趙遲羽一看到那張卡片,就皺起了一雙劍眉。

  他家是開機械人專賣店的,連鎖店開到了全國各地,頗有些門路。而最要命的是,這家伙還身材高挑挺拔,五官也宛如混血,英挺而立體,散發著異域之美,是學校眾多女生的追求對象。

  “我覺得也有難度,所以只能拜托你了。”葉承心不停地搓手,陪著笑說。

  趙遲羽朝他挑了挑眉,似乎在詫異他的厚臉皮,但最終還是勉為其難地答應了。

  他在心底暗暗松了口氣,趙遲羽答應的事,一般不會食言。如果不是他們是小學同學,這家伙都不會正眼看他吧?

  最氣人的是,明明小學時大家都差不多,是天天流鼻涕的小破孩,怎么他就越長越帥,自己就越長越慫呢?

  “你看了最近的新聞了嗎?”走在食堂的路上,趙遲羽突然問他,“最近發生了幾起機械人襲擊人類的事件,有很多人呼吁要取締民用機械人。”

  “啊?那會不會影響你家的生意?”

  “有點影響,最近買機械人的客人很少了,連最大的供應商‘幻夢’,都停止了新型機械人的生產。”

  “估計只是誤會,這種事每隔幾年就發生一次,最后不都不了了之了嗎?機械人一代代升級,越來越完善,人類根本離不開它們。”畢竟有求于人,今天的葉承心,嘴巴像是涂了蜜一樣甜。

  “呵,有很多事你不知道的……”然而趙遲羽卻依舊愁眉不展。

  不知為什么,他從趙遲羽的話里聽出了潛臺詞,窘迫地撓了撓頭:“對啊,畢竟我用不起機械人,不是用戶沒有發言權……”

  “不是你想的那樣。”趙遲羽察覺到他的低落,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之后就沒再說一句話。

  氣氛有些尷尬,葉承心只能故作輕松地兩手插兜,吹起了口哨。

  輕快悅耳的口哨聲中,清掃春日落花的桶型機械人抬起頭,朝他閃了閃燈;修剪灌木的圓規狀機械人揚了揚剪子;還有一個身穿警服,濃眉大眼的超仿真機械保安,遠遠朝他敬了個禮。

  這些為我們服務的機械,真的會反過來傷害我們嗎?

  懷著這樣的疑問,在落日時分,他見到了香奈。

  今日的美女機械人跟昨晚截然不同,她將長發盤起,身穿一條簡單的黑色長裙,露出了天鵝般的脖頸和雪白纖細的臂膀,看起來既神秘又富貴。

  或許依舊介意自己并非人類,這次她在右腕上戴了一串繁復的珍珠手鏈,恰到好處地遮住了條形碼。

  “今天我想安排你見一下我的主人,他是著名畫家安志成。”她坐在西餐廳的陽傘下,瞇著嫵媚的雙眼,語氣特別強調了畫家的名字。

  可是掙扎在溫飽線的葉承心,跟一擲千金的收藏家們有十萬八千里的距離,他從未聽過畫家的名字,只想剛才自己點的牛排能快點上來。

  在請他大快朵頤之后,香奈帶他離開了餐廳,坐上了一輛黑色的商務車,駛向了流光溢彩的道路。

  車子隔音效果很好,香奈不是真正的人類,在葉承心沒有發問的情況下,異常安靜,甚至連呼吸的聲音都沒有。

  葉承心見她端坐在車后座,雙腿并攏斜向一側,是標準的名媛姿勢。但她卻連眼皮都不眨一下,眼珠也能很久不轉動,像極了一個人偶。

  他在車上越坐越害怕,心中惴惴不安,還好距離不遠,只過了不到半個小時,車就穩穩地停在了一個白色的平房前。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仔細打量著夜色中高大的建筑,才發現自己正站在城里出名的“藝術區”。據說這里的畫室和展廳皆由廢棄工廠改造,隨著畫家們的逐漸入住,竟然變成了城里小有名氣的景區。

  當然,掙扎在溫飽線上的葉承心,也只有聽說過的份。

  白色的平房足有一千平米,從外觀看裝修走簡潔風,毫無多余的裝飾,在晚上看來像一只振翅欲飛的白鳥。

  能在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有這么大的畫室,果然是個有名的畫家。

  “他幾乎整個白天都在工作,所以只能在晚上見你。”香奈打開了畫室的指紋鎖,帶著葉承心走進了畫室。

  畫室的格局非常奇怪,跟普通的建筑不同,偌大的一層是完全打通的,沒有任何隔斷,高高的鋼鐵梁架,像是巨獸的骨骼般整齊地排列在穹頂下。

  眼前的建筑,散發著冰冷肅穆的氣息,一看就不是作為民宅被打造。

  而且最奇怪的是,這空曠的房間里只亮著幾盞LED壁燈,昏黃幽森的光線下,只見畫室里隱隱約約地正站著幾個人影。

  “那些……,是什么人?”這情景宛如鬼片,嚇得他不住顫抖,如今器官都能人工培植,殺人取器官的兇案早成了久遠的都市傳說。

  他驚慌失措地分析,卻怎么也想不出自己有任何值得謀害的價值。

  香奈眼珠轉了轉,似乎從他的反應里猜到了他的心思。她拍了拍手,在清脆掌聲響起的同事,天花板上的LED等依次亮了起來。

  像是潮汐蔓延了海岸,又像是風呼嘯著涌入了山谷,整個大廳被燈光充溢,亮得沒有一處死角。

  他這才發現,自己看到的奇怪影子,居然是幾尊雕塑。

  “喂,我說過多少次了?晚上我不喜歡這么亮。”

  一個暴躁的聲音從角落里傳來,墻角一個巨大的畫架后,走出來一個穿著圍裙的男人。

  男人的頭發是深棕色的,半長不短,凌亂地別在耳后。而他的圍裙上七彩斑駁,被染料染得幾乎看不出本來的顏色。

  這次連孤陋寡聞如葉承心,都知道這一定是香奈多次提到的畫家安志成了,他這不羈的氣質,往那一站就是藝術本身。

  “抱歉啊,因為這個小朋友有點怕黑嗎。”香奈又打了兩個響指,聲控燈熄了一半,大廳再次回到了半明半暗的狀態。

  “有什么事快點說!”

  “關于一個月后的畫展,我想趁機為您推出一本自傳,即能宣傳又能銘記您輝煌的成就,這位‘一葉知秋’先生,就是我千挑萬選出來的作家中的佼佼者。”

  一頂巨帽從天而降,葉承心受寵若驚,怎么也想不到靠寫三流網文騙人的自己,會跟“作家”這兩個字產生聯系。

  他唯唯諾諾地朝安志成鞠躬,生怕被拆穿西洋鏡。

  此時他不由慶幸燈光足夠昏暗,他才能躲在夜色的掩護里,藏起平庸和自卑。

  “但是他看起來是個外行,讓他多看幾本畫冊再說吧!”

  安志成瞟了葉承心一眼,又坐到了畫架后。他沒再說話,只從畫架后傳來細碎的聲音,似乎是在調顏料。

  香奈十分有眼力見,見主人專心創作,立刻把葉承心帶出了畫室。

  清冷的夜風吹醒了葉承心的頭腦,他沮喪地看向香奈:“怎么辦,他好像很大牌……”

  “誰說的,他很平易近人。”

  “看樣子他對我不是很滿意?要不我把定金退給你?”

  “他對你再滿意不過了,你搜集資料盡快動筆吧。”

  葉承心瞠目結舌地看著香奈炯炯有神的,琉璃色的美目,小聲地嘟囔著:“說實話,你真不太擅長撒謊……”

  “叮”就在此時,一個悅耳的聲音從他的褲兜里傳來,他掏出手機,只見屏幕閃亮,跳出了一條來自趙遲羽的消息。

  “速來中央大道店,已找到轉換器。”

  在看到這寥寥幾字之時,他的心登時漏跳了半拍。

  中央大道是貫穿城市東西的一條街道,堪稱城市的主動脈。而在它位于城市最中心的兩公里地界,則是各大奢侈品品牌的必爭之地。

  每個區域經理都想把旗艦店鋪開在這里,不僅是這條街寸土寸金,能證明品牌的實力,更深層的原因是,出入此處的顧客多是高凈值人士,等于變相為品牌做了廣告。

  而趙遲羽的老爸也經過了一番搏殺,贏了數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終于在中央大道贏得了一席之地。

  這家旗艦店里不僅有最新款的機械人,甚至還展示尚未發售的概念機,是一家以“未來”為賣點的店鋪。

  店鋪的裝修都是珠光白色,配套的家具也十分不接地氣。所以當心急火燎,乘末班車趕來的葉承心,看到坐在磁力懸浮桌前的趙遲羽,竟恍似看到了修仙小說的主角。

  他明明還穿著白天在學校里穿的那件白T恤,但在瑩白燈光的照耀下散發著朦朧的光輝,讓人無法逼視。

  不知為何,他突然覺得這樣的趙遲羽有些晃眼,自慚形穢地拉了拉皺皺的衣角。

  “哎呀,你終于來了啊,讓我們來試試你的卡片吧。”趙遲羽抬頭朝他笑了笑,揚了揚手中的轉換器。

  他這一笑,跟小學時毫無二致,葉承心的自卑在剎那間煙消云散,笑嘻嘻地跑到了他的面前。

  “我查了查,沒有這種游戲卡的記錄,它不會是個儲存器吧?”趙遲羽拿出了轉換器,插在了電腦上。

  他聽了更加興奮,忙不迭掏出了卡片:“存儲器的話就更好了,他們特別留給我的東西,一定很重要。”

  “你別高興得太早啊。”趙遲羽無奈地搖了搖頭,在電腦上切斷了所有機械人的網絡連接:“萬一什么都沒有,會更失望。”

  “你干嗎切斷機械人的網絡,是看不起我嗎?”

  趙遲羽搖了搖頭:“這是必須的程序啊,因為超仿真機械人的程序很復雜,萬一被感染了病毒很難清除。”

  “你居然懷疑我爸媽留給我的是個病毒!”他氣得直嚷嚷;“我告訴你,里面就算有一個億的遺產,也別想我請你吃飯……”

  他還在說胡話,趙遲羽輕巧而迅速地拿走了他手中的卡片,又如行云流水般插進了轉換器中。

  等葉承心回過神來,電腦的顯示屏上已經出現了讀取數據的進度條。

  進度條起初緩慢,隨即跑得飛快,電腦的屏幕變成了一片漆黑,出現了一個天藍色的對話框。

  “我是盛放在夏天的薔薇,我可以讓你擁有一切,也可以讓你失去整個世界……”

  “這是什么玩意?臺詞這么老土?”葉承心在看到對話框的時候更迷惑了,這像是一個電腦水平不高的人自制的拙劣養成游戲。

  “你確定要啟動我嗎?”對話框結束了,彈出了“確定”和“取消”兩個選項。

  “怎么樣?你要選‘確定’嗎?”趙遲羽晃了晃鼠標。

  “當然是‘確定’啦!”葉承心肯定地答。

  可以想見,十五年前,自己只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孩子,父母不知道死亡會突然降臨,才留給了他這么一個小玩意兒。

  趙遲羽把鼠標遞給了他:“來吧,由你來按下‘確定’,有的時候生活需要些儀式感。”

  葉承心接過了鼠標,鄭重其事地坐在了懸浮桌前。

  趙遲羽說得沒錯,即便只是一個簡單的小程序,也凝結了過世的父母的思念,應該給予足夠的重視。他深深地吸了口氣,將光標移到了“確定”的選項,輕輕地按了下去。

  剎那之間,電腦發出了“嗡”的一聲輕響,突然黑屏了。于此同時,對面店鋪的巨大LED廣告屏也瞬間變黑,仿佛一個巨人閉上了眼睛。

  “怎么了?停電了嗎?”他驚惶地看向趙遲羽,同時感慨自己的命也太不好了,怎么就在游戲啟動的時候停電了?

  “沒有啊!燈還亮著!”趙遲羽一把拔下了路由器的電源,白皙的臉急得通紅:“是病毒,真的是病毒!而且是很厲害的那種!”

  “什么?你在嚇我吧?”

  “連對面那家店都被黑了,你還說我嚇你?快點回家吧,我得把這臺電腦銷毀了,萬一被警察查出來,搞不好會以危害網絡安全罪處罰我們。”

  葉承心的腦海變成一片空白,他幾乎是連滾帶爬地跑出了趙遲羽家的店,只見方才還繽紛多彩的中央大道變得沉寂而肅穆。

  各個商家的LED廣告屏全部熄滅,連街邊的公益廣告牌都不能幸免,整條街上只有路燈仍如衛兵般堅守著崗位,散發著暖黃色的光芒。

  碧麗輝煌的街道,仿佛只是一眨眼間,就由一位婀娜多姿的艷女,變成了個遲暮的老嫗。

  而最可怕的是,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我的爹娘啊,你們怎么坑娃坑得這么優秀啊?”他如過街老鼠,飛快地穿過了街道,鉆進了地鐵中。

  可怕的是地鐵里的網絡也被黑掉了,連刷手機都刷不進去,上百個乘客擠在站廳里,一邊排隊買票一邊咒罵。

  他看著眼前的騷亂,心像是被綁了個秤砣,沉到了湖水里,變得冰冷冰冷。他幾乎能看到自己被警察逮捕,被抓去蹲拘留所的一幕,而且最悲催的是,被他連累的還有前途一片光明的趙遲羽。

  “各位乘客,網絡已經恢復,請大家刷卡乘車。”就在他嚇得冷汗涔涔,襯衫都濕透了的時候,救命般的電子音響了起來。

  他看了一下手機,從病毒啟動,到現在剛剛好是五分鐘。

  等待的乘客沒空追究原因,水一般涌進了閘機。直至他坐上地鐵,看到電視上的主播依舊如往常一樣播報新聞時,身上的冷汗才逐漸褪去。

  “信號啟動了。”與此同時,在一家高級酒店中,一個梳著時髦卷發的年輕人在聽到這句話之后,掛斷了電話,放下了手機。

  “羅蘭,你看起來很開心。”坐在他面前的是個上了年紀的肥胖大叔,殷切地為他的空杯中斟滿了香檳。

  “我等到了一個闊別了十五年的信號,如果換做是你,會不會也很開心?”

  “Really?這簡直是奇跡!”

  “說得沒錯,干杯……”他舉起酒杯,透過杯中美酒看向窗外,城市的霓虹在香檳的氣泡中變得夢幻而縹緲:“為即將降臨的奇跡。”

  落地窗中映出他俊秀的臉龐,微翹的嘴唇略帶幾分孩子氣,只有一雙眼深如潭水,令人捉摸不透。

  葉承心走出地鐵時,已是深夜。春夜的風溫柔清涼,像是母親的手,讓他惶恐的心漸漸安定了。

  幸運的是,就在今晚,全球最大的機械人制造商“幻夢”爆出了丑聞。一臺超仿真秘書型機械人,在公寓中掄起了花瓶,砸傷了自己的主人。

  偏巧不巧,她的主人是“幻夢”公司駐亞洲區高級主管。幾乎在網絡恢復的同時,全網都爆出了這個新聞,營銷號更是頭頭是道地解析這個新聞對機械人出品方有多大的負面影響,并推測這次意外的網絡癱瘓,就是“幻夢”公司利用黑客搞的鬼。

  雖然文章怎么看也算不上嚴謹,但他還是松了口氣,有商業巨頭擋槍,應該不會很快查到他和趙遲羽頭上。

  “喂,都幾點了還不回家?生日過完了就開始夜不歸宿了嗎?”手機響了起來,他剛點開微信,就傳出了蘇渺渺的罵聲。

  他這個表姐雖然自己吊兒郎當,但對表弟卻嚴加要求,從來不許他晚于12點回家。

  想到蘇渺渺如母獅般發怒的表情,他就不寒而栗,連忙小跑起來。夜晚的道路連一個人影都不見,只有樹影瑟瑟,在路燈的照耀下飄搖如鬼影。

  眼下這光景,比起方才捅了簍子,是另一番可怖。怪就怪在,平時俯仰可見的清潔機械人和治安機械人都消失不見,整條街像是被清場了般寂靜。

  他又冷又怕,縮著脖子一路小跑,直跑到離小區最近的路口,才總算看到了一個人。那是一個纖細單薄的少女,穿著一件白色寬松的連衣裙,一動不動地站在路燈下。

  “這姑娘膽子夠大呀。”他暗暗感慨了一聲,也不再像方才那么害怕,腳步也不由自主地慢了下來。

  半是好奇,半是擔心,在經過路口時,他扶了一下眼鏡,偷偷打量著女孩。哪知不看還好,一看立刻將他嚇了一跳,只見女孩的臉上身上竟然布滿了骯臟的污泥,頭發蓬亂如草,只有那條裙子還能見人。

  是乞丐嗎?如今的社會福利完善,連他這種自幼父母雙亡的人都沒有流落街頭,怎么有人會混得這么慘?

  可是下一秒鐘,他心中的憐憫之情立刻煙消云散。因為女孩竟然朝他走了過來,雙眸灼灼如炬,散發著幽幽的藍色,宛如兩簇青色火焰在暗夜中跳動。

  “我、我認識你嗎?”他嚇得連連后退。

  “數據分析正確,已經找到目標。”女孩說出了奇怪的話。

  “不要嚇唬我啊,我家可就在附近!”他聲嘶力竭地大喊了一句,撒腿就跑。

  這次他跑得宛如被獵犬追擊的兔子,可是剛剛跑到樓門口,就撞到了一個人。那個人身體溫暖而柔軟,但又仿佛力氣十足,在他的沖撞下竟然半分都沒后退。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他揉著酸痛的鼻子,才發現對方比自己矮了大半個頭,竟然是個女孩。

  等他定睛一看,立刻如見鬼了般大叫起來,因為她竟然就是在路口遇到的古怪少女。

  真是太可怕了,她怎么會知道自己住在哪里?而且他跑得飛快,也沒看到有人超過自己,她怎么能趕到自己前面。

  可他的叫聲立刻被制止了,因為少女一把就按住了他的嘴,仿佛言情劇里的“壁咚”般,把他死死懟在了墻上。

  “我就盛放在夏天的薔薇,不是你按的‘確定’鍵,還黑掉了市電視臺最大的信號發射器,喚醒的我嗎?”她睥睨地看著他,像是在打量著比她低級的生物:“按下‘取消’,就沒有這么多麻煩了,害我搜索你的信息就花了不少功夫。”

  葉承心像是只被釘住了的螞蚱,掙扎了一會,最終做出了投降的手勢。此時他再傻也明白了,自己面前的不是女鬼,更不是女超人,而是一臺超仿真機械人。

  面對一個力氣極大的機械人,除了投降還能怎樣呢?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科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