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玄幻 → 我有九條尾巴好刺激謝情小說免費

我有九條尾巴好刺激謝情小說免費

小貓不愛叫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謝情的小說名是《我有九條尾巴好刺激》是由小貓不愛叫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系統爽文,是一篇耽美甜文。主要講述的是:謝情醒來后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逃生游戲,還多了九條毛茸茸的尾巴。但是逃脫失敗的的話就會死亡,還據說只要能夠通關,就能將獎勵帶回現世。不管是頂尖的功法天賦,還是富可敵國的財產。于是一眾人便開始了這場逃生游戲,只有謝情戰戰兢兢地試圖掩飾自己的九條尾巴……

更新:2019/06/22

在線閱讀

主角是謝情的小說名是《我有九條尾巴好刺激》是由小貓不愛叫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系統爽文,是一篇耽美甜文。主要講述的是:謝情醒來后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逃生游戲,還多了九條毛茸茸的尾巴。但是逃脫失敗的的話就會死亡,還據說只要能夠通關,就能將獎勵帶回現世。不管是頂尖的功法天賦,還是富可敵國的財產。于是一眾人便開始了這場逃生游戲,只有謝情戰戰兢兢地試圖掩飾自己的九條尾巴……

免費閱讀

  尾巴竟然跟著回來了!謝情第一反應就是自己伸手摸了一下。竟然同時感受到了兩種舒適感。

  一種是指尖傳來的柔軟,另外一種是尾巴尖被撫弄時的愜意和慵懶,還有隱約的興奮?!

  所以這東西真的是他的一部分?

  謝情仔細的體會了一下這種感覺,陌生卻又讓他覺得新奇。自從車禍后,他就很難在有什么情緒波動。就像是一個旁觀者,不管遇見什么事兒,都能用一張冷靜的臉解決。

  就例如他剛睜開眼面對自己這輩子都站不起來的消息的時候,謝情也沒有任何歇斯底里或者畏懼,就是很平淡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哪怕是失去所有的記憶,對自己過往一無所知,沒有家人和朋友,也都是一樣平常對待。

  但是現在突然出現的尾巴,卻讓他重新獲得了對情緒的感知。回憶副本里尾巴的反應,其實很像是那種正常人遇見事情時候會有的變化。

  做個不恰當的比喻,就像是謝情被分成兩部分,身體是主體,一直很冷靜,但是尾巴卻是他的內心,把他所有表現不出來的,感知不到的反應都一一準確的表達出來。

  就像現在,這貨一副快來繼續擼我的模樣就十分沒眼看。

  那他本身到底是不是人?還是說什么動物成精了?謝情覺得自己現在應該要炸了,但是內心無比平靜,并且還在嘗試對應到底和那種動物更加類似。

  尾巴非常配合的搖了搖:大寶貝別怕~我替你炸毛啊~【愛你,么么噠】

  謝情:……

  暫時解決了尾巴的問題,謝情終于把心思收回來放到了之前發生的那些事兒上面。

  首先是時間,他發現,從他進入游戲到出來,現實世界里的時間都是靜止的,甚至連一秒都沒有過。

  至于這個游戲,謝情試圖在網上搜索相關信息,可意外的是,什么都沒有。哪怕是一些特別少見的午夜怪誕論壇,也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

  這就很微妙了。

  謝情皺眉。信息時代,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完全沒有口風。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說出來的還沒等發布就死了,或者說想說的人根本說不出來。

  但是幸好謝情還有別的驗證方式。

  他還記得游戲里警察幾個人暴露出來的信息,全是謝情在報紙上看過的相關報道。包括他的車禍在內,其實都是這半年之內發生的新聞。

  謝情記憶力很好,他看過的東西都能準確的記載腦子里。于是他推動輪椅到放著報紙的地方。很快就找到了那些新聞的位置,接著翻閱的手就停住了。

  新聞的報道內容變了。

  警察涉及的槍擊案里,所有人全滅,并沒有任何生還。而一家三口相關的化學實驗室爆炸三人生還,也變成了全部死亡。

  這怎么可能?謝情又去找了其他人的情況,全都是一樣的結果。

  除了棲夏和謝情自己,剩下人的相關事故報道,全部都從幸存變成了死亡。

  所以這個游戲能夠改變過去?還是說這些事故本身才是進入游戲的先決條件?并不是因為最早猜測的幸運,而是瀕死和有罪!

  可謝情失去記憶,他對那場車禍根本沒有任何印象。甚至可以說,謝情都不確定自己到底是不是車禍的幸存者。因為他被救下來的時候,他身邊既沒有車,也沒有任何車禍碎片。

  那輛大巴在沖下盤山道之后,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樣。救援隊找了三天三夜,卻只找到一個斷了雙腿,昏迷著掛在半山腰樹杈上的謝情。

  于是警察便把他帶回來,稱作是盤山路車禍幸存者。

  所以進入游戲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謝情覺得他應該立刻去找棲夏一趟,來驗證自己的猜測。然而就在準備回房間換衣服的時候,輪椅卻在門口停住了。并不是別的,而是尾巴卡住了。

  沒錯,在發現過去是可以被改變的時候,尾巴本能的又被嚇炸毛了。并且還是九條尾巴一起炸成煙花,毛茸茸一大團。

  謝情冷著臉捅了捅那一大團毛:收回去!

  尾巴:人家害怕呀QAQ

  最后,謝情琢磨了半天,終于找到了合適的辦法。原來尾巴是可以自己隱藏,所以哪會在進入游戲后,警察他們第一面都沒有注意到尾巴的存在。因為尾巴在他們面前隱身了。

  就這樣,謝情在處理好尾巴的問題之后,然后就換了衣服去找棲夏。

  按照棲夏最后給的地址,謝情叫了車,很快出發。

  出乎意料的是,棲夏的家并不難找,而且離謝情家很近。就在距離他不到一公里的棚戶區。

  “您慢走。”看謝情腿腳不方便,司機對他也很照顧,先幫他把輪椅從后備箱里拿出來放好,然后又把謝情安頓好,確定他沒問題了,這才厲害。

  “多謝。”謝情送走了司機,自己往棚戶區里面的胡同里走。可即便這樣,過于坎坷的道路也讓謝情不得不暫時停下。

  謝情想了想,找了個小孩問了一句,“你知道住在的顧棲夏家嗎?”

  “知道。”小孩乖巧的點點頭,好奇的打量著謝情身下的輪椅。

  謝情也沒有覺得被冒犯,反而繼續耐心的和他商量,“是這樣,我找顧棲夏有點事兒,但是你看,我的輪椅進不去更里面了,你能幫我把他叫出來嗎?”

  “叫顧棲夏?”小孩像是嚇了一跳,一連串的搖頭,“不,不行,我要回家了!”

  說完,小孩轉身就跑,一會就消失在了小巷子里,就像是后面有壞人追他。

  這是怎么了?棲夏家有什么問題?

  謝情從小孩的反應里感覺到了不對勁。他想了一會,又攔住了另外一個路過的人。這次是個青年,在聽到謝情說地點的時候,他倒是沒跑,倒是挺幸災樂禍的問了一句,“你找他們家人有什么事兒?”

  “我和顧棲夏是朋友。”

  “朋友?”那小青年嗤笑一聲,“不是來采訪的記者或者要債的嗎?”

  謝情沒回答,但是從的語氣里,他嗅到了一絲微妙。

  “行了,不管你是什么都和我無關,我就是個看熱鬧的。我推你過去吧!”不管謝情答不答應,青年都自顧自的站到了謝情的身后推動了他的輪椅。甚至還抽了空給另外一個同伴發了信息,“快點來!棲夏他家又有樂子可以看了,這次上門的是個瘸子!”

  ------------

  謝情這邊正在青年的帶領下往棲夏家里趕,然而此時的棲夏家卻鬧得不可開交,甚至門外面還有不少人在好奇的圍觀。

  可以說棲夏家是棚戶區里最臟亂差的地方,院子里堆著的都是從垃圾堆里翻出來的廢品,散發著濃濃的臭味。而破磚房的墻壁上竟然也被潑滿了腥臊的液體,還有鮮紅色的四個大字——欠債還錢。

  “都鬧了一個小時了,現在還沒分開呢?”屋外看熱鬧的都在竊竊私語,而屋里則是傳來一陣一陣的哭聲。

  “夏啊!你聽媽的話,你姐姐沒有希望了,你就算再往里面砸錢也都是浪費。咱們先救救你爸爸。他可是一家之主,要是真沒了,咱們娘倆以后要怎么過啊?”里間屋里,棲夏的母親正撲在棲夏的床邊嗚嗚的哭,試圖說服棲夏拿錢。

  “死了這條心,我是不會給你們的!你們要是敢搶走,我今天晚上就拿刀捅死全家!”棲夏被綁在床上,惡狠狠地盯著面前的女人,只覺得他面目可憎。

  他在這個家里已經生活了十七年了,就眼前這個陣仗更是見過無數次。還什么頂梁柱,更是可笑到了極點。怕不是他當個孤兒都比現在活得健康順遂。

  這是棲夏沒有來得及告訴謝情的事兒。他是自愿進到游戲里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成功逃生拿到錢給他姐姐治病。可萬萬沒想到,自己剛撿條命從死人堆里爬出來,心臟的速度還沒慢下來,就被活人算計了。

  而更可悲的是,他姐姐之所以會出事就是因為他父親的賭債!

  叮鈴鈴,電話鈴聲響打破了屋里的爭吵。

  因為沒有人接,轉了人工留言。這里是顧棲春的主治醫生,“棲春家人你們好,十分鐘跟之前我們已經收到了棲春的手術費。手術時間約在下午三點,如果家屬不能到來,我們就先送進手術室。因為再耽誤,恐怕會影響棲春之后的身體恢復。敬請諒解。”

  “嘟——”在醫生留言之后,電話就又恢復了平靜,可屋里人的情緒卻像是被瞬間點燃。

  棲夏父親直接沖到了棲夏的床邊,“小兔崽子你竟然把錢給那個賠錢貨!”

  “那不是賠錢貨,那是我姐姐!”棲夏死死的盯住父親的臉,眼里滿是怨恨。

  棲夏母親被他的眼神嚇了一跳,可接著就大著膽子繼續勸他。“夏啊,你姐姐已經不行了。手術的事兒,之前家里不同意,就是因為治不好啊!你想想,那可是一百多萬,你扔進去了就是打水漂。而且你爸爸現在還活著啊!那是你親爹,你就眼睜睜看著他去死?”

  “那是你請閨女,你就眼睜睜看著她咽氣?”

  棲夏說完這句話,只覺得很可笑。可不是能夠眼睜睜看著咽氣?要不然他怎么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深吸一口氣,棲夏將眼里的淚水忍耐下去,一字一句的質問母親,“你和爸為了錢把我們送到那種地方,能夠活著逃出來已經是我們姐弟倆命大。現在我給我姐姐治病,不花你一分錢,我自己掙錢養我姐姐,你憑什么管我?”

  “那你就不管你爸爸了嗎?”

  “為了去賭,可以把親生閨女兒子都賣了!這樣的爸爸,也算是爸爸嗎?不,他還算是人嗎?”

  棲夏嘴上罵的厲害,棲夏父母臉上也過不去,可外面屋子里坐著的另外兩人卻像是在看樂子一樣。

  “嘖,這親爹的確不是人,甚至連狗都不如,不過這小孩有點烈性,又是個干凈的,估計能賣幾個錢。”其中一個上下打量著棲夏,眼里都是算計和不懷好意。

  倒是另外一個皺眉,“那也沒用,越是性子烈的,越玩不了幾天。看來這次的錢是要不到了。晦氣。”

  這兩個不是別人,正是棲夏父親欠債賭場里專門負責要債的。

  開始聽里面吵鬧厲害,這兩人也沒進去。現在聽明白了,這家的確沒錢,也就懶得在等,干脆直接走進去對里面的一家三口說道,“你們甭吵了,至于醫藥費也不用要回來。我們直接把人帶走就完了,晚上還有人等伺候呢!都別浪費時間。”

  把人帶走?棲夏轉頭看母親,“你們又做了什么?這幾個不是光要債的?”

  \"夏啊,爸媽也是沒辦法啊!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爸被砍斷手腳,所以就把你……”

  “把我賣了?”

  “怎么能是賣?就是給你找了個輕巧的工作。就去伺候伺候有錢人家的小少爺。”

  “夏啊你長得好,他們也會寵著你,你聽話,不會太連累的,比在家里輕松。”

  “……”棲夏不敢置信的盯著母親的臉看,直到過了一分鐘他才反應過來自己到底聽到了什么,“我不會去的。買賣人口犯法,□□更是犯法,你真敢把我交出去,我就算是被打斷了腿,我也要爬出去報警。到時候,你們也得一起坐牢。”

  “孽子!”棲夏話沒說完,就被父親一巴掌就抽在了臉上,“別給臉不要臉。”

  然后就從口袋里拿出一個小瓶扔給棲夏母親,“快點給他喝了,趕緊叫帶走!我一會還要去回本呢!”

  “哎,好,好。”棲夏母親把藥瓶接過來,都沒問是什么,就給棲夏強行灌了下去。

  棲夏一開始還反抗,可藥勁兒上來得很快,棲夏頓時覺得四肢都沒有了掙扎的力氣。

  而他母親也同時他身上開始翻找,棲夏知道,他們是在找錢。他們覺得自己能夠支付姐姐的醫藥費,身上就一定還有。自己都是要被賣出去的人了,錢什么的當然要留給家里。

  找不到的,棲夏的淚水順著眼角滑了下來,已經麻木的心臟又再度泛起絲絲縷縷的疼痛。這就是他的父母,他就算在游戲里死里逃生又有什么用呢?

  可棲夏的母親在找不到錢財之后,卻已經陷入了瘋狂的狀態,他父親更是上來一把撕壞了棲夏的上衣。

  “你把卡藏在哪里了?你不說是吧!你信不信我打死你!”又是一巴掌抽在了棲夏的臉上。

  然而此時的棲夏,卻像是一個壞掉的布偶娃娃,沒有半點回應。

  旁邊兩個要債的看著忍不住還笑,“別傷了皮肉,那就賣不出高價了。”

  父親點頭明白,讓人疼又看不出來的傷多了去了,他在賭場里見識了不少,他一下子就卸掉了棲夏的胳膊。

  鉆心的痛讓棲夏整個身體都彈了起來,盯著父親的眼神充滿了恨意。

  可即便如此,他也沒有交代出來錢到底藏在哪里。

  “看來不動真格的,他是不能說了。”棲夏的父親露出陰狠的神色。他清楚,有不少賣家看中的是商品的干凈和烈性。越烈的,調丨教起來就越有挑戰感。至于棲夏本身的身體是不是有問題,并沒有人在意。

  所以,即便棲夏殘廢了,也并不耽誤什么。反而會讓那些買家更加滿意,省的擔心他逃走了。

  他找了一根手腕那么粗的木棍,暗示的捅了捅棲夏的腿,這是在威脅他,再不說實話,就會直接把他的腿打斷。

  然而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有節奏的敲門聲。

  “您好,棲夏在家嗎?我找他有點事兒。”

  是誰?屋里幾個人同時回頭,接著就都愣住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