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懸疑 → 當我看到你魏瑩小說全文

當我看到你魏瑩小說全文

魏瑩 著

連載中免費

《當我看到你》是由作家魏瑩所寫的懸疑小說,主角叫肖黎,小說講述的是肖黎從小由母親帶大,自小就不讓媽媽失望的他面對親戚的百般刁難也只能學著隱忍,直到某天他發現自己能看到各種奇異事件背后的冤魂,比如說媽媽身邊的同事殺完人在分尸......

更新:2019/06/07

在線閱讀

《當我看到你》是由作家魏瑩所寫的懸疑小說,主角叫肖黎,小說講述的是肖黎從小由母親帶大,自小就不讓媽媽失望的他面對親戚的百般刁難也只能學著隱忍,直到某天他發現自己能看到各種奇異事件背后的冤魂,比如說媽媽身邊的同事殺完人在分尸......

免費閱讀

  慘白的面孔慢慢的游向張修能,越是靠近岸邊,露出來的就越多。

  脖子,破爛的衣服,根根分明的肋骨···

  肖黎已經顧不得其他,拔腿就跑過去,邊跑邊喊,“修能,回來!”

  張修能還轉頭安撫她,“沒事,我這邊站的穩,不會有事···”

  話還沒說完,他就感覺腳踝被什么大力的拉了一把,整個人被拉進了河里,砸碎了薄冰,濺起一片水花。

  肖黎撲過去抓住了張修能的一只手,死命的把他往河岸上拉。

  只是不管肖黎怎么用力,張修能都在被一點一點往河里移動,連帶著肖黎自己也被帶進了河里。

  冬天的河水真冷啊!

  肖黎整個人被河水淹沒,還不忘感慨一下水溫,手卻死死不松開張修能。

      她試圖睜著眼睛找水鬼的位置,不妨自己的腳踝一冰,水鬼也攀上了她。

  肖黎又驚又怒,自己這些年碰到的鬼,最多就是讓自己陪他們聊聊天,還沒有碰到過上來就要人命的。

  她拼命蹬腿,在水底缺氧,她快要意識模糊了。卻沒有看到自己周身泛起紅光,她一腳又一腳的踢向另一只腳上的冰涼。

  終于一腳踢中了,頓時腳上紅光大盛,水鬼頓時不知道被踢到了哪里去。沒有了腳上的力量綴著,張修能很快就帶著肖黎浮到了水面。

  謝天謝地,兩人沒有離開岸邊太遠。拼著自己胸口的最后一口氣,張修能終于拉著肖黎到了岸邊。

  他抓著肖黎的手,自己先爬上岸,再一點點把肖黎拉上去。

  在水里時不覺得,冬天的棉襖離了水重的不行,好不容易把肖黎徹底拉上岸,擔心又被拖到水里,

    他還把她往外又拉了好遠。然后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錯有錯著,肖黎被這么一拉,吐出了好幾口水,人也漸漸醒了過來。

  張開眼,眼前是一片藍藍的天,肖黎才慢慢意識到,這是被救上來了,她騰的坐起,看到身側坐著的張修能才松了一口氣,“你沒事吧?”

  張修能有些后怕的搖頭,“沒事!幸好你沒事!我們快回去換衣服,好冷!”

  肖黎點點頭,兩人攙扶著站起,看看對方的狼狽,水滴不停的滴答,衣服上還有不知何時沾染的淤泥與沙石。

  “我們要挨打了。”肖黎用了肯定句。

  張修能想笑,想到一會的混合雙打,也是笑不出來了,“沒事,你是客人,他們不會打你的。等下就說我掉進了河里,你是救我的。”

  肖黎翻了個白眼,“你本來就是我救的。”

  兩個孩子,濕答答的回去,身上還臟的不行,把坐在屋前曬太陽聊天嗑瓜子的人都驚了一下。

      范芳菲差點沒暈過去,回過神來,趕緊讓兩人去泡個熱水澡。

  肖瀟聽到自己女兒輕描淡寫的說掉進河里時,心臟都仿佛停了一下。抬手想打,看看這慘白的臉(腦補的),怎么也下不去手。

  趕緊拉著她去了浴室剝光,試過花灑的溫度就往她頭上淋。

  “媽,好燙!要熟了!”肖黎大呼小叫。

  肖瀟一巴掌打在她屁屁上,聲音清亮,“別動,水不熱,你這么在河里泡一下,不熱點,怎么把寒氣沖走。

     你想去醫院掛水啊。你說你怎么想的,看到人落水,你不會喊啊!你蠢不蠢,蠢不蠢?”

  “媽,我沒事!”肖黎想了想,悄悄貼近了她的耳朵,“修能是被水鬼抓走的!”

  肖瀟頓時一驚,“你看到了?”

  “嗯,”肖黎點頭,“那個水鬼抓了修能,還想抓我,被我趕跑了!”

  肖瀟氣的不知道說什么,還想上手打,浴室門被敲響,是范芳菲的女兒張揚云,“瀟瀟,我借了套衣服來,

       你先給她穿這個吧,家里也沒女孩子,先將就一下。我給你放外面了啊。”

  “揚云姐,謝謝了。”肖瀟沖著門說話。

  這么一打岔,肖瀟也不忙著打自己女兒了,先拿了塊大浴巾給她裹上,然后才開門拿進衣服。

      邊給她穿衣服,邊念叨,“等下記得跟修能說,讓他別···算了,他估計都搞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你等下別亂說就行。”

  穿戴整齊的肖黎扯扯衣角,聞言很是不悅,“我才不會亂說呢!”

  “行了,躲房間去!”肖瀟起身去看看生姜茶有沒有煮好。

  肖黎走到張修能的房間,里面的暖氣已經開到了30度,就這樣,張修能還是被裹得厚厚像頭熊塞在棉被里。

  范芳菲在房間里一會摸摸他的額頭,一會試試空調的溫度夠不夠,看到肖黎進來,也一把把她塞進了被窩里,

      “你也給我躲著,你們倆孩子,嚇死人了。”

  “小黎,看電視不?修能,把遙控給你姐!天天看,也不膩!都好好呆著,我去給你們拿點吃的。”范芳菲確認兩個人都裹好后,出門下樓。

  “我覺得,”張修能神秘兮兮的壓低嗓音跟肖黎說話,“我剛才是被水鬼拉下去的。”

  肖黎頓時瞪大了眼睛看著他,下一秒,她開口,“少騙人,這個世界上沒有鬼!”

  張修能見她不信,頓時急了,“是真的!你怎么不信啊,我剛才都聽我奶奶說了,那條河,以前淹死過好多人,

      沒有水鬼才怪呢!再說了,你小時候不是都被魘著了,這個世界上當然有鬼了!”

  廢話,我當然知道,問題是你一個什么都看不見的人在這里信誓旦旦的像話嗎?

  肖黎呵呵笑,“你力氣還挺大,把我都一起拉上來了。”

  說到這個,張修能又變得神秘兮兮的,“我跟你說,那個河水,后來變熱了,不然我都凍僵了,哪里還能動啊。”

  至此,肖黎覺得張修能的腦子不是被凍壞了就是進水了,“河水是熱的?你傻了吧?你說有鬼還能搭個邊,

      大冬天結冰的河水還能變熱?你的感官系統失調了吧!”

  正好姜茶端了上來,肖黎乖乖喝了起來。

  張修能邊喝邊跟肖黎說,“我奶奶說了,帶我去認個干親,這樣我以后就平平安安啊,什么都不怕了。”

  肖黎聞言頓時好奇了,“干親?這個怎么認?”

  “額···”張修能也卡住了,“我也不是很清楚,要不我認完了我跟你說?你暑假回來嗎?”

  肖黎點頭,“回來,我回來了找你玩。大姨婆還說讓我看著你寫作業。”

  張修能······

  真是我親奶奶!

  范芳和過完了大壽就帶著孫子去認干親。

  張修能看著眼前這棵茂密的大桑樹,樹枝上掛滿了黃的紅的布條,樹根不遠處,立了幾個香爐,此刻香煙繚繞,不停有人叩拜。

  張修能按著自己奶奶的指示,叩拜上香,最后還把貢品擺放整齊了。

  暑假回來的肖黎在空調間里吃著西瓜,聽著張修能大吹特吹當初拜干親的事情。

      作為一個良好的聽眾,肖黎保持高度配合,時不時說一句“嗯”“真的嗎?!”

  張修能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肖黎看他講完,終于問出了自己想問的,“那這棵桑樹,它算你干娘啊?”

  范芳菲和范芳和兩姐妹嫁的不遠,兩家是鄰村。

  肖黎跟同村的小伙伴不熟,隔幾天就來找張修能玩。張修能的哥哥,范芳菲的外孫謝利秋也到外婆家來住段時間。

  兩個人帶著肖黎還有村子里的小伙伴每天玩的不亦樂乎。每天不是捉知了就是去小溪邊釣魚。

      村尾的河是嚴禁被靠近,他們就折中去了竹園邊的小溪,那邊涼快,很多人都會在那里乘涼,不怕出事。

  小孩子的精力旺盛,好奇心也是如此。

  每天的的捉知了,釣魚逐漸滿足不了一群孩子的好奇心,有人提出了比大膽。

  “干脆我們晚上去大竹林吧?”

  此言一出,頓時一片寂靜。

  “這個···竹園子里會有蛇吧?”一個細細小小的男孩子開口。

  “土豆,你害怕你就直說,膽小鬼!”另一個開口嘲笑,頓時如同開了匣子一般,其余人都紛紛開始嘲笑。

  “就是!”

  “膽小鬼!”

  “去就去!誰不去誰就是膽小鬼!”土豆一急,梗著脖子說道。

  肖黎只是寒暑假回來幾天,自己外婆的村子都沒有摸熟,何況是隔壁村的。

       對于他們說的什么大竹園子,她是一頭霧水,但是有一點她知道,那邊不是很安全。

  有蛇,還是一群孩子半夜出門。一群人約好時間地點散了后,她拉著張修能,“你要是敢去,我明天就跟舅媽和大姨婆說!”

  張修能:“···我肯定不去!”

  才怪!

  墻上的時鐘一過11點,張修能立刻坐起,悄悄的穿好衣服,把耳朵貼門上好久,除了蟲鳴聲沒有其他。

      看看身后的謝利秋也穿戴完成,他輕輕的放慢動作開門,只是門軸不配合的發出了‘嘎吱’一聲,張修能頓時僵住不動。

  “修能,你干嘛去?”隔壁房間張修能的父母躺下不久,聽到兒子房門打開,順口問了一句。

  “我···我上個廁所!”張修能情急之下只能想出這個借口。

  等了好久,父母房間不再有聲音傳來,兩人輕輕舒一口氣,躡手躡腳走下樓梯。

  開大門的時候張修能學乖了,一點一點開門,剛剛到自己能側身出去的大小,隨后輕輕把門掩上。

     這是為了方便等下再溜回來,要是門關上了,等下開門肯定會驚動睡在樓下的奶奶。

  一出門,兩人就飛奔跑向約好的小溪邊。小伙伴們已經準備出發,看到兩人現在才來,不由抱怨,

      “怎么才來,還以為你們不來了。趕緊走吧!”

  天上的月光時隱時現,張修能只能看個大概,發現白天說好的小伙伴有幾個沒來。

  膽小鬼!

  他忍不住鄙視。

  一群小男生越走離村莊越遠,白天說的再厲害,此時不由也有些心慌,只是誰都不承認。他們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大,仿佛是借此壯膽。

  走了大概20多分鐘,一行十多人終于到了大竹林。

  大竹林以前是一塊荒地,一開始附近幾個村子的村民只是在這里種點番薯土豆。人一多就容易出糾紛,

     幾個村子一商量,干脆大家就把地給分了。每個村子里按著戶頭來,一戶人家一小塊地。

  時間久了,有些人嫌這里遠,也有人出門打工不再種地,把這邊的地都給了別人。

      地一多,就有些料理不過來,加上這邊荒地只能種些番薯土豆,這些東西,種多了,賣不出價,運回去也累。

      有人不知從哪里遷了幾叢竹子回來,沒過兩年就發展成了一大片的竹園子。

  其他人一看,種竹子多好。筍可以挖來吃,也可以賣,還能做筍干菜,竹子可以拿回來打個席子,做個晾衣桿子。

     實在不行,還能砍了燒火,不用隔幾天打理,怎么看都是竹子好打理。

  竹子這東西,根系在沙地里肆無忌憚的長,有些人干脆也不去跟人討竹母,就等著竹根長到自家地里再長出幼株來。

  這么些年的繁衍生息,荒灘早就沒人叫荒灘,大家都叫這里大竹林。一到夏天,不管外邊多熱,一到竹林子里,溫度都能降下個十度來。

  盡管如此,這里卻也沒多少人來納涼。一來是離村子有些遠,還有一個就是竹林的對岸是附近幾個村子的墳地。

    一眼望去,密密麻麻都是墳包,有些都已經看不清墓碑上的字。

  有后人的,自然會趕緊換上新的,但是有些連后人都已經沒了的,就只能任由風吹雨打,墓碑上的字體一年比一年模糊。

  這些年,政府都在致力推進公墓,禁止土葬。這一片這么大的墓地,自然是早就被盯上了。

     凡是已經筑好卻還空著的空墳都要被推倒,消息傳來,附近幾個村子群情沸騰。

  等到幾個工作人員帶人來的時候,原本空著的墳里突然坐了人。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懸疑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