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仙俠 → 打死不轉職的道修柳白簡最新免費

打死不轉職的道修柳白簡最新免費

貓蔻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柳白簡的小說名是《打死不轉職的道修》是由貓蔻創作的一本仙俠修真的耽美言情小說,本文cp師徒年上。主要講述的是:柳白簡出生在修界傳承最厲害流弊的器道世家里,理所當然的就成了柳家器道唯一的繼承人,但是柳白簡本人卻對家傳的器道毫無興趣甚至有些抵觸,他很早就決定好了未來的職業,那就是道修,于是在他爺爺飛升之后,柳白簡二話不說就收拾包袱滾去天下道門第一宗問道宗拜師學藝了……

更新:2019/06/22

在線閱讀

主角是柳白簡的小說名是《打死不轉職的道修》是由貓蔻創作的一本仙俠修真的耽美言情小說,本文cp師徒年上。主要講述的是:柳白簡出生在修界傳承最厲害流弊的器道世家里,理所當然的就成了柳家器道唯一的繼承人,但是柳白簡本人卻對家傳的器道毫無興趣甚至有些抵觸,他很早就決定好了未來的職業,那就是道修,于是在他爺爺飛升之后,柳白簡二話不說就收拾包袱滾去天下道門第一宗問道宗拜師學藝了……

免費閱讀

  想成為道修什么的,這種事情肯定是不能和柳炎真說的,柳白簡也不敢說,他怕柳炎真打死他。

  所以柳白簡只能在心里想想,并且表示柳炎真是阻擋他追求夢想的人生道路上最大的那塊絆腳石!

  但是很快的機會就來了,這塊絆腳石將不會再是絆腳石!

  柳炎真他要飛升了。

  作為歸元界的第一器道宗師,柳炎真在很多年前就已經悟了飛升的契機,只是因為柳白簡的緣故一直壓制著修為沒有飛升上界。但是到如今,柳炎真的修為已無法再繼續壓制下去。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你也不必感懷傷感,如今的分離他日總有再重逢之日,我會在上界等你。”柳炎真對柳白簡說道,他怕柳白簡年少想不開無法接受與親人的離別,故而如此安慰他。

  柳白簡見他如此不放心模樣反倒是對他自信滿滿的保證道:“這些道理我都懂,爺爺你放心,你先走一步,我馬上就追上去!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聞言,柳炎真頓時抽了嘴角,目光看著他心下暗道,這小子到底是心大呢還是自信過頭?飛升成仙豈是那般容易的,到這小子嘴里就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不過見他如此自信明朗的神色,柳炎真倒是放下了心來,他還擔心因為他飛升上界突如其來的分別會對柳白簡造成什么負面的情緒,見他如此看得開倒是好事。

  柳白簡看著柳炎真臉上放松下來的神色,心下也暗自松了口氣,心想他爺爺也真是的,明日都要渡飛升雷劫了,今天還操心這么多事情,擔心這個擔心那個的,也不怕想太多成心魔影響明日渡劫,多少修士隕落在心魔劫這一關。

  所以柳白簡才會故作輕松,一臉渾然不在意的神情語氣輕松的和他說著這些玩笑話,讓他不要操心。

  唉!

  想到這里,柳白簡心下就發愁,為明日柳炎真的飛升雷劫而憂心不已,他爺爺真的沒問題嗎?

  柳炎真倒是渾然不覺自家孫子心下暗藏的擔憂,正是離別之際,他就像天下所有的祖父一般對著孫子諄諄教導說道,“器道修行你切不可懈怠,也不能敷衍了事。哪怕你不喜歡也要修行,若是日后遇見合眼的收為徒弟,可將器道傳承下去。”

  這話意思很明顯了,你不喜歡不想做器道師沒關系,但是你必須學,他老柳家就他這一脈單傳的唯一傳人。不過學好了之后,可以收徒傳給徒弟,讓徒弟去挑起大梁。

  柳白簡秒懂他的意思,頓時心下一酸,暗道他爺爺他還是疼他的,到底還是沒勉強他。這么多年柳炎真在器道修行上一直未對他放松過絲毫片刻,像這種話更是從未透露給半分,如今他要飛升渡劫了反倒是松口了。

  這不是愛是什么?

  柳白簡眨了眨酸澀的眼睛,對著他說道:“爺爺你放心,我心下有數的,我不會讓我們老柳家的器道斷在我手上的。”

  說罷,他故作玩笑,語氣調皮的說道:“我怕柳家老祖宗從天上下來打我,害怕。”

  “調皮。”柳炎真聽了他的話頓時敲了敲他腦袋,不輕不重的訓了一句,“敢拿老祖宗取笑。”

  不過聽了柳白簡這番話,柳炎真心下倒是松了一口氣,他目光看著面前年少俊秀的柳白簡,暗自說道,這孩子雖然看著機靈調皮的不行,實際上也的確皮的不行,但是心下卻是有數的,行事進退有分寸,不讓人操心,信得過。

  柳炎真抬起眼眸,目光看著前方幽黑寂靜的庭院,明日的飛升渡劫雷劫,不管結果如何,日后他與這孩子想再見不易,分離在即。

  ******

  次日

  柳炎真渡劫。

  雷劫浩浩蕩蕩而來,聲勢浩大,天地間一瞬俱黑,無半點光亮。而后,一道閃電自漆黑的天空中閃現,隨之而來的是“轟隆”一聲響動整個天地的震耳欲聾的雷鳴。

  大地顫抖,天空咆哮。

  雷劫一道道如同最嚴酷的刑罰,自天而降,劈在柳炎真的身上。

  柳白簡遠遠地望著,他站在遠處,距離柳炎真很遠的安全區站著,目光帶著擔憂又夾雜著幾分恐懼的望著前方正在渡劫的柳炎真,心下一片的驚駭、敬畏以及觸動。

  并非是人人都能夠有幸目睹大乘修士渡飛升成仙劫的,整個歸元界能夠飛升的大乘修士也就那么幾個,而柳白簡如今不過只是個十幾歲的少年,卻能夠親眼所見這場驚天動地震撼蒼生的飛升雷劫,是莫大榮幸也是莫大機緣。

  雷劫兇險,危機重重,卻也機遇重重。哪怕是只是旁觀,亦能從中窺探到不少。

  此次柳炎真渡飛升劫,歸元界的大乘修士們都暗中關注著,盯著他渡劫的場景,試圖從中窺探一二道的神秘和法則的軌跡。而其他修為不夠的,譬如化神修士等亦目光集中在雷劫降臨的方位,他們不敢如同大乘修士般直接窺探,卻也心神關注。

  柳白簡這純粹是家屬待遇了,他雖然修為低末,但是柳炎真給他劃出了一個安全保護區,只要柳白簡待在保護區內便不會受到雷劫的波及,這個保護區距離柳炎真渡劫的地方不算遠,柳白簡可以清楚的看見他渡劫的整個場景。

  正是因為親眼所見,無比情緒的目睹了這個場景,所以柳白簡才會發自內心的感到敬畏和不可思議,天地之威浩浩蕩蕩,雷霆閃電皆是天威,在天威之下,人類、修士渺小的如同灰塵、螻蟻,脆弱不堪一擊,仿佛一記雷擊便能輕易的摧毀碾碎。

  但是,正是如此渺小不堪一擊的螻蟻卻對天地說不,不甘于弱小,不甘于止步如此,向天發起了挑戰,以破釜沉舟之勢,不成功便成仁粉身碎骨渾不怕之膽魄,舍身迎上了天威。

  這是何等的震撼,何等美麗炫目!

  這一幕,直擊柳白簡的心靈。

  柳炎真反抗天威,對抗雷劫的身姿深深地刻印在了他的腦海里。

  直到——

  雷霆消停,烏云散去,天地又恢復光明,一道金光自云中穿過落下在前方法衣破損、頭發散亂、面色蒼白、狼狽不堪卻眼神熠熠發亮,臉上的神色堅毅的散發著朝陽之輝的柳炎真身上。

  他此刻看上去就像是一團火,一團燃燒不盡永不熄滅的火焰。

  正在熊熊燃燒著,散發著無與倫比的光輝和美麗。

  有仙音自遠方傳來,鳳鳴聲響起,一瞬間祥光涌現,璀璨的霞光萬丈。

  地涌金蓮,仙氣縹緲。

  天空之上,涌現了無數的畫面,青蓮綻放,古樹開花,鳳翔九天,龍游東海,麒麟送祥瑞,白虎嘯蒼天。

  而后,萬道星辰涌現,匯聚一張周天萬千星辰圖。

  ……

  ……

  柳白簡目光看著這一幕幕,眼花繚亂,他似乎看見了什么又什么也沒看見,似乎悟了什么,又什么也沒悟。

  玄之又玄,奧妙無比。

  祥瑞已現,成仙之相。

  柳炎真渡劫成功了,他即將飛升上界。

  天降甘露,這是蘊含了道法和仙氣的甘露,是修士成仙反哺這方天地的甘霖,能帶來一界的生機和繁榮。

  柳白簡站在雨中,淋著這道甘霖,感覺渾身上下都無比的舒適,暢快無比。

  身體仿佛被滋潤重新孕育般,源源不斷的生機在涌入他的體內,提升他的體魄資質。而他一直以來停滯在煉氣六層的修為也一瞬間突破,到達了七層。

  作為距離柳炎真最近的人,柳白簡分到的仙氣和沾染的道法的氣息豐厚的能讓所有修士都嫉妒!

  這一瞬間,柳白簡瞬間明白了。

  為何柳炎真要他站在這里,為何一反常態的沒有讓他離開,而是讓他留下旁觀他的渡劫,正是為了此刻!

  柳白簡心下猛地觸動,他意識到了柳炎真的良苦用心,他抬起頭目光朝著前方柳炎真看去。

  而此刻柳炎真渾身沐浴在金光之下,一身的靈氣轉換為仙氣,他已經成仙,馬上便要飛升。

  看見柳白簡朝他看來的目光,柳炎真對著他微微一笑,然后身形消失在光芒之中。

  “……”

  這是柳白簡見到的他的最后一面。

  柳炎真飛升了。

  他不見了。

  ……

  ……

  柳白簡一個人愣愣的站在那里許久,許久,許久……

  久到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他才回過神來,動了動雙腿,結果發現腳都麻了。柳白簡拖著自己沉重的仿佛灌了鉛的雙腿,轉身一步步的朝著遠方的屋子走去,哪里曾經是他的家,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以后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柳白簡輕聲說道,“從今天開始要學會適應一個人的生活了。”

  隨后便是一陣長久的沉默。

  “唉!”半響之后柳白簡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聲音幽幽地說道:“哪怕只有我一個人,也要好好生活。”

  “不能讓爺爺擔心,讓他走了都不安心,感覺……有點想他了。”柳白簡抿了抿唇對自己輕聲說道,“好好修煉,早日飛升吧。”

  飛升上界,就能見到他了。

  柳炎真飛升以后,柳白簡低落感傷了一陣子之后很快的又振作了起來,畢竟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的,人是要往前看的。往好的想,柳炎真不在了,豈不是沒人再管他,想干嘛就干嘛了嗎?

  這不是很快樂!?

  這樣一想柳白簡就覺得好有道理哦,再說了柳炎真只是飛升而已又不是死了,以后還是有見面的機會的。與其浪費時間在消沉上,不如去好好修煉早點飛升。

  柳炎真那日渡劫時候的情景深深地印在了柳白簡的腦海里,如同烙印般無法磨滅,給了他極大的震撼。他第一次如此直觀的面對天威,見識天地自然道法的碾壓摧毀級別的力量。

  這也讓他第一次對天地產生了敬畏之情,對道法和力量萌生了渴望。

  柳白簡覺得他應該更加認真鄭重的去思考修煉的意義,去思考他的未來,而不是再像以前一樣得過且過隨遇而安。在這之前雖然他嘴上說著要做道修,要得道成仙飛升,但那也只是說說而已,并沒有多認真。

  但是這一次……

  他開始認真了。

  花了足足一個月的時間,柳白簡才想明白了,他以后要做什么,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并且決定規劃好了他的未來道路。

  首先,成為道修這個想法不變,畢竟他覺得他與道門有緣,大家都是愛干嘛干嘛,關你屁事,勿擾飛升的道系修士。他覺得道門是個很適合他修行的地方,他相信他會和廣大道門師兄弟(未來的)相處愉快的。

  然后就是家傳的《器道九經》還是要繼續修煉下去的,就當做是雙修職業好了。雖然他本人對器修沒意向,但是爺爺的愿望也不能忽視,他先學好了家傳器道,日后再收個徒弟把道統傳承下去也算是完成了爺爺的愿望。

  最后吧……

  柳白簡也有點小私心那就是修行是很費錢的,靈石靈脈、防具法具、天材地寶這些都是錢啊!你還別說,窮人還真修不起仙。柳白簡雖然是個世代修仙家族出來的修N代,但是他老柳家世代單傳啊!他爹還死的早,他爺爺飛升了在下界相當于是“死”了,所以他這就是一個大寫的孤兒啊!

  沒靠山的修仙孤兒更可憐好嗎,人人都能欺負,人人都想咬一口。他爺爺倒是給他留了一大筆“遺產”等他去繼承,但是他修為沒到元嬰取不出這批遺產,所以在他元嬰之前這筆遺產有跟沒有沒區別。

  至于為什么是元嬰才能取出,那是為了防止有人為了得到柳炎真給他留下來的這批底蘊從而去對柳白簡不利。元嬰以上的修士忌憚因果,以及到了這個修為追求的是更高的境界,外物對他們來說只是身外之物不值得他們去冒這個風險。所以元嬰以上的修士不會為此對柳白簡出手,會動手的一般都是元嬰以下的中低階修士。

  也就是說柳白簡在元嬰之前都是個空有寶山卻不能得的沒背景沒靠山的可憐修仙孤兒,他必須自立自強,自力更生,自己掙錢。而修界最掙錢的幾個行當,無非就是煉丹、煉器、符箓、陣法了。修士大多都會學個輔助職業,用來賺取靈石供自己修煉。柳白簡覺得他可以以煉器師來自居,當做是輔助職業賣法器掙靈石。

  煉器師和器道師有區別的,器道師手中煉制出來的都是靈器,是有靈的器物可進階為寶器、道器,而煉器師煉制出來的是法器,沒有靈性但是蘊含了術法之力的法器,可以起到防御、攻擊、眩暈、魅惑等功效作用。

  煉器師可以進階為器道師,每一個轉修煉器的煉器師都想進階成為器道師,只有器道師才能是真正踏入了道的門檻。修界不缺煉器師,不說遍地走多如狗但也數量不少。而器道師卻屈指可數,整個歸元界的器道師加起來估計都不超過三位數。

  柳白簡就是這三位數的其中之一,他是直接邁過了煉器師這一步,自一開始接受的就是器道師的教導和修行。一來是先人的遺澤恩惠,二來是他個人的資質,雖然他本人經常說他沒有興趣成為器道師對器道無感,但是他在器之一道上的的確確是天賦卓越。

  “那個孩子具有極為罕見獨特甚至可以說是可怕的天賦,或許這是因為這種天賦所以那個孩子才如此抵觸器道吧。”柳炎真曾如此對好友感慨過。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柳炎真才對柳白簡多加縱容,在他看來柳白簡會抵觸抗拒器道并非是不能理解的。不然,以柳炎真那火爆的脾氣,什么!?不想學習?多半是皮的,打一頓就好了。對此深有體會的是柳白簡他爹,他爹以前沒少被柳炎真抽。

  ——

  綜上所述。

  柳白簡打算以道修為正式職業,輔修器道,為防止麻煩找上門對外則自稱為煉器師。

  最終目的是為了飛升!和上界的爺爺團聚。

  成為道修的第一步就是給自己找個靠山!沒有人比柳白簡更清楚一個長輩飛升了在下界無依無靠卻傳承了一整個古老修仙世家的底蘊和道統的修仙孤兒處境有多么危險,一般這種“修仙孤兒”的長輩在飛升之前都會將他們安置好,托付給信得過的摯交好友照顧之類的。

  但是也有像柳炎真這種,讓柳白簡隱瞞身份自由成長的,這也是一種保護的方法。保護之余還是歷練,畢竟古話有云玉不琢不成器,人不磨不成才。

  而且吧,說句難聽的人心易變,誰知道被托孤的友人會不會生出歹心,就算沒有歹心你也不能防止旁人生出歹心。很多背負著大筆遺產的被托孤的修二代、三代、N代最后遺產旁落,死的不明不白的事情又不是沒有。

  所以在修界像柳炎真這種隱瞞了孩子身份讓他們以普通人的身份去拜入大宗門為弟子,從頭開始修行的飛升上界的大能也不少。柳白簡也打算走這條路,他選擇的是九大宗門為首的道門第一宗問道宗。

  大宗門的弟子好處多多,首先大宗門本身就是最大的保障/靠山,一般修士不會輕易對大宗門弟子下手以免惹禍上身。二來,大宗門修煉的資源和機緣也多,萬一被哪個真人道君收為弟子那就是一步登天了,不然為什么修界人人都想往大宗門擠,九大宗門每年招收弟子的收徒大會都人山人海。

  柳白簡倒是不想一步登天,他打小跟在柳炎真身邊耳濡目染眼界高著,不覺得拜個好師就是萬事大吉,也不認為沒有個給力的大能師父就注定一事無成默默無名,修仙修的是自己而不是修的師父,師父再好也跟你本身沒半點關系。

  他選擇去前去拜入九大宗門為首的道門第一宗問道宗,那純粹是沖著人家的鎮山之寶立派根基的《太上感應九霄真經》去的。目的很明確,所圖甚大。

  至于為什么是《太上感應九霄真經》,柳白簡也說不出具體的原因,就是想要……

  在知道問道宗的立派根基乃是九霄道尊創立傳承下去的《太上感應九霄真經》之后,柳白簡就油然而生一股渴望,想要它,想要得到它。

  柳白簡把這種莫名而來的奇怪渴望當做是他對于強大力量的追求,是強者的象征!強者之所以是強者那是因為他們從小就渴望強大,譬如他對《太上感應九霄真經》的覬覦。

  沒想到,我也是這么一個有理想有追求的人呢!柳白簡心下暗自感慨道,他一直以為自己是條無欲無求的咸魚來著。

  問道宗的收徒大會在三個月后,柳白簡打算明天就出發前往問道宗。

  次日

  一大清早。

  柳白簡收拾好東西,他將屋門上鎖,然后轉身離開了這座他居住了十四年的房子,準備出谷前往問道宗。

  離開的時候,他心下還頗有些不舍,畢竟這里是他住了十四年的家,是他在這個世界最熟悉的地方。但是他最親近的那個人已經不在了,這個地方也沒什么值得他留戀的了,想要成長想要走的更遠想要追上爺爺的腳步,他必須舍棄軟弱朝前邁步,走出去。

  柳白簡臉上的傷感之色頓時消散不見,神色變得堅毅和決然,朝山谷外走去。

  等走到山谷出口處,柳白簡突然頓住腳步。

  他抬起眼眸,目光朝著前方山谷的出口也是入口看去,眉頭皺起,有人闖了進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仙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