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軍事 → 老胡同楚牧峰小說免費

老胡同楚牧峰小說免費

隱為者 著

連載中免費

以楚牧峰展開小說情節的軍事作品《老胡同》是以作者隱為者所著,小說講的是民國25年北平,意外迎來一場硝煙四起的大變動,作為老胡同里長大的一名普通小刑警,楚牧峰勢必要揪出胡同里藏的細作并好好守護自己的家園........

更新:2019/06/22

在線閱讀

以楚牧峰展開小說情節的軍事作品《老胡同》是以作者隱為者所著,小說講的是民國25年北平,意外迎來一場硝煙四起的大變動,作為老胡同里長大的一名普通小刑警,楚牧峰勢必要揪出胡同里藏的細作并好好守護自己的家園........

免費閱讀

   頗為機靈的劉豆地從柜臺后面走出來,滿臉堆笑地迎上來問道。

  “你就是汪威善吧?”掃過全場,楚牧峰眼光鎖定坐在桌邊看病的汪威善直接問道。

  “對,我是。”

  汪威善站起身來笑道:“不知道兩位官爺有何貴干?”

  “汪威善,這是我們的證件,我們都是北平警察廳刑偵處的。今天過來是有件事想要問你,你要如實回答。”楚牧峰看著對方沉聲說道。

  北平警察廳刑偵處?

  “當然當然,配合警方辦案是我們老百姓的義務,只是不知道兩位警官要問什么?”汪威善眼皮輕顫,瞳孔微縮,連忙應道。

  被順路叫來的王格志沒吭聲,完全一副以楚牧峰為主的姿態。

  “你認識簡如云吧?”敏銳捕捉到汪威善神色異動,楚牧峰單刀直入。

  “誰?簡什么云?”

  汪威善似乎有些茫然,皺著眉頭想了想,雙手一攤說道:“官爺,我好像不認識這個人啊。”

  “不認識?怎么可能,他可是你的病人?”當初負責了解藥方情況的王格志立即說道。

  “官爺,瞧您這話說的,您也看到了,我這里每天來來去去的病人可不少,我未必個個都知道名字啊?”

  “你們說的這個簡如云或許找我看過病,但我真沒印象,沒準見了面就能認出來。要不,勞煩二位官爺把他帶過來給我瞧瞧。”

  面對王格志的發問,汪威善微微一笑,舌頭都不帶打結地說出這番話來,。

  “你……”王格志頓時有些語塞。

  “王哥。”

  楚牧峰抬手示意一下后,不溫不火地說道:“汪大夫,你說的沒錯。每天這么多病人來看病,

       你不認識或者說忘記簡如云也很正常。對了,你喜歡貓嗎?”

  “貓?”

  汪威善眉毛微挑,有些遲疑地說道:“不喜歡,這玩意太煩人!官爺,不喜歡貓……應該不犯法吧?”

  “不犯不犯!”

  擺擺手,楚牧峰又隨意問了幾個問題后,突然間冷不丁地問道:“汪威善,你把哀嚎藏在哪里了?”

  “藏……咳咳!”

  汪威善近乎是下意識地回應,但“藏”字剛說出口,當場就卡住,然后眼底閃過一抹驚慌之色,用力咳嗽了兩聲,低頭擦了擦眼鏡。

  “哀嚎?什么是哀嚎?警官,您可別和我開這種玩笑,我都不知道哀嚎是什么東西,又怎么藏呢?”

  “你確定不知道嗎?”楚牧峰眼神玩味。

  “確定確定。”汪威善將腦袋搖晃地像撥浪鼓般說道。

  “師父。”

  就在這時,劉豆鼓足勇氣走過來,小心翼翼地說道:“里面煎的那副藥快好了,您看能不能去瞧瞧?”

  “哦!”

  看著徒弟一眼,汪威善請求道:“兩位官爺,那副中藥很重要,可不可以讓我去瞧一眼,等會兒出來再陪著兩位繼續聊?”

  “去吧!”楚牧峰淡然道。

  “謝謝官爺!”

  抬手個拱,汪威善就轉身挑起門簾走進后堂,劉豆也跟進去。

  這時原本幾個病人見有警察在,都識趣地走了,鋪子里空蕩蕩的很安靜。

  “楚老弟,這個醫生有嫌疑?”王格志看了一眼門簾后低聲問道。

  “十有八九就是他!”楚牧峰點頭說道。

  王格志頓時一振:“真的?你是從哪里看出來的?我怎么就沒有看出來?”

  “從他的眼神看出來!”楚牧峰充滿自信地說道。

  雖然剛才問話都是很隨意,其實是虛虛實實,虛實結合起來的。

  自始至終,他都在觀察汪威善的眼睛。

  要知道謊言是為了掩蓋某種動機或者心理而編織出來的語言,可這樣的謊言在楚牧峰眼里卻是最脆弱的,是不堪一擊的。

  前世曾經接受過形神思維特訓的他,在審訊上能一眼就識破嫌疑人的謊言,看穿嫌疑人的把戲。

  就像是剛才。

  “眼神?”王格志有些狐疑的問道。

  “沒錯,就是眼神!人類是一種視覺動物,而人的眼睛就是其內心狀態的真實反映。通過眼神變化,就能窺探到對方內心變化。”

  “比如說眨眼頻率先慢后快,這就是要說謊的信號。不知道你發現沒有,剛才汪威善的眨眼頻率變快時是什么時候?”

  “這個?”王格志摸著腦袋訕訕一笑,他還真沒注意到。

  “他是在我問出簡如云、貓和哀嚎這三個問題時變快的。這說明什么?說明他在說謊。”

  “因為說謊時,他就會控制不住地感到焦慮和擔心,會情不自禁的快速眨眼速度,這也就是咱們常說的睜著眼睛說瞎話。”

  掃視了一眼門簾,留意里面動靜的楚牧峰繼續說道:“除了眨眼之外,汪威善在和我說話時,

       雙眼都不敢正視我,一直都在下意識地回避躲閃,這種眼神游離不定就是心虛。”

  “還有,他在說謊時,眉毛會抬高,眼睛會睜大,尤其是我問出哀嚎時,說明什么?說明他的吃驚和害怕,沒想到我竟然會知道哀嚎。”

  “楚老弟,哀嚎又是什么?”王格志感覺自己的智商有些不夠用了。

  “哀嚎就是造成簡如云死亡的真正原因!”

  王格志是一臉懵逼,仿佛在聽天書。

  “得了,以后再和你解釋吧。”

  楚牧峰看到王格志的模樣后,嘴角一翹,這些都是現代破案理論的基礎,可在這個年代卻太過先進。

  咣當!

  就在這時,里面傳來一聲響動。

  “快,汪威善要逃!”

  楚牧峰臉色微變,兩人毫不猶豫地沖向后堂。 扁鵲堂后院。

  當楚牧峰沖過來后,發現劉豆正準備搬走一架梯子,而汪威善已經不見了。

  梯子旁邊是個碰倒的藥罐,顯然就是剛剛的聲源。

  看到官爺來了,劉豆神情有些慌張。

  “人呢?”楚牧峰厲聲喝道。

  “師父……”劉豆下意識地抬頭看向梯子,額頭上布滿汗珠。

  “你給我聽清楚,我們現在懷疑汪威善和一起殺人案有關系,你要是說知情不報的話就是包庇罪,

         知道包庇罪的下場嗎?真想蹲大牢不成?”楚牧峰聲色俱厲地喝道。

  啊!蹲大牢?

  劉豆可不想坐牢,他只是一個藥館的學徒,哪里敢和警察對著來。

  就像剛才汪威善讓他搬梯子,他都是迷迷糊糊做的,現在看來問題有些嚴重。

  師父竟然成為殺人嫌疑犯?

  “師……師父他跳墻走了。”劉豆指著院墻,聲音顫抖的說道。

  “王哥,叫人來查封了這里,我去追他!”

  撂下這話,楚牧峰直接爬梯子,剛爬到院墻上,余光就瞥視到一個身影從下面胡同口拐彎處消失,他毫不猶豫地地跳下去追了過去。

  眼看后有追兵,慌亂之下的汪威善居然跑進了一個死胡同!

  看著面前高高的墻壁,他一下子就傻了眼,左右門戶也都關得死死的。

  轉身想逃,可惜楚牧峰已經趕到了。

  將唯一一條道路堵死,楚牧峰斜眼瞥視過去,眼神中帶著一絲譏諷。

  “跑啊,你倒是繼續跑啊,我看你還能跑到哪去。”

  “官爺,你……你這是干什么?”汪威善有些慌張道。

  “我干什么,你做了什么自己還不清楚?”楚牧峰冷哼一聲。

  “我……我沒做什么啊!”汪威善口不對心道。

  “行了,別演了,跟我回警局老實交代吧!”

  “我不去警局,到了警局還不是你們說什么是什么!官爺,我只是個大夫,求求你,高抬貴手,

       放我一馬吧,只要你愿意放我走,我可以給你錢,保證你一輩子都賺不來的錢!”

  汪威善雙手合十,一邊比劃一邊乞求。

  “哦,這么說你很有錢了?”楚牧峰眼神淡然問道。

  有門!

  聽到對方并沒一口回絕,汪威善連忙說道:“對對對,只要你肯高抬貴手放我走,我的錢都可以給你。”

  “都給我?”

  楚牧峰眼神里的譏諷愈發濃烈,語氣陡然冷漠,“你是不是覺得只要有錢就能使鬼推磨?

       只要有錢就能解決所有事?只要有錢簡如云就能白死?”

  這刻的楚牧峰鋒芒畢露,正義凜然。

  “我……我沒殺簡如云,這事跟我無關!”汪威善搖晃雙手爭辯道。

  “殺沒殺你心里明白,走吧,去警局說清楚。”楚牧峰說著就往前走去,氣勢如虹地逼迫道。

  “你別過來,別逼我!讓開,給我讓開!”

  見楚牧峰依然要抓自己回去,汪威善頓時撕下了偽善面紗,面色猙獰,掏出一把匕首,在眼前使勁揮舞兩下后,惡狠狠地喊道。

  “跳梁小丑!”從槍林彈雨里走過的楚牧峰,又豈會被他這種色厲內荏的貨色給嚇住,依然大步向前。

  “去死吧!”

  眼瞅這事沒辦法善了,汪威善兩眼泛紅,揚起手里的匕首就使勁刺了過去。

  “哼!”

  楚牧峰冷哼一聲,不退反進,右腳蹬地的同時,身體猛然向前,轉眼間就來到汪威善面前。

  壓根就沒想過對方速度會這么快的汪威善,臉上浮現出一抹驚愕之色,手下動作也慢了一拍。

  就是這停頓的功夫,楚牧峰已經揚臂鎖住汪威善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掰。

  啪嗒!

  匕首掉落在地,汪威善則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聲。

  楚牧峰跟著一個反絞,將汪威善給反扣住。

  “和我玩刀,你太嫩了,老實點!”

  北平警察廳,刑偵處審訊室。

  誰的案件誰負責。

  人是楚牧峰抓來的,當然就由他來負責審訊。

  那時候的審訊室可不像現在這樣,陰森森的房間里,各種各樣,隱隱可見凝固血跡的刑具是依次擺放,光是看著就讓人毛骨悚然。

  辣椒水,老虎凳,烙鐵,那是家常便飯。

  對于那些沒有堅強意志和堅定信念的尋常人來說,一輪刑具都熬不過,就得變成軟腳蝦乖乖招供。

  作為主審的楚牧峰,還叫來了王格志在旁邊當副審和記錄員。

  對于這個老實人,他還是頗有好感的,能拉一把就拉一把。

  “兩位官爺,這到底是要干嘛?我又沒有犯事兒,你們憑什么抓我!我告訴你們

       我可是給你們廳長夫人看過病,要是請她出面,你們吃不了兜著走,快點放我走!”被捆在木凳上的汪威善色厲內荏地嚷嚷道。

  盡管聲音喊得響,可眼中流露出來的慌亂和緊張還是暴露了他的怯弱。

  他現在真是肚腸子都悔青了。

  難道不知道自己當時不應該逃嗎?可誰讓他就鬼迷心竅跑了呢!

  不但跑了,還跟追來的楚牧峰動了刀子,這顯然說不過去。

  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夠硬著頭皮,挺過關。

  但可能嗎?

  砰!

  就在汪威善心緒不寧時,楚牧峰突然間猛地一拍桌子,巨大的聲響嚇得汪威善渾身一哆嗦,抬頭看向對方。

  “汪威善,你當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們家的后花園嗎?來到這里還給我玩這種花招,就你這身子骨,還想要當滾刀肉?”

  “行啊,不見棺材不掉淚是吧,那我就讓你見到棺材板兒,我看你的眼淚掉不掉下來!”

  說著,楚牧峰就站起身,一把將汪威善生拉硬拽拖到后面的木架上綁好。

  在他的驚恐的眼神中,楚牧峰拿起在旁邊火爐上燒得滾燙的烙鐵來。

  烙鐵燒得宛如一塊紅玉,剛拿起來,就冒出一股刺鼻的焦味來。

  “你……你要干什么?”

  哪里見過這種場面的汪威善,驚恐地扭動著身體,大聲喊叫著,“你不能亂來,我告訴你,你這是濫用私刑,我會告……啊!”

  威脅的話都沒有說完,下一秒汪威善就發出了凄厲的慘叫,額頭上唰唰地往下掉落著豆大的汗珠,整張臉慘白如紙。

  灼熱的烙鐵直接烙上前胸,冒出絲絲白煙,發出一股刺鼻難聞的焦糊味道。

  細皮嫩肉的汪威善疼得是渾身痙攣抽搐,襠下瞬間就濕了一大片。

  看到這幕,王格志眉頭微皺卻沒有阻止。

  殘忍嗎?

  不,在審訊室里,烙鐵只不過是常規項目,比這個還要殘忍的事海去了。

  只要是帶進這里來的人,就沒有幾個嘴巴能閉著,遲早都得開。

  再說王格志是老實,又不傻。

  他可是知道楚牧峰的后臺是曹云山曹副處長,審訊的時候上點手段,別說沒誰挑刺兒,就算是挑刺又如何?

  難道說他們還敢和曹處長對著來不成?

  這年頭,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沒誰會吃飽撐的多管閑事。

  何況汪威善可是殺人嫌疑犯。

  要是能把嫌疑二字去了,那楚牧峰用什么樣的手段審訊就沒誰去管。

  據說連廳長都被妖貓案給搞得煩躁,只要楚牧峰真能破了案子,那只有贊許,沒有責怪。

  “汪威善,這才是開胃菜,你瞪大眼睛仔細看看!這里好東西可不少,你確定要全部享用一遍嗎?你確定,咱們就繼續?”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軍事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