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用戶體驗快穿宓寶小說全文大結局免費

用戶體驗快穿宓寶小說全文大結局免費

雪羽冰影 著

連載中免費

《用戶體驗快穿》是由雪羽冰影原創所著,主角叫宓寶,講述了宓寶的身體被復制給不同時空的人,賺來的氣運改變她亡家亡國亡天下的悲慘命運,宓寶的身體復制給顧客,但是顧客的用戶體驗卻很差,因為他們的身體會在關鍵時刻鬧事!!原本只是想改變命運的她,后來卻一不小心一統天下,成為了后世史書中的千古一帝。與宓寶簽約的阿晉:這是萬萬沒想到的……

更新:2019/06/22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雪羽冰影大神最新作品《用戶體驗快穿》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用戶體驗快穿最新,用戶體驗快穿無彈窗,《用戶體驗快穿》是由雪羽冰影原創所著,主角叫宓寶,講述了宓寶的身體被復制給不同時空的人,賺來的氣運改變她亡家亡國亡天下的悲慘命運,附帶的好處還有每一次與顧客交易,她就會得到一項顧客的技能。宓寶的身體復制給顧客,但是顧客的用戶體驗卻很差,因為他們的身體會在關鍵時刻鬧事!!好在最后他們都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宓寶的聲譽也越來越高。宓寶人美聲甜蘇炸天,原本只是想改變命運的她,后來卻一不小心一統天下,成為了后世史書中的千古一帝。與宓寶簽約的阿晉:這是萬萬沒想到的……

免費閱讀

  圍攻他們的死士只剩下五人,錦宓越戰越勇,齊禎見她的眼神越發灼熱,心中不禁一凜,然后開口道:“錦宓快醒過來。”

  “王爺?”正和敵人對戰的錦宓聽了楚王的話,她疑惑的問道,“因何喚翁主的名字?”錦宓雖是在問,但心中卻并不平靜,楚王為何突然叫她的名字,難道說他早已知道了她的身份,剛才突然叫她是為了詐她,這種情況,他竟然還能利用拆穿她的身份。

  這個楚王果然是深藏不露的老狐貍,其余的王爺加起來恐怕都不如他。

  齊禎以為錦宓已經入魔,卻沒想她不僅沒有,腦子還很清醒……

  這時候不管他怎么解釋,都會讓她誤會,齊禎低眉:“本王忽然想到錦國公的女兒一直養在代州,不知中郎將與她是否相識?”

  錦宓眉毛一挑,先前的試探就這么被他輕飄飄帶跑了:“翁主她小時候經常到校場玩耍,校場的人沒有不認識她的,只不過屬下沒那個福分,在屬下加入預備役之前,翁主就被國公禁足,不讓她再到校場去了。”

  “哦。”齊禎應了一聲,卻沒有結束關于錦宓的話題,“錦國公之女,善無翁主如今已是二八年華,想必是姑射神人,氣殊高潔,有國公之風,巾幗不讓須眉。”

  錦宓聽楚王夸她巾幗不讓須眉,更加深信他知道了她的身份,心中憤憤。她把眼前死士當做楚王,一腳踹飛一個,然后暗自咬牙說道:“屬下從未見過翁主,也不知道王爺說的對不對,不過翁主的三哥屬下是見過的,風姿昳麗,想必翁主也當如此。”

  “不知善無翁主喜歡什么樣的夫君。”話說到此處,齊禎卻看著向他們趕來的大隊人馬,想來以后他再沒有與錦宓單獨相處的機會了。

  此時攻擊二人的死士只剩下兩人,忽然東南方一聲炸響,還要攻擊二人的死士聽了立即抬刀自刎,鮮血噴瀉而出濺了錦宓一臉。

  齊禎的那一句話最終沒有得到答案,兩人被晉王帶來的御林軍護送回宜春苑,剩下的一千御林軍仍是向東南方繼續追捕。回到宜春苑,錦宓才知道,原來御宿苑早已被三千叛軍攻陷,現在錦國公正帶軍攻打御宿苑。但是御宿苑有十幾名位高權重的人質,這場仗并不好打。

  “父皇,兒臣愿請旨,帶兵攻打御宿苑。”齊禎聽完事情始末,便向父皇請旨。

  齊鑒聞言瞅了一眼身上沾著血污的三兒子,老四因為關心御宿苑的幾個弟兄,已經跟著懷英去了御宿苑,老九騎馬回來就嚷嚷著讓人去救他三哥。

  如今他剛回來就想帶兵去打御宿苑,要怎么打?

  齊鑒來了興致,他揮揮手允了老三的請旨,并且要跟著他一起去看看。

  錦宓見皇上都移駕御宿苑了,她自然也是要跟去的,正好她也想看看她爹怎么樣了。御宿苑有那么多人質,無論誰有什么閃失,爹爹都會被牽連。

  護衛皇帝的三千御林軍浩浩蕩蕩來到御宿苑時,錦國公帶領的軍隊正與叛軍僵持不下,并且叛軍的首領已經放下話來,如果不把他們放了,他們就放火燒了御宿苑,和御宿苑的這些王孫公子們同歸于盡。

  錦國公自然是不同意放的,他已經查出,這些叛軍是顯王余孽,秦世顯兇狠殘暴當初他將他就地正法,如今他出逃的兒子前來報仇,他們怎么可能放了被他們抓到的皇子們。

  就在錦忠與叛軍僵持之際,皇上帶著保護他的御林軍卻來到了御宿苑外,他連忙走過去請皇上離開:“皇上,此地恐怕是叛軍的陷阱,還請皇上立即離開。”

  齊鑒搖頭讓錦忠起身,然后說道:“懷英不必擔心,朕讓楚王帶兵前來剿滅叛軍,朕想看看他的能耐。”

  錦忠聞言,便知曉了皇上的意思,立即起身將主帥之位讓給楚王,并把當前的情形全部告訴給了他。

  齊禎已經猜出這些叛軍是顯王的余孽,他而他接手大軍的第一個命令就是,讓埋伏在各處的弓、弩手放箭,讓他們把看守人質的叛軍通通射死,他則帶著御林軍沖入御宿苑。

  顯王的叛軍顯然沒想到他們對峙了這么久,對方突然放箭,聽著宮苑外震天的吼聲,叛軍首領肝膽一震,連忙喊道:“放火!放火燒啊!”

  叛軍首領的位置十分隱秘,卻沒能逃過緊隨大軍而入的錦忠的眼睛,他將手中霸王弓對準叛軍首領,他話還沒說完就直接被錦忠射死。

  叛軍的士兵懾于首領的殘酷的治軍手段,如今首領突然陣亡,一些士兵就嚇得丟掉了手中的兵器,再聽到沖進來的王爺喊投降不殺,更多的叛軍丟掉自己的武器。

  還有個別想殺了人質同歸于盡的人,還沒等他們殺人,就被投降的叛徒制服。

  由于事發突然,等眾人回神之際,這一場叛亂就已經平息,齊軍和人質更無一人傷亡。

  親臨御宿苑的齊鑒忽然大笑數聲,眾人都能聽到他的喜悅。

  之后,追擊剩余叛軍余孽的御林軍追至焦岱縣,終于將顯王的兒子秦第二抓獲。

  春獵結束,皇帝回朝當日就將楚王立為太子,錦宓也跟著去匈奴的使臣一起回代州。

  回到代州城不久,錦宓竟然收到了七皇子魏王的書信,書信的大概意思是問她在統領錦家軍的時候有沒有遇到問題,話里話外讓她帶著錦家軍回長安,好讓他替她教訓一下錦家軍的士兵。

  錦宓的確在統領錦家軍的時候遇到了阻礙,不過她有三叔的幫助,再加上錦家那些預備役的推崇,以及自身強悍的能力,讓錦家軍的人最終臣服于她。

  不過這些都不算什么,因為她接到阿娘的書信,爹爹已經把兵權交了出去,并且那二十萬大軍的兵權最后給了如今成了太子的齊禎。

  現在除了二哥還在西面攻打氐羌外,錦家已經沒有一人擁有兵權了,爹爹和阿娘不久也會來代州城見她。

  錦宓聽到這個消息當機立斷,讓李密意外死亡,此后她仍在府勤練不輟。匈奴向大齊投降之后,在雁門關外開設了一條大齊與匈奴的通商街道,從此匈奴與齊國的子民便在這里買賣易貨,連帶著代州城也繁華起來。閑下來時錦宓就會去雁門關外的集市去逛逛,買些匈奴人的新鮮玩意。

  錦宓的日子過的逍遙自在,全然不知她的婚事早已被提上日程,她的父兄和阿娘為此挑十幾個,就等著到了代州讓她挑選。

  也許是在代州城中太子與平準令錦凌軒有些交情,所以在太子常與他交往,因此錦凌軒也發現太子是個有趣的人。

  來往數日后,一天錦凌軒忽然聽到太子提到他四妹,這讓錦凌軒心中一凜,他提防的看著太子,猜不出他的打算。

  “不知善無翁主喜歡什么樣的兒郎?”錦宓已經離京五十九日,前一日突然聽文叔說國公和國公夫人要去代州,還精心挑選了十幾個小將,讓她挑選。輾轉反側一夜,齊禎決定向錦家提親。

  從初次相見時的新奇,到訓練時的欣賞敬佩,一點點,一日日,最終變為情不自禁的愛意。當他想到錦宓要嫁與他人,他心中的情意就再難抑制。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齊禎見文叔警惕的看著他,他便借詩經表達自己的心意。

  錦凌軒瞪大雙眼看著面前的太子,他,他,他說了什么?

  他拿太子當朋友,太子卻想當他妹夫?

  “太,太子,臣想您大概不了解臣妹,她,她雖然窈窕但并不淑女。”錦凌軒用自己僅有的理智慢慢說著。

  齊禎聞言卻笑道:“我知道她就是李密。”

  錦凌軒聽了騰的一聲站了起來,太子知道他四妹就是李密了?!

  “孤不會拿這個威脅錦家的,孤只是想知道善無翁主究竟喜歡什么樣的人。”齊禎也緊跟著錦凌軒站了起來,想要求得佳人,他必須拿出自己的誠意。

  “這,這,四妹說她喜歡豪爽的,不喜歡虛偽的人,她說她看中了塞北幾位小將。”錦凌軒吶吶,把四妹那日與阿娘說的話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

  “文叔……”齊禎覺得這有些難,一來他并不是豪爽的性格,二來他與錦宓相處時或多或少隱瞞了真實的自己,這是就是虛偽……

  她喜歡的他沒有,討厭的卻占了,但齊禎并沒有打算放棄。雖然自己沒有錦宓喜歡的性格,但是他可以不再虛偽。

  “太子。”錦凌軒見太子向他抱拳便沒了下文,他兢兢業業行了禮,低著頭心中一片苦辣辛酸。爹娘和他們兄弟都不希望四妹嫁入王侯世家,可這太子偏偏喜歡上了他家四妹,這可真是禍從天降啊……

  “文叔兄能否給我一個機會?”齊禎言語真誠,并向錦凌軒行了一個大禮。

  “太子大禮臣消受不起啊。”錦凌軒連忙扶住太子,卻沒有立即答應他,而是謹慎道,“太子既然知道四妹就是李密,便多少知道她的脾氣,我們一家將她慣壞了,除了大是大非,事事皆順從她的意思,錦家為四妹找的是這樣的夫婿。而且錦家的女兒必須為妻,若三年之后四妹無子才能納妾,然后去妾留子。”錦凌軒說的相當苛刻,對于天子更甚,他企圖以此勸退太子。

  “我也認為這樣最好,善無若為我妻,必珍之寵之。”經歷了皇室的骨肉相殘,齊禎自然不希望他的下一代也如此,他也不希望錦宓受委屈。

  錦宓接到爹爹和阿娘要來的消息,她一早便梳洗打扮妥當,正當她騎馬要去城外接人時,司閽卻給她送來一封書信。錦宓疑惑的看著上面的印信,不知為何太子會突然寄信給她。

  她拿著書信上馬,揭開封蠟拿出里面的書信,準備在馬上讀閱,卻不想里面有只薄薄的書箋掉了出來。

  錦宓看到那朵蘭花制成的書箋掉落在地,她猶豫了一下,最終下馬將它撿起來,放入信封之中。

  再次上馬,錦宓展開了太子寫給她的信。

  信的內容很短,是《詩經》里的《關雎》。看到信中的詩句,錦宓腦海中閃過許多畫面。那云銷雨霽的笑,斷頭崖下的輕佻,雁門關大戰的信任,還有上林苑中兩人的默契配合,還有那句話“不知善無翁主喜歡什么樣的夫君?”,錦宓知道太子早已知道了她的身份。

  但她也在不知不覺中再一次深陷,錦宓并不是喜歡性格豪爽的人,她喜歡的是能懂她的人。可這個人偏偏是皇上的兒子,如今的太子,更是未來的天子。

  重活一世,即便天子換了人做,她仍是沒能逃脫這個詛咒嗎?

  不。

  錦宓慌亂的將信塞回信封,仍舊騎馬出城迎接爹娘。

  臨近城門,錦忠一眼便瞧見他們的女兒,穿著短襦長裙,牽著白兔馬在城門外等他們。他連忙用馬鞭敲敲馬車,對車里的婉兒說道:“夫人,馬上就到代州城了,可否上馬讓夫君帶你入城?”

  秦婉打開車簾聽懷英這么一說,她正想啐他,卻看見城門外一身粉妝正俏生生的等著他們。于是她伸出手讓懷英一拽,便坐在他身前的馬鞍之上。

  秦婉覺察到懷英的靠近,把手伸到后面,在他腰上掐了一下催促道:“快點,別讓宓兒等久了。”

  秦婉許久沒看到她的宓兒做女兒打扮,遠遠的看著都讓她一顆愛女之心高興的不得了。

  錦忠見他家夫人見到女兒,就忘了他,他在身后長嘆一聲,才踢了一下馬肚,驅馬向代州城飛奔而去。

  錦宓在爹爹看到她時,她也看到了爹娘他們的車隊,不過她見她爹爹把馬車里的阿娘帶出來,并沒有立即騎上去迎。爹爹那點小心思,誰都能看的出來。

  果然,等爹娘來到城門之前,阿娘就直接從爹爹的馬上跳了下來,她這才在爹爹哀怨的眼神中和阿娘抱做一團。

  最后錦宓上了阿娘的馬車,而她的白兔馬則被爹爹騎馬牽著,護在她們旁邊。錦宓進了馬車,便依偎在阿娘懷中,問他們這一路走來辛不辛苦,又把這兩年代州城的變化,和有趣的見聞講給阿娘聽。

  馬車中一時言笑晏晏,粗獷的塞北似乎受到了阿娘的渲染,也變得婉約柔和起來。

  錦忠聽著車內的歡聲笑語,在這一瞬間突然想著快點把他的寶貝女兒嫁出去……

  秦婉再是不舍得自己的女兒,她也要出嫁的,晚飯過后,秦婉便將她和懷英挑好的人選的畫冊,拿出來給她女兒道:“宓兒,你看看喜歡哪一個?”

  錦宓接過畫冊,便看到上面一個個英姿颯爽的小將,又見每個畫冊后面都配有他們的家世,品性和相貌描述。

  每一個都是按著她的要求挑選的,而且都是前程似錦,不可限量。

  “阿娘,這些都挺好。”的確上面這些小將都很優秀,可也僅此而已。

  秦婉看到宓兒的表情,便知道她心中有事,只是不愿與她說。于是秦婉沒再提宓兒提宓兒的婚事,而是與她說些體己的話。

  等錦宓離開要回自己的房間的時候,她忽然回頭對阿娘說道:“阿娘,不如您與爹爹為宓兒在里面挑一個夫婿吧。”錦宓說完就走,既然她不打算回應太子的求愛,不如盡早做個了斷。

  秦婉聽了她女兒的話愣了半晌才反應過來,要知道他們家宓兒是多有主意的孩子,她怎么可能對自己的夫婿選也不選,就直接嫁了呢。

  想到此處,秦婉立即讓懷英把家中的下人招來,事無巨細,讓他們匯報宓兒在家里都做了什么,見了什么人,然后又連夜讓人送信給她的三個哥哥。

  錦宓沒想到她這一句話,會鬧出這么大動靜,她依舊回了自己的錦春院,卻遲遲難以入睡。

  “錦姐姐。”宓寶見錦宓輾轉反側,睡不著,她最終還是開口勸道,“錦姐姐既然喜歡太子,太子也對錦姐姐有意,為什么不答應他呢?”

  “宓寶,我還是忘不了啊。”錦宓無法忘記上一世的凄慘,“這世上唯有真情才能給人最痛的傷害。”她上輩子愛錯了人,那人害得她遍體鱗傷,讓她心如死灰,她怎么可能忘的了。

  錦宓這邊難以入眠,榮錦院內也是燈火通明。

  “太子的書信?還有一個蘭花書箋?”秦婉重復著司閽的話,這太子就是當初隨征匈奴大軍來的安定王,太子雖然與宓兒化名的李密關系匪淺,但他卻不認識宓兒,那太子怎么會私下寫信給宓兒?

  該不會宓兒在還是李密的時候,就與太子兩人暗生情愫了吧。

  第二日太子的信又來了,不過這一次收信人卻不是錦宓,是錦國公。

  信中太子態度誠懇的向國公求親,并希望國公能答應他。

  錦忠看完太子的書信,就連忙去找自家夫人,他把信給了夫人就滿屋子打轉,最后額頭都急出了汗。

  “這封信分明就是算著我們來的時間送的,太子對宓兒可以算是十分上心了。”秦婉看著太子那遒勁有力的字,嘆了口氣,如果太子不是皇家的人,那該多好,“此事還得問問宓兒的意見。”

  “可是宓兒不是說了要咱們挑一個小將嗎?”錦忠想到這個有些頭疼,婉兒昨夜就說了,宓兒定是為了躲太子,才想著找個人快點嫁了,可是第二日太子又把求親的書信送來,太子求親,這是能隨便拒絕的嗎?這事真令人頭疼。

  “那不如咱們就為宓兒挑一個夫婿。”秦婉說完眉心一展,心中儼然有了對策。

  “啊?”錦忠聽了一頭霧水,昨天還說不能草率,今天就要挑人了?“那我這就書信一封拒絕太子?”錦忠一頭霧水,但不妨他唯夫人馬首是瞻。

  “嗯,不過你先等等,我去問問宓兒。”秦婉點點頭,然后拿著太子的書信去找宓兒,宓兒性格剛烈,從不委屈自己,她很少有這么深沉的心事,這是還必須下一劑猛藥。

  錦宓正在自己院中鍛煉,忽然看到阿娘自己一個人到她院子里來,她連忙把刀收起來道:“阿娘您來了,今兒宓兒帶您去街上逛逛吧。”

  秦婉見宓兒又把她的輕甲穿上,她擺擺手道:“不用了,剛才你爹爹收到了太子的信,太子他突然向你爹爹求親了。”

  秦婉說著把信遞給宓兒,卻見她神色一愣,片刻才猶豫著接下那封信。

  “宓兒,阿娘想問問你是怎么想的?”秦婉見宓兒只拿著信也不看,又繼續道,“如果你愿意,就讓你爹爹同意,如果不愿意的話咱們就拒了他,正好阿娘與你爹爹也為你挑了一個。”

  “那就拒絕了吧。”錦宓說著把信又還給了阿娘。

  “宓兒,你是不是有事瞞著阿娘,阿娘看你分明是對太子動了情。”秦婉見女兒心不在焉的樣子,她心疼,什么猛藥不猛藥的她也不管了,她看不得女兒這個樣子。

  “娘。”錦宓雙眼看著阿娘,眼中隱有淚光,“阿娘,宓兒是死過一回的人了,上一世因為宓兒,爹爹、大哥、二哥相繼死去,三哥造反,阿娘撞柱,宓兒不想再重蹈覆轍啊!”

  “宓兒乖,宓兒乖,這些年委屈宓兒了。”秦婉將宓兒抱入懷中,淚水已經濕花了她的眼,怪不得,怪不得她的宓兒會如此壓抑,原來她一直背負著錦家滅門的罪責。

  “我們回屋,宓兒你把事情詳細跟阿娘說說。”等女兒停止了抽噎,秦婉輕輕的拍著她的后背,領她回屋。

  哭也哭過了,上一世的經歷也說出來了,錦宓心中便開朗起來,不過最后她還是搖頭拒絕了太子的求親:“最是無情帝王家,即便他有情,也總是會身不由己。”

  “傻宓兒。”秦婉看著哭紅了眼圈的女兒,她嘆氣道,“宓兒啊,你不能把錦家的滅亡都怪自己身上。那是因為你爹爹和哥哥們自己沒本事,怪不得你。娘當初愛上你爹爹的時候,他還跟著皇上在打仗呢,誰也不能保證他今天出去了明天還能不能回來,但阿娘還是嫁給了他。啊娘嫁給你爹爹三十余年,團圓飯沒吃過幾回,你爹爹身為人臣也總身不由己,爹和娘不依然恩愛如初嗎?”

  “這男人嗎?你不能一味慣著他,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咱們女人也不能把愛只給一個人。人生一世除了男女情愛,還有父母兄妹之間的親情,朋友之間的友情,更不要忘了自己的愛好。”

  “娘。”錦宓懵懂的看著阿娘,上一世爹爹和哥哥去世的時候,阿娘也說是他們沒本事,可是后面的話她卻是第一次聽。

  “傻孩子。”秦婉揉揉女兒的頭發,將她納入懷中,怎么就一點也不像她呢,和她爹一樣傻。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