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帝王將相下崗再就業越蘇小說

帝王將相下崗再就業越蘇小說

山外有水 著

連載中免費

《帝王將相下崗再就業》這本穿越小說的主角是越蘇和唐寅,小說講述的是越蘇好不容易找了份工作,可就在她入職第一天卻發現整個公司就只有她一個員工,來的顧客全都是古人,她的工作內容是要帶著那些反穿越過來的帝王早日實現暴富的目標,此時一臉無奈的越蘇將選擇何去何從......

更新:2019/06/07

在線閱讀

《帝王將相下崗再就業》這本穿越小說的主角是越蘇和唐寅,小說講述的是越蘇好不容易找了份工作,可就在她入職第一天卻發現整個公司就只有她一個員工,來的顧客全都是古人,她的工作內容是要帶著那些反穿越過來的帝王早日實現暴富的目標,此時一臉無奈的越蘇將選擇何去何從......

免費閱讀

  “去湖北干什么?”越蘇差點嗆到,連忙問。

  “去找那個掌門討教一下。”她說:“我還沒有碰見過輕功比我厲害的人。如果他真的那么厲害,我也甘拜下風。”

  越蘇:“木蘭姐,咱們先把你病治好了吧,到時候上山找人家討教,萬一病發人家還以為咱們是去訛人碰瓷的呢。”

  花木蘭:“碰瓷是什么?”

  越蘇還真解釋不了,很多詞都這樣,她會用,但是讓解釋就難了。于是她只好說:“打個比方,我本來腿上就有傷,

     看見你騎著馬在路上,往你馬前一攔,這么一倒。明明不是你撞的,但我一口咬定這傷是你撞出來的,要你賠錢。這就是訛人碰瓷。”

  花木蘭點點頭:“那我還是養好病再去吧。”

  越蘇喝著熱可可,心情十分愉悅。病養一養,木蘭姐說不定就忘了這茬,現代社會誘惑那么多,她十分有信心。

  結果現代社會的各種誘惑倒是先在小皇帝身上體現出來了。

  今天太陽很好,越蘇倒騰著要把被子曬一曬,正好隔壁賀方回今天輪休,帶著他家貓過來玩。

  男人和貓都是記仇的生物,虎子和劉衎很快就想起了他們昨晚的互相敵視,在被子上打成一片。

  ……然后越蘇過來把貓拎走了,把沾了貓毛的被套拆下來扔到洗衣機里去,順便訓了還試圖撓對方的一人一貓。

  然后就老實了。

  小皇帝抱著虎子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越蘇老懷疑虎子會把他壓死,看見不懂的轉頭就去問越蘇,越蘇一邊收拾衣服一邊回答。

  “救護車是什么?”

  “就是我們昨天晚上遇見的那種大大的白色面包車,會嗚嗚叫的那種,用來搬運患者去醫院。”

  過了會兒他又問:“世界上最好吃的肉是什么呢?”

  越蘇剛要回答可能是驢肉,一邊聽得津津有味的賀方回打斷她:“你別說答案,讓我猜一下,你學一下它的叫聲。”

  越蘇于是就努力學習驢的叫聲:“嗚——嗚——”

  那邊小皇帝一臉驚恐:“是……是救護車肉嗎?”

  賀方回一臉嫌棄地糾正他:“什么救護車,救護車不是這么叫的,是救火車!”

  越蘇:“……”她覺得自己和他們聊起來就是個錯誤。

  你說劉衎就算了,他一個漢朝人那么多不知道情有可原,她以前還真不知道賀方回有那么多知識盲區。

  她以為他只是普通的智商比較低。

  比如問到郵筒。

  她解釋完之后,賀方回和小皇帝一起發出恍然大悟的驚呼。

  越蘇:“……方回你驚呼什么,你難道不知道郵筒是什么嗎?”

  賀方回搖搖頭,呆呆地回答道:“我一直以為世界上的郵筒都聯結在一起,投到這個郵筒的信件會在地底下穿梭到目的地的另一個郵筒里。”

  越蘇:“……”

  忽然好想知道他眼里的世界是怎么樣的。

  木蘭姐溜達回來的時候,剛好碰上他們坐在一起看電視。越蘇癱在小沙發上玩手機,兩個男人和一只貓在邊套被子邊看《今日說法》。

  大致在說某地送死去的家人去下葬,在路上不小心把棺木掀翻,結果棺木里摔出兩具尸體……

  事實證明,今日說法這種腦洞懸疑節目,這種把事件渲染得曲折離奇驚天動地的風格,對任何第一次接觸的人都具有非凡的吸引力。

  木蘭姐本來只是路過看了一眼,然后她就站著不走了,最后直接拉了把椅子坐下來。

  半個小時之后今日說法終于放完了,本地頻道開始轉播今日新聞:

  “公安部A市A區A公安局正在偵辦一起入室搶劫故意殺人案件,嫌疑人汪虎與其同伙在近日接連犯下數起入室搶劫案,情節極為惡劣,

       對發現線索的舉報人、協助緝捕有功的單位或個人,每抓獲一名犯罪嫌疑人,公安機關將獎勵20萬元。”

  屏幕上是通緝令,通緝令上是一張兇神惡煞,長滿絡腮胡的臉。

  木蘭姐還饒有興致:“20萬是多少啊?”

  越蘇:“還挺多的,按我們目前的開銷可以活很久。”

  賀方回對這種社會新聞就不感興趣了,他自己就生活在社會新聞里,抱著虎子去廚房:“蘇蘇我們今天吃什么啊?”

  對了,賀方回還在她這里交伙食費的。

  還有個交伙食費的在念高三,學校封閉式管理,越蘇都三四個星期沒見過她了。

  越蘇癱在沙發上根本不想動:“我不知道,你看看冰箱里有什么能吃的?沒有我們就吃面條吧。”

  小皇帝感興趣地轉頭問花木蘭:“面條是什么?”

  結果花木蘭搖了搖頭——廢話,面條是在宋朝成形的,離兩位幾千年呢。

  賀方回作為一個不良青年毫無芥蒂地接受了他們倆,沒過幾天就勾肩搭背慫恿他們一起去他罩著的酒吧玩。

  越蘇不知道他們最后去了沒——她當時趕稿子趕到瘋魔了,只記得自己活著。

  花木蘭喜歡出去到處走,被越蘇的各位街坊鄰居深深地喜愛著。因為木蘭姐不僅力氣大能干活,還特別樂于助人,

      每次她從外面遛彎回來都帶回來各種各樣的小禮物。

  還有次甚至拎回來一碗雞湯,說是陳大娘送的,讓她補補身子。

  越蘇想半天才想起來陳大娘是誰——不能怪越蘇,陳大娘家開了個小飯館,離這兒兩條街呢。可見木蘭姐遛彎的范圍之大。

  小皇帝不怎么愛出門,他很快從“水果忍者”“憤怒的小鳥”過渡到了團體競技手游,一有時間就跑去隔壁找虎子玩。

    但他長得討人喜歡,也和鄰居們混了個眼熟。

  除了對面,越蘇家對面房子沒人住,也不知道戶主是誰,空置幾年了。

  這么過了幾天,有天晚上木蘭姐出去遛彎,小皇帝去找虎子玩,沈靜松的短信忽然冒了出來。

  【沈靜松:小越啊】

  【沈靜松:我要送新人來啦,大約今天晚上,你做好準備】

  【沈靜松:提前劇透一下,是兩位鼎鼎大名的】

  越蘇憤怒地打斷他:

  【越蘇:我的工資呢!老板你再壓榨員工我就去告你!】

  【沈靜松:別急別急,工資有的,新人來的時候會帶給你】

  【沈靜松:我這幾天跑遍上下五千年,終于——】

  【沈靜松:找到了最適合你的工資】

  越蘇忽然有了不詳的預感:

  【越蘇:什么???工資不是錢嗎?】

  然后沈靜松就下線了。

  越蘇:……

  還沒等她在心里毒打沈靜松一百萬遍,就聽見有人咚咚咚地敲門。

  沈靜松那么快的嗎?

  越蘇跳下沙發,套上雙拖鞋去開門:“老板你怎么那么——”

  接下來的話她沒說出來,因為門口站著幾個兇神惡煞的大漢,為首的那個長著滿臉絡腮胡,他手上拿著把尖刀,低聲喝道:“把手舉起來,不準叫。”汪虎打量著面前的女人。

  她長得還算好看,腰肢纖弱,整張臉上寫滿了無所適從和疑惑,如果不是大學生就是剛剛參加工作。

      這種年紀的女人往往從不關注社會新聞,對外界的一切都抱著善意——總之,是個絕佳的受害者。

  雖然這個受害人似乎有點反應遲鈍。

  在他舉著刀恐嚇她之后,她不僅沒有像普通女人一樣嚇得快哭出來,而是盯著自己的絡腮胡猛看。

  看什么看,汪虎在內心譏笑她,就算你認出我是誰了,又有誰能救你的命呢?

  他正要持著刀再逼近一步,那個反應遲鈍的姑娘忽然眼睛一亮,高興地抬頭。

  她眼里的光芒太過炫目,讓人不由自主地被她的情緒感染,跟著她傻樂起來。

  她在高興什么?

  汪虎還沒想明白這個問題,長發披肩的姑娘舉起手在他肩上拍了一下,一副“咱們哥倆好”的表情:“你是李逵是吧!我知道你!”

  汪虎:“……”

  作為一個被懸賞二十萬的通緝犯,他的人生一直是血腥暴力懸疑專場,這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可能是串場到了隔壁春節合家歡劇組。

  長發姑娘見他沒反應,又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你不是李逵嗎?”

  當然不是啦!你這個小姑娘怎么回事!有沒有一點防范意識啊看不看社會新聞啊!

  “……難道,”長發姑娘小心翼翼地問:“你是張飛?”

  汪虎:“……”

  那邊長發姑娘看他依舊沒反應,還在嘀咕:“張飛死得有那么年輕嗎?如果不是張飛,是不是……魯智深?”

  汪虎:“……”

  有沒有文化啊!現在的女大學生都是怎么回事!魯智深雖然也絡腮胡但他是個和尚啊!魯智深光頭啊!而他汪虎則擁有一頭濃密的秀發!

  他覺得自己的耐心終于耗盡了,快步往前,先進門,再一把捂住她的嘴,刀子直接橫在了她脖頸間。

  越蘇:“……”

  越蘇:“……你們其實是來搶劫的對嗎?”

  汪虎示意同伙把她的手綁起來,看見她并沒有徒勞無功地試圖大喊大叫,回答:“是啊。怎么了?”

  越蘇:“沒事,唾棄一下自己的愚蠢。”

  然后她就被整個扔到沙發上了,幾個大漢把她嘴給堵上之后,開始在家里翻找起來。

  越蘇:你們能找到貴重物品算我輸,我自己都找不到。

  越蘇的小日子雖然目前還算寬裕,但其實存款并不多——廢話,一個剛大學畢業的女孩子能有什么存款。

  外婆本來有一些存款,但是都花在她自己的病上了。至于她的父母,他們向來都是當她不存在,她能怎么辦。

     十幾年來她一直在說服自己是個沒爹沒娘的孤兒,至今成效顯著。

  她甚至不確定某天在街上遇見這倆人能不能認出來。

  這幾個人不愧是上了通緝令的搶劫犯,拆家比哈士奇還迅速,越蘇估摸著不到十分鐘,他們已經把家里全都翻了一遍,入目都是一片狼藉。

  汪虎只找到一串半舊的珍珠項鏈,而且一看就知道不怎么值錢,還藏得嚴嚴實實。

  “讓她說話。”他吩咐道,坐在了越蘇對面,努力讓自己兇神惡煞的絡腮胡看起來平易近人一點:“小姑娘,我們也不是什么壞人,就是來找你借點錢花。”

  越蘇嘴里塞著的毛巾被拿了出來,她猛點頭,一點也不想激怒這群大爺。

  “你自己告訴我,錢放在哪里?”汪虎說,手里把玩著自己一直拿著的那把尖刀:“你這么好看的小姑娘,也不想臉上多幾道疤是吧?”

  他剛說完,就聽見了敲門聲。

  站在越蘇身后的那個人立刻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她的嘴,捂得太用力了,越蘇都喘不過氣來。

  “蘇蘇!我回來了!”門外是小皇帝劉衎的聲音,還有虎子的喵喵叫,估計是玩累了想回來看電視。

  汪虎旁邊一個男人對他說:“估計是她弟弟,我有看見十幾歲的男孩的衣服。”

  汪虎點點頭,沒有說話,瞪著越蘇。

  劉衎又敲門,聲音更大了一點:“蘇蘇!你在嗎!”

  還是沒有得到應答,他低聲對自己抱著的胖貓說:“蘇蘇好像出去了,我們再去玩一會兒吧。”

  然后就聽見他跳下臺階,一蹦一蹦走遠的聲音。

  越蘇:“……”

  汪虎確定他走遠了之后,才讓同伴松開了捂住越蘇嘴巴的手。

  “情況就是這么個情況,”汪虎慢條斯理地說:“我手上也不是沒有人命,多你一條不多,少你一條不少。”

  越蘇:“大哥,實話說吧,我真的沒多少錢。我爸媽都不要我,我是外婆養大的,前不久外婆也生病去世了,

      我一個小姑娘剛剛開始工作。你要是不嫌棄,我微信里還有點錢,都轉給你,你不要沖動,好不好?”

  汪虎看她一眼,覺得她不像在說假話,于是讓同伙把剛才搶走她的手機給拿了回來。

  越蘇報出密碼讓他們開鎖,壁紙一閃,就跳出了剛才和沈靜松的對話界面。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