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靈異 → 我把鬼嚇壞了畢炎小說

我把鬼嚇壞了畢炎小說

畢炎 著

連載中免費

《我把鬼嚇壞了》是畢炎所著一部長篇都市靈異小說,主角是劉毅,講述了劉毅穿越到平行世界二十三年開啟了嚇鬼系統,所有有鬼的地方,都是劉毅的天堂的故事。劉毅穿越過來平淡度過二十三年,然后劉毅見鬼了,與旁人的臉色慘白不同,劉毅簡直是喜出望外,這是平淡生活里的調劑品啊,于是劉毅開啟了系統,于是所有鬼類都知道,有一個男人,他簡直是個煞星!

更新:2019/06/21

在線閱讀

《我把鬼嚇壞了》是畢炎所著一部長篇都市靈異小說,主角是劉毅,講述了劉毅穿越到平行世界二十三年開啟了嚇鬼系統,所有有鬼的地方,都是劉毅的天堂的故事。劉毅穿越過來平淡度過二十三年,然后劉毅見鬼了,與旁人的臉色慘白不同,劉毅簡直是喜出望外,這是平淡生活里的調劑品啊,于是劉毅開啟了系統,于是所有鬼類都知道,有一個男人,他簡直是個煞星!

免費閱讀

  劉毅左手抓著女鬼的下巴轉動,仔細打量。

  這一幕看上去倒像是調戲良家婦女。

  女鬼懵逼了!

  她居然被一個人類給調戲了?

  下一刻,她臉上眼睛的位置突然出現了凹陷,一雙黑色的雙眼從臉皮下面長出。

  雙眼還在流血,目光怨毒的看著劉毅。

  “有點意思,你的臉還可以隨意變化嗎?”

  “這么說起來,你本來是有臉的,不過是裝成的無臉,對嗎?”劉毅臉上露出感興趣的神色,興奮問道。

  本以為見過鬼之后,可以給他帶來恐懼。

  但是劉毅自己都沒有想到,看到鬼后,他突然對鬼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他現在真的想要好好的研究一下對方。

  “人類,你在找死!”

  女鬼的zuiba也長了出來,她張開zui怒吼道。

  一zui密密麻麻的利牙,還粘著唾.液。

  “你們鬼可真是有意思啊,你們的牙齒看上去和鯊魚牙齒類似,你們需要吃東西嗎?”劉毅雙眼泛著精光,追問道。

  女鬼越發生氣,她的頭發突然揚起,朝著劉毅ChanRao去。

  劉毅直接被女鬼的頭發包裹成了粽子,只露出了一個腦袋。

  “女鬼小姐,你為什么能夠操控頭發,還能夠讓頭發變長,這是不是因為所謂的yin氣?”

  “你們鬼真的是靠yin氣生存的嗎?”劉毅被女鬼的頭發ChanRao成粽子后,臉上沒有絲毫的恐懼,反倒是越發的興奮。

  “女鬼小姐,我還想問一下,你們是不是還可以穿墻啊!”

  “對了,你們是不是還可以制造幻象,讓人看到幻覺?”

  “還有,你們是不是可以附身在人類的身上,操控他們的身體?”

  劉毅數個問題問出,女鬼的雙眼明顯變得有些呆滯。

  “人類,你不怕我?”女鬼聲音yin森的說道。

  “怕?”

  “為什么要怕?”

  “你們鬼可是稀有品種啊,哪怕是熊貓也可以去動物園看到,但想要見鬼可就不容易了!”

  “對了,你們鬼可以繁殖嗎?”

  “你們鬼繁殖的方法是不是和人類一樣啊?”

  “還是說和某些小說中寫的,你們的身體可以分裂出小鬼?”

  “女鬼小姐,可以告訴我答案嗎?”劉毅表情狂熱的問道。

  女鬼感覺自己要瘋了!

  做鬼這么多年,她還從來沒有見過不怕她的人,甚至她看到劉毅的眼神,那是一種見獵心喜的興奮眼神。

  “我居然被這個人類當成了獵物?”女鬼心中錯愕。

  她的頭發瞬間收回,身體開始變淡,準備離開。

  失去了頭發束縛的劉毅,看到女鬼的身體正在看著變淡,立馬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手臂。

  原本身體正在變淡的女鬼,身體又突然凝實了起來。

  女鬼被嚇到了,看著劉毅驚恐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女鬼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人類可以抓住自己的身體。

  “我叫劉毅,今年二十三歲!”

  “不知道女鬼小姐你如何稱呼?”劉毅露出紳士般的笑容,彬彬有禮的問道。

  女鬼感覺自己的三觀有些巔峰。

  人類面對鬼,能夠如此從容嗎?

  “放開我啊!”女鬼大喊大叫,用力掙脫了劉毅的手。

  下一刻,女鬼轉身狂奔,身體迅速變淡,消失在了劉毅的面前。

  【驚嚇一名女鬼,獲得一個驚嚇禮包】

  【嚇鬼系統開啟】

  系統提示聲在劉毅的耳邊響起。

  劉毅聞言,愣了一下,臉上露出驚喜神色。

  “沒想到穿越到這世界二十三年后,我居然激活了系統?”

  “看來穿越者的福利,只會遲到,但不會缺席啊!”劉毅自言自語道。

  劉毅看著漂浮在眼前的驚嚇禮包,直接開啟。

  【恭喜,獲得僻邪雷體】

  劉毅感覺到體內一股暖流涌動。

  下一刻,一個虛幻的面板出現在了他面前。

  【劉毅】

  【體質:僻邪雷體(可以免疫任何鬼物的傷害,并且能夠將鬼束縛住)】

  【禮包獲取程度:1/10(驚嚇鬼的數量)】

  “有了這僻邪雷體,以后撞見其他鬼的時候,就可以將對方抓住,好好詢問一下鬼的生活習慣!”劉毅驚喜道。

  劉毅剛才還有很多問題,想要詢問那女鬼。

  例如鬼有沒有什么興趣愛好,鬼之間存不存在買賣之類的社會行為,鬼是依靠什么東西存活,鬼是不是可以自如飛行,鬼是不是可以變成任何人的模樣。

  總之,劉毅有太多太多的問題想要問,但是那女鬼掙脫了他的手逃掉了,這就讓劉毅有些可惜了。

  好不容易遇見一個鬼,還讓對方給跑了,劉毅真的是感覺到太遺憾了。

  “李偉,醒醒!”劉毅拍打著李偉的臉,輕聲喚道。

  李偉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雙眼還有些迷茫。

  不過當他回過神后,猛地從地上翻身而起,在原地蹦跶,驚恐大叫。

  “你羊癲瘋犯了?”劉毅問道。

  “你剛才看到了嗎?”

  “剛才那個紅裙女人真的沒有臉!”

  “我們真的遇見鬼了!”李偉驚恐吼道。

  劉毅看到李偉醒來,也不再多說,直接坐到了駕駛位。

  “接下來,我來開車!”劉毅說道。

  李偉不甘的走到車上,看著劉毅問道,“剛才我們真的看到鬼了,你就不害怕嗎?”

  “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只要行得正,半夜敲門心不驚!”

  “你這家伙是不是虧心事做多了,所以害怕?”

  “剛才那個紅裙女人,就是正常人,她不過就是想要讓我們帶她一程,不過她要去的方向和我們不同,所以就提前離開了!”

  “倒是你這家伙,真的是丟臉,居然嚇暈了!”劉毅看著李偉,微微搖頭。

  “不可能,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紅裙女人沒有臉!”

  “而且我不是嚇暈的,我是腦袋著地,撞暈的,不一樣!”李偉辯解道。

  “行了,我看你是想太多了,這個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

  “別說這些了,我們先回到城里再說!”

  劉毅不給李偉繼續質疑的時間,直接開車離開了。

  ……

  劉毅將李偉送回家,再回自己家時,已經是凌晨三點了。

  到家后,劉毅洗漱了一番,便準備休息。

  躺在chuang上,劉毅心中對于今天晚上的遭遇,越發的覺得遺憾。

  前世加上這輩子,活了四十多年了,好不容易見到了一個女鬼,結果對方居然逃了,實在是讓劉毅覺得可惜。

  不過劉毅覺得自己應該還會再遇見鬼,心中也沒有那么慪。

  咚咚!

  一聲棒球滾動的聲音突然響起。

  劉毅聽到聲音是從chuang底下傳出來的,身體趴在chuang沿上,腦袋埋下去看向chuang底。

  當劉毅的頭剛剛垂到chuang底的時候,一個臉色慘白,雙眼翻白,身上穿著白色壽衣的女人直勾勾的看著他yin笑。

  看到這個女人時,劉毅先是愣了一下。

  女鬼!

  下一刻,劉毅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立馬翻身從chuang上跳下,然后趴在chuang邊,看著躲在chuang底下的女鬼,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笑道,“女鬼小姐,我叫劉毅,今年二十三歲,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這個短發女鬼看到劉毅非但不怕自己,甚至還來了一個自我介紹,給她打招呼?

  短發女鬼感覺自己的腦袋有些短路,她怪叫一聲,她的臉皮緩緩裂開,就像是一張紙被人用刀劃了大量的縫一般。

  短發女鬼臉上裂開的皮膚中流出鮮血,她張開zui,zuiba里面一只蒼白的手緩緩shen.出。

  這只手的指甲漆黑,而且很長,朝著劉毅的脖子緩緩抓去。

  短發女鬼本想驚嚇劉毅,但是劉毅卻做出了一個讓她始料未及的動作。

  劉毅笑呵呵的shen.出右手,將短發女鬼口中shen.出的手抓住,輕輕握了一下。

  “女鬼小姐,見到你很榮幸!”

  “不過我該如何稱呼你?”劉毅笑問道。

  短發女鬼此時更懵。

  她完全沒想到劉毅居然會和她握手?

  神TM握手!

  短發女鬼有點被驚嚇到了。

  她是女鬼好伐?

  正常人見到女鬼的第一反應,不是應該驚恐大叫,然后抱頭鼠竄嗎?

  再甚一點,直接被嚇暈。

  但是劉毅是個什么情況,短發女鬼完全摸不清套路。

  又是自我介紹,又是握手。

  她明明是想要恐嚇劉毅,讓劉毅受到驚嚇啊。

  怎么到頭來,她感覺自己才是被嚇到的那一個。

  “這個男人太不正常了!”短發女鬼心中有些發毛,她想要逃,但是她zuiba里面shen.出的手被劉毅抓住,想要逃也逃不掉。

  “你弄疼我了,快撒手!”短發女鬼口中發出支支吾吾的聲音。

  劉毅聞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松開了手。

  但他剛剛松開手,短發女鬼的身體迅速消失在了chuang底下的黑暗中。

  【驚嚇一名女鬼】

  系統提示聲響起。

  “又跑了?”劉毅撇了撇嘴,臉上露出無奈的神色。

  “難不成,我的表現太過不正常,所以鬼才會被我嚇跑?”

  “要不然下一次見到鬼的時候,我應該露出恐懼的表情?”

  “但是這么多年都沒有體會過恐懼,也不知道露出恐懼表情的時候,會不會露餡,看來得好好練習一下恐懼的表情了!”劉毅心中暗道。

  翌日,正值周末。

  劉毅今天也不上班,早早起chuang后,就在網上搜索恐懼的表情。

  對著搜索到的恐懼表情圖片,劉毅站在鏡子前,進行練習。

  不過劉毅練了一會,發現自己流露出的恐懼顯得太假了。

  這也不怪他,畢竟這么多年來,他從來沒有感受過任何的害怕。

  “這就有些麻煩了!”

  “萬一下次再遇見鬼,我流露出來的恐懼表情太假,說不定鬼又會被我嚇跑!”

  “要不然直接用僻邪雷體的能力,將鬼抓住,再好好的詢問對方?”劉毅心中暗道。

  不過劉默覺得這樣做,有些侵害鬼權。

  畢竟將鬼抓住,詢問對方,相當于將鬼給囚禁了。

  作為一個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劉毅不太贊同這種方法,而且他若是這么做,他覺得自己從鬼口中詢問出來的事情,很可能都是假的。

  沒辦法,劉毅只有繼續練習恐懼的表情,爭取下次遇見鬼的時候,可以好好的表現出‘恐懼’。

  一個上午的時間,在劉毅練習如何恐懼下,悄然流逝了。

  中午的時候,李偉打來了電話。

  接通電話后,李偉大聲說道,“劉毅,快來菜園子吃飯,我請客!”

  “你小子居然舍得請我在菜園子吃飯,你該不會是中彩票了吧?”劉毅聞言,笑道。

  菜園子在他所在的安南市,屬于最貴的飯店之一。

  而且菜園子的菜都是素菜,沒有葷菜,但是一頓飯下來,人均消費在五百元左右,在這人均工資四千元的安南市,菜園子的消費可是不低。

  “行了,你快來,我有事和你商量!”李偉說完之后,直接掛斷了電話。

  “這小子莫不是轉性了?”劉毅嘀咕一聲,心中暗道。

  他和李偉認識多年,對于李偉的印象,就一個字!

  扣!

  當然這個扣,只是李偉對別人扣,對自己向來是大方得很。

  大一的時候,李偉這家伙一個月就吃白飯和豆鼓,甚至一顆豆鼓都要咬兩下,有的時候饞得不行了,讓劉毅請客在食堂吃頓飯。

  而李偉將存的錢用來打賞女主播,就為了換來女主播一些‘謝謝老板’、‘謝謝哥哥’之類的話。

  按照李偉所說,聽到女主播嗲聲嗲氣的感謝,他心中開心,值得。

  大二的時候,李偉為了追求還沒有gao清楚背景的大一學妹,用半個月的生活費,請對方吃了一頓海底撈,結果那學妹家境富裕,海底撈都是吃得不想吃了的,但那學妹也是很給李偉面子,擺出很開心的樣子。

  李偉也因此誤會對方家境不太好,覺得靠著自己的鈔票可以將俘獲對方芳心,為此還裝得很豪爽,表示只要學妹有想要的東西,他就滿足。

  結果不言而喻,那學妹在一周后,表示想要一個限量版的包包,也就小幾萬元,但這個數字對李偉來說,那就不是小幾萬,而是大幾萬。

  裝不下去了,李偉也只有臊皮的不再聯系對方。

  大三的時候,那就更絕了,整天在各個男生寢室中蹭吃蹭喝,將自己的錢全部省下來,也不知道做了什么。

  總之,大三之后,李偉就是吃‘百家飯’長大的。

  對于這次李偉請自己吃飯,劉毅的心中除了疑惑,還是疑惑。

  就算是李偉轉性了,劉毅也覺得李偉最多請自己在某些蒼蠅館子里面撮一頓,都算是不得了了。

  結果現在請他在菜園子吃飯,劉毅倒想看看李偉想要和他談什么事。

  出了小區后,劉毅開著車朝著菜園子趕去。

  因為現在正值中午的下班、放學高峰期,路上有些堵。

  在李偉多次電話催促后,劉毅終于到了菜園子。

  菜園子,僅僅只是一個飯店名,而飯店的裝修很豪華,在安南市都是排得上號的,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菜園子的消費才這么高。

  進入菜園子后,劉毅在迎賓小姐的帶領下,走到了一個包間中。

  推開包間門,劉毅看到了李偉,還有另一個他不認識的中年男人。

  這中年男人留著八字胡,身上穿著一件huang色的道袍,頭上還戴著一頂道士帽。

  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對方是一名道士。

  劉毅有些納悶,李偉這家伙為什么會請一個道士吃飯?

  劉毅不動聲色的走入包間,坐在李偉身邊,用手肘碰了一下李偉,低聲道,“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我們不是撞鬼了嗎?”

  “我專程請了這位賈大師,來幫我們做個法,驅個邪!”李偉小聲回答道。

  “驅邪?”

  “李偉,你好歹也是紅旗下長大的人,你還真信這種江湖騙子?”劉毅看著李偉,似笑非笑道。

  對于鬼的存在,劉毅不打算告訴李偉,畢竟他和李偉認識這么多年,也知道對方是外表看起來膽大,實則屬性屬于‘從心’的人。

  就拿昨天晚上來說,李偉本來打算講個鬼故事嚇一嚇劉毅,結果真的看到鬼,自己反倒是嚇得不輕。

  “這位小xiong弟,你可以不信我賈某人,但你說賈某人是騙子這話,賈某人可就無法當作沒聽見了!”道士打扮的中年男人,看著劉毅,語氣不滿的說道。

  “賈大師別生氣,我這兄弟性格直,多有得罪的地方,還望賈大師見諒!”李偉看到對方不滿,立馬討好道。

  “罷了,我乃修道之人,之前見你印堂發黑,身上有WuHui之氣,認定你被邪祟纏身,出于善意幫你,但你這朋友卻妄自菲薄本道長,你們的事,本道長不再管了,你們另請高明吧!”賈大師說完,起身作勢準備離開。

  不過對方的伎倆,劉毅一眼就看出來了。

  看勢欲走,實則是為了討要好處。

  換作劉毅,這賈大師別想從他身上騙走一毛錢。

  但李偉的大方卻是讓劉毅給嚇了一跳。

  李偉這家伙,居然從口袋里面摸出一個大紅包,劉毅只是看了一眼,粗略估計紅包里面至少四千元以上。

  “沒看出來李偉這家伙,在這種關鍵時候,居然這么大方?”劉毅心中暗道,目光有些詫異。

  不過仔細想一想也是。

  若是命都沒了,錢有再多又有屁用?

  看到李偉拿出的紅包,賈大師假裝推辭了一下,然后收入了自己的道服之中,整個過程熟練無比,顯然這種事做過不少。

  “既然李施主你如此虔誠,那么本道長就幫你們一次!”

  “不過話所在前頭,若是你這位朋友再懷疑本道長,那么你們的事,本道長絕對不會再管!”賈大師擺出一副高人姿態,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茶水,左手摸著八字胡說道。

  “賈大師的本事,我可是一百個放心,我的朋友之前也是無心之舉,還是賈大師別放在心上!”李偉看著賈大師,態度恭敬客氣的笑道。

  “我給了賈大師四千元,他幫我們驅邪,將我們身上的臟東西除掉,等到事成之后,別忘記了給我錢,我們對半平攤,那就是兩千!”李偉在劉毅的耳邊嘀咕道。

  劉毅聞言,瞥了李偉一眼,微微搖頭。

  他倒不是心疼兩千塊錢。

  他只是突然對李偉的智商,感到懷疑。

  這賈大師一看,就知道是江湖騙子,李偉居然都還相信,他真的是不知道該怎么說。

  不過劉毅也想看看這賈大師,到底是如何騙人的。

  一頓飯,劉毅負責吃。

  李偉負責吹捧賈大師。

  賈大師則是擺出一副高人的姿態,享受著李偉的吹捧。

  飯后,賈大師打了一個飽嗝,看上去是酒足飯飽。

  “小xiong弟,今天晚上十點,我會去找你!”

  “到時侯我來做法,幫你和你朋友身上的邪祟WuHui之氣驅除,你們以后便可安心!”賈大師因為喝了兩杯,表情有些微醺,拍著李偉的肩膀,打了一個酒嗝,面帶笑容說道。

  “那就多謝賈大師了,今天晚上,我就恭候您的大駕!”李偉笑道。

  之后李偉將賈大師送出了飯店后,劉毅走到李偉身邊,還沒來得及開口。

  李偉笑道,“劉毅,怎么樣,這次夠兄弟吧?”

  “這賈大師,可是我花了很大功夫才請來的!”

  “昨天晚上的事,我總覺得不對勁,我懷疑你是被鬼迷了眼,這次讓賈大師幫我們做了法,驅除了我們身上的邪祟,我們也就徹底安全了!”

  “要不然每天提心吊膽,擔心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找到我們,那就麻煩了!”李偉說道。

  劉毅本想說李偉上當受騙了,但是聽到李偉這么說,他也將要說的話憋了回去。

  既然如此,他倒想要看看自己晚上,這個賈大師可以弄出什么幺蛾子出來。

  和李偉告別后,劉毅直接回了家。

  到家的第一件事,劉毅就是趴在臥室的床前。

  可惜,床下面空無一物,并沒有那個短發女鬼,倒是讓劉毅覺得有些遺憾。

  “不知道今天晚上,會不會遇見鬼呢?”劉毅心中暗道一聲,心中充滿了期待。

  時間流逝!

  晚飯的時候,劉毅叫了一個外賣,湊活了一下。

  九點鐘的時候,李偉給劉毅打了電話,劉毅直接出門,開車到了李偉家。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