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總裁家里見米分古月小說

總裁家里見米分古月小說

米分古月 著

連載中免費

《總裁家里見》是米分古月所著一部長篇總裁言情小說,主角是晟清南楚恬,講述了晟清南是楚恬的老板,也是她的租客,兩人的關系就在合租情況下慢慢變好的故事。晟清南和楚恬仿佛水火不容,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晟清南回家要看楚恬的心情,楚恬上班要看晟清南的臉色,一次偶然兩人睡到了一張床上,于是,晟清南這個冷面閻王對楚恬,突然就變了。

更新:2019/06/12

在線閱讀

《總裁家里見》是米分古月所著一部長篇總裁言情小說,主角是晟清南楚恬,講述了晟清南是楚恬的老板,也是她的租客,兩人的關系就在合租情況下慢慢變好的故事。晟清南和楚恬仿佛水火不容,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晟清南回家要看楚恬的心情,楚恬上班要看晟清南的臉色,一次偶然兩人睡到了一張床上,于是,晟清南這個冷面閻王對楚恬,突然就變了。

免費閱讀

  “您好,有您的快遞。”

  “好的,放到百佳超市就行了,謝謝。”

  兩天后。

  “您好,您的快遞。”

  “好的,麻煩給我放到百佳超市,謝了!”

  “好,還有您上次的那個快遞,您想著一起取一下。”

  一個星期后。

  “你好,有你的快遞,我放到樓下的超市了,已經三個了,您要是再不取,老板要瘋了。”

  楚恬一臉黑線,最近是忙了點,天天從超市經過,完全不記得快遞的事,現在壓根想不起來自己買了什么。

  “啊,好的。謝謝快遞小哥,今天一定去拿。”掛了電話,楚恬特意寫了個便利貼,“一定拿快遞”狠狠的貼在了辦公桌最顯眼的地方。

  今年的策劃部特別忙!四海教育是H城的老字號,隨著近年的行業競爭越發激烈,四海也在不創新求生存。

  就在年初的公司動員會上,董事長的激勵語只有六個字“創新!創新!創新!”

  這六字方針一下,楚恬所在的策劃部就成了二十四小時的連軸齒輪,楚恬苦不堪言。

  說好的公司職員,明明是個文職。說好的雙休?說好的早八晚五呢?說好的午休兩小時呢?唉,策劃部的職員都是假文員。

  “楚恬,到李總辦公室去一下,領導找你。”一個刺耳的聲音在楚恬耳邊響起。

  噩耗,純純的噩耗。楚恬心里仰天長嘆,老娘命苦啊!

  楚恬迅速腦補了一下這兩天的畫面,好像沒犯什么錯。還有上個星期呢,記不大清了,也沒惹怒領導吧。楚恬一拍腦門,算了,死就死吧。

  這位李總姐姐,是這四海教育的第二把交椅。還不到四十年紀,就已經給自己的臉動了三次刀。或者更多。為人性情怪僻,尤其是前幾年董事長離婚之后,公司里面的娘子軍們,稍有點姿色,就是有問題;要是單身還有點姿色,那問題更大,要是被董事長夸贊甚至重用,哈哈,那就慘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大學畢業就進了四海的楚恬,這些倒是心中明了。

  心驚膽戰的敲了李總的門,深呼吸調整了自己,就推門赴了戰場。

  “領導,您找我。”

  “嗯,坐吧。”李總頭都沒抬,楚恬覺得自己的心跳快到180。不行,先下手為強。楚恬的這點智慧光芒,關鍵時刻總算是爆發了。

  “領導,您換發型了,可真好看,下次您再去哪家也推薦推薦唄。”楚恬的馬屁水平也就這樣了,算是傾盡全力了。

  “是嗎。他家是不錯,下次再去帶上你。”李總的臉上總算見了笑容。

  馬屁成功!楚恬心里大寫的一個耶。

  “愉快的開始,不錯”楚恬心里美,可惜超不過三秒。

  “年初和你們策劃部說的那個項目,周一開始啟動。這次和我們合作的是恒尚地產和古茗堂,咱們的占股比較小,主要負責協作”說著文件夾就到了楚恬的面前“四海這邊,你來負責,這是董事長欽點的,”李總的臉色又不太好看了,“好好做,上點心。”

  “是,李總,我一定全力以赴,不給咱四海丟人。”楚恬在心里給了董事長一全套的降龍十八掌,姐還想多活幾年呢,干嘛要找我!

  早上還是晴空萬里的天氣,到了下班的時間卻飄起了雨。

  雖然這春雨貴如油吧,可你也不能就挑姐姐下班的點下啊。看著越來越大的雨勢,楚恬心里叫苦不迭。

  再看公司的小姑娘們,撒起狗糧來是一點不含糊啊。

  一個電話,不到15分鐘,這男朋友就拿著雨傘出現在門口,楚恬心中滿是感嘆,這都是哈利波特啊!

  要不就是小車來接,要不就是雨中浪漫兩人一傘。分分鐘的甜蜜暴擊啊。

  自己一沒男友,二沒相好,等是等不來人了,只能自求多福。楚恬心下一橫,決定冒雨回家。

  找了個塑料袋包起了手機,這左腳剛邁進了雨里,救命的電話就來了。

  就在楚恬準備雨中狂奔的一剎那,趙磊打來電話,可以開車接她回家。救星啊!

  20分鐘后。

  “你開車還開蝸牛啊,怎么這么慢,”楚恬一上車就埋怨起來。

  “都給姐姐等餓了,請姐姐吃飯吧,姐就恕你無罪。”

  “那么多話,再說你來開。”十年的交情,趙磊早就習慣了,假裝生氣。結果下一句就破了功。

  “說吧,哪吃啊?”

  “哈哈,看你那熊樣,以后肯定怕老婆。”楚恬頓時心情大好,抬手一指。

  “前邊,串串香。Let’s go。”

  初春的雨后,空氣寒冷而潮濕。街上的人都是匆匆的走著,坐在店里的楚恬看著桌子上不計其數的竹簽子,心里滿足的很,胃里更是滿足。

  “呼~”還是吃飽了最舒服,楚恬滿足的伸了一個懶腰。

  “看你那沒出息的樣兒。”趙磊也慵懶的靠在椅背上。

  “這頓飯應該你請才對,要不然我白給你租了個高價了。”

  “什么,房子租出去了?”楚恬興奮的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還好店里都那么嘈雜,要不趙磊都替她不好意思。

  “租了個什么人啊?什么價?”

  “真不知道是你的房子還是我的房子,怎么哪次都是我操心啊?”趙磊用牙簽剔著牙,故意賣關子。

  “別廢話,姐能虧待你嗎,是不兄弟,”楚恬一臉的財迷樣。

  楚恬有兩套房產,是之前父母留下的,同一層樓,門對門。一套自己住,一套出租貼補開銷。

  雖然是老房子,但位于市區,交通方便,市場還是不錯。

  租客是趙磊的老板,說來也是個奇怪的人。不住賓館,不住公司宿舍,指明就要楚恬的小區。這么好的機會趙磊堅決不能放過啊。

  就這么把房子租出去了,還多了借口能常跑楚恬家了。完美!趙磊是這么形容自己的。

  吃飽喝足,雨也已經停了,趙磊開車將楚恬宋送回了家。

  “房客周六來,你別忘了。”趙磊沖著楚恬的背影,大聲的提醒。

  “這大姐,估計還是得忘。”趙磊嘴里默默地嘀咕著。看著楚恬進了單元門,樓梯上的感應燈一層一層的亮了起來,才發動了汽車。

  事實又一次證明趙磊對于楚恬的性格還是比較了解的。這大姐確實忘得一干二凈。

  周六早九點整。

  此時正在夢里看見偶像李易峰的楚恬,花癡的要著簽名。突然畫風一變,自己竟然遭遇了強拆,這強拆隊還是用大錘掄墻的啊。

  不對!好像是敲門的聲音。

  楚恬一下就坐了起來,租房!新房客!拿起手機一看,24通未接來電,電量百分之二。

  隨手抓了一個頭繩,半長不短的頭發扎得亂七八糟。睡衣外面裹了個大衣,趕著開門,拖鞋都只穿了一只。

  開門的一剎那,楚恬的狼狽模樣把趙磊都嚇了一跳。

  “趙助理。”說話的人站在肇照旁邊,黑色的毛呢大衣嚴嚴實實的包裹著,白凈的皮膚,輪廓分明的五官,長得還挺好看,有點點像李易峰。

  只見這人一臉的冷氣,伸手指著楚恬問道:“這是個什么東西?”

  楚恬心里默念,看在人民幣的份上,老娘忍了!強扯了嘴角笑得極為難看,從牙縫擠出來一句話:“我是你房東,不是個東西。我叫楚恬。”

  說完只聽嘭的一聲!剛打開的門,又被楚恬一下關上了。

  沒等趙磊找出點什么詞解釋一下,門又開了,楚恬扔出一把鑰匙,接著又是一聲響,門又被楚恬關上了。

  門里傳了楚恬的出聲音。

  “那是對面的鑰匙,磊子你先去開門,我馬上來。”

  沒等趙磊反應過來,晟清南卻于先拿起了鑰匙,轉身走向對面,問著:“是這個房子嗎?”

  趙磊一臉黑線,這是二貨遇傻叉啊。

  “啊,對,咱們先進去看看。”說著,兩人就打開了房門。

  房間是兩室一廳,干凈整潔,采光極好。家電設施一應俱全,轉角處掛著小風鈴,客廳里還有小夜燈。晟清南的眼神里有了一絲溫暖的流動。

  “可以,就這吧。”說著,晟清南就把鑰匙拴在了自己的鑰匙扣上。

  “啊?好!那您先休息。有什么需要隨時給我打電話。”

  “嗯。”晟清南拿起了茶幾上的小南瓜子,味道有點咸有點咸,關鍵是沒什么瓤。又看見了旁邊的金桔。嘴角浮起了趙磊看不懂的微笑。

  再看楚恬,一想到一會就有人民幣入賬,就傻呵呵的樂了起來。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自己的儀表。來到對門,推開沒鎖的門走了進去。

  雙手插著兜,對著兩個人問道:“怎么樣,房子還滿意嗎?”

  第二面,楚恬一身的藍色運動服,不長的頭發扎起了一個半丸子,白白凈凈的臉上掛著一副圓圓的大眼鏡,說起話來總是在笑,嘴角邊上是兩個淺淺的小梨渦。

  晟清南覺得自己自己的眼睛有點挪不開。

  “可以。”晟清南的語氣仍舊是冷冷的。楚恬心里給了他一記白眼。

  “那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楚恬伸出了右手。與晟清南握手表示成交。

  “歡迎新房客。我先回去補個覺,有事隨時喊我。”指了指對面。

  走到門口剛要開門,突然回頭說道:“對了,房租要先交,押一付三。ok?”

  “可以!”還是冷淡的語氣。

  這樣就完了?你們倆在過家家嗎?趙磊覺得自己就是個磁鐵,專門吸這種心智不太正常的。

  剛進家門,楚恬就收到了對面的轉賬信息,興奮的一點困意都沒有了。

  感嘆著人民幣的力量大啊!楚恬來了精神,千載難逢的干起了大掃除。當看著因為搬到了對面屋子的魚缸,留下的空位置,楚恬心想還得再買個烏龜。

  單身狗養烏龜,寂寞湊一對。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

  楚恬是個急性子,說走就走。

  不管回家是什么樣的,出門必須是美美的,誰知道會不會路遇白馬王子。所以要時刻準備著。這是楚恬作為大齡剩女的座右銘。

  楚恬的左腳剛邁下了樓梯,卻又退回來。心里想著自己要是帶新來的一起去,若果遇上他喜歡的,是不是就可以把魚拿回來,不用養龜了。

  嗯,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

  剛剛整理完東西的晟清南,看著站在自己門口的房東,一臉茫然。這女人非要帶著他一起去買什么魚。等自己明白過來的時候,已經是身處各種魚缸之中了。

  “這個怎么樣,白白胖胖的,頭上還有個紅帽子。”楚恬前前后后指了不少的魚給晟清南,這家伙都不說話,就是搖頭。“那你喜歡什么什么樣的啊,我幫你找找。”

  “不用。”晟清南終于開了口,“我屋里那缸魚挺好。”其實晟清南就是想快點離開這,人多,還有種怪味。

  楚恬眼看著,魚是拿不回來了。都是人民幣惹的禍,讓姐姐沖動了,楚恬心里一聲哀嚎。

  誰讓楚恬為了顯得自己的房子能對起高出同等房子兩倍的價格,精心的布置了一下,還把養了好幾年的魚也拿了過去。

  楚恬最終還是買了一只烏龜,看來是要和它寂寞相伴到老了。

  回家的路上經過了百佳超市,楚恬被沖出來的老板一把抓住了胳膊,拉進了店里。晟清南也跟著進去。

  “快把你的快遞拿走,我都快成快遞點了。”老板的話讓楚恬一下子紅了臉,連聲道歉。可是這手里又是烏龜,又是缸子的,再看看屋里一大兩小三個箱子,怎么辦呢?

  “就這三個嗎?”晟清南指著快遞問。動手翻看了上面的名字,確認了一下,抱起箱子就出了門。

  “以后別來這家買東西,我討厭小氣的人。”晟清南自顧自的走,嘴里也不知道是說給誰聽的。

  “是唄,長得這么丑就算了,還這么小心眼,再不來他家了。”楚恬一頓點頭,表示同意。

  轉眼到了晚飯時間。想著自己是房東,又收了這么高的房租。還要感謝晟清南幫忙取快遞。楚恬稍有良心的拿出看家本領做了一頓晚飯。楚恬又一次敲開了對面的門,今天的第三次了。

  “我做了點吃的,一會給你送過來,你收拾一下,看看給你放哪?”楚恬說話的時候,嘴角的梨渦就會出現。

  “不用了,去你那吃,我五分鐘后過去。”晟清南卻依舊是沒什么表情。

  看著晟清南關上的門,楚恬覺得哪里怪怪的。

  房門里,晟清南繼續沒聊完的電話“尤其這個二貨房東,很有意思,我最滿意。”

  掛了電話,晟清南換上了一身黑色的運動裝,便來到了對面。

  晟清南不記得自己多久沒吃過這樣在家庭的廚房里烹飪出來的飯菜。自母親去世后,好像快15年了吧。紅燒排骨,家常涼菜,酸菜粉,鯽魚豆腐湯,主食,招牌油潑面!

  看著面前滿滿的桌子,楚恬的自信心瞬間爆棚“吃,姐還是可以的。”

  “來吧,嘗嘗。”招呼著晟清南坐下。一臉的期待,就像等著老師表揚的小學生。

  晟清南夾了一塊排骨放到嘴里。

  “可以。”晟清南的臉上沒有多大的起伏,還是冷冰冰的。下一秒卻讓楚恬差點沒掉了下巴。

  “這個伙食包月多少錢?”

  “噗~”楚恬剛喝了一口的啤酒差點沒噴到晟清南的臉上。

  “包月?”這家伙的腦回路還真是清奇。

  “對,包月,多少錢,4500怎么樣?”

  楚恬有點動心,快趕上老娘一個月的工資啊。

  “工作日每天一餐,休息日每天兩餐。”晟清南指了指桌上的菜,嘴里還有沒吃完的排骨,“就這個標準!”

  “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楚恬的小算盤鐺鐺的響了起來,一頓成本80元,30天2400元,加上八個休息日640,合計3040,還省了自己的晚餐錢,劃算。

  舉手給晟清南的杯子里倒滿了啤酒,“每餐贈送啤酒一瓶。”楚恬仰頭將自己杯里的酒喝了個干凈。

  看著杯子里的啤酒,晟清南有點猶豫,說道:“嗯,我酒量不太好。”

  “大哥,你怕什么,你就住對面。”又是一杯,楚恬的臉開始泛紅了。“難不成怕我占你便宜啊,哈哈~”

  晟清南舉杯喝了下去,“你不怕就行!”

  楚恬總是喜歡喝點酒,這樣睡得好,可是酒量卻一直不怎么樣。轉眼間已經一瓶見底,楚恬的眼神有點迷離了。

  “長得真不錯,有點像李易峰,尤其是鼻子。”手指點上了晟清南的鼻尖,楚恬指尖的冰涼讓晟清南一顫。

  “那是誰,有機會讓我見見。”晟清南的碗里已經空了,面也吃光了。舉手又是一杯啤酒下肚。“他有我好看嗎?”

  “噗~哈哈。”楚恬埋起頭止不住的笑意,“一定啊,有機會,我一定讓你倆見見。”

  大學時,晟清南就有個外號,一杯倒。今天喝了兩杯。頭已經有點暈了,眼睛耳朵也不好使了。眼前的這個女人一直在說話,就是聽不太清楚。.

  “你說什么?”晟清南大聲的問,明顯有了醉意。

  “我說,要是法定的假期你得加錢!”楚恬的聲音也大了起來。

  “我還是聽不清啊。”晟清南皺起了眉頭,把自己的凳子搬得近了些。

  “加錢,加錢,加錢!”怎么一說到錢上就給老娘裝糊涂,楚恬有些惱了,把臉湊近了,大聲的喊。

  “五一,十一這種日子要加錢,加錢,知道嗎!”

  “你這女人真是財迷!”晟清南總算是聽清楚了,抬頭卻看見了楚恬白白的笑臉,還有薄薄的嘴唇都有些泛紅。氣息打在臉上,有點癢。

  晟清南居然抬起頭,親了上去。

  晟清南,居然親了楚恬,這個他第一天見面的二貨房東。兩個人似觸電了一般,都立刻的轉過頭去。

  氣氛有些尷尬,楚恬的酒意都醒了一大半。“你,什么情況,缺少母愛還是剛失戀?”

  “我是嫌你話太多,還掉進錢眼了。堵女人的嘴,這招最有效。”晟清南有些窘迫,努力的裝成情場老手的樣子,蹩腳的動作卻更尷尬。

  “哦,”楚恬的神經大條,看著眼前那么好看的男人,心想也不可能真的喜歡上自己。

  “那以后讓我閉嘴你說就行了,不用親。”

  “啊!”晟清南實在是詞窮,起身就回了對面。

  喝多了吧,哈哈,真逗。楚恬也暈了起來,扔下了一桌子的滿目瘡痍,直接倒在床上睡了過去。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