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穿成龍傲天的惡毒后媽程越小說全文大結局

穿成龍傲天的惡毒后媽程越小說全文大結局

木一了 著

連載中免費

《穿成龍傲天的惡毒后媽》是由木一了原創所著,主角叫程越,講述了穿越前,程越是史上最年輕的三金影帝,風光無限。穿越后,一切歸零,重新開始。程越:問題不大,繼續努力,兩年三金大滿貫,五年勇闖好萊塢。

更新:2019/06/22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木一了大神最新作品《穿成龍傲天的惡毒后媽》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穿成龍傲天的惡毒后媽最新,穿成龍傲天的惡毒后媽無彈窗,《穿成龍傲天的惡毒后媽》是由木一了原創所著,主角叫程越,講述了穿越前,程越是史上最年輕的三金影帝,風光無限。穿越后,一切歸零,重新開始。程越:問題不大,繼續努力,兩年三金大滿貫,五年勇闖好萊塢。

免費閱讀

  程越一直以為柏嚴在看玩笑,直到柏嚴和俞書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回家去收拾行李,程越才相信,柏嚴是真的打算來劇組。

  程越咖位小,劇組給安排的房間就是酒店里的一般標準間。而兩位當紅流量,則是豪華套房。

  程越本來還在思考要怎么保證不打擾柏嚴,柏嚴已經和俞書詳細了解了劇組的情況,并且安排俞書和劇組交涉,給程越換了不容易被打擾的豪華套房。

  當然,按照程越的咖位,這錢得程越自己出。

  可程越還是出得很開心,去自己的房收拾行李,準備搬到頂樓住豪華套房。

  收拾東西的時候,程越就開始得意洋洋地對俞書吹噓:“你看看,小崽子就是面冷心熱,果然還是離不開我,需要我的照顧。”

  俞書輕笑一聲,說:“老板,剛開始說不想打擾人要搬家,后來誰舍不得了?誰還沒出發到劇組就開始唉聲嘆氣了?誰半夜死乞白賴地跑回去的?誰連個搽藥都要人提醒了?你考慮清楚,是誰離不開誰,誰需要誰照顧?”

  程越:……

  感覺他說的好有道理,無法反駁……

  所以柏嚴心里真實的想法是這樣的!

  后媽的尊嚴蕩然無存!

  程越有點喪氣,想和俞書理論,但俞書不搭理他,只說自己去接柏嚴,快速溜走。

  一會兒,俞書帶著柏嚴回來了,以程越生活助理的身份,給柏嚴辦了個工作證,將柏嚴帶到了酒店。

  柏嚴很自然地幫程越收拾行李,看著程越帶的一大堆書。

  表演專業相關就算了,還有《閩南方言副詞變化研究》《軍用格斗技巧》《戰勝產后抑郁》 ,甚至還有一本《黃鱔高效養殖》。

  柏嚴左手拿著產后抑郁,右手拿著黃鱔養殖,轉頭去盯程越。

  程越笑:“蓋泡面味道賊好。”

  柏嚴沒吭聲,熟練地把程越的泡面伴侶們打包。

  程越妥協了。

  算了,被照顧就被照顧吧。

  當一個沒什么尊嚴的咸魚,還挺舒坦的。

  下午,程越帶柏嚴在劇組周圍熟悉了一下環境,然后三人就搬到了頂樓的豪華區。

  程越財大氣粗地給俞書也換了間豪華單人間,就在程越和的雙臥總統套房對面。

  這套房環境可以說是相當好了,客廳外面還帶個小露臺,剛好可以欣賞遠處的濕地公園。

  但有個小缺點,這露臺和隔壁的露臺挨得有點近,雖然兩邊露臺上都放著盆栽遮擋,但還是能互相瞧見。

  而隔壁住的是安元意。

  程越提前給柏嚴打招呼:“隔壁住了個小白眼精,人不壞,蠢萌蠢萌的,但是別招惹他。”

  柏嚴對他們娛樂圈的事情沒什么興趣,只敷衍地點頭,然后就去自己的房間收拾。

  傍晚,休息夠了的程越稍微回了點血,就在陽臺的小躺椅上坐著聽歌看《黃鱔高效養殖》,柏嚴也在他身邊看著財經新聞。兩人都戴著耳機,互相不打擾,但又互相陪伴。

  看得專注,突然隔壁露臺傳來了一聲暴躁的開門聲,然后一陣飽含著熱切情感的罵街聲朝著遠處的公園咆哮而去:“秦光熙不要臉!”

  程越和柏嚴都摘下了耳機,轉頭向聲音的來源望去,一眼就看到了在隔壁露臺的安元意。

  安元意根本不知道隔壁住了人,激情辱罵了三分鐘,但可能因為太單純,詞匯量很少,翻來覆去就是混蛋,討厭鬼,不要臉。

  這話要讓cp粉聽見可不開心死了,跟撒嬌似的。

  程越不好意思打斷他,并且覺得這樣偷聽當紅流量的罵街有點不好。

  罵完,單純的小白眼精又開始可憐巴巴委屈兮兮地自我厭棄:“啊啊啊啊啊,我可能是個傻子!我不演了!我要退圈!我要去拉三蹦子!”

  程越嚴肅地看了柏嚴一眼,用表情示意柏嚴回屋,別蹚渾水。

  柏嚴還沒回應,小白眼精又嚎了一聲:“啊啊啊氣死我了,男三都比我演得好!程越怎么回事!長那么好看還不NG,簡直沒有人性!”

  話音落下的同時,安元意轉身,眼一瞄,正好從盆栽樹葉的縫隙里看到了程越。

  安元意:……

  沒有人性的程越:……

  這時候要走也不好,程越假裝不尷尬地干咳一聲,說:“下午好。”

  安元意一瞬間臉漲得通紅,羞得耳朵冒煙,哭喪著一張臉說:“你都聽見了?”

  程越嚴肅地皺了皺眉,說:“我可以沒聽見。”

  “……”安元意臉白了又紅,別扭了地扒拉開眼前的盆栽樹葉,對程越小聲說,“那你不要給別人說嗷……我還想混……不是真的想退圈……”

  程越點頭,仗義道:“好。”

  安元意眨了眨眼,又看到程越背后的柏嚴,一下警惕地睜大眼,說:“這又是誰?”

  程越回頭看了眼柏嚴,驕傲地說:“小助理。放心,他也不會說出去的。”

  可安元意聽完又開始生氣,怒道:“還有沒有天理了!一個小助理也長那么好看!我還是去拉三蹦子吧!”

  小助理淡淡地掃了程越一眼,程越又說:“開玩笑,這是我們龍傲天,龍哥,未來霸總,爽文男主,長這樣不是應該的嗎?”

  柏嚴一臉“懶得理你”,繼續看財經新聞。

  程越將盆栽給弄到一邊,和安元意閑聊了起來。

  “你也不用自暴自棄,其實你和角色之間也有共通點,再多掌握一點技巧,就會越來越好。”

  安元意垂頭喪氣地說:“一點都不好,你是沒看到剛才秦光熙那個得意的樣子,說我情緒不對影響他了。我真是……要怎么才是對的情緒?我只是一個一米八幾的寶寶,內心脆弱地要命,都被他打擊要死了。”

  程越大笑,安元意可算是找到了吐槽對象,開始一股腦地把自己這段時間的委屈都給倒出來:“你是不知道秦光熙多討厭!炒cp就算了,合作的消息傳出去以后,他就開始發通告拉踩我。雖然我是演得挺渣的……但他也就剛及格吧!這種踩著我臉往上爬的行為,你說是不是不要臉!”

  的確是挺不地道的,程越點頭。

  安元意繼續道:“還有,劇組官博發定妝照的時候,你不是沒有單人照嗎?之前不太熟不好給你說,現在我跟你說實話吧,這事兒就是秦光熙和他經紀人作妖的。你別看他倆隨和好說話的樣子,其實超級陰險。你要是紅了,以后他肯定也要踩你的臉。”

  這事兒和程越猜得也差不多,這暗戳戳的手段的確不像是安元意這種直來直去的人能做的。

  “知道不是你。”程越對安元意露出信任的笑意,安元意看上去情緒要好了些,稍微放軟了聲調絮叨:“再說我也想得通,你這長相就是屬于上輩子積德了,而且演得也好,大紅只是早晚的事兒,防爆有什么用啊?”

  程越笑說:“這幾天我幾乎都沒有個人鏡頭,全是背景板,你也能感受到我演得好?”

  “我不是瞎子好嗎!”安元意炸毛道,“你嘲諷我!嘲諷我會讓你快樂嗎!”

  程越正經臉:“快樂。”

  安元意臉都成了韭菜色,轉頭就要走,程越連忙越過陽臺去拉他,好歹拉住了一點衣擺。

  “開玩笑,都是同事,和諧相處。”程越哄孩子似的把這沒什么心眼的小白眼精給拉回來,又說,“繼續吐槽啊,聽你吐槽很有意思。”

  安元意哼唧一陣又開始說:“哎,你嘲諷的對。本來我就是歌手出道,不是專業演員……但是現在唱片市場你也知道,慘淡到什么程度了……”

  程越皺眉沉思了片刻,而后聲音稍微沉下來了一些,說:“唱片市場不景氣,你就轉行做演員了嗎?”

  安元意有點不自在地辯解:“現在的人連花兩塊聽一首正版歌都不愿意,好多優秀歌手連體面都不能維持了,我能怎么辦啊?”

  程越不依不饒:“選秀時你肯定也說了你熱愛音樂吧,但現在呢?因為市場不好,你就直接放棄了音樂夢想,這樣你能說熱愛嗎?你為什么就不承認,你只是想賺錢,只是想紅呢?”

  安元意被戳到痛處,頓時卡殼。

  之前秦光熙怎么拉踩他演技差,他都沒有這么氣,因為他知道自己在演戲方面確實還沒開竅。

  可程越現在在否定他對音樂的熱愛。

  這是他心里最干凈最柔軟的部分了,容不得這么嚴厲的指控。

  安元意像是要從對面陽臺跳過來和程越互毆,表情非常扭曲,鼻翼不停煽動,雙眼睜得老大,滿臉都是受了奇恥大辱的羞憤,內心那洶涌的情緒都清晰地表現在了他顫抖的臉部肌肉和緊繃的身體。

  “你憑什么這么說!我沒有放棄!”安元意怒道,“你知道什么,我16歲什么都不懂就簽給公司做練習生了,那時候以為自己能一直做音樂,賣身契簽了20年。可現在被公司逼著來演戲,我能怎么辦?如果我不演,我以后就一點唱歌的機會都沒有了!”

  吼到最后幾個字他都破音了,那聲音里的憤怒和無助,很讓人心疼。

  程越臉色突然變幻,微笑起來,打了個響指,說:“對,就是這個情緒,明白了嗎?”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