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少說幾句不要阮念小說番外

少說幾句不要阮念小說番外

歲醒 著

連載中免費

以主角阮念和季晏洲展開故事情節的現代言情小說《少說幾句不要》是由作者歲醒所寫,小說講的是阮念是個十八線的明星,卻被突然爆出和京城新貴季晏洲的緋聞,所有人都坐等看阮念是如何被打臉,卻不知這悶騷新貴季晏洲愛了阮念整整七年的時間,那兜兜轉轉七年后身份懸殊的兩人又將迎來怎樣的結局......

更新:2019/06/07

在線閱讀

以主角阮念和季晏洲展開故事情節的現代言情小說《少說幾句不要》是由作者歲醒所寫,小說講的是阮念是個十八線的明星,卻被突然爆出和京城新貴季晏洲的緋聞,所有人都坐等看阮念是如何被打臉,卻不知這悶騷新貴季晏洲愛了阮念整整七年的時間,那兜兜轉轉七年后身份懸殊的兩人又將迎來怎樣的結局......

免費閱讀

  “這個一百零八線膽子可真大,炒緋聞直接炒到了季晏洲頭上,坐等反噬。”

  “對這個熱搜一點都不意外。阮念憑臉裝乖而已,本質跟跪舔季晏洲的拜金女沒有區別。”

  “區別?大概就是比別的拜金女要蠢哈哈哈哈。別人至少還藏著捏著在宴會上勾搭,阮念直接買熱搜告白,慕了。”

  手指輕輕往上一滑,就能看見經紀公司砸血本給她買的緋聞通稿。位置顯眼又囂張。

  內容……阮念想了半天,還真只能用羞|恥來形容了。

  “別看了。接下來的幾步,我需要你的全力配合。”一只手橫過來拿走她的手機,快速點進她的微信工作號,將昵稱改成季晏洲老婆粉。

  抬起頭,干練地冷聲道,“你只要繼續裝著你是喜歡季晏洲七年的小粉絲就好了。”

  “我不同意!”寬大的圍巾遮住阮念的下半張臉,露出一雙形狀漂亮的下垂眼。

  京城所有人都畏懼季晏洲。但男人想成為他,女人想得到他。

  阮念不一樣。她只想跟這個人名劃清一切關系。

  季晏洲等于禍害,主動跟季晏洲扯上關系等于腦子有毛病。

  這個認知,阮念七年前見到季晏洲的時候就已經有了。

  李麗將手機扔到一旁,望著她的臉,口氣漸漸浮上幾分不滿:“不愿意?阮念,我是你的經紀人。你大紅大紫就是我賺錢。你要是被雪藏了,吃虧的也是我。”

  說到這里,言語又微微緩和,“只要聽我的話,黑紅也是紅。”

  阮念的眼睛瞇成月牙狀,看上去很討巧。

  李麗手底下各個藝人雖然不大紅大紫,但都是心肝寶貝,拿哪一個去惡炒黑紅博熱度,似乎都不太合適。

  只有她阮念——她將近兩年都沒能紅起來,經紀約還有三年才到期,理應物盡其用。

  于是,有句話怎么說來著……

  人在家里坐,緋聞天上落。

  她的眼神沒有攻擊性,卻將李麗看得背后發寒。

  阮念并不是蠢得不諳世事的小姑娘,她比大多數人都要聰明。

  李麗嘴角的笑微妙地凝固,她深吸一口氣,“阮念,兩個月前你還清了之前你找我借的醫藥費,所以就以為可以一筆勾銷了是嗎?

       應激障礙是精神病,是會復發的。那是源源不斷的錢。”

  “我聽說你們姐弟倆以前關系很好,十年前文城大地震,他為了保護你差點沒命。小阮,你不為他的未來著想嗎……”

  阮念別開眸子,轉頭望著后視鏡。里面是她的臉。

  簡單來說,這是長一張男女都會喜歡的臉,眼睛不笑時微微下垂,瞳仁深黑,望著人時看上去又乖巧又聽話。

  按李麗的話來講,就是“無害的初戀臉”。

  但可能是因為太無害了,她一直不溫不火。

  阮念的聲音很輕:“被封殺算獲利嗎?”

  李麗皺著眉,嘴唇動了動,卻欲言又止了。

  在這氣氛極為僵硬且尷尬的時候,司機停下了車,轉過頭,畢恭畢敬地道:“李麗姐,到了。”

  李麗調整了下表情,皮笑肉不笑地朝阮念吐出幾個字:“你搬家吧,我就不送了。”

  阮念不動。

  李麗緊緊扣住手提包的拉鏈:“雪藏的問題不在你的考慮范圍。如果真的有這種事,我會讓你提前解約的。”

  她習慣于打一巴掌再給甜棗。阮念卻只是頓了幾秒,細細地“嗯”了一下。

  她長了張無論何時看上去都軟得不得了的臉,此時低著眼睛,也猜不出來她心里在想什么。

  *

  阮念駐足在物業前,嗓音輕輕軟軟地響起:“您好。取一下412號的鑰匙。”

  漂亮又禮貌的小姑娘總是招人喜歡。物業阿姨翻找著鑰匙,笑著跟她閑聊道:“小姑娘幾歲了?”

  “二十三。”她隨口一應。

  “住這是不是因為影視城在附近?小姑娘,京漂不容易吧。”阿姨打量著她,“不過你去影視城溜一圈,肯定能被看上的。”

  阮念接過鑰匙,回了聲“謝謝阿姨”。

  她看著大門前高高的階梯,又低頭看了眼行李箱,手指發酸。

  躊躇了好久,才一鼓作氣地將它拖到了電梯前。

  這座公寓的過道很狹窄,天花板也低,悶得她有些不太舒服。

  公司給阮念排的住處在某個高檔小區,離公司總部很近。每月租金從片酬里例行扣掉。

      她要攢違約金,前幾天很自覺地退掉了租房合同,在這訂了一套一室一廳的空余房子。

  所以,沒得挑,將就將就吧。

  等了幾分鐘,電梯終于在一樓停了下來,里面空無一人。她走進去,摁下四樓的鍵。

  就在電梯門緩緩關閉時,她垂下的眸子忽然看見了一雙筆直修長的腿。

  阮念悄悄地打量著這個男人。他穿得很簡單,修長的黑色風衣簡潔冷淡。眼睛再往上挪一點,就能看見那只指骨分明的手正在把玩著鑰匙。然后……

  然后!

  這張臉怎么這么熟悉!?

  或者說——怎么長得這么像季晏洲!?

  阮念下意識往后退了一步。

  那個男人走進來時,雙手插|在衣里,并沒有去摁鍵,而是冷淡地站在了她的身側。

  阮念余光瞅著他,沒看正臉,卻覺得這氣質實在是太像季晏洲了。

  “叮”的一聲,四樓終于到了。

  阮念像是得了免赦令,拖著行李箱走出電梯,徑直走到對面的墻壁前,在平面圖上尋找著412的地址。

  隨即,她驀然聽見身后響起一道冷冽低啞的嗓音:“誰讓你跟過來的?”

  那聲音太熟悉了。

  阮念攥緊了行李箱桿。隔了半天,聲音才又細又軟地飄出來:“你在問我嗎?”

  肯定是她認錯了,肯定是她認錯了,肯定是她認錯了……

  在心里悄然默念三聲之后,男人慵慢的語調響起:“阮念,你裝什么不認識?”

  她甚至能清楚地聽見他話語中淡淡溢出的不滿。

  阮念:“……”自我洗腦失敗。

  她之前的第一直覺太準了。

  能讓她本能討厭的人,絕對是季晏洲!

  怎么會有這么巧合的事情?

  她前腳被李麗強行炒了跟季晏洲的緋聞,后腳就撞上了高中畢業后再也沒有見過面的季晏洲本人。

  阮念忍不住回想起剛剛看到的通稿——

  “阮念在高一剛入學時,就對季晏洲一見鐘情,卻只敢把這份愛戀埋在心里。她深知不能在金融界與偶像比肩,卻想進入娛樂圈見他一面。”

  或者又是“阮念手機里全都是季晏洲的照片,每天要抱著他的等身抱枕才能睡覺”。

  ……真希望季晏洲一個字都沒看到。

  難怪他剛才的不悅表現得這么明顯。

  二十六年來全都潔身自好,跟他沾邊的詞條只有貴公子和新晉富豪這兩個頭銜。

  對他有好感的女人如過江之鯽,只有她畫風最突兀。

  阮念沒動,耳朵尖卻聽見腳步聲一點一點地逼近。

  她忍不住抬眼看了看墻壁。

  上面清楚映著那頎長冷峻的陰影。

  他越走越近,那團陰影便從后面籠罩住她,將她本就纖瘦嬌小的影子盡數吞沒。

  阮念在心里默念了幾句道歉的話,這才有底氣轉過身去。卻沒想到因為距離太近,直接撞進了他懷里。

  她驚住,立刻脫口而出:“我不是故意的……”

  眼前是男人放大的淡漠俊臉。溫熱的呼吸幾乎全然噴灑在她臉頰上。

  這一層沒有別的租客,走廊里安安靜靜,這點聲音落在阮念耳邊,清晰可聞。

  “阮念,”季晏洲狹眸輕瞇,薄唇冷峭地輕啟,“你找記者了嗎?”

  阮念愣了幾秒鐘,這才道:“沒有……”

  她怕他不信,細指敲了敲笨重的行李箱,“我就是想搬個家而已。”

  “哦?”

  阮念卻沒說話了。她唇瓣被咬得更紅,在寂靜中,細聲細氣地嘀咕了一句:“……我又沒病。”

  季晏洲唇角扯了扯,漫不經心又難以捉摸。

  他越來越不高興。阮念感受到了。

  她輕輕挪著腳尖,企圖不動聲色地從季晏洲的桎梏里溜出去。

  她沒去看面前的男人,刻意將臉別開。臉頰卻被季晏洲的長指捏住,被迫跟他對視。

  他情緒不明地嗤了一聲:“你剛剛說什么?”

  阮念有些抵觸跟季晏洲靠得這么近。

  他的氣息幾乎和她的呼吸聲纏在一起,落在耳中極為親密合,令她很不舒服。

  她或多或少從同行女演員的閑聊中,聽過季晏洲的花邊新聞。

  像這種多金又單身的年輕總裁,幾乎是圈子里所有人的幻想對象。

  那些女人總是一邊花癡他俊美無儔的臉,一邊又惋惜他做派太性冷淡。

  臉很俊美這一點,她認同。

  但做派性冷淡……阮念悄悄瞅了瞅季晏洲捏著她下巴,似乎還在輕輕摩挲的手指,不吭聲了。阮念的聲音更小了:“我說……我又沒病。你能不能先放開我?”

  季晏洲蹙了下眉,俊挺鼻梁下的唇淡淡抿住。

  他似乎很不滿意。

  阮念抬起臉,和季晏洲對視。

  她在心里把季晏洲磕磕巴巴地罵了好幾遍,可面對他寒意凜冽的眼睛,又一秒慫了。

  一時間竟然沒拿穩手里的袋子,啪的一聲掉在地上。

  她趁機溜出了季晏洲的桎梏,彎腰,準備將掉落的東西撿起來。

  地上灑落的東西很雜,有她放不進行李箱的小物件,手機,以及一大疊……

  季晏洲的照片。

  因為他很少露面,高清照片少之又少,所以李麗塞給她的全都是各種畫手的作品。

  內容格外一言難盡。

  她耳尖一紅,立刻將照片收好,胡亂塞進手袋里。

  將所有東西都收好后,阮念站起身。

  季晏洲唇角弧度尤其冷淡:“我看見了。”

  “我不知道你的這些照片怎么會……”說到這,小姑娘卡殼了好久,“你看見了什么?”

  “你親口告訴我了,”男人低下頭,唇邊似笑非笑,深邃沉寂的眸里卻沒有半點笑意,“……我的照片。”

  阮念這才發覺她被套話了,十分沒底氣地辯駁,“那是我經紀人塞給我的。”

  季晏洲理了下腕表,眼睛微抬:“希望如此。”

  他轉身徑直離開,修長身影很快就沒入了轉角。

  阮念立刻將照片全部扔進了垃圾桶。

  ——她在高中就很怕季晏洲。

  身為矚目的跳級生,阮念還記得她做自我介紹時,站在講臺上,都比面前的學姐矮一大截。

  以至于后來,季晏洲輕而易舉地將一米五八的她拎到了天臺……

  阮念不想繼續回憶了。

  越想越生氣。

  她提起箱桿,朝著412的方向走去。

  走到拐角,阮念敲了敲墻壁,點亮了已經熄滅的聲控燈。

  這點微弱的燈光讓她清晰地看見了不遠處的季晏洲。

  阮念僵了一下,抬起頭,努力地辨別著季晏洲面前那扇門上的數字。

  413。

  她低頭看了眼鑰匙上凹陷下去的數字,412。

  ……所以,為什么年紀輕輕就蟬聯富豪榜首的季晏洲會出現在這里?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體驗生活嗎?

  413里,一切東西都被搬空,整潔得像是樣板房。

  “季總,”洪城將備用鑰匙放在茶幾上,“我特地讓人提前打通了413跟414的墻,合并成了一間。

     不過還是小了點。如果您住不慣,對面就是已經布置好的別墅……”

  他說完后,余光又悄然打量了一下季晏洲的“新家”。

  真是寒磣得令他這個吃慣苦的特助都覺得心痛。

  面前的男人是名流圈炙手可熱的新貴,無論是老一輩還是新人都發了瘋似的巴結。

  很難想象……他會住在這么簡陋狹窄的地方。

  季晏洲低頭,修長的手指慢條斯理地摘掉名表,隨手扔在一旁。

  他抬起狹眸,吐出又冰又冷的幾個字:“我住得慣。”

  “……”洪城立刻收回了剛才的想法,接著稟報“那這段時間我會通知他們,所有需要總裁你親自參加的會議都采取視頻。”  

     他如常惜字如金,點了根煙,薄薄的煙霧籠著冷峻眉眼。

  季晏洲平日里煙酒都很少沾。

  洪城一眼看出了他的不悅,猶豫著正準備說話,卻又看見季晏洲把煙掐了。

  男人將煙頭隨意地扔進垃圾桶里,起身走向浴室。

  走到一半,季晏洲驀然問:“這里有香薰?”

  “有,主要是為了壓住房子里潮濕的味道……”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