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靈異 → 我在地府當網紅直播宋苗苗小說

我在地府當網紅直播宋苗苗小說

月長歌 著

連載中免費

以宋苗苗為主角的驚悚靈異小說《我在地府當網紅直播》是由作家月長歌所寫,小說講的是宋苗苗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床邊多了個手機,為了活命無奈之下只好走上一條面對地府妖魔鬼怪當網紅直播的漫漫旅途,那宋苗苗在地府當網紅的日子里將會有怎樣驚悚的際遇.......

更新:2019/06/21

在線閱讀

以宋苗苗為主角的驚悚靈異小說《我在地府當網紅直播》是由作家月長歌所寫,小說講的是宋苗苗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床邊多了個手機,為了活命無奈之下只好走上一條面對地府妖魔鬼怪當網紅直播的漫漫旅途,那宋苗苗在地府當網紅的日子里將會有怎樣驚悚的際遇.......

免費閱讀

  “你是故意的,你想要害死王穎?”宋苗苗說著這樣的話語,語氣之中已經是滿滿的篤定。

  聲音落下,房間之中再一次如死地一般沉靜。

  依稀能夠聽到“滴答”“滴答”血液掉落在地上的聲音。

  宋苗苗下意識看了一眼,王穎的手上有淺淺的血液滲出,她雖然幫忙壓著那個扎針的地方,

        但到底也沒有將滲出血來這事情完全處理好,另一方面,便是輸液管中的血液倒流而下……

  只是不管哪一個原因引起,這聲音都不至于會這么大,就好像耳朵邊只有這么一個聲音的存在,生生被擴大了上百倍。

  紅色的血液好似受到了某種吸引,朝著那團黑氣所在的方向聚攏而去。

  黑色。

  紅色。

  翻滾交織。

  宋苗苗皺著眉頭看向眼前的畫面,屬于她的新世界的大門已經打開,可此時此刻才算讓她真正有所見識。

       她本就抓著王穎的手,只是現在抓得更加用力,好似要將她的手指掐入到她的肌膚之中,可也渾然未覺。

  翻滾的黑氣,交織著觸目驚心的血液紅色,就好像受到了某種刺激一樣,緩緩,緩緩在宋苗苗面前形成人形。

  一身張揚的紅色長裙,如血般張揚而驚艷。

  就算自己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宋苗苗也大概知道,紅色在鬼怪的身上可不是什么好的代表。帶有復仇性質的女鬼往往穿著紅色。

  “你要護著她?”紅衣女鬼一眼掃過,帶著冷意,語調更是冰冷至極,不僅僅要凍住人的心臟,更似要凍住人的靈魂。

      “那我就把你一起吃了……”

  “她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宋苗苗很清楚這不是好相與的女鬼,她不是什么圣母,

       但是既然這事情已經讓她碰上,便也不會看著王穎在自己面前出事的道理。

  時間尚早,能拖一會是一會。

  只是她的呼叫鈴早就已經按響,這個空間卻形成了一個獨特的場,圈住了這個空間自成一派,只剩下她們在這里。

  “搶了別人的男人算不算?!”紅衣女鬼帶著冷冰冰的聲音。“我苦苦追尋的求而不得,她還不知道珍惜,既然如此,那就把子健還給我啊!”

  宋苗苗跟王穎是同學是同事也是前舍友,她只知道現在王穎交的男朋友是一個富二代,其他一概不知。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私密,就算是閨蜜的關系,也不會全盤說出來,到底人心隔著肚皮,誰知道會是什么個情況?

       要不然怎么會有那樣一句話說的?——防火防盜防閨蜜?!

  人心,本就是很難掌控的東西。

  “你已經死了。”宋苗苗也不跟這紅衣女鬼講什么大道理,因為她也講不出什么大道理,只能夠說出一個事實的情況。

      “死了怎么跟活人在一起……”

  “你以為我想的嗎?!我也不想的!我只是嚇嚇子健沒想真的死!是他們害我的!我死了他們立馬就心安理得地在一起!”

  紅衣女鬼越說越氣憤,從她的身后,頭頂上方直接噴涌出黑氣,

       漸漸將她整個鬼身都遮擋起來,剎那也只能夠從隱隱約約之中看到丁點的紅色。

  宋苗苗不知道這是不是正常的現象,只是此刻實在有點讓人心驚,她不是捉鬼師,

        也不是什么驅魔師,除了能夠看到,她沒有一點招架之力。

  沒有任何的依仗。

  翻滾的黑氣已經將整個空間都遮擋起來,宛如烏云蔽日。

  宋苗苗始終抓著王穎的手沒有離開。縱使她的手冰涼的就好像一具尸體,一點溫度都沒有。但兩個人倚靠在一起的時候,便也不會那么害怕。

  隱隱感覺到一種壓抑的靠近,宋苗苗倏地伸出左手想要擋住。沒有多想,只是下意識的舉動,絲毫沒有想過會將這女鬼趕走。

  “啊!”女鬼一聲慘叫,宋苗苗驚訝之下睜開了眼睛。也是這睜眼以及閉眼的時間差,她沒看到,帶在手腕處的那個手鐲發出一道強光,

      朝著紅衣女鬼的面門而去,就好像一把兇殘無比的大刀,將紅衣女鬼逼退不說,還將她釘在了墻面上,絲毫動彈不得。

  睜大雙眼看向眼前的發展,手腕處還帶著熱度,宋苗苗看了兩眼自己手腕處的鐲子,又看了兩眼被釘在墻體之上動彈不得紅衣女鬼。

  宋苗苗放開緊抓著王穎的手,緩緩走到紅衣女鬼面前。

  紅衣女鬼似氣憤宋苗苗壞了自己的好事,掙扎之中露出一張猙獰的臉,臉上縱橫交錯,依稀可以看出一道一道加持的符咒。

  這顯然是不正常的狀態,是有外力做了推動。

  “別動!”沒等宋苗苗的手碰上紅衣女鬼的臉,一道好聽的聲音陡然響起,破開虛空出現在宋苗苗的面前。“想活命就遠離這些陰邪之物……”

  “閻十!”聽到熟悉的聲音,宋苗苗陡然收回自己的手。

  稍稍想想她也真心膽子來的太大,這樣的東西沒有人身保障就敢隨便去碰。

  這是鬼迷了心竅還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閻十?”閻十一甩長袖,彌漫整個房間的黑氣瞬間退散。“你不是喊我閻先生的嗎?”

  “名字只是個代號而已……”宋苗苗也不給他一個準確的回應,只是這么打哈哈。“而且閻先生太生疏了,我已經把你當自己人了……”

  既然是自己人,喊一下名字怎么了?

  其實宋苗苗是不知道,“閻十”這兩個字眼,也并非是他的名字,只是在漫長的歲月之中,慢慢變成了他的名字。

  “現在現實世界看來也不安穩,竟然有人煉魂……”閻十也不再糾結宋苗苗對他的稱呼,將視線落在面前的紅衣女鬼身上。

  閻十單手捏著下巴,眼神灼灼不知道在考慮什么。

  宋苗苗也沒多問,很多東西她不懂,若他想要告訴自己便會說,若他不想告訴自己,便不會說。

      她也沒主動開口去問東問西,只是安安靜靜等著閻十后面的發話。

  “這次的事情算你一功……”閻十也沒在自己提及的“煉魂”事情上面做停留,只是將注意力轉移到另外的方向,“你想要什么獎勵?”

  “除了小命,我現在還有什么好奢求的?”宋苗苗想都沒想,直接給以回應,“如果是獎勵的話,全部幫我兌換成陽壽就好……”

  對于一個壽命不長,或者說還倒欠地府陽壽的人來說,除了壽命,其他的對她一點吸引力都沒有。

  “好。”閻十默默看著她,卻欲言又止,最終還是什么都沒有說,只以一個平平淡淡的“好”字眼,應下她的要求。

      “地府會計算好獎勵,直接以短信的方式發到你的APP上……”

  “好。”得到肯定的答復,也是自己所滿意的答復,宋苗苗忍不住笑了起來。

  微微笑著的時候,兩只眼睛笑著滿是桃花。

  閻十不由怔愣了一下,眼神帶上了一點恍惚,好似透過她看到了另外的一個人。

       略顯尷尬地一甩腦袋,甩去剛剛的少許恍惚。“對了,你的鐲子上的力量不要隨便使用……”

  “嗯?”宋苗苗不明所以。

  “這個鐲子上有著強大的力量,可以護你周全,但是這個力量是外在的人為加持,

       總是會有消耗殆盡的一天,所以,能少用點一點,就能保護你久一點……”

  “世界其實很危險,你還太年輕……”

  “哦!”宋苗苗似懂非懂,心中想著的,則是先應下了再說。

  這鐲子是爺爺給的,是爺爺臨死之前唯一有叮囑跟交代的東西,可想而知,這必然是爺爺的安排。

  宋苗苗右手交疊著左手,手指一下又一下摩挲著手腕處的鐲子。這不是玉質的,

      因為自家爺爺也沒那錢這么高檔的東西,只是手感摸上去跟玉質的鐲子也沒多少差別,也有一種冰涼、透徹的感覺。

  好像有點明白,之前紅衣女鬼被彈出去是因為什么。看來她這鐲子是為她擋下了紅衣女鬼的惡意攻擊。

       也是那一剎那,宋苗苗好似有聽到一聲碎裂的聲音,如果硬要加上點特效的話,或許可以將其稱之為——心碎的聲音!

  “我說的記住了?”

  “記住了!”宋苗苗點點頭,看著閻十直接在她面前打開了一扇門。

       “你……”閻十跨出一只腳的時候,宋苗苗倏地伸出手,一把拽住了他寬大的袖口。“我想問一下,她會怎么樣?”

  紅衣女鬼也不再是人的形態,閻十揉了幾下就變成了握在手掌心中的一個小光球,只是這個球黑黢黢的,暗淡無光。

  “做錯了事情,那就要接受懲罰……”閻十停下邁出的腳步,回頭看向宋苗苗,身高差之下宋苗苗顯得小巧玲瓏,

       閻十亦收斂起自己全身的威壓,低頭看著她的時候,有一種迷之微妙。

       “煉魂,便代表她放棄了靈魂的自主權利,為了違背自然的力量出賣自己,

        越到后面就越會失去自己的自主意志,成為一種機器,就像訓練有序的忠犬一般,指哪打哪……”

  “這樣的靈魂,還有什么存在的價值?”宋苗苗也不管閻十所說的記功會什么時候到賬,

        但是既然她已經將自己的訴求表達出來,那接下來的時間,對于她來說,也就只剩下等待。

  “!”宋苗苗回到王穎的床邊,才猛然看到一個蹲在墻角瑟瑟發抖的小身體。

   她竟然一直都沒發現,這里還有一個漏網之魚在,要早知道,就直接讓閻十一起帶著提溜走了。

  “不要打我!我怕痛!”

   呀的!她還怕痛呢!

   一個鬼有臉說痛么?

  “也不要殺我,我沒做過壞事……”看到宋苗苗不善的眼神,小鬼忍不住心驚,

        “我只是不小心闖進來的,我沒惡意的……真的!我以人格打包票……”

  “你怎么在這里?”宋苗苗直接用力,將所在墻角的小東西拎了過來。

    觸碰到小鬼的身軀,宋苗苗猛然愣了一下,身子帶上了少許的僵硬,如果自己的感覺沒錯,

       剛剛手指尖傳遞過來的,不是冷意,而是一種溫熱,隱隱有一種活人身上的體溫。

  念頭乍起,宋苗苗的視線就那般上上下下將小鬼掃視了好幾遍。

  她越看,小鬼越是害怕,整個都已經將自己縮成了一個小鵪鶉,更是恨不得將自己似鴕鳥一般將腦袋給藏起來,

        這樣就不用見到這么可怕的女人。

  “你……”剛準備開口說話,緊閉的病房大門倏地打開,一陣急促的風在傳了進來,

        宋苗苗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一邊臉頰結結實實挨了一巴掌。

  耳朵嗡嗡聲中,宋苗苗清楚感覺到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從臉頰之處一路傳遞到自己的各處神經。

  “阿姨……”緩和不少,宋苗苗感覺到自己耳朵里的嗡嗡聲也消去不少,這才看清楚站在自己面前怒目圓瞪的中年女人。

  說要第二天凌晨到的兩人,此刻正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

  沒錯,這兩個人就是王穎的父母。到底天下父母心,那么遠的路程他們也這么快到了。

  “不要喊我阿姨!你口口聲聲喊我阿姨,你是怎么對小穎的?”王穎媽媽就差雙手叉腰來個潑婦罵街,

      “你說你為什么把小穎的輸液拔了?要不是我們及時趕到,說不定還會發生什么事情……”

  “現在電視里面可多了,那些小女生心思歹毒的,看不慣朋友漂亮,就想方設法出手破壞,

        搶人男朋友事輕,想不開給人下點耗子藥潑點硫酸也是有的……”

  也不知道這是所謂的關心則亂,還是因著她本身就喜歡用最壞最壞的心思去揣測別人,這話題不知不覺就偏到了大西洋。

  “我看我們小穎這次出事,說不定就有你在作怪,看我們小穎漂亮能干,又有好的男朋友……”

  “阿姨!”宋苗苗頂著一張腫脹的臉,定定看向王穎媽媽,聲音陡然之間提升了幾度。

      “我能體諒你著急之下的口無遮攔,好心沒好報就算了,就當我有眼無珠多管閑事,

        但是您還要這樣將臟水潑到我的身上,我就不能容忍了……”

  宋苗苗很清楚自己自小沒有爸媽,沒有根基,但是這并非代表她性格包子!她可容不得別人這么污蔑自己。

  宋苗苗一生氣,周邊的氣壓也變得奇怪起來,對于活人來說,因為有肉身這種實質性的媒介保護阻擋,所以不會有特別大的感觸。

  此刻有直接感受的,就是房間里面唯一的一只小鬼,真恨不得將自己縮成一團。

  “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有有心沒好報的事情,但是我沒想過,這樣的事情會出現在你們的身上……”

        宋苗苗忍不住嗤笑,稍稍一動抽動了自己臉部腫脹的肌肉,有一種無法控制的僵硬。

        “我不知道你們是從王穎那里產生了對我的印象,還是說自始至終你們就看不起我……”

  “小宋啊,你阿姨是太著急了……”

  “叔叔!你不用解釋的!”沒等王穎爸爸繼續說話,宋苗苗便也直接將其話音打斷,

      “事實就是事實,不是上下嘴皮子一碰就可以說清楚!你們看到的事情我解釋不清,

        但是對于我的污蔑我可以自證,我對王穎有羨慕,羨慕她有完整的家,僅此而已!如果覺得我害她住院,可以去監控……”

  “護士小姐!”宋苗苗說完這些,眼神看向在門口不知道進還是出的護士,

        “你們的鈴壞了,我早就摁了都沒人來,怕進空氣所以就先拔了……”

  幾乎是被一個小輩指著鼻子罵,王穎媽媽頓時一陣臉紅一陣臉白,比被人“啪啪啪”甩巴掌還尷尬。

  這不是明擺著她無禮在先?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