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野男人池珊周懿最新章節免費

野男人池珊周懿最新章節免費

我很怕熱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池珊周懿的小說名是《野男人》是由我很怕熱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現代言情小說。本文男主強取豪奪。主要講述的是:周懿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喜歡上這么一個農村打工的小姑娘,但是只要是他喜歡的,不管怎么樣他都要得到。就算她有老公又怎么樣,就算被人唾罵。池珊,就得是他的。任何人都搶不走……對于周懿來說,感情是場無關道德的廝殺,因為我喜歡你,所以你就得喜歡我。

更新:2019/06/14

在線閱讀

主角是池珊周懿的小說名是《野男人》是由我很怕熱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現代言情小說。本文男主強取豪奪。主要講述的是:周懿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喜歡上這么一個農村打工的小姑娘,但是只要是他喜歡的,不管怎么樣他都要得到。就算她有老公又怎么樣,就算被人唾罵。池珊,就得是他的。任何人都搶不走……對于周懿來說,感情是場無關道德的廝殺,因為我喜歡你,所以你就得喜歡我。

免費閱讀

  聽說今天李穗家的客人要從城里來這里過暑假,說是要避暑吃野味。

  李穗一家從大清早就忙活到現在,連地里的菜都不去摘了,磨刀霍霍把自家的羊先給宰了,莫名其妙家里要來八竿子打不著的陌生人,這可把李穗弄得不高興了,跑去跟隔壁的王萍萍抱怨了半天。

  王萍萍撅了撅嘴,覺得李穗有點不太好客,但是是朋友就沒說什么,聽了一會兒,她的注意力就被蹲坐在路邊前面一動不動的池珊吸引去了,她看了看四周,拿了塊石子用力一扔扔到池如一的面前,“喂,池珊,你在干嘛?”

  池珊這才眼睛動了動,瞳孔很黑,襯得她皮膚很白,嘴唇因為太久沒喝水,而有些微微發白。

  她聽到王萍萍喊她,但是懶得理她。

  小時候王萍萍和她的表姐李穗一伙人一起騙她去深山里挖藥材,結果那天所有人都跑了,留下她一個人迷路在山里,最后還是她媽媽見她到了飯點還遲遲不回家,親自出來找才把她帶回了家。

  池媽揪著她的耳朵,拿著拍被子的藤拍子打她屁股,一邊罵,“人家叫你傻,你難道真傻啊?”

  池珊哭出兩行眼淚,恨恨的想,她讀高中那會兒,班級排名第三十四,王萍萍三十九,李穗四十二,全班總歸就四十五個人,到底哪個才是傻子??

  所以池珊后面長了記性,也就不愛搭理她們倆了。

  再加上她老公陳民聞也覺得她們倆盡出幺蛾子,讓池珊少跟她倆搭話。雖然兩個人感情不深,但是池珊還是比較聽老公話的。

  李穗輕蔑地看了眼坐在地上像只木雕的池珊,拉拉王萍萍的胳膊,“哎呀,我們別理她,你繼續聽我說嘛。”

  王萍萍剛要張嘴,說話不遠處似乎傳來不小的動靜,一輛黑色的吉普大車從山路口緩緩開進來,速度不小,輪胎從坑坑洼洼的路上碾過,沙石子撞擊金屬的聲音不算小,是陌生的車。

  李穗和王萍萍對看一眼,雖然不認識車標,但一看就特別貴。

  池珊也看了過去,看到了里面坐著的人。

  一對中年夫妻和一個表情暴躁的少年。

  李穗看向漸漸駛遠的車子,轉過頭對王萍萍說,“算了,我先回家了。”

  她撇嘴,對著池珊沒好氣的道,“喂,池珊,我們一起回去,我媽喊你一起去我們家幫忙招呼客人。”

  池珊低低“噢”了一聲,總算站起來,白嫩的手拍拍褲子上的灰,大步走在前面,高綁的馬尾甩啊甩,李穗最嫉妒她皮膚白,同樣兩個人都是做家務,在田里干苦活,偏偏她怎么都曬不黑,就自己黑得跟泥鰍一樣。

  真是傻子有傻福,她酸死了。

  兩個人一前一后的回了家。

  門口停著的車子就是剛才她們在路邊見過的,屋子里除了李穗的爸媽,還多了三個人,兩個中年人,打扮跟她們不同,穿著衣服就可以看出來價值不菲。男人大概有四十出頭,鬢角的頭發略微禿進去一些,眉毛濃黑整齊,一雙眼銳利極了,而他旁邊的女人顯得年輕些,留著齊耳的短發,把頭發緊緊攏在耳朵后面,身材略富態。

  李穗爸媽殷勤地介紹,“這是X城的周承盛,周老板,這是我的女兒李穗和一起來幫忙的池珊。”

  李穗不知為何突然臉紅嬌羞了一下,池珊順著她的視線往那邊看去,坐在桌邊的少年,年紀看上去大概比她小了五歲,黑色細長的劉海散落在額前,英氣的眉毛斜飛入鬢,眸子是標準的丹鳳眼,眼角上挑,瞳孔漆黑,黑白分明。

  她在看他的同時,周懿也同樣在打量她。

  兩個典型的鄉下小妹,衣服材質粗糙,衣品堪憂。

  他紅紅的嘴唇不著痕跡地往下微微撇去,眼里露出顯而易見的輕蔑。

  池珊不覺得像他這樣的小男生有什么好神氣的,長得一張像女人的臉,不就家里有點錢,住在大城市里有什么大不了的,不過她也就是來給李穗幫忙燒飯而已,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所以簡單介紹完之后,池珊就跟著李穗媽閃進廚房忙活了,剩下李穗在周家面前來來回回倒茶遞水。

  池珊從小幫媽做飯,嫁人以后陳世聞是個典型的大男子主義,基本也是她在家燒飯,所以池珊做事情很利索,很快就幫著李穗媽燒好了菜,她抹抹汗,用濕毛巾隔著盤底端出來。

  山珍野味上齊以后,池珊本來想回家吃,但是被周承盛留了下來,她也不扭捏,擠在李穗旁邊坐下來吃飯。

  池珊吸了太多的油煙,沒什么胃口吃飯,她隨便動了幾口筷子就放下了,她抬頭看看其他人,她不得不承認城里人跟農村人到底還是有區別的,吃飯時的姿態就大不一樣,就連夾筷子都覺得優雅。

  周懿低著頭安靜的吃著,烏黑的頭發,眉形俊朗,挺直的鼻梁,因為吃進菜油而滋潤變得紅潤的嘴唇,也許盯著久了,他似乎是察覺到她的視線,突然抬眼對上她。

  她從來沒見過男孩子有這樣的眼,漆黑中流露出詭異的幽藍,瞳孔冷漠中,卻又令人覺得妖魅般的美麗。

  一般人碰上視線相對,都會移開目光,但是池珊沒有,她就這么看著他。

  即直白又□□裸。

  周懿沒被這樣的眼神看過,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在衣物的掩蓋下放肆地發熱,自己有點怪異起來,他垂下眼,遮住暗涌。

  周承盛第一次見自己兒子主動動筷子,還吃得將碗見了底,畢竟他請了好幾個出名的大廚到家里給周懿做飯,但是周懿都不愛吃,飯不吃這怎么行,二十幾歲可正是男生長個子攢營養的時候,他瞇眼觀察了池珊一會兒,深思熟慮后道:

  “你多大了?”

  見周承盛問的人是池珊,李穗有點不高興,沒好氣地推了池珊一把,“周老板問你吶。”

  池珊的胳膊被她推到了桌角,撞得生疼,她忍了忍,說:

  “二十六。”

  李穗還不忘插嘴道,“她平時每天晚上就在護城河那邊擺攤,做砂鍋的生意。”

  周承盛察覺到她的忍隱,覺得她性格也很適合周懿那個陰晴不定的脾氣,“這樣啊,”他一笑,“你要不來我們家做吧,我們倆夫妻比較忙,平時家里沒人燒飯,之前請的幾個大廚周懿都不愛吃,我看你做得飯他還挺喜歡吃的,你簡單做做飯就行了。”

  “當然,每個月的錢肯定比你做砂鍋要賺得多了。”

  李穗聽到這話嫉妒極了,早知道就不叫池珊過來幫忙了,不然叫得肯定就是她了,做做飯拿錢多輕松啊,總比留在這里每天風吹日曬賺得那點破錢好。

  池珊想了想,“我先考慮一下,因為那家砂鍋是我和老公一起干的,回去得兩個人商量一下。”

  周懿突然感覺嘴巴里嚼的肉像在嚼塑料,他惡心得吐了出來。

  他仔細的瞅著池珊,眼前這個除了皮膚白沒有任何優點的女人,身材瘦小,長相毫不起眼,看上去也不太機靈的樣子,衣品又差得出奇……

  這個人竟然已經結婚了。

  他莫名其妙有氣,眼底幽黑發冷。

  “來我家做飯有什么不好?”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池珊,紅色的嘴唇微張。

  “總比你們每天起早貪黑擺攤賺得那點錢不知道多多少。”

  池珊覺得他話里的鄙夷太明顯,嘴唇微微發抖,瘦弱的脊背繃緊了些,“那也總比跑來這種瞧不上人的地方受氣好。”

  周懿不吵也不鬧,黑色的頭發微微卷,層次分明,在亮堂的燈光下勾勒出一圈又一圈的光暈,好看的不像話,但不知怎么,此時此刻在池珊眼里看起來卻像個魔鬼,他看著她冷笑,“一個月兩萬,包吃住。”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