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武俠 → 血衣魔主聶風小說最新

血衣魔主聶風小說最新

善無心 著

連載中免費

以聶風為主角展開小說情節的武俠作品《血衣魔主》是由作家善無心所寫,小說講的是聶風從小便在家族的保護下成長,等到一定時候父親讓他去外面的世界歷練,在歷練途中偶遇血海主人并因此得到無窮力量,那聶風在最后成為血衣魔主時將要付出怎樣慘痛的代價......

更新:2019/06/22

在線閱讀

以聶風為主角展開小說情節的武俠作品《血衣魔主》是由作家善無心所寫,小說講的是聶風從小便在家族的保護下成長,等到一定時候父親讓他去外面的世界歷練,在歷練途中偶遇血海主人并因此得到無窮力量,那聶風在最后成為血衣魔主時將要付出怎樣慘痛的代價......

免費閱讀

  聶風暗暗警惕著,因為前一秒還在沈府壽宴,下一秒突然出現在這片血海中,實在是詭異,難道自己中了什么幻術。

  就在聶風打量著四周的時候,腦海中憑空出現了一個聲音,悠遠而恒古。

  “你渴望力量嗎。”

  “誰。”

  聶風被這個聲音嚇到,體內暗自運起了內力,只要稍有不對,就能迅速的反應然后反擊。

  可是聶風等了很久除了詭異外沒有發現什么不對。

  可是那個聲音又響起。

  “你渴望力量嗎。

  你不用找了,我就在你面前。”

  望著前面那詭異的血影,聶風此刻不知如何,自己到底在哪里,那個血影到底是什么東西。

  這時血影慢慢的靠近,血海之上的冤魂發出凄慘而鬼魅的聲音,圍繞著血影嘶吼著。

  “你是否很疑惑,你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還有,你是否好奇,我是誰。”

  聶風見血影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在自己腦海里和自己對話,全身僵直,兩只手因為緊張緊緊的握著,點了點頭,示意的回答。

  血影沒有任何動靜,可是腦海中卻依舊響起那恒古的聲音,仿佛講故事一樣獨自訴說著。

  “這里是血海,而我是血海的主人,你可以喊我冥河,或者血海老祖。

  我是通過意識在和你交流。

  萬年前,我無意間得到一個血珠,見此珠詭異,還帶有一絲能量把他鑲嵌在我的長劍上。

  可能是因為我常年廝殺,讓血珠吸收著血氣,讓血珠里面的某個東西解除了封印。

  它慢慢的侵蝕著我的意志,讓我為它所用,讓我為它提供它所,需要的鮮血它的力量隨著血氣的增加而著漸變強。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反噬我,想要奪舍我的意志。

  我全力抵擋,可是它實在是太強了,我最后拼盡全力,終于和它同歸于盡。

  我的一絲殘魂被吸進了血珠,陷入了沉睡中。

  而我那血劍被血珠里的它影響,之后凡事得到它的人,都會慢慢的變得嗜血,

       好在我的殘魂在血珠里面,透過血珠吸收的氣血,也漸漸的穩定,直到今日才蘇醒。

  而且通過融合血珠,我知道了它的來歷,和血珠的來歷,以及它的所以記憶,包括各種功法和秘密。

  最重要的就是讓我知道了一個讓我重聚肉體復活的方法。

  所以你如果能幫我復活,我就能給與你力量。”

  聶風聽著血魔老祖的訴說,總覺得哪里比對,不過卻說不出來,這里處處透著詭異,陰森而恐怖。

  呆了許久后對著血魔老祖說道:

  “我不需要你那什么力量,給我滾出我的體內。”

  血影見聶風不想要自己的力量也不在意,幽幽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現在不需要,你以后早晚會需要,直只要你想要力量的時候,你就在心里墨喊,我的名字,我就會感應的到。”

  說完血影漸漸變淡,還血海也猶如退朝一般,向著四周散去。

  聶風眼前的景象也漸漸的變成了沈府里的畫面,自己還是坐在那里。

  然后他急忙看向血魔劍,發現除了詭異的血紅外,其他沒有異樣,鑲嵌在劍上的血珠也是那么平靜。

  好像剛才都是幻覺一樣,但是聶風知道,那絕對不是幻覺,那是真實的存在。

  看來血魔劍果然詭異。

  可是此時聶風也不去多想,因為眼下如何對付天火老人才是要緊的事情。

  而聶小刀見聶風坐定后一直在愣神,不由的問道:

  “少主,現在該如何是好,天火老人武力卓絕,魏老和陸老也不是他的對手,現在在沈府縱然他不敢再如何。

  可是出了沈府后,他定然不會善罷甘休,到時候我們如何抵擋。”

  聶風見聶小刀頗為緊張,知道這事如果不想個萬全之策必然無法脫身,于是也是沉思。

  不過雖然表面不在乎,還是吩咐悄悄的吩咐了聶小刀幾句后,讓聶小刀悄然離去。

  而其他人見聶風時而楞神,時而沉思的,也是繞有興趣的看著他們,不知聶風會如何應付。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場中已經坐滿了人,有當朝要員,也有江湖人士,

      一些晚來的是來不知道剛才為何在沈府有如此激烈的打斗,不過經過一番詢問后知道,原來自己錯過了如此精彩的一幕。

  而汝陽王也在場中,直到是由后面無表情的看著聶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隨著賓客到齊,宴席開始了。

  主位坐的是沈驚云,主位四周出了聶風和那個老道外,還坐了兩伙人,一個穿金戴玉,一副暴發戶樣子的胖子,乃是金玉樓少主。

  金玉樓是武林勢力中唯一全力經商的,各城各郡都有他們的分店,經營的種類繁多,

      不過最吸引人的就是他們每半年一次的拍賣會,能上這拍賣會上的,無一不是奇珍異寶,或者神兵功法。

  金玉樓不參加江湖紛爭,只求買賣公道,所以在江湖上口碑非常之好。

  另外一個和尚,年紀略大,不過身上散發著絲絲佛暈,意志不堅定的人會認為他是真佛,忍不住想要去膜拜。

  雖然只有這么寥寥四人,但是都是王境勢力的代表。

  如果你們只認為天下就這么幾位王境強者那就錯了,只是和刀王相交好的王境強者就這么幾位,所以來的也就這么點人。

  宴席開始沒多久,聶風邊上的胖子笑呵呵的對著聶風敬了杯酒,開口道:

  “這位兄臺,不知如何稱呼。”

  聶風看著胖子全身一副富貴相,武功雖然平平,但是滿臉油光,有著一絲商人的狡詐,也對他笑了笑回敬了一杯酒說道:

  “聶風,不知這位仁兄該咋么稱呼。”

  聽到聶風說的話胖子賊溜溜的眼睛轉了轉,一副憨厚的表情說著:

  “鄙人金玉樓金少陽,原來是云霧山莊的少主聶風,失敬失敬。”

  說完還用手恭了恭。

  “原來是金玉樓的少主金少陽,聶風有禮了。”

  聶風說完也向金少陽敬了一敬。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客套著,場面也還算和諧。雖然金少陽一直在找聶風搭話,可是聶風此刻的心思完全在血魔劍上。

  看著那詭異的血魔珠心中不知如何作響。

  剛才的無邊血海,和那血海老祖,對他的沖擊實在是太大了,萬年前的強者,殘魂依附在血魔珠里,一直活到今日。

  可見他萬年前實力之強,反正聶風知道他父親王境高手肯定沒有這種手段,難道是傳說中的虛境?

  而且他說的那邪魔是真是假,他說的故事又是真是假。

  實在是太詭異了。

  聶風除了各種猜想,毫無頭緒,想了一會,還是想不通,于是就不去想它了,應付完天火老人這件事后回去好好問問自己的父親。

  既然打定注意了,那聶風也就不多想了,和金少陽慢慢的聊了起來。

  通過聊天聶風發現金少陽其實就是個話癆,喜歡各種八卦。

  比如淮南葉家長女葉如月愛慕江湖新晉少俠楚飛,不顧家人阻攔和楚飛私奔。

  或者是盛京城某位將軍的小妾給他戴綠帽子和那將軍揮下的偏將有一腿什么的。

  真是疊疊不絕,一發不可收拾。

  聶風看著金少陽也是很無奈,可是那胖子越說越有勁,要不是聶風知道他是金玉樓少主的話,換成別人跟他說,他打死都不信。

  雖然金少陽表面看上去一臉傲氣,一副暴發戶一樣,可是卻是個自來熟,和聶風聊的天南地北。

  而隨著兩人的閑聊宴席也漸漸的到了尾聲,聶風知道,只要宴席一結束,迎接他的就是天火老人的怒火。

  雖然他在和金少陽閑聊,但是眼神還是會時不時的看到天火老人滿臉怒意還有一絲戲謔的看著自己。

  從他眼神中仿佛能看到,只要聶風出了沈府這個門,今日誰都保不了他,血魔劍他是勢在必得。

  酒過三尋后,天色已經開始暗了起來,場中一群歌姬正在為沈驚云獻著舞,婀娜的身姿,隨著音樂緩緩的扭動。

  各位家主,江湖巨擘,王宮貴族也聊的熱火朝天,時不時的還會去敬沈驚云一杯酒。

  金少陽也不管聶風聽不聽,自顧自的在和他講著話。

  “聶兄,我發現下面一個紅毛怪老是怒氣沖沖的看著你,是否和你有仇。”

  聶風聽到金少陽的話看了一眼天火老人,看到他正盯著自己,也是搖了搖頭,對著金少陽說道:

  “金兄你白日可曾見到沈府之上的滿天火雨。”

  金少陽點了點頭說道:“看到了阿,難道那場火雨和聶兄有關?

  我還以為是誰為了沈老慶生放的煙花呢。

  當時我還在想,大半天的放什么火雨煙花。”

  聶風看到金少陽這么不著調,天火老人的火焰刀被他講成了煙花,如果讓天火老人知道,

       不知道會有何想法,不過用眼神撇了撇天火老人對金少陽說道:

  “金兄有所不知,白日其實是那天火老人在和我手下的魏陸二老在打斗。

  那火雨其實是天火老人的秘術火焰刀和刀王的刀芒碰撞后產生的。”

  金少陽聽了滿不在乎的說著:

  “那紅毛怪有這么厲害嗎,盡然敢公然挑釁你們云霧山莊,就不怕你父親邪王滅了他們宗門嗎?”

  聶風見金少陽如此詢問也不知他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看了看他。

  可是只看到金少陽嘴上和自己在說話,手上卻不閑著,對著桌上的烤豬蹄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于是撫了撫手上的血魔劍對他說道:

  “金兄可知此劍。”

  金少陽的眼睛從烤豬蹄上移到了血魔劍上,看了幾秒,眼睛不自然的睜的老大,

       好像看到了一個美艷動人的美女一樣,一副癡迷的模樣,對著聶風激動的說:

  “聶兄,難道此劍是江湖上十大神劍的血魔?”

  聶風見金少陽認得此劍,也就不多做解釋了,對著金少陽接著說:

  “正是血魔,此時要從這血魔劍講起。

  金兄應該知道,血魔劍是把魔劍,凡是歷代血魔劍主無一不是弒殺之輩,不過這血魔劍也是很奇怪,

      不管是誰只要得到血魔劍后都會以常人無非望及的速度,達到武林上的巔峰實力。

  上一代血魔得主被天下豪杰圍剿,重傷逃到大漠,最后不知而亡,而血魔卻不知道被他藏在了哪里。

  那赤火宗天火老人窺探血魔依舊,派人在大漠找尋了好多年,終于被他尋的。

  途中血魔被截,一眾赤火宗弟子連同長老介被屠殺。

  今日見我手持血魔,就奕欲搶奪,好在我兩位宗師境界的老仆全力抵抗,才勉強抗住天火老人的襲擊,后有刀王出手,才平息了這場風波。

  但是他卻不死心,事后肯定還會再次出手,所以他才會一直關注我。”

  金少陽聽到聶風的話,不由的多看了天火老人兩眼:

  “沒想到那紅毛怪那么厲害,不過不應該阿,就算他在咋么厲害也只是個宗師境界,

        如何敢挑釁你呢,而且還是在這種場合正大光明的對你出手。”

  聶風其實也想不通,如果是在背地里出手聶風相信,可是天火老人卻當了那么多人面對自己出手,難道他還有什么依仗不成。

  可是就算有什么依仗,難道我萬一有什么閃失,他一個赤火宗能承受得了云霧山莊的報復嗎。

  就在聶風和金少陽還在聊的時候,場中的武道也已經不知不覺的結束了。

  沈驚云從主位站了起來,邊上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個中年男子對著場中的各位說道:

  “各位,很高興你們能來老夫的壽宴,其實今日我除了請各位來參加壽宴外,我還要一時要宣布。

  從今日起,老夫打算退隱江湖,之后沈家的事,由我兒子沈應雄接管,以后還請各位多多照應。”

  等沈驚云說完,邊上的中年男子朝在場的行了一禮,看來此人就是沈驚云的兒子沈應雄了。

  據說深得沈驚云的真傳,一身刀法也是出神入化,雖然已到中年,但是卻是實打實的宗師高手。

  又有沈驚云在身后坐鎮,未來不可限量。

  在場的眾人見到沈應雄行禮,也紛紛站起回禮,向沈驚云示意,定然會照扶一二。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