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幻想 → 我已自帶了外掛陸陸小說全文

我已自帶了外掛陸陸小說全文

目有傘 著

連載中免費

以主角陸陸展開故事情節的言情小說《我已自帶了外掛》是由作家目有傘所寫,小說講的是陸陸一覺睡醒發現自己竟然倒霉的穿越了,并且還被莫名其妙的被綁定一個顏值爆表系統,變身成絕世美人的陸陸在這個全新的大陸中會經歷怎樣驚奇的故事、讓我們一起走進自帶外掛的陸陸是怎樣在星際大陸中掀起一番血雨腥風的........

更新:2019/06/07

在線閱讀

以主角陸陸展開故事情節的言情小說《我已自帶了外掛》是由作家目有傘所寫,小說講的是陸陸一覺睡醒發現自己竟然倒霉的穿越了,并且還被莫名其妙的被綁定一個顏值爆表系統,變身成絕世美人的陸陸在這個全新的大陸中會經歷怎樣驚奇的故事、讓我們一起走進自帶外掛的陸陸是怎樣在星際大陸中掀起一番血雨腥風的........

免費閱讀

  陸陸是被一陣嘶啞的吼聲驚醒的。

  她掀動眼皮,只覺渾身像泡在熱水里,軟綿綿使不上力氣,過了好一會,才看清頭頂上,似乎是一片微紅的薄翼。

  嗯……

  微紅的薄翼。

  “哇啊。”

  陸陸驚叫著,猛然坐起身,驚魂未定的微喘著,她呆呆看了一會包裹在周圍的薄翼,又側過頭,一個圓潤而巨大的蛋,

       便映入她眼簾,與她面面相覷。而此刻,她與這巨蛋,都一同貼在一個溫暖的肚皮上。

  她一動,這肚皮就微微一縮,表面的鱗片次序凹進去,形成一個小小的漩渦。

  察覺到自己在什么地方后,陸陸一口氣沒提上來,差點眼前一黑,嚇暈過去。

  為、為什么……

  陸陸瑟瑟發抖。

  為什么她會跟龍蛋一起,被巨龍蓋在肚皮旁邊啊?

  正發抖呢,一個巨大的尖嘯聲,在陸陸耳中炸裂。

  這聲音極其的凄厲,仿佛絕境中的困獸,在殊死搏斗。緊接著,她感到身側的龍軀猛然一震,一聲悠長的吟嘯聲后,一團熾熱的紅光,猛然填滿了陸陸的視線。

  陸陸驚愕的仰著頭,忽地,一縷火光,映入她的眼中——剛才龍軀的那次震動,令嚴密掩著陸陸的飛翼稍稍斜了一些。

  透過這道縫隙,陸陸終于看見了外界的景象。

  她首先看見的,是洶洶燃燒著的龍息之火,幾乎要將夜空燃燒起來一般。

  而在這火海之中的,是一頭已經重傷的巨貓。

  陸陸的心不由自主的一跳。

  無他,這只巨貓……體型實在太大了,傷勢也……太重了。

  它的一只眼睛,似乎已經瞎了,血糊糊的一團;左后腿從大腿開始,便被撕裂,關節處骨骼盡現,身上的皮毛也凌亂的翻起,全是爪痕。

  但這只貓兇狠的對著巨龍,壓低身體,喉嚨間發出嘶啞的吼聲,僅剩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龍……不,是龍蛋的方向。

  陸陸心中一驚,瞬間想起各種故事里龍渾身是寶,這只巨貓,是試圖來搶龍蛋的嗎?

  忽地,火海中的巨貓一怔。

  陸陸不太確定……畢竟她看不懂那張毛茸茸的臉,只是巨貓嘶吼著的聲音明顯的一頓。

  它一眨不眨的,定定的瞧著龍蛋的方向,僅存的眼睛,似乎在火光中發亮,有那么一瞬間,陸陸甚至覺得巨貓在看她。

  緊接著,它像是被猛然注入了動力,又像是孤注一擲,一聲咆哮,以極高的氣音,從巨貓的口中發出,而后它徑直沖了過來,不顧一切的。

  “啊不要!”

  陸陸害怕的舉起手,擋在身前。

  巨貓撲來的,正是她所在的方向……不、不對,對方應該是來撲龍蛋的?但不管怎樣,她似乎要做被牽連的炮灰了啊QAQ。

  下一秒,一條龐大的黑影從天而降——是巨龍的尾巴,它揮著尾巴,奮力的抽擊,一擊將巨貓兇猛撲來的架勢給截斷了。

  頓時,巨龍的尾巴被鋒利的貓爪切開,從中而斷,血流如注。

  陸陸茫然的放下了抱著頭的手。

  她仰起頭,便看見一雙宛如明珠的眼睛——巨龍居然也正低著頭,注視著她,那雙眸之中,仿佛滿溢著關切。

  火光之中,巨龍身軀上也滿是傷口,不過沒有巨貓那么嚴重。

  她居然……被龍救了?是因為她治療巨龍的舉動,被認可了嗎,所以甚至把她跟龍蛋一起護在翅膀下面……

  沒等陸陸心中那小小的竊喜醞釀開花,她再一次聽見了凄厲的尖嘯聲,陸陸連忙轉過頭,便見那只巨貓,居然不顧傷勢,再一次的沖過來了。

  還來!

  陸陸頭皮都要炸了。

  危急之中,她下意識的舉起手,對準巨貓,施展起自己目前唯一掌握的一個攻擊技能:“飛霜!”

  又對巨貓喊道:“走開!”

  一縷細如發絲的氣線,應聲從她的指尖發出,切向巨貓。

  陸陸所釋放的,是游戲里的打斷技能:飛霜絲,效果是凍結敵方兩秒。

  不過現實里嘛,看著那比頭發絲還細的氣柱,陸陸就知道根本攔不住……攔住了。

  只見那細細的飛霜絲,撲向巨貓,明明只是凍住了它幾根胡子,巨貓卻猛地一頓。甚至好像比被巨龍還要令它懵。

  它沖得這樣快,驟然停下,身體便失去平衡,恰在此時,巨龍抓住機會,吐出一道龍息,灼熱的氣流挾裹著風壓,將巨貓猛地擊飛。

  它便重重摜在地上,滾進雨水濕濘的泥里,好一會,它才顫抖著后腿,爬了起來,這一次它沒有再嘶吼,

       只是仿佛有些怔怔然,一個嘶啞,但十分微弱的低音,從它的喉間逸出:“……喵?”

  “喵。”

  “喵……”

  它喵了幾聲,也不知道在喵什么,左邊剩下的眼睛里,一團濕潤潤的,仿佛有水光。 “喵。”

  “喵……”

  巨貓發出低低的嗚聲。

  因為傷勢,它的四肢都已在輕輕顫抖了,但不知為何,它居然還是沒有離去,只是站在夜雨中,茫然地,發出一聲又一聲嗚聲。

  雖然煩透了這頭詭豹,見此情景,科莫多也不由肅然起敬。

  “你走吧,”巨龍道,“我會好好守護她的。”

  他已經看出來了,這頭魔獸似乎不是特意來挑釁的,而是來查看少女的安危的,甚至在這種重傷的情況下,仍是優先關切少女的情況,強撐著不肯離開。

  這份堅持令巨龍產生一絲敬意。

  但科莫多就納悶了,這詭豹怎么一副要捍衛少女至死的架勢,他可是巨龍啊?紳士美名在外的龍族啊?他怎么可能會傷害一位雌/女性!

  更何況,她是那么慷慨的幫助了他……

  科莫多不由想起了之前的猜測,打了個寒顫——難道真的有龍在外作惡,給龍島蒙羞,導致一頭魔獸都擔心他會對少女做出不好的事?

  若真是如此,他一定要把那敗類宰了!

  科莫多在那咬牙切齒,而巨貓聽到了龍的保證,嚴肅的低聲嗚嗚了幾句。

  “我不會食言。”

  科莫多重復道,他頭頂的角泛起了一團暈光。

  角是一些魔獸的力量象征,亮起角代表賭上自身的尊嚴,這是無論魔獸,還是長角的智慧種都認可的。

  見此情景,巨貓的低嗚聲才漸停。

  它又看了一眼陸陸,見少女嚴嚴實實的縮在巨龍的飛翼下,那只幽綠的眼中,漸漸盈上一絲哀傷。

      但隨后它便掩去了這縷情緒,把頭一扭,如來時那樣,若幽影一般,竄入了黑夜之中。

  雨水洗刷掉它的氣息,即便重傷在身,詭豹的隱匿天賦也令它很快就溶于夜色中。

  巨貓疾跑著,一直跑出數里外,直到感覺不到巨龍的氣息為止,它才停下,而后回頭看了一眼。

  唯見夜色茫茫。

  “嗚……喵。”

  巨貓的喉嚨間發出一個低低的嗚聲,而后它垂下頭,怔怔的看著地面,一動不動。

  它感到一種奇怪的鈍痛。

  不是身體上那些傷……再重的傷它也受過,只是這一次,不知為何,它的心臟部位,持續的產生一種……酸而苦澀的疼痛感。

  是詛咒嗎?

  一定是詛咒吧。

  詭豹再次行動起來,一瘸一拐的走入一個巖洞,把自己盤成一團,閉眼舔舐著傷口。

  只要一想到那個弱小的獵物,躲在肥蜥蜴的翅膀下,對它發出那微弱的攻擊,它的心臟,就像是被雷鳥擊中了一樣,一下又一下,不停的痛著。

  巨貓離去之后,陸陸才算是松了口氣。

  她擦了擦汗,心中松快了不少,而后才又后知后覺的想起,自己如今在什么地方。

  陸陸:“……”

  一個輕柔的呼吸聲,就在此時,垂落于她的頭發上。

  “咳……”

  科莫多小聲清了清嗓子,雖然他此刻渾身是傷,尾巴還被那該死的貓給抓禿了一截,但不影響他現在亢奮的心情。

  “您好。”

  他遵守著禮儀,十分矜持的小幅度頷首,并按照蒂亞斯大世界的慣例,對陸陸致詞:“向您問候,尊貴的小姐,高尚的生命之源。”

  “我是龍島之裔,科莫多·毒藥·黑之楔。請原諒,我以這般落魄的面目,與您相見……”

  后面的話越說越小聲。

  陸陸:(⊙_⊙)…?

  科莫多:……?!

  “您……”

  巨龍訝然的瞪大了眼睛:“聽不懂通用語嗎?”

  是的。

  陸陸又不是語言專家,或者吃了什么神通丸突然通曉天文地理,雖然被塞進了游戲的殼子,但內芯還是地球人,當然是聽不懂蒂亞斯大世界通用語的。

  她茫然的看著巨龍,只覺耳中嗡嗡——巨龍為了表示尊重,使用了一種特殊的發聲方式,令陸陸有種耳朵里爬了蚊子的錯覺。

  她只能從巨龍那一張一合的嘴,以及它突然生動的‘瞪’大眼睛的表現來看,它似乎還挺活潑的。并且好像也沒打算吃了她。

  就是它的聲音有點出乎意料,挺低沉的,居然有點像個男人。

  沒想到異界的母龍,叫聲是這樣的啊,男低音版的蚊子嗡?

  科莫多則啞然。

  他愣了一會,就分別用龍語、精靈語、古通用語,又說了一遍問候語,均得到少女茫然的眼神。

  這可真是……

  巨龍有些無奈,他是怎么也沒想到,與這位尊貴女性的交流,會卡在語言這關。同時也有點驚訝——莫非她是哪個隱世部族的貴女嗎?

  科莫多完全沒考慮過陸陸可能是個文盲的問題。

  既然語言無效,巨龍也就低下頭,將頭頂那閃爍著黑色光暈的角,遞到少女面前。

  “愿此世一切光輝照耀著您。”巨龍道,身體力行地以肢體語言表達龍族的至高禮儀之一。

  他把角遞過去。

  遞過去。

  遞……

  一只手伸過來,半途摸上了龍的角,并握住了尖端。

  科莫多:!!!

  若非有著極強的意志力,他這會都要驚得跳起來了。

  龍族的角,因為魔力盈積的緣故,是最敏感的部位之一。

  而正常的觸角禮,只需要在對方的額頭上虛虛一碰,并不會真的接觸到。

  科莫多只覺身體軟得要化開,連尾椎骨都在輕顫著,他愕然的看著少女輕撫著他的角,罕見的有些不知所措。

  這、這……這是……要對他、傳達……什么?

  在龍島的時候,其實也有被不小心碰了角的時候,每當這時,科莫多都會把那個冒失的同族痛毆一頓。

  但那時的感覺,只有不適感,而不是像現在這樣……

  就在巨龍目眩神迷之際,陸陸滿足的收回了手。

  她的臉上有一些激動的紅暈。

  “謝謝。”

  雖然沒辦法跟巨龍交流,但陸陸還是誠懇道:“我已經明白了。”

  她對巨龍笑了笑,不清楚對方能否聽懂:“您……真是一位友善的母親。”

  是的。

  不僅把她貼在肚皮下保護,現在還愿意讓她摸摸角,毫無疑問這是在傳達善意,表示友好。

       她今晚冒險來釋放幾個不知道還有么有用的春之復蘇,居然就取得了一位負傷、且還帶著蛋的母龍的好感。

  一時間,陸陸心潮澎湃,試問誰不向往巨龍這種傳說生物呢?從今晚巨龍的一系列舉動來看,

     它很有可能有著極高的智慧,若是真的能跟這條龍交好,好處是無窮的,至少,龍在這里時,她的安全是不用擔心了。

  懷著這種昂揚的情緒,少女從飛翼下起身,小心的避開龍蛋,從巨龍的爪子旁爬了出去。

  雖然很想趁熱打鐵,就此賴在巨龍身邊,然后搞好關系走上人生巔峰,但陸陸已經快受不了了……

  夜雨令土地濕潤泥濘,一晚上折騰下來,陸陸的小腿、衣擺上都是泥巴。她整個人幾乎成了個泥巴人,必須去找個地方洗洗干凈。

  但就算滾了一晚上泥,摸到了龍角,一切都值了。

  懷著略顯亢奮的心情,陸陸仍是努力克制自己,她已經認為巨龍有智慧,因此這會她朝巨龍頷首,有禮的致意:“再見……夫人。我會再來拜訪您的。”

  而后在被·摸了角·科莫多近乎呆滯的目光里,運起輕云訣,瞬間她便如一縷輕煙,從巨龍的眼皮底下飛走了。

      先不說被摸了角,又無情拋棄的科莫多是什么反應,陸陸從巨龍身邊離開后,便朝著她慣常出沒的小溪行進而去。

  折騰了這么半夜,天也快亮了,雨小了很多,變成絲絲縷縷的細雨,林中透來朦朧的光。

  陸陸摘了片寬葉子,頂在頭上,聊以當做傘來使。

  她抵達溪邊,走到半埋在溪邊的一塊巨大鵝卵石旁,先掬了一捧水洗臉、漱口,而后把身上簡單的擦洗一番,最后她坐到鵝卵石上,把小腿放進溪水里,打開了游戲界面。

  原始森林中的清溪冰涼,令陸陸打著寒顫,但也讓她保持清醒,在她注意力充分集中的幾秒后,一個熟悉的半透明界面浮現了。

  昨夜的一切驚心動魄,巨龍也好,巨貓也好,都已翻篇,接下來該專注于更要緊的事了,比如,她被系統凍結的時間。

  陸陸盯著懸浮屏,界面上的鎖定日期,仍是:?/7。

  距離脫離苦海,只剩下?天啦,可喜可賀,欣喜.jpg。

  當然嘛,“欣喜”過后,依然要面對,她——好像要沒衣服可穿了的,現狀。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