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山月不知心底事插圖紀念版免費

山月不知心底事插圖紀念版免費

辛夷塢 著

連載中免費

辛夷塢最新出品的小說《山月不知心底事:插圖紀念版》正在火熱預售中,宋茜歐豪主演的同名電視劇《山月不知心底事》也即將開播,劇中主角是葉騫澤和向遠。大家是不是也都很期待呢?喜歡電視劇的朋友可以提前看看原著小說解解饞哦!全文講述的是:向遠的一顆心,曾經被那么真誠地打動過。那年,山月清輝下,葉騫澤對她說:“我們永遠不會分開。”她闖進浮華城市,憑借一腔孤勇追逐夢想,如愿以償地嫁給了心愛的人。葉騫澤和向遠最后的結局是什么呢?他們會走到一起嗎?更多精彩閱讀盡在故事遞!

更新:2019/06/11

在線閱讀

     辛夷塢最新出品的小說《山月不知心底事:插圖紀念版》正在火熱預售中,宋茜歐豪主演的同名電視劇《山月不知心底事》也即將開播,劇中主角是葉騫澤和向遠。大家是不是也都很期待呢?喜歡電視劇的朋友可以提前看看原著小說解解饞哦!全文講述的是:向遠的一顆心,曾經被那么真誠地打動過。那年,山月清輝下,葉騫澤對她說:“我們永遠不會分開。”她闖進浮華城市,憑借一腔孤勇追逐夢想,如愿以償地嫁給了心愛的人。葉騫澤和向遠最后的結局是什么呢?他們會走到一起嗎?更多精彩閱讀盡在故事遞!

免費閱讀

  酒杯的碎裂讓向遠心中莫名地一沉,然而年輕時的她最不愛聽那些神神鬼鬼的邪門事,她只相信事在人為。老天太忙,人還是得指望自己,她不就是靠著自己,一步一步地走出了那個封閉小村莊,和她所愛的人攜手站在了更寬廣的天空下嗎?多年前,那個算命的神棍曾斷言她注定六親零落,伶仃終老,她偏要活得一生圓滿,給老天看看。

  所以,李二嬸和葉騫澤的幾個姑姑還在念叨著“大吉大利”的話,向遠不以為然地笑笑,撣了撣禮服上的酒漬,跟著化妝師到帳后特意隔出來的更衣室換了套衣服,很快就回到葉騫澤的身邊,若無其事地與他繼續往下敬酒。

  此時的玻璃碎片早已讓服務人員眼明手快地收拾干凈,葉昀看見向遠回來,低著頭說了句:“對不起,怪我出手沒輕沒重。”

  向遠笑罵道:“真要是你碰碎的,罰你今天多喝幾杯,家里的親戚都交給你了,給我好好招呼。”

  葉騫澤為向遠小心拈去她發梢上的花瓣,帶著點憂色和毫不掩飾的關切之情,低頭問了句,“你確定手上沒傷到吧?”

  向遠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都說了沒事。”

  “沒事就好,我剛才一直擔心……”

  “擔心什么?”向遠打斷了他,然后用輕柔而無需置疑的聲音對著他說:“不會有事,騫澤,我們會好好的,一直好下去,一定會!”

  她捏了捏葉騫澤的掌心,“走,歐陽啟明一家在那邊,我們一起過去敬杯酒,這一兩年,公司從他們那得到了不少工程,你也該過去好好打個招呼。”

  看到向遠夫婦雙雙走了過來,歐陽太太笑逐顏開地輕拍著向遠的手臂,“向遠啊,無論再能干的女孩子,最重要的事還是得嫁個好人家,找個好歸屬,這才是有福氣的。”

  向遠笑靨如花,“我若能有您十分之一的福氣,這輩子也享之不盡了。歐陽總經理,歐陽太太,我和騫澤先敬您兩位一杯,承蒙關照,感激不盡。”

  歐陽啟明這時與向遠也算熟悉,他笑著和妻子一起喝下了向遠兩人敬來的酒,然后含笑對身邊的張天然說道:“不久前我們不還在感嘆嗎,說不知道怎么樣的男人才能娶到向遠,讓她心折的人可不好找。沒想到啊,一轉眼就接到喜帖。今天一看,葉少謙謙君子,跟向遠一剛一柔,不是佳偶天成又是什么。我們總想著女人必定得嫁一個強勢于她的男人,反倒是庸俗了。”

  葉騫澤執杯淺笑,“歐陽總經理過獎了,不過今天能請到在座幾位,確實是蓬蓽生輝。”

  “對了,怎么不見令千金和陳經理?”向遠只見歐陽夫婦身邊只有外甥張天然,卻不見時常在側的東床快婿,不禁有些奇怪。

  歐陽太太擺擺手,“他們啊,一個在國內待不到三個月,另一個你也知道的,是個悶葫蘆,最近又特別忙。我就怎么就不能有你這樣省心的孩子?你看,身邊這個,三十好幾也沒個著落,他爸媽都急壞了,連帶我也操心。”她指著一旁自飲自酌的張天然,嘆了口氣。

  張天然見說到了自己,一臉無辜,“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我原本倒是打算死追向遠的,可惜她又沒看上我,至于別的女人,還是那句話,男人一旦見過了玫瑰,其余的都是野草。”

  他一席話讓在座的人都笑了,向遠忍俊不住,“可別拿我做擋箭牌,你那朵玫瑰也許是有的,但肯定不是我。”

  張天然哈哈一笑,跟向遠和葉騫澤各自碰杯,新人只是作勢抿了一口,他卻將自己手上的一大杯一飲而盡,竟有不醉不歸的架勢。

  向遠接著借著敬酒一一給葉騫澤介紹,“這位是章總……范經理……劉主任……這位是謝局長,騫澤,謝局長是釣魚高手,有機會你可以向他請教啊……還有林檢察長,對了,林檢喜得貴子,我正打算特意給您道賀呢。”

  那位姓林的檢察長笑著說道:“都是老熟人,何必客氣?”他話雖淡淡的,但因著向遠的一句話,眉宇間卻滿是喜意。

  這一桌坐著的都非等閑之人,不是最重要的客戶,就是利害部門的高層,向遠那里敢怠慢,待葉騫澤和剛才幾位打過了招呼,繼續介紹道,“騫澤,這位是莫董……”

  葉騫澤沒等向遠介紹完,主動說道:“這位我知道,鼎盛的莫總,莫叔叔,您好,很多年沒去拜會您了,您還記得我嗎?”

  他與G市知名的房產開發商,鼎盛集團的莫建國竟像是舊識,向遠從未聽他提起過,不由有些意外。

  莫建國似乎半開玩笑地回答“怎么不記得,我倒是怕你們葉家不記得我這把老骨頭了。唉,你爸爸以前的身子骨比誰都硬朗,你看現在,沒有輪椅都動彈不得了,人的命啊……我上次見你,你還念中學,一轉眼就娶媳婦了……那個,怎么不見你葉靈啊……你們兄妹感情好,你結婚,她沒理由不見人影啊。”

  葉騫澤遲疑了一下,有些心神不定,向遠看了他一眼,正待替他接話,就聽到有人說道:“阿靈她前段時間生了場大病,現在還沒完全恢復,哥哥結婚,她是想來的,我讓她安心養病,身體要緊,自家人不拘這種俗禮。”

  向遠回頭,只見葉秉林讓葉昀推著,也到了他們這一桌。

  葉秉林拍著輪椅扶手,笑著對莫建國說道:“老莫啊,不,現在要叫莫總了,不是孩子結婚,都請不到你啊。”

  “我是時常想著你,老朋友能有幾個,可是這些年各忙各的事,都疏遠了。你們家阿靈沒什么大問題吧,那孩子,從小就身體弱,怪惹人疼的,要保重啊。”

  眼看葉秉林和莫建國兩人老友一般執手言歡,即歡喜又不勝唏噓,反正已經敬完了這一桌,向遠給了葉騫澤一個眼神,兩人說著“招呼不周,請各位慢用”,便接著往別的桌巡酒。

  一輪過后,接著敬茶前的換裝時間,向遠見四下無人,便拉著葉騫澤問道:“你們家跟莫建國是怎么回事?”

  她旁觀剛才那一幕,總覺得葉家跟莫建國有故交是真,但看莫建國話里有話的口吻,再想到兩家多年未往來,中間必是有什么周章。

  既是一家人,葉騫澤也不瞞她,輕嘆一聲便說道,“以前我爸爸和莫叔叔做過一段時間的生意伙伴,那時莫家就住在我們家隔壁幾條巷子,我們兩家往來得還是很密切的,至少我回城之后的那幾年,莫叔叔算是我爸爸最好的朋友。莫叔叔有一子一女,小兒子莫恒比葉靈大一歲,我們家院子大,他經常和她姐姐過來玩,我們幾個都是很熟悉的。莫恒喜歡跟葉靈逗著玩,十幾歲的男孩子,惡作劇也是沒有惡意的,不過你知道阿靈那脾氣,什么事都往心里去,大概是莫恒老在回家的路上嚇她,搶她的書包,把她惹急了。后來有一次,莫叔叔在家里跟我爸爸談事情,莫恒在院子里踩著梯子去摘樹上的芒果,葉靈正好從外面回家,經過院子的時候,莫恒在樹上開玩笑地用芒果扔阿靈,那時我還在學校,大人都在忙,楊阿姨也沒有留意,阿靈估計被砸疼了,惱得厲害,就在莫恒的梯子上推了一把……”

  向遠聽到這里,心里已經明白了八九分,“莫恒,他摔下來……難道摔死了?”

  葉騫澤想起過去心有余悸,“人是摔下來了,而且是掉在水泥地上,當時我一回家,就看見一灘的血,只知道大人一發現,馬上送了醫院,命是撿回來了,但是……一條腿算是落下了一輩子的毛病,還有腦袋,唉,雖不至于傻,但也比不上過去靈活了。”

  “不用說,你爸的生意伙伴就這么沒了。”向遠想著他描述的那些往事,也不禁苦笑,也難怪莫建國那般表情言語,僅有的一個兒子,落得這樣的下場,雖說小孩子不懂事,怪不得大人,但心里終究還是有怨的。

  “是啊,莫恒的治療結果一出來,莫叔叔就抽走了合伙生意中自己那部分的所有資金,我爸爸百般道歉勸說也留不住,公司也一度遇到危機。最后雖然兩家沒有吵上法庭,也沒有把事情弄得更糟,但是交情是完全沒了。沒過多久,莫家也搬走了。這幾年,莫叔叔的鼎盛集團生意越做越大,江源卻錯過了良機。莫恒落下了一輩子的殘疾,阿靈也成了那個樣子,所以才說,世事難料。”

  向遠倒無心感嘆,她在意的是更實際的事情,“那莫恒現在怎么樣了?”

  葉騫澤搖頭,“我也不知道,只聽說前幾年莫家把他送出國外去治療,不過想要恢復成正常人一樣,估計是難了。”

  向遠看著看上去相談甚歡的葉秉林和莫建國,故人重逢,舊事再度被翻起,以鼎盛現在的財力,焉知是福是禍?

  入夜,客人一一離去,新人送客時給每位到場的客人都送去了一份小禮物,其中除了糖果,還有一張腳下這尚未建成的度假山莊的貴賓金卡。一場喜事賓主盡歡,完美收場,永結同心的話說著說著,就在夜風中散了,天長地久卻才拉開序幕,誰也不知道等待在后面的會是什么。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