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這個總裁有點瞎佟杉杉江少城全文

這個總裁有點瞎佟杉杉江少城全文

顧小五 著

連載中免費

《這個總裁有點瞎》是顧小五所著一部長篇豪門總裁小說,主角是佟杉杉江少城,講述了佟杉杉在被債主追著滿地跑的時候遇到了腹黑大少江少城,從而收獲愛情逆轉人生的故事。佟杉杉本以為這輩子就在黑暗中度過,一個孤苦無依的女孩在城市的黑手下,哪有生存的余地,但是有一天,她遇到了江少城,被這位大少看中之后,猶如黑暗中突然出現了一盞燈,但是當這盞燈打著愛情的名義時,佟杉杉止步不前,而江少城則步步緊逼。

更新:2019/06/12

在線閱讀

《這個總裁有點瞎》是顧小五所著一部長篇豪門總裁小說,主角是佟杉杉江少城,講述了佟杉杉在被債主追著滿地跑的時候遇到了腹黑大少江少城,從而收獲愛情逆轉人生的故事。佟杉杉本以為這輩子就在黑暗中度過,一個孤苦無依的女孩在城市的黑手下,哪有生存的余地,但是有一天,她遇到了江少城,被這位大少看中之后,猶如黑暗中突然出現了一盞燈,但是當這盞燈打著愛情的名義時,佟杉杉止步不前,而江少城則步步緊逼。

免費閱讀

  “時間到了吧,錢呢?”

  佟杉杉淡定地站起來,摸出了那張支票。

  “這些錢,夠了吧。”

  張小六震驚了,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可以一下子拿出來這么多錢。

  她冷冷地看著他。“錢已經還清了,你可以走了,以后我不想再看見你。”

  張小六的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佟杉杉,佟杉杉今天沒有出門,在屋子里只穿了一件十分單薄的T恤衫,領口很低,幾乎可以看到里面的春光。

  張小六心想著,果然姿色和身材還不錯,不愧是可以做“小姐”的人。

  就是太過鋒芒畢露了,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現在有人讓他來睡了她,還給了他那么大一筆錢,那1000萬他早就不在意了。但是如今可以得到一大筆錢,又能睡了這個美人,可真是劃算啊!

  他想一想都覺得心頭激動,就抑制不住。

  張小六站了起來,踱步到佟杉杉的身邊,眼神掩飾不住奸邪。

  可惜佟杉杉現在滿腦子都想著救人的事情,根本沒有注意到身邊的危機。

  “佟小姐,你長得這么好看干嘛?老想著那個人呢?不如早早的……跟了我吧。”

  張小六“嘿嘿”直笑,一把從背后抱住了佟杉杉的腰部。

  佟杉杉猝然受驚,幾乎要跳起來,又驚又怒。“張小六你干什么?”

  “你說呢?嗯?”

  她心頭大駭,這個二痞子,她早就知道是靠不住的,沒想到他色膽包天,青天白日的就敢干出這樣的事情了。

  佟杉杉一時之間掙扎不開,張小六已經把手摸到她的胸前。

  她心下越來越慌,更加用力的掙扎,一邊破口大罵。“該死的!你放開我!”

  張小六已經將佟杉杉壓在了地面上,準備要撕開她的衣服。

  佟杉杉情急之下摸到了桌子下層的一把水果刀,她已經急瘋了,沒頭沒腦的就往張小六身上捅過去。

  張小六猝然受傷,痛的嗷嗷直叫。憤怒不已,眼睛也變得血紅血紅,手下更加用力。佟杉杉被他的樣子給嚇到了,手里舉著水果刀,趁他不備,直接插到他的胸前。

  一瞬間,張小六的眼睛直直的看著他,失去了生氣,整個人向后倒去。

  “啊!”佟杉杉也被嚇壞了,”哐當”一聲扔下了水果刀,雙手就像抖篩子一樣,抖的厲害。

  他這是死了嗎?她殺人了嗎?

  佟杉杉打算去摸一摸他的鼻息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兩聲“啪啪”的鼓掌聲。

  門口走進來兩個人,一個身上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畢恭畢敬的跟在一個穿著藍色西裝的男人后面。

  走在前面的男人,穿著剪裁得體的藍色西裝,五官極其出色,鼻梁很高,一雙眼睛竟然是深藍色的,頗有幾分混血兒的味道。

  但是他沒有看她。

  他的眼神很平靜,目光似乎是穿過了她,落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他的目光沒有焦點?

  他是一個瞎子?

  男人淡淡地說道:“佟小姐果然是一個狠角色,兩下子就把一個大男人給撂倒了。”

  佟杉杉心里咕咚一下,驚慌失措的看著他。“你是誰?你來干什么?”

  “別怕。我叫江少城。”

  江少城是誰?她不知道。她只覺得這個男人看起來陰沉得很,不好惹。

  況且他剛剛看見她行兇了……不,他沒有看到,但是他感覺到了。

  男人倒是很淡定,身后的人指引著他抬腳從張小六的尸體邊走過,面不改色,口氣依然平緩。“佟小姐現在殺了人了,只怕不好善后吧。如果佟小姐愿意跟我合作的話,我可以幫你善后,警察絕對查不到你這兒來。”

  佟杉杉心下警覺起來。“你怎么知道我?”

  “前幾天佟小姐在網絡上可是紅了,想不知道都難啊!”江少城是笑非笑的,眼光沒有落在佟杉杉的身上,但是她卻覺得背后汗毛倒豎。

  這個男人把她查得清清楚楚了。

  不知道為什么,佟杉杉有一種感覺,她像是刀板上的那塊肉,任人宰割,而這個男人就是那把刀。

  佟杉杉被張小六糾纏了三年,已經精疲力盡了。等下如果換成了這個男人,只怕到時候她會被吃干抹盡,尸骨無存。

  “我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我們之間談不上合作吧。這件事情也不用你幫忙了,自己會去警察局自首。”

  “哦?”

  江少城微微的揚起眉頭。

  據他所知道的,這個女孩子可不簡單,上了一次床,還能哄得姓顧的幫他安排國外的學校和賠償1000萬,手段甚是罕見啊!

  江少城也不急,悠哉悠哉的坐在客廳中的木藤椅子上,他身材高大,五官深刻,動作優雅。一舉一動,皆帶有一股社會精英的風范。雖然他的眼睛看不見,但是絲毫都不影響他身上的那一股自凌厲的勁兒,讓人覺得不敢靠近。

  “顧澤潤強了你,賠償你一千萬。你不覺得一千萬太少了嗎?”

  佟杉杉目光疑惑地看著這個男人,太少了?

  他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為什么,這個男人給她的感覺就是很難以捉摸得透。就像是貓和老鼠在玩一樣,她是那只可能會被吃掉的老鼠。

  她再自信,也不會以卵擊石,玩火自焚。

  這個男人,她惹不起。

  穩了穩自己的情緒之后,佟杉杉鎮定地說道:“一千萬也許在你的眼里是不多,但是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不敢奢求更多。”

  江少城沒有焦點的目光有些幽冷。

  這個女人,漂亮,貪財,勢利,為了錢可以出賣一切。女人都是這副德行。

  現在顧澤潤被她耍得團團轉,要是能夠利用這個女的來控制顧澤潤,進而控制顧家,竊取顧家的一切情報,對于他來說,是一件非常有利的事情。

  更何況這個女人,有著非一般女人能夠企及的冷靜頭腦,快速的反應和堪稱絕代的演技。

  錢,她要多少,他給她多少。

  “佟小姐誤會了。我沒有絲毫想要破壞的意思。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情,我滿足佟小姐的一切要求。”

  佟杉杉笑了,天底下還有這樣的好事?

  “你未免太看得起我了。”

  “你值得。”他篤定地說道。似乎一切都盡在他掌握之中。

  佟杉杉猶豫了一下,“答應你什么事情?”

  “成為顧澤潤心愛的女人,幫我竊取顧家企業的一切情報。”

  她的心里微微一顫,她就知道不會是什么好事的。竊取商業信息!那可是違法犯罪的事情,要是將來出事了,可是要坐牢的。

  “對不起,江先生,我不能答應你的要求。”她一口拒絕。

  江少城微微有些意外。“哦?為何?”

  “做不到。”

  佟杉杉口氣很不善,但是江少城并不惱,反而是笑了。

  但是佟杉杉卻覺得,他的笑意并未到達眼底。

  “佟小姐的本事,我是見識過的,怎么會做不到呢?事實上,佟小姐覺得自己如今,還有討價還價的余地嗎?”

  佟杉杉心頭一緊。

  是啊,她還有什么商量的余地,眼下她把張小六殺掉了,她也得坐牢了。

  如果答應他呢?

  江少城一邊站起來,一邊淡淡地說道:“要是你拒絕,你現在就得進入監獄,要是你答應我了,我可以保你平安,將來我會給你兩千萬,送你出國。”

  他的話充滿誘惑力,一直在誘導著她。

  他說得很好,她心里頭卻有自己的盤算。

  如果她現在不答應,那就是坐牢一條路可以走了。

  但是如果答應了……這個男人的勢力很大,如果她幫助他把事情做好了,他說不定可以救出她的哥哥。

  “你可以幫我救……”

  佟杉杉驟然頓住,她如果把哥哥說出來了,不是又給了一個把柄給別人嗎?

  這個男人是不是好人,還很難說。

  她想了想,事實上,只要男人肯給她兩千萬,她也完全可以找別人來救哥哥,犯不著白白讓這個人捏住她的七寸。

  江少城感覺到她的沉默不語,耐性被一點點耗光。

  “佟小姐,想清楚了嗎?”

  佟杉杉緩緩地抬起頭來,跟他對視,眼中毫無懼色。“我想清楚了,我答應你。”

  他的眼中聚起一點光芒,映襯得一雙眼睛神采奕奕。“好!”

  “那……我接下來需要做什么?”

  “你暫時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留在國內,讓顧澤潤愛上你,就足夠了!”

  佟杉杉想起了另一個男人,也擁有一雙無比好看的眼睛,更重要的是,有一副好心腸,但是她如今,就要去算計這個好心腸的人了。

  她忽然覺得,她的整個生活都要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了。

  可是這一切真的是她可以掌控的嗎?

  她無奈地笑笑。

  她那個早死的爸爸,欠下了一屁股的賭債,讓她跟她媽媽這些年來一直備受債主張小六的騷擾。一千萬……她這幾年來一直拼命打工賺錢,也只是還了零頭利息而已了。

  為了盡快還給張小六的那一千萬,她甚至不惜騙了一個善良的男人。

  她有些怔忡,無比清晰地記著當天的情況。

  那天早上。

  她頭痛著醒過來的,她皺著眉頭,眼睛微微睜開一條縫。

  入目之處,是光滑澤亮的大理石地面,歐洲貴族風格的窗簾,精致典雅的皮革沙發,屋子里的擺飾處處透著有錢人的氣息。

  她躺在地上,離她不遠的地方,躺著一個男人。

  額……

  她的腦子在一瞬間短路之后,迅速的回憶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溫柔跟她朋友們在狂歡喝酒,她覺得自己有點醉酒了,所以上樓找了一個包廂,隨便躺下了。

  然后發生了什么呢?

  佟杉杉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完好無缺。

  也就是說啥事都沒有發生。佟杉杉暗松了一口氣。

  佟杉杉慢慢的靠近那個男人,肆無忌憚的打量。

  這不是溫柔的男朋友嗎?

  他的五官十分雋刻深邃,眉毛很濃密,嘴唇緊緊到抿著,唇形很飽滿,形狀姣好。

  真讓人嫉妒,這么帥,還這么有錢!

  看著這個優秀的男人,佟杉杉的心頭突然慢慢的浮現了一個想法。

  現在這里只有他們兩個人,昨天晚上兩個人又喝的那么醉,如果發生了什么,是不是也是屬于正常的呢?

  如果她跟這個男人發生了什么關系的話,他會不會對她負責呢?就算他不對她負責,至少會給她一筆錢吧。

  那如果有了這筆錢的話……她這三年來一直被纏著的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了,她再也不用拼命的賺錢了。

  佟杉杉的心頭怦怦直跳,想到溫柔,想到這個男人背后的勢力,她心里不是沒有害怕,但是她更知道,機會難得。

  她毫不猶豫的站了起來,將自己的衣服拉開,用力的捏著自己的肩膀,鎖骨,脖子,胸部及以下……直到全身布滿淤青的痕跡。

  將自己的頭發弄得無比凌亂,從茶幾上面拿了一點水,將自己臉上的妝容弄花。

  隨后,她走到酒柜的地方取了三瓶酒,倒了大半瓶在地上,剩下的小半瓶放在桌子上。其他的兩瓶沖到洗手間的馬桶里。

  做完了這一切之后,她發現自己的手微微顫抖。

  她努力地做了幾個深呼吸,漸漸讓自己平靜下來。拿出手機,給溫柔發了一個短信,隨后坐在男人的身邊,環抱著自己的肩膀,輕輕的啜泣。

  不出佟杉杉所料,她的輕輕的啜泣聲,很快就將男人吵醒了。

  顧澤潤皺著眉頭,微微睜開了眼睛,環顧著四周,似乎還沒有從睡夢中醒過來,直到看到衣服凌亂的佟杉杉的時候,眼神逐漸變得清明。

  “你是誰?怎么會在這里?”

  佟杉杉看著他,原本只是輕輕啜泣的她,抑制不住地趴在自己的膝蓋上,痛哭起來。

  顧澤潤微微瞇了眼睛,打量著他身上,那是青紫的痕跡,他是男人,自然明白,那是什么。

  心里一寸寸的往下沉,腦子努力的回憶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他喝了一些酒,喝醉了……后來發生了什么?他竟然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我們……昨天晚上發生了什么?”

  佟杉杉拼命的搖頭,凌亂的頭發掩蓋著悲痛的面容,就像一個被剛剛侵犯了的少女一樣。

  顧澤潤心里想著,難道他昨天晚上酒后亂性,真的跟她發生了關系嗎?

  想到這里,他不禁想到了溫柔。他很喜歡溫柔,溫柔是他這輩子認定的女人,將來他也會跟溫柔結婚。

  所以這件事情不能讓溫柔知道。

  就在這個時候,客廳的大門被人霍然打開。

  門口赫然站著溫柔和丁婷。

  溫柔,丁婷,佟杉杉,三個人是室友關系。

  溫柔明顯是一臉震驚愣住的狀態。

  眼前的佟杉杉衣衫不整,頭發凌亂,臉上淚水縱橫……還有那滿身的青紫,用腳趾頭想都知道發生了什么。

  顧澤潤完全沒有想到溫柔竟然會在這個時候來到這里,看到了這么不堪的一幕,他心里頓時慌張了,站了起來。

  “溫柔……你……你怎么來了?”

  溫柔勾起嘴角,臉上是冷冷的笑意。“我要是不來,就無法戳破你虛偽的面目了嗎?”

  “溫柔……”顧澤潤無力的看著她,他自己都沒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如何向她解釋?

  丁婷算是比較冷靜的一個人。

  “佟杉杉,昨天晚上發生了什么?”

  佟杉杉一直搖頭,一直把頭埋在自己的膝蓋上,不回答任何問題,也不敢抬頭看任何人,仿佛是一只受了驚嚇的小動物一樣。

  顧澤潤暗暗觀察著溫柔的臉色,心里暗覺不妙,想知道昨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么,想要讓溫柔原諒他,只能從佟杉杉這里入手

  顧澤潤蹲在佟杉杉的身邊,斟酌著說道:“這件事情,我會補償你的,只要你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清楚。”

  佟杉杉聽到這話,驀然抬頭,眼中蓄滿了淚水,楚楚可憐的看著顧澤潤。

  下一秒,她突然站了起來,說了一句。“我恨你們!”

  隨后她拔腿跑了出去。

  “溫柔……”顧澤潤覺得百口莫辯,他想去拉溫柔的手,跟她解釋清楚,卻不知道從何說起。

  溫柔狠狠的甩開他的手,摔門而去。

  跑出來的佟杉杉,擦干了眼淚,整理好了衣服,掩蓋住自己身上的痕跡,快速回到家里,把自己鎖在房間里面。

  她的心臟砰砰直跳,額頭上都是汗水。

  這是她第一次騙人,她的演技居然這樣好。

  她快速讓自己冷靜下來,隨后拿出手機自拍,把自己身上的痕跡都拍下來。

  她忽然想起了溫柔。

  她不是沒有愧疚。但是相比起那巨額賭債,相比起被槍支頂著后腦勺,膽戰心驚的日子,她根本不在乎這一點愧疚。

  佟杉杉輕輕地按動鼠標,將選中的圖片一一上傳,隨即合上電腦,接下來她只需要靜靜的等待就行了,這些照片終究會醞釀成一場絕大的風暴。

  果然不出佟杉杉的所料,她的圖片上傳不過三五天的時間,就在網絡上也引起了滔天巨浪。

  大集團富二代強女朋友的閨蜜,足夠勁*的奇聞軼事了。

  各大媒體新聞平臺爭相報道她的事故,捕風捉影,拿著她的圖片,博取熱點。

  這件事情在網絡上面持續的發酵,越鬧越大,已經有很多好事者惡意的人肉佟杉杉,更有人說,佟杉杉曾經是某夜場的坐tai小姐,年紀輕輕,還沒有大學畢業就已經跟很多個富豪有來往。

  這對佟杉杉的名聲來說是有害而無益的,但是佟杉杉卻絲毫不怕,如果這一次能夠騙到顧澤潤更多的錢的話,那她就可以就此收手,從此隱姓埋名了。

  對她來說,沒有什么比1000萬更重要的了。

  事件的持續發酵,終于讓顧澤潤坐不住了,打算和佟杉杉商量了結此事。

  佟杉杉看到信息的那一瞬間,這幾天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了,他既然肯談,那就是已經做好了賠償的準備了。

  她戴著帽子和口罩躲躲閃閃的來到兩個人約好的一家咖啡廳,她現在是網絡紅人的,就怕被狗仔隊跟拍。

  幾日不見,顧澤潤的臉色竟然憔悴了一些,胡子拉渣的。他這幾天確實不好過,一邊是溫柔十分生氣,鬧著要跟他分手,另一邊是面對集團股價的不斷下跌,里外皆亂,搞的他焦頭爛額。

  “這件事是我的錯,我跟你道歉,我那天是喝酒喝多了,不是故意的。我也知道這幾天的事情對你造成了一定的影響,我會努力平息這件事情,也可以賠償你一定的精神損失費。”

  見了面,顧澤潤也毫不客氣,開門見山的說道。

  佟杉杉知道想要敲詐他更多的錢,就一定要讓自己變得十分可憐。

  她捂住自己的臉,輕輕的啜泣。

  “你對我造成的傷害,是賠一點錢就可以彌補的嗎?你知道現在網絡上面的那些人都是怎么說我的嗎?”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