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校園 → 我和有錢同學的日常白豈簡言小說免費

我和有錢同學的日常白豈簡言小說免費

白草神羽 著

連載中免費

《我和有錢同學的日常》是由白草神羽原創所著,主角叫白豈簡言,講述了兩個帥比互相幫助互相學習共同建設社會主義兄弟情的日常,隔壁班的校草簡言,長著一張高深莫測的學霸臉,只可惜是個學渣。高二一班的校霸白豈,長著一張桀驁不馴的大哥臉,偏偏全校就是沒人能考得贏他。為了錢,白豈選擇給簡言補課,但是為了命,他選擇放棄!

更新:2019/06/22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白草神羽大神最新作品《我和有錢同學的日常》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我和有錢同學的日常最新,我和有錢同學的日常無彈窗,《我和有錢同學的日常》是由白草神羽原創所著,主角叫白豈簡言,講述了兩個帥比互相幫助互相學習共同建設社會主義兄弟情的日常,隔壁班的校草簡言,長著一張高深莫測的學霸臉,只可惜是個學渣。高二一班的校霸白豈,長著一張桀驁不馴的大哥臉,偏偏全校就是沒人能考得贏他。為了錢,白豈選擇給簡言補課,但是為了命,他選擇放棄!

免費閱讀

  第一節晚自習下課。

  白豈轉了轉頭脖子,起身拍了拍胖子和光頭的桌子。

  “要不要去小賣部,我餓死了。”

  胖子正在讀從女同學那借的小說,專心的很,連頭都顧不上抬一下,直接搖頭,“不了,禿子去。”

  白豈雙手抄兜又看了一眼光頭,“你去嗎?”

  “我去啊!”光頭連忙站了起來,從課桌上拿起飯卡塞進了兜里,“豈哥想吃什么?我請你吃!剛往飯卡里剛充了錢。”

  “啊真的!請客?”白豈一聽就樂了,胖子連忙從旁邊站了起來,“那我也去……”

  “你給我坐下。”白豈很順手地按住胖子的頭把他給壓了回去,“剛剛是誰說不去的。”

  胖子抿著嘴看著他,很誠懇地說道:“我想要一份烤腸,我就要一份就好。”

  光頭無所謂地點了點頭,“好啊給你帶,回來給我錢。”

  胖子嘆了口氣,又拿起書開始看了起來,“差別待遇太明顯了。”

  光頭沒搭理他,伸手搭著白豈的肩就跟他往外頭走了。

  “豈哥,今天中午食堂做的飯真的難吃絕了,我覺得老干媽可以安排上了,要不要買一瓶?胖子今天也說難吃來著。”

  白豈在家里吃慣了老媽做的東西,實在是很難對同學口中深惡痛絕的食堂產生什么厭惡感。

  “我覺得還好啊,為什么你們就都這么吃不慣?”

  “還好?到底哪里還好了?水煮青菜,胡蘿卜炒辣椒,土豆塊煮白蘿卜丁,酸蘿卜絲,四個菜三個都是蘿卜,這是給祖國的花朵吃的東西嗎?我們就只配吃蘿卜嗎?我現在懷疑食堂就是想把我們給培養成祖國的蘿卜!”

  “emmmmm,蘿卜,我覺得比老干媽要好吃。”

  “豈哥,你在家里總不能也吃這些東西吧?”

  “這里吃的比我家吃的要好多了,我家的伙食你想都別想,我能長這么大不容易。”

  兩人邊走邊說,走到樓梯口時,簡言剛好從下面上來了。

  簡言看見白豈之后,本來想打招呼,但是一瞅見旁邊搭著白豈肩膀的光頭,嘴巴又停住了。

  “才下課多久,你剛剛去哪了?晚自習不用上的嗎?逃課了?”白豈的思維驚人的迂腐,簡言本來還在出神,突然就被白豈給嗆了一聲。

  “被一個女生叫出去表白了,我不想去的,但是又怕無視她們會傷她們自尊。”簡言抿了抿嘴,突然從口袋里摸出了一塊巧克力給白豈,“吃嗎?”

  “閃開,不吃!”白豈沒忍住翻了個白眼,小賣部也不去了,繞過他就往教室里走。

  光頭見狀,很快就想起了白豈前段時間困擾的事,張著嘴小半會都合不上。

  這小子剛剛是在豈哥的雷點上蹦迪了嗎?

  光頭拍了拍被忽略的簡言,連忙跟了回去。

  簡言看著白豈消失的背影,又看了看手里的巧克力,有點想不明白。

  22

  第二節晚自習下課。

  大家都準備回宿舍了,簡言專門站在白豈教室外面等他,白豈出來之后,簡言馬上把他給攔著了。

  胖子跟光頭面面相覷看了一會,還沒等白豈開口,簡言就先開口了。

  簡言:“你們有沒有什么想吃的?”

  胖子/光頭:“什么?”

  簡言:“學習辛苦了,這個,我請你們吃夜宵。”

  他把自己的飯卡塞到了光頭手里,笑的特別甜,“隨便刷,怎么用都可以的,我請客。”

  兩人還是沒有反應過來,白豈正想開口說什么,就只見簡言又往胖子和光頭手里一人塞了一把錢。

  “走吧,去晚了商店擠不進去。”

  簡言出手之闊綽,白豈看得已經完全懵逼了,最后還是光頭先回過勁,他感受了一下手里金錢的厚度,目瞪口呆地深吸了一口氣。

  看來沒錯了!這絕對就是傳說中沾土豪同學的光了!人家牙縫里漏出一點就夠普通百姓吃一年!

  “謝謝大佬!你這是完全就是請我們一個月的夜宵了!”光頭拍了拍簡言的胳膊,“太義氣了!飯卡還是還給你吧,不然你明天吃飯也不方便。”

  “沒事,我飯卡平時不怎么用。”簡言回以一個虎牙笑,可愛的像個孩子。

  “謝謝了!我會好好使用這筆錢的!謝謝大佬夜宵!”胖子雙手捏著錢,說話語氣非常的中氣十足。

  “那我們先走了?豈哥你……”

  白豈現在仍然處于一個完全不明的狀態,雖然不明白,但他想走,可是才剛邁出一步,簡言就伸手把他給拽住了。

  “我有個事情要問他來著,你們先走吧。”

  “嗯?”白豈轉頭瞪圓眼睛看著簡言,另外兩個聽過之后,見白豈似乎沒有什么特別的反應,于是也就點頭走了。

  直奔小賣部而去。

  班里還有一些學生沒走,白豈被他堵在走廊上,還沒想通咋回事,手里就被塞了一大袋零食。

  簡言光盯著他也不說話,讓人覺得莫名其妙。

  白豈:“你干嘛?”

  簡言:“你晚上不是會餓嗎?給你買了點吃的。”

  “emmmmm……”白豈看了眼袋子里的東西,有點無語,“所以是要干嘛?這么久了今天突然想起給我買吃的,無事獻殷勤。”

  “沒有,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是朋友不是嗎?”簡言很認真地說道,“雖然你在學校里面不經常跟我玩,但是我記得你在家里跟我玩的樣子。”

  路過的兩個同學可能是聽到了這句話,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們兩個,白豈聽的頭上都快冒出汗了。

  “不是,你誤會我了,在家里我也沒跟你玩啊。”

  “你明明就跟我玩了。”簡言一臉倔強,“你吃過我的飯。”

  “靠……跟你玩了可以吧?大哥,你趕緊在學校里面交到朋友啊,干嘛老是看著我?”白豈抓住簡言的衣袖帶著他往樓下走,想離班級門口遠點。

  簡言搖了搖頭,很無奈地說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女生老愛找我說話,班里的男生都不愛理我。”

  “老實說這個也有點傷到我了……”白豈碎碎念了一句。

  “什么?”

  “沒有,這挺好的。”白豈拍了拍簡言的背,“沒人跟你玩正好沒人打擾你學習,你平時在班里無聊可以多做點題,明年上985so easy。”

  “我交不到朋友,你就只說讓我多做題?”

  “哈?不然呢?你想讓我到你班里舉塊牌子說這里有個二貨他缺朋友,請大家踴躍在下課后和他玩耍?”

  簡言被懟的無言以對,他眨了眨眼,又抿起嘴把頭給低下了,“沒有。”

  “說實話,貨真價實的高富帥被普通同學排斥我還是第一次見,一般電視里這種人不都成學校紅人了嗎?你是不是性格上有什么缺陷?”

  白豈把話說得非常精悍,或許還有點傷人,簡言腳步頓了一下,然后搖了搖頭。

  “不知道,我以前念的是那種全是富二代的貴族學校,里面的男同學也不怎么喜歡我。”

  “不是,簡言……你是不是那種和女孩子關系很好,但是跟男生就不怎么聊得來的類型啊?”

  白豈記得自己讀初中的時候,班上也有過一個這樣的男同學,那個男生很少跟他們這堆糙漢說話,平時都是跟女生話題更多。

  “沒有啊,我不喜歡跟她們玩,一點意思都沒有。”簡言搖頭否決掉了。

  “那你以前學校的同學不喜歡你,具體表現在什么方面?”白豈雙手抱胸給他分析了起來。

  “就是……一開始還好好的,過了大概兩三周左右,就要和我絕交。”

  簡言抿抿嘴,表情有點無奈,還有點受傷。

  “跟你這種情況一樣,要我別老跟著,覺得我煩。我也不知道哪里出了問題,朋友不就是一起玩的嗎?你明明也經常跟那兩個人一起玩,這很正常啊,為什么我就不行?”

  白豈被他給問住了,他自己也感覺有點想不通。

  可能是因為簡言實在是太粘人了?

  但是同樣甚至是更多的相處時間,跟胖子他們玩的時候,就從來就沒有感覺到過這個問題啊。

  “你會不會有一天也要和我絕交啊?”簡言見白豈一直不說話,有點慌了,開口問了一句。

  “你一直問的話就有可能。”白豈一本正經地看著他,說的煞有介事。

  “別跟我絕交,我就你一個朋友……”簡言不舍地看向白豈,語氣中的央求意味明顯到不能再明顯了。

  如果是個女生現在恐怕就要母性爆棚了,只可惜,白豈是個鐵人,他基本上沒有任何多愁善感的纖細情緒。

  “說實話,簡言,我確實是經常想甩掉你,因為你實在是太二了,在我的學生生涯里,我就從來沒見過像你這么二的二貨。”

  簡言懵逼地看向白豈,眼圈直接紅了。

  “……但是有時候又覺得,靠,你大概是老天派來拯救我的天使,你做菜真的好吃絕了你知道嗎?”

  白豈一臉認真地看著簡言,典型的二十一世紀鋼鐵男兒思維,話才剛落音,簡言就一把將白豈給抱住了。

  白豈被嚇蒙圈了,他連忙四處看了看,好在學生都走得差不多了,教學樓附近沒有人!

  “握草干嘛!你趕緊撒手。”

  簡言把白豈抱的更緊了,說話語氣帶上了一點鼻音。

  “我感冒了,你那有藥嗎?”

  “有……倒是有,我回宿舍給你拿?”

  “嗯,謝謝你。”

  白豈用拇指和食指拉住簡言的衣服,試圖把他給扯開,結果事實證明這一點用都沒有。

  馬丹,真的快要別扭死了。

  被他摁在懷里生無可戀看著天的白豈,正在嚴肅思考著一個問題。

  三秒之后是該用過肩摔把這SB從自己身上弄下來比較好,還是攻擊下盤把他揍趴下然后趕緊反方向一千米比較好?

  一日課后。

  “不是,我說……為什么你上廁所老愛拉上我?”

  白豈靠在學校的廁所門框邊,一臉無語地看著正目視前方噓噓的簡言。

  “啊,那是因為……我想上廁所了。”

  簡言轉頭與白豈對視,表情很迷,估計他自己也沒有一個明確答案,“你不想上嗎?我從來沒有看見你和我一起上過廁所,為什么?”

  “這種事情有什么為什么的?我就剛好不要上啊。”白豈皺著眉頭盯著他,對簡言的思維感到無法理解。

  “你該不會是一看見廁所有人就假裝自己不用上,等人都走了才自己偷偷解決的那種……”

  簡言一副“啊我懂了原來是尺寸自卑”的表情,一臉壞笑的閉上了嘴。

  白豈想殺了他的心都快有了,他惱火的咬緊牙關,幾步走過來,目視前方拉開了拉鏈。

  “你這小子,什么意思啊你!不就尿個尿嗎?誰不行啊?”

  “噗。”簡言憋住了笑,他努力忍了好久,才總算沒笑出聲來。

  五秒后,簡言已經完事準備去洗手了,白豈還臉色鐵青地站著。

  “尿不出也不要勉強自己啊。”

  “說誰勉強呢?我他媽再醞釀一下!你趕緊滾!”

  白豈閉著眼睛努力找感覺,簡言路過他的時候,伸手在他肩上拍了兩下。

  “噓噓噓~小兔子乖乖把門開開~”

  什么?

  “我好像比你大。”

  白豈眼睛頓時就睜圓了。

  草泥馬吹口哨就算了!他居然還唱歌!沒理解錯的話最后那句難道是在和他比大小?

  白豈一提拉鏈匆匆洗個手,飛快就追了出去。

  “干!簡言你給我站住!你個熊人有膽子裝逼沒膽子挨打?”

  簡言很有自知之明的早就一路跑遠了。

  24

  月考成績出來了。

  胖子依然老二,光頭第三名,白豈毫無疑問全年級第一。

  他這個分數可以說是相當魔幻了,就連班主任都找他單獨談話,十幾個老師把他狠狠地夸獎了一通,還拉著他交流了一整個晚自習的學習經驗。

  老師都不停在問,是不是他家里那位麻省理工畢業的教授父親有什么高明的教學手段。

  白豈說沒有,事實上他爹就是個大煞筆,可是老師不信,大家都是一個老師教的,為什么偏偏就白豈可以領先第二名好幾十分,拿到這么個王者得分——720分。

  這孩子完全是清北復交隨便上了。

  分數還沒貼出來,白豈就已經從老師嘴里知道了自己的成績,等到排名榜公布之后,全校學生基本沒有哪一個不震驚的,就連隔壁的隔壁的隔壁學校都知道白豈這次考了720。

  妥妥的學神。

  要知道高考滿分才750,他這樣的成績能直接往省前十里去排,畢竟這里并不是衡水中學或者黃岡中學,這里只是區區市六中……

  這是白豈綜合成績出的最高的一次,去年的期末考試他還拿過一次709,當時也把全校老師給驚得夠嗆。

  那個時候白豈就已經被同學給升了神格,傳說中數學拿過兩次滿分的男人,距離上次期末考才兩個月,今年的第一次月考,他第三次拿到了數學滿分。

  成績出來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就能傳的那么快,剛一下課,教室里就都圍著其他班湊過來看成績表的人。

  他們班的成績表就被貼在黑板旁邊,都快被人給盯穿了。

  白豈平時在學生會查寢抄胸牌累積的威嚴都擺在這,鬧騰的同學都不敢來太放肆,反倒是其他班那些一本正經的學霸女和學霸男,過來找他說話談題比較多。

  一整個上午,白豈都在不停地給那些好學的同學講卷子,一點機會都不能給老師留。

  好不容易逮到一個出去上廁所的機會,白豈路過了隔壁班教室,他順便看了一眼簡言的成績,結果一路瞅下去,白豈的臉色越來越魔幻。

  “靠,他怎么考的?”白豈有點無法理解,他的眼睛還死死地黏在成績榜上。

  “嗯?你說什么?”簡言不知何時突然出現在了白豈身旁,一臉天然地看著白豈。

  “你什么時候來的……”白豈被突然出現的簡言嚇了一跳,他緩了緩,不解地問道:

  “不是,你這個數學,為什么才考了5分?還有145分都被你給謀殺了嗎?你就算碰運氣瞎選也不至于才考5分啊!”

  簡言:“我沒有瞎選,我每一題都認真思考過的。”

  白豈:“看這成績,你還不如瞎選。”

  “emmmmmm那我英語考的不錯,你看英語。”簡言避重就輕,伸手指著自己的英語成績,“100呢。”

  “英語滿分早就不是100分了,咱們是150總分的,同學。”

  “……”簡言不敢說話了,只能對著手指一臉委屈的在內心逼叨逼叨。

  “英語100+數學5+語文37+理綜73,一共215分,我就想問你還有535分哪去了。”白豈看著他的成績,摸著下巴繼續思考了起來。

  他并沒有挖苦的意思,但說話方式可以說是相當的直男了。

  “哇,你看這個語文和理綜分剛好倒過來了,一個37,一個73,好巧,哈哈。”

  “啊,對,還有這個語文。”

  簡言干巴巴地笑了兩聲,和白豈對上視線后,他臉上很快就一點表情都不敢再有了。

  白豈:“為什么才37分……語文你也不會做?”

  簡言:“我小時候在國外,九歲才開始學中文……”

  白豈:“那也不至于才考37分啊,還有理綜,靠,你到底是不會做還是不想學?”

  簡言:“學不會。”

  白豈:“怎么可能會學不會?你才這么點高的時候連路都能學會,現在這么大坨菜了難不成連數個數都不會數?越長大智商反而越下降嗎?”

  簡言看到白豈露出一臉不可理喻的表情,自己也露出了不可理喻的表情。

  “你管中國的高中數學叫數個數?你掰著手指頭能數明白代數和不等式證明?這比走路要難多了好嗎?你難道是那種可以在三秒內馬上算出176×387等于多少的人嗎?”

  白豈:“68112。”

  簡言:“那沒辦法,你是可以馬上算出幾幾幾×幾幾幾等于多少的人,我們不能比的。”

  白豈:“176×387。”

  簡言:“……嗯。好,我知道了。”

  簡言冷靜了幾秒,又看向了白豈:“去上廁所嗎?”

  白豈面無表情地連連搖頭,“我不和你上,你上完趕緊回來,我要去。”

  簡言不帶任何猶豫的轉身往衛生間的方向走了,走了幾步,他開始抓狂地抱著頭啊嗚嗚嗚一路狂奔。

  “原來他是那種會因為考不好而感到心塞的人啊。”

  白豈看著他的背影,不由得感嘆了一句。

  “好蠢一男的。”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校園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