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蔣晏霖白藝璇小說完整版

蔣晏霖白藝璇小說完整版

茶六六 著

連載中免費

《誰曾許我半世涼》是茶六六所著一部長篇現代言情小說,主角是蔣晏霖白藝璇,講述了蔣晏霖聽信別人的謊言,將深愛的白藝璇一步步推向絕望最后妻離子散的故事。蔣晏霖也曾愛過白藝璇,但當他父親死后,他再也不相信白藝璇,他們的女兒出了車禍,蔣晏霖卻對著別人的孩子呵護備至,最終,白藝璇最終看清,這個男人終究不是對的人……

更新:2019/06/23

在線閱讀

《誰曾許我半世涼》是茶六六所著一部長篇現代言情小說,主角是蔣晏霖白藝璇,講述了蔣晏霖聽信別人的謊言,將深愛的白藝璇一步步推向絕望最后妻離子散的故事。蔣晏霖也曾愛過白藝璇,但當他父親死后,他再也不相信白藝璇,他們的女兒出了車禍,蔣晏霖卻對著別人的孩子呵護備至,最終,白藝璇最終看清,這個男人終究不是對的人……

免費閱讀

  傍晚,市中心醫院。

  手術室外,白藝璇急得來回跺腳,一遍又一遍撥打著丈夫的電話,但是那頭始終無法接通。

  就在她打算掛斷時,電話被接起,她匆忙開口,“宴霖,你趕緊來一趟醫院……”

  “藝璇,你找宴霖什么事?”

  接電話的并不是蔣晏霖,而是一個溫婉的女聲。

  “蘇婧雨?怎么是你?蔣晏霖呢,讓他接電話!”白藝璇猛地怔了一下,隨即怒道。

  蘇婧雨曾經是她最好的閨蜜,現在,是蔣晏霖的繼母!

  上大學時,蘇婧雨在會所做兼職,為了錢,不惜勾搭蔣晏霖的父親,畢業后就嫁給了他。

  半年前,蔣晏霖的父親突發心臟病發去世,因為白藝璇是蔣父死前唯一見過的人。

  除了蘇婧雨還有傭人都指認,說她跟蔣父生前談話時候,氣的蔣父臉上發白,最后還大搖大擺的走了。

  可以說是“證據確鑿”。

  所以,蔣晏霖認定是她害死了父親,故意藏了他父親的藥,只是沒有證據才沒有拿她怎么樣。

  蘇婧雨就是這個時候趁虛而入,以孤兒寡母沒人照料為由,整天賴在蔣晏霖身邊。

  白藝璇解釋過無數次,每次蘇婧雨總能帶著哭泣的兒子適時的出現。

  她也爭過吵過鬧過,卻將蔣晏霖越推越遠,徹底推到了蘇婧雨的溫柔鄉。

  “宴霖在洗澡,我們準備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說吧,就這樣。”

  白藝璇正想發作,蘇婧雨已經掛了電話。

  他總是陪著別人的兒子,有想過自己的女兒嗎?

  她握緊拳頭,心臟像被人剜去了一塊,嚯嚯地漏著風,身體晃蕩了幾下,跌坐在長椅上。

  五個小時后。

  手術室的門終于打開了,主治醫生叫了好幾聲,白藝璇才回過神,感覺臉上涼涼的,伸手一摸,滿臉淚水。

  她慌亂的擦了擦,拉著醫生的袖子問道:“醫生,我女兒怎么樣了?”

  “你女兒肋骨被撞斷,手術后已經接上了,暫時沒有生命危險,切記好生療養,千萬不能隨意挪動,現在你去辦一下住院手續。”

  白藝璇激動地連連點頭,只要女兒沒事就好。

  夜,已經深了,醫院幾乎沒有什么人走動。

  她裹緊外套,來到一樓大廳,交完費,一轉身,就看到蔣晏霖抱著一個孩子走進來,蘇婧雨挽著他的胳膊,眼眶紅紅的,蔣晏霖低聲安慰著她。

  這畫面,儼然一家三口。

  一股怒氣涌上心頭,白藝璇握緊拳頭,沖上去攔住他們,“蔣晏霖,你什么意思?打你電話你不接,現在又帶著這個女人一起過來,故意讓我難堪?”

  蔣晏霖看到她,臉色立刻變得冰冷:“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馬上讓開!”

  一旁的蘇婧雨見狀,生怕自己惡意掛斷電話的事情暴露,連忙露出一副梨花帶雨的可憐樣,勸道:“宴霖,要不你和藝璇好好聊聊吧,我一個人帶辰辰去找醫生就行了。”

  說著就要從他懷里接過辰辰。

  白藝璇看了一眼臉色泛白的孩子,冷笑一聲,原來他根本就不是來看嘉嘉的,而是送蘇婧雨的孩子來看病的。

  “不用管她,我陪你一起去。”蔣晏霖冷冷地睨了白藝璇一眼,就要越過她離開。

  “你給我站住,她只是你的繼母,我才是你的妻子!她有手有腳,用不著什么事都依賴你!”白藝璇拉住他的胳膊,強勢的與他對視。

  蔣晏霖甩開她,冷厲道:“我的事,還輪不到你做主!立刻從我眼前消失!”

  “如果不是嘉嘉出了車禍,你以為我愿意找你?”想到嘉嘉渾身是血的模樣,白藝璇的心就一陣抽痛。

  蔣晏霖愣了一下,眉頭一皺:“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會出車禍,你是怎么照顧她的?”

  “呵,你還有臉指責我?你在照顧他們母子倆的時候,有想過我也是一個人帶孩子么?辰辰是你的弟弟沒錯,但嘉嘉也是你的女兒,你有照顧過她一天么?就連她手術住院這么大的事都聯系不上你,你到底有沒有把我們母女倆放在心上?”

  白藝璇除了氣憤,還有失望。

  “我為什么這么對你,你心里很清楚!”蔣晏霖咬著牙,眼神陰冷無比,“我現在要送辰辰去看病,你把嘉嘉的病房號告訴我,我等會去看她。”

  父親的死已經是前車之鑒,如果再因為她,耽誤了辰辰的救治時間一次,他怕自己真的會忍不住掐死面前這個女人。

  “辰辰,辰辰,辰辰,你心里只有辰辰和你的繼母,既然如此,你就和他們茍且一輩子好了,我和嘉嘉以后不用你管!”

  “啪——”

  響亮的一巴掌落在白藝璇臉上,在寂靜的大廳顯得異常清晰。

  蔣晏霖滿臉怒色地收回手,冷厲道:“嘉嘉是我女兒,該怎么做我心里自有分寸,你少在我面前陰陽怪氣的鬧,沒讓你償命,已經是給你足夠的寬容!”

  白藝璇被這一巴掌打的踉蹌了一下,險些摔倒。

  她怒極反笑:“怎么,嫌我壞了你們的好事?父親尸骨未寒,你就和繼母糾纏不清,你蔣晏霖就是這么做孝子的?說出去不怕被人恥笑?”

  “你再胡說,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蔣晏霖抱著孩子,不好再動手,但是眼神幾乎要把她吃掉。

  “算了宴霖,你和藝璇去看嘉嘉吧,我一個人行的。”蘇婧雨一臉大度地說完,又卑微地拉著白藝璇的手。

  “藝璇,你誤會我和宴霖了,是辰辰又發病了,我才讓他送我們來醫院的,都是我的錯,你千萬別生宴霖的氣。”

  白藝璇抽回手,冷笑一聲,“蘇婧雨,你就別在我面前裝模作樣了,你的心思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不是就想得到蔣晏霖嗎,我讓給你好了。”

  她努力讓自己不在他們面前失了尊嚴,“希望這個二手貨你用著順手!”

  說完,毫不猶豫地轉身離去。

  她早就應該死心了,這樣的男人不值得,更不配做嘉嘉的父親!

  回到病房,嘉嘉還在昏睡。

  白藝璇抓著她纖細的小手,眼淚掉個不停,她也不想走到這一步的,也想給女兒一個溫馨健康的家庭,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彼此仇視怨懟。

  可是無論她怎么解釋祈求,始終都不能挽回蔣晏霖的心。

  第二天早上,白藝璇出去買早餐,才看到滿臉疲憊的蔣晏霖從蘇婧雨母子的病房出來。

  他顯然是守了她們母子一夜,卻沒有關心嘉嘉一句。

  白藝璇的心止不住又痛了一下,不是為自己,而是為嘉嘉。

  她越過蔣晏霖就要離開,卻在擦身而過時被他截住手腕。

  “站住,我有話對你說。”他的聲音低啞疲憊。

  “你放開我,我跟你沒什么好說的!昨天晚上我已經說得夠清楚了,以后我和嘉嘉不用你管,你盡管和那個女人逍遙快活去!”白藝璇掙脫他,決絕地說完,忍不住又紅了眼眶。

  “你最好不要惹怒我,乖乖聽我把話說完!”蔣晏霖強勢地將她按在墻上,凌厲地眼神和她對視。

  白藝璇抬眸,蔣晏霖的臉就在眼前,近的她都能看清他臉上的毛孔,他的鼻息噴灑在她臉上,帶著他獨有的男性氣息。

  他還是那個英俊帥氣的他,可是心卻變了。

  想到這里,她的心再次抽痛了一下。

  蔣晏霖見她冷靜下來,才斟酌著字句開口道:“辰辰昨晚發病,雙腎壞死,必須馬上做移植,但是我從國外調回來的腎源還沒到,只能先取嘉嘉的一個腎……”

  “蔣晏霖,你混蛋!”他話沒說話,白藝璇就一巴掌甩過去,眼淚噴涌而出。

  “嘉嘉剛剛做完手術,身體虛弱到了極點,你竟然要取她一個腎?你這是要她的命!我不同意,你想都別想!”

  “我已經安排了最權威的醫生,不會有任何差錯!”蔣晏霖握住她的手,又狠狠甩開,“嘉嘉是我的女兒,我不會讓她死,等腎源一到,立刻再給她做移植。”

  “不行!我不同意!我不允許你這么做!”正常成年人做腎移植都有風險,更何況嘉嘉這么小,還剛剛做過手術!

  “你以為你能阻止我?白藝璇,我只是通知你一聲!”

  蔣晏霖說完,大步離去。

  “嘉嘉也是你的女兒,你這么能這么殘忍,要用她的命是換辰辰的命?”白藝璇瘋了一般上去撲打他,指甲劃破了他的臉。

  “我警告你不許動嘉嘉,否則我一定和你拼命,還有辰辰,我會親手掐死他!蔣晏霖,你聽到沒有!你特么聽到了沒有!”

  蔣晏霖徹底失去了耐心,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眼里閃過一抹猩紅,“你敢動辰辰一下,我要你們整個白家陪葬!”

  “當初是你害死我父親,取嘉嘉的腎,不過是在替你贖罪而已!何況,我已經說過了,最好的醫生動刀,手術不會有任何問題!”

  說完,他松開白藝璇。

  白藝璇大口喘著氣,那一瞬間,她真的以為蔣晏霖要掐死她。難道在他心里,她和嘉嘉的命比不上蘇婧雨和辰辰的命?

  “我早就說過,我沒有害死你爸,那天我的確和他在書房交談過,但只是一些家常話,并沒有發生任何沖突,我離開的時候他還是好好的,你為什么不信?真要贖罪,那你就殺死我好了,不準你動嘉嘉!”

  “你當真以為我不敢殺你?我只是不想臟了我的手!”蔣晏霖說完,叫來保鏢,當場把白藝璇控制起來,“看好她,手術期間不準她離開這里!”

  白藝璇被禁錮住,憤怒地沖著蔣晏霖的背影吼道:“蔣晏霖,你不能這樣做,嘉嘉會死的,她真的會死的!你這么做要遭報應的!”

  “你殺了我吧,你連我一起殺掉吧……”吼道最后,她真的絕望了,蔣晏霖要做的事,從來沒有人能阻止!

  很快,有醫生來給白藝璇打了鎮定劑。

  白藝璇無力地滑落在地上,昏迷前,她看到嘉嘉被推進了手術室。

  嘉嘉,是媽媽對不起你,媽媽沒有能力保護你……

  白藝璇醒來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嘉嘉,她瘋了般地跑進病房,房間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床單整整齊齊地擺放在那里,像從沒有人睡過一樣。

  怎么回事?她的嘉嘉呢?

  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好的預感,她拔腿就往外跑去。

  辰辰的病房門口,白藝璇還沒進去,就聽見蘇婧雨打電話的聲音。

  “這件事有我頂著你怕什么,醫療事故死個人不是很正常的事,沒人會懷疑你的……等嘉嘉的葬禮辦完,我會盡快把剩下的一千萬打給你……”

  “轟”的一下,白藝璇如遭雷擊,整個人愣住,嘉嘉的葬禮?嘉嘉死了么?

  不會的,嘉嘉不會死的,一定是搞錯了!

  她渾身顫抖地推開門沖進去,一把揪住蘇婧雨的衣領,厲聲問道:“你剛才說誰的葬禮?誰死了?我的嘉嘉呢,我的嘉嘉在哪里?”

  “藝璇……你冷靜點。”蘇婧雨被她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反應過來后,滿臉悲傷地告訴她,“嘉嘉,她在手術中出了點意外,沒能挺過來……”

  “你胡說!嘉嘉怎么會死,你一定是騙我的,我的嘉嘉,你把嘉嘉還給我!”白藝璇瘋了般的搖晃著蘇婧雨,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不停地滾落。

  “我沒有騙你,你昏睡了三天,宴霖已經去處理后事了,藝璇,你節哀順變。”蘇婧雨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樣,安慰道。

  白藝璇只覺得天旋地轉,整個人搖晃了幾下跌坐在地上,嘉嘉……她的女兒,她連最后一面都沒見到。

  “藝璇,你沒事吧?你別嚇我。”蘇婧雨趕緊上前扶起她,“你別太難過了,否則嘉嘉在天之靈也不會安息的。”

  白藝璇猛地抬頭,一把掐住蘇婧雨的脖子,紅著眼怒吼道:“是你!是你害死了嘉嘉,你還我女兒,你還我的女兒!”

  “你放開……咳咳……放開我!”蘇婧雨被掐的喘不過氣來,胡亂地在白藝璇臉上亂抓。

  白藝璇整張臉都被抓花了,披頭散發的像個瘋子,嘴里念叨著:“你還我女兒,你還我女兒……”

  就在蘇婧雨被掐的快窒息時,蔣晏霖趕來了,立刻分開兩人,皺眉看向蘇婧雨:“你沒事吧?”

  蘇婧雨大口吸著氣,搖了搖頭,“我沒事宴霖,藝璇她……悲傷過度,受到刺激,你不要怪她。”

  蔣晏霖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白藝璇,伸手將他拉起來,欲言又止:“嘉嘉她……”

  “是你們害死了嘉嘉,害死了我的女兒!”白藝璇用力甩開他的手,充血的眼睛死死瞪著他。

  “我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蔣晏霖滿臉疲憊,聲音沙啞。

  是他太急,在醫生辰辰病情的時候只想著手術成功率很高不會有問題,卻沒有一個人提醒他,嘉嘉的身體真的虛弱的禁不起任何打擊。

  如果他知道……

  “你別假惺惺了,你就是嫌我和嘉嘉礙了你們這對狗男女的眼,所以故意買通醫生在手術中做了手腳,我可憐的嘉嘉,她才三歲啊,你怎么忍心?”白藝璇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一想到嘉嘉的臉,她就心痛到窒息。


  蔣晏霖煩躁的揉了揉眉心,“別無理取鬧。”

  “你別在我面前裝了,我都親耳聽到了!你們這對殺人兇手,是你們殺了嘉嘉!”

  白藝璇瘋了一般地朝蔣晏霖撲過去,在他身上拳打腳踢,哭著咆哮道:“是你殺了我的女兒,你不是人,你還我女兒……”

  “瘋女人!”這幾天忙著嘉嘉的葬禮,他也差點崩潰,心情已經糟糕到了極點。

  “對,我就是瘋了,被你們逼瘋了,你們害死了嘉嘉,我要殺了你們!”白藝璇再次撲上去,對著蔣晏霖又抓又撓,儼然失去了理智。

  蔣晏霖被抓的滿臉血痕,徹底失去了耐心,叫來保鏢將她控制住。

  “我看在嘉嘉的份上,最后一次放過你,下次再敢胡攪蠻纏,我絕對不會手軟!”他擦著嘴角的血跡,居高臨下地說道。

  白藝璇被幾個人按在地上動彈不得,睜著眼死死瞪著蔣晏霖,“有本事你就殺了我!反正嘉嘉死了,我也不想活了,來啊,你動手啊!”

  “你以為我不敢?”蔣晏霖咬了咬腮幫子,渾身的戾氣在這一刻升騰。

  父親因她而死,他已經給她留夠了臉面。

  可嘉嘉的死只是個意外,誰也沒想害死嘉嘉!

  “呵,我知道你敢。不顧綱常人倫和自己的繼母糾纏,親手殺了女兒,還有什么是你蔣晏霖不敢的?”

  白藝璇怒極反笑,嘴角帶著凄慘的笑意,“你最好現在就殺了我,否則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我看你真是活的不耐煩了!”蔣晏霖上前一步,鉗住白藝璇的胳膊,將她拖到陽臺上,半個身子懸空,“想死是么?那我就成全你!”

  嚯嚯的風聲在耳邊響起,白藝璇的頭發被風吹亂,她瞪著血紅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蔣晏霖,你會下地獄的,我和嘉嘉在天堂看著!”

  “宴霖,你可千萬別沖動,藝璇她只是一時受到刺激才說傻話的,嘉嘉不在了,她一定很難受。”

  蘇婧雨拉住蔣晏霖的胳膊,勸道:“說到底,我也有錯,如果不是我提出要給辰辰做腎移植,嘉嘉就不會死……你們你要怪就怪我吧,千萬不要傷了夫妻感情……”

  蘇婧雨故作大度的話沒能讓他心里的怒火消減,反而燒的更旺。

  可白藝璇眼里不停滾落的淚水,卻無聲的澆滅了他心里的戾氣。這么多年,他從沒見她這樣哭過。

  他將白藝璇從欄桿上拉回來,一把摔到地上。

  蔣晏霖聲音沙啞,“嘉嘉也算是間接替你還了那條命,今后,你好自為之!”

  說完,他摟著蘇婧雨往外走去,嘴里柔聲道:“走,我帶你去上藥。”

  看著兩人雙雙離去的背影,白藝璇扶著欄桿地站起來,心中被失望和絕望充斥著。

  她晃悠著向前走了兩步,哽著喉嚨顫聲道:“蔣晏霖……嘉嘉死了,你就真的一點都不傷心難過,一點都不悔恨?”

  蔣晏霖的腳步頓住,沒有回頭,良久才低沉道:“我不后悔救辰辰。”

  “砰——”白藝璇最后的心房徹底坍塌,眼淚肆意流下來,為這段荒唐的婚姻,也為嘉嘉死的不值。

  “很好,既然你心里從來沒有我和女兒,那我們離婚吧。”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