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幻想 → 假裝不知道你在裝窮重生季寒柏傅林小說免費

假裝不知道你在裝窮重生季寒柏傅林小說免費

公子于歌 著

連載中免費

《假裝不知道你在裝窮重生》是由公子于歌原創所著,主角叫季寒柏傅林,講述了季寒柏是個超級富二代,想找一個不貪圖他錢財的真愛,于是偽裝成了貧困修車工。傅林是重生心機婊,他假裝自己不知道季寒柏很有錢,蓄意接近他,兩人上演了一出貧賤夫夫的戲碼。只要錢的心機受,裝純起來勾魂索命 vs 只要愛的騷操作攻,砸錢一時爽,追妻修羅場 。

更新:2019/06/22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公子于歌大神最新作品《假裝不知道你在裝窮重生》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假裝不知道你在裝窮重生最新,假裝不知道你在裝窮重生無彈窗,《假裝不知道你在裝窮重生》是由公子于歌原創所著,主角叫季寒柏傅林,講述了季寒柏是個超級富二代,想找一個不貪圖他錢財的真愛,于是偽裝成了貧困修車工。傅林是重生心機婊,他假裝自己不知道季寒柏很有錢,蓄意接近他,兩人上演了一出貧賤夫夫的戲碼。有一天傅林突然醒悟,他媽的自己天天舍身取義,卻沒過過半天好日子,天天!季寒柏也發現,傅林竟然不是為自己的個人魅力所傾倒,而是看上了自己的錢!好,好,好,那他就金山銀山砸上去,讓這個錢奴知道,只得到他的錢,得不到他的心,是多么悲慘的一件事!只要錢的心機受,裝純起來勾魂索命 vs 只要愛的騷操作攻,砸錢一時爽,追妻修羅場。

免費閱讀

  劉胖子在走廊入口處站著,借著走廊里朦朧的紅光,看著季寒柏和傅林。

  可能酒喝的有點多,他感覺自己像是在看電影。

  帥哥美男,實在般配。

  只是傅林出現在這里,他還是很吃驚。

  看傅林跳舞的時候那么騷,和他在店里的樣子簡直像是兩個人。在此之前,他心里的傅林真的是又乖又純的形象,就屬于那種從小就是校草學霸,出身好人家的好孩子。

  他抽了根煙,慢悠悠地往回走,路過洗手間,就去上了個廁所,出來的時候正好碰到了季寒柏。

  他就吹了聲口哨,季寒柏回頭,說:“你怎么出來了?”

  “是傅林吧?”他問說。

  季寒柏“嗯”了一聲,“他在這打工。”

  “真是驚到我了,他怎么在這打工?”胖子一邊走一邊問說:“怎么樣,你還喜歡他么?”

  季寒柏說:“你這不廢話。”

  “我以為你不吃這種,你不是愛純的么?”

  “在這上班怎么就不純了?”

  “在這種地方上班的,”劉胖子說:“就是一張白紙,天天在這地方跳舞,還能純到哪兒去。”

  季寒柏兩只手往褲兜里一插,說:“也有出淤泥而不染的。”

  劉胖子笑:“我靠,你信啊?”

  季寒柏皺了皺眉頭,走廊處一個腆著大肚子的男人醉醺醺地追著一個女人跑過來,倆人摟摟抱抱地就往包間里去了,留下很濃重的香水味和酒氣。朦朧的紅光和藍光交換,這走廊充滿了糜爛而破舊的味道。

  “我不是說他騙你,”劉胖子說:“畢竟他也不知道你家里是干嘛的,我就是想說,他在這種地方上班的,長的又那么帥,追他的肯定不少吧,你現在這樣,肯定不是他遇到的男人里最好的,他憑什么喜歡你啊。你現在在他眼里,就是個開破店的小老板。”

  季寒柏說:“老子差在哪兒?”

  “你別以為你吊大人帥所有人就都吃你這口。我跟你說,現在的人都勢利著呢,你要不信,你就試試唄。你就裝窮光蛋,看看你這樣,他會不會愛上你。你不是一直都想找個只圖你這個人的,那你小心點,別叫他知道了你的身份。我是覺得你這樣他還真看不上,但是你要把你富家少爺的身份一亮,一追就到手。”

  季寒柏沒說話,從他兜里掏出打火機和煙來,抽了一支點上。

  “試試就試試,”季寒柏瞇著眼吸了一口:“我就不信了,還有我追不上的人,你等著打臉吧,我非讓他愛我愛的要死要活的。”

  劉胖子抽著煙想,這有錢人啊,要么賊精賊會玩,要么就是季寒柏這樣的,真他媽不知人間真實。

  孟小喬在包間里等的都有點急了,好不容易等到季寒柏回來,結果季寒柏跟他說,他家里有事,季老太太讓他回去一趟。

  沒了季寒柏,他這生日派對還有什么意思。但季寒柏有事,他也不能不讓他走,總之臉上全是不高興。周放說:“這不還有我們呢。”

  孟小喬想說,他寧愿這些人都不在,就給他一個季寒柏,他也滿足到天翻地覆了。

  不過這話他是不能說出口的,說出來會傷了朋友的心。

  等季寒柏走了以后,孟小喬就開始狂嗨。

  一來為了發泄心中不快,二來季寒柏不在,他也可以放飛自我了。

  在季寒柏面前,他還是要裝裝樣子的。

  劉胖子就跟季寒柏熟一點,季寒柏要走,他自然也跟出來了。季寒柏叫了一輛車,招手把胖子塞進去,胖子問說:“你不走?”

  “我還有事。”季寒柏說。

  劉胖子就知道季寒柏為什么這么早出來了。

  這狗逼也不傻么,還挺有心機。

  “你記著我的話,別他媽第一次談戀愛就被人給騙了。”劉胖子說。

  季寒柏“砰”地一聲關上車門,隔著玻璃朝他揮了揮手。

  劉胖子笑了笑,躺在后車座上閉上了眼睛。

  他今天喝的有點多,孟小喬也不知道買的什么酒,酒勁這么大。

  季寒柏說要找真愛,他雖然嘴上嘲笑,但心底還真想季寒柏能遇到。他也希望傅林能愛上季寒柏,而不是愛上他的錢。

  季寒柏到了隔壁的水果店,水果店的老板好久沒看到這么帥的男人了,笑瞇瞇地問:“帥哥要買點什么?”

  季寒柏撿了幾個橙子,又買了一盒草莓,問說:“我要等人,在這坐一會,行么?”

  “行呀。”老板娘笑著看向隔壁賣燒烤的姐妹,朝她眨了眨眼。

  季寒柏就在凳子上坐了下來,看著酒吧大門。

  他問過傅林了,傅林說他等會就下班了。

  今天本來是傅林上的最后一天班了,不過他又改主意了,問經理他能不能繼續在這干。

  經理當然求之不得:“行啊,本來我就舍不得你走,你可是我手下一員大將。”

  傅林長的實在俊美,人也圓融,會討客人喜歡,賣酒能力尤其彪悍,自己也能喝,這都是好不容易練出來的,經理也不舍得他走。

  “但是我不能再像以前干那么久了,只跳舞,跳完舞我就下班,行么?我家里最近有事。”

  經理說:“行。”

  “謝謝趙哥。”

  經理笑了笑,說:“行了,你下班吧。”

  經理對傅林是有感情的,傅林十幾歲就來這跳舞了,還沒成年,化了妝裝成熟。那時候的他還不是現在這樣從容,年紀小,不懂人情世故,偶爾遇到客人動手動腳的,他不懂應對,挨過不少揍,幾次差點被辭退。他印象中最深的一次,傅林把一個客人的頭打出血了,他就把傅林給辭掉了,結果傅林每天晚上拎著水果在他下班的路上等他,那是大雪天,特別冷,傅林個頭不低,但是瘦,看起特別單薄,凍得鼻子和臉都是紅的,就這么送了幾次水果,他心軟,把傅林又叫回來了,從那以后,傅林就懂事多了,慢慢練就了如今察言觀色的本領。

  傅林家里的情況他都知道,覺得他也挺不容易的,能照顧的他都會照顧一下。

  六月的天氣,晚上的風也是熱的,傅林從酒吧出來,朝周圍看了一圈,就在水果店里頭,看到了站起來的季寒柏。

  他就知道,季寒柏會在外頭等他。

  傅林抿了抿嘴唇,嘴角浮出一抹淡淡的笑,佯裝沒有看到,背著包朝路口走,才走了幾步,就聽見季寒柏喊:“傅林!”

  他轉過頭來,就看見季寒柏拎著點水果跑了過來。

  “你怎么在這?”他問。

  “我準備回去了,在這買水果,老遠看著就像你。”季寒柏說:“你不是說十點就下班了么,我還以為你早走了。”

  “我們下班沒個準點。”傅林說:“你朋友呢,都走了?”

  “沒有,我嫌吵,提前出來了。”

  傅林笑了笑,沒說話。

  卸掉了妝以后,夜色里看,傅林格外清秀溫柔,大概有晚上那種濃妝艷舞的對比,季寒柏只覺得此刻的傅林看起來更清純,傅林人很淡,眼睛也很亮,他是不信這樣的人已經被污染了,不信他眼里只有錢。

  “一晚上沒吃東西了,老板你餓不餓,我請你吃夜宵。”傅林說。

  “我請你吧。我是老板。”

  “中午就是老板請的啊,你忘了,我今天收到好多小費,好幾千呢,發大了。”

  多么單純!

  笑的單純,人更單純有沒有!

  季寒柏說:“行,蹭你一頓。”

  “這附近有條夜市街。”傅林說,“不知道你來過沒有。”

  “沒有。”季寒柏說。

  傅林就領著他往夜市街走,過了兩個十字路口,又轉了一個彎,就到了。

  夜市街正熱鬧,每家店外頭都坐滿了人。夏天的夜市,全是人間煙火味。傅林想著季寒柏這樣的有錢人,吃東西應該會有點挑,便問他說:“你看你想吃什么。”

  “我沒來過這,你給我推薦個你覺得不錯的吧。”季寒柏說。

  傅林就帶著他去吃小龍蝦,知道季寒柏不吃辣,點了蒜香的。

  “你很少來這種地方吃飯吧?”他擰開了一瓶啤酒,遞到了季寒柏手里。

  “現在比較少了,以前比較多,”季寒柏說:“我爺爺奶奶以前開過類似的小店,在遼寧路那邊,通濟區,賣酸菜魚。”

  “是么,我們家也開過。”傅林笑著說:“我跟我姨擺過夜攤,就在這條街上,那兒。”

  傅林說著指了指前面的一家奶茶店:“就在那家店前頭。”

  “你家里條件挺苦的吧?”季寒柏剝著龍蝦問。

  “還可以。”傅林吮吸了一下手指頭,他的手都特別好看,又細又白,骨節分明,有塑料手套他也沒戴。

  “對了,那個孟小喬,是你朋友么?”傅林裝作漫不經心地問。

  他想探探他這個情敵和季寒柏的關系。

  季寒柏說:“算是吧,小時候就認識了。”

  “他是不是喜歡你?”傅林說:“他長的真帥。”

  季寒柏心想,哪有你帥。

  “性格不合,家境差距也有點大。”季寒柏說著便看了傅林一眼。

  傅林聽了一愣。

  怎么個差距大,一百億和一千億的差距?

  那差距是挺大的!

  季寒柏這么挑么,找對象要找跟他們季家一個身價的?

  傅林突然覺得自己有點懸。

  他就笑了笑,沒說話。

  誰知道季寒柏又來了一句:“我沒什么錢,就是個修車的。”

  傅林滑了下手,手里的小龍蝦掉在了桌子上。

  他就抬頭看向季寒柏。

  傅林原來懷疑季寒柏只是財不外露,畢竟他這樣的有錢人,可能怕太高調了不安全,誰知道季寒柏原來是在裝窮。

  為什么裝,怕遇到自己這種人么?

  他就將那個小龍蝦撿起來,說:“和人過日子,又不是和錢過日子,金錢誠可貴,愛情價更高。我覺得對方有錢沒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對方這個人是不是自己喜歡的。”

  傅林差點閃著舌頭。

  他本世紀說過的最大謊言誕生了!

  季寒柏心中嗷嗷叫。

  他就知道!

  看他將來狠狠打劉胖子的臉!

  他就笑了,說:“現在的人找對象都比較看重錢吧,你找對象,如果對方是我這種窮光蛋,你會看上么?”

  傅林低頭看著手里的蝦,嘴角就露出一抹笑來,說:“如果我愛你的話,你有沒有錢,都是季寒柏啊。”

  季寒柏喝了口酒,笑了,眼睛很亮,看了看傅林。

  他覺得他的愛情真的來臨了!

  倆人吃完已經快十二點了。傅林顯然是老主顧了,和老板打了聲招呼,去他們后廚洗了下手。他們邊吃邊聊,吃的有點久,夜市街都沒多少人了。

  傅林叫了輛車,說:“老板明天見。”

  “明天見。”季寒柏說著,便把他買的水果也放進了車里頭,然后關上了車門。

  傅林隔著車窗朝他揮了揮手,車子走遠,他臉上的笑容便凝固了,躺在座位上瞇了一會,然后低著頭,看身邊的那袋水果。

  “如果我愛你的話,你有沒有錢,都是季寒柏啊。”

  這句話是沒有錯的,只是有一個前提,季寒柏如果沒有錢,他根本不會愛上他。

  他呢。

  他愛不愛錢,都是傅林啊。

  可季寒柏如果知道他愛錢,或許也不會愛上他吧?

  傅林就剝了個橙子,坐在后排吃。

  橙子不好,有點酸。他塞的腮幫子都鼓鼓的,一邊吃,一邊透過車窗,看午夜里亮著燈的一座座高樓。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