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男神你好燃時藍秦朝暮小說

男神你好燃時藍秦朝暮小說

慕姒嫤 著

連載中免費

以時藍和秦朝暮為主角的都市言情小說《男神你好燃》由作者慕姒嫤所寫,小說講的是時藍在學校把隔壁警校校草秦朝暮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可因種種原因兩人最終還是面臨著分手,多年后兩人再次相遇,時藍成了女記者編劇,秦朝暮成了特警隊長,心里仍有彼此的兩人多年后再次重逢還能再擦出火花嗎?

更新:2019/06/07

在線閱讀

以時藍和秦朝暮為主角的都市言情小說《男神你好燃》由作者慕姒嫤所寫,小說講的是時藍在學校把隔壁警校校草秦朝暮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可因種種原因兩人最終還是面臨著分手,多年后兩人再次相遇,時藍成了女記者編劇,秦朝暮成了特警隊長,心里仍有彼此的兩人多年后再次重逢還能再擦出火花嗎?

免費閱讀

  時藍抱著小女孩出來,山底已經有許多救援人員到達現場。她抱著女孩往回走,高跟鞋歪歪斜斜的踩在泥土上,

      路太滑,鞋跟太高,她只感覺腳下又一次踩滑,整個人往前撲。

  “小心。”

  男人醇厚的嗓音,低低沉沉,莫名的有種熟悉感。

  大半個身子被男人抱住,時藍身體一瞬間僵硬,她緩緩抬起頭,對上男人深沉墨黑的眼,心口一下被人給堵住。

  他,他,回來了?

  秦朝暮一手將女孩抱了過來,一手半護摟住她的腰部,眉眼低垂,視線緊盯在她的臉上。

  心口處莫名的緊促,時藍低垂著頭,往后退開一步站穩,閉了閉眼,才淡漠開口,“謝謝。”

  女孩在他懷里已經安全,時藍轉身就往下走,手腕卻被人一把扣住。

  時藍回身,視線落在抓住自己手腕的大手,骨節分明的大掌,有幾道劃傷留下的疤痕。

  她微微怔了怔,抬頭,看著他身上那一身深黑的制服,不由的瞇著眼輕笑了起來,“警察哥哥這是想光明正大呢?”

  她雖然在笑,可眼里卻沒有任何溫度,秦朝暮眼神沉了幾許,“這里有救援人員,無關人員請離開。”

  他面無表情,臉上神情冷漠,時藍看著他那張冰冷的臉,怒急反笑,低頭翻著自己的衣服口袋,

       最后從破了的闊腿褲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證件,“不好意思,我是衛視記者,實事求是為人民做出最及時最準確的報道是我們記者的職責。”

  她諷刺的睨了男人一眼,將記者證揣進褲兜又風風火火的跑了回去,腳下踉蹌著滑了幾下又蹦跳著向前。

  秦朝暮將小女孩交給護士,又參與到了救援中。他剛調回山城,還沒到部隊報道就發生了公交墜崖事故,身為軍人,他自然是第一時間參與救援。

  只是,他沒想到會在如此情況下跟時藍重逢。

  時藍用著手機拍了現場照片,又簡單的編輯了文字后發送給了編輯部,最后才登上微博做了第一現場的直播報道。

  醫護人員抬著擔架,上坡時,身后的小護士有些吃力,擔架往下滑動。時藍跑上前幫著小護士扶了一把。

  救援任務一直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才勉強結束,時藍覺得渾身都酸疼,都快累成了狗。

     她從車里拿了一瓶礦泉水沖洗了手腳,正準備回身抽紙巾時,男人帶著污跡的手指捏著抽紙盒映入她的眼簾。

  時藍皺眉,一把奪過紙巾,抽了兩張擦干凈自己的手指,她這才抬眸看向男人,“難道身為警察就可以隨意動他人的東西?”

  她瞥了男人一眼,隨后將手里的抽紙盒一拋扔了出去,“不干不凈的東西,還是扔了比較舒坦。”

  秦朝暮看著被自己碰過的紙巾盒落在草地上,諷刺的扯了扯唇。

  時藍上車,準備關上車門,男人的大掌卻一把撐住。

  秦朝暮睨了一眼她腳上的高跟鞋,“穿高跟鞋開車上路違法了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條例,屬于違法行為。”時藍氣結,怒目瞪著他,雙腳一蹬踢掉了高跟鞋。

  “嘶。”

  時藍皺著眉,吱牙咧嘴的又掃了一記眼刀子,連忙彎身四處亂翻,好一陣才翻出一雙平底小白鞋急躁的穿上。

  “現在沒違法了吧,你可以消失了吧。”

  她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這下他該圓潤的滾了吧。

  秦朝暮看著女人露出紅腫的腳踝,一把拉開車門,“我送你上醫院。”

  “不需要!”

  時藍雙手拽著車門把手,用力拉了幾下,“我好手好腳,不需要。”

  “沒關系,人民警察為人民。”

  男人一本正經,眉眼沒有任何一絲的戲謔。時藍看著他這副一本正經的無賴,氣的真想拿蛋糕糊他一臉。

  心里這么想,手上卻早已行動。時藍抓過仍在副駕駛座位上吃了一半的面包,直接朝著男人的臉上招呼上去。

  抓著面包一把拍在男人臉上,時藍趁著男人松手一瞬間就拉上了車門并落了鎖。

  秦朝暮抓扯下剩下的面包捏在手中,耳邊傳來幾聲憋笑,他回頭,冷眼掃了一眼自己跟來的幾人。

  幾人立即憋著嘴,肩膀一抖一抖的極力忍著。跟著秦朝暮一塊調任的衛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臉,小聲提醒,“隊長,你臉。”

  衛霖雙手合成喇叭,“面包屑。”

  秦朝暮面無表情的抬手抹了一把,面包屑粘在手中,他看著時藍發動車子要離開,掏出了她的記者證,“記者證不要了?”

  “給我!”

  時藍咬牙切齒,伸手去奪,秦朝暮身子往后,時藍一下撲了個空。

  “秦朝暮,我艸你妹的。”時藍氣的頓時破口大罵,胡亂抓著車里的東西就要朝他砸去。

  她看了一眼手中的香薰,舍不得的又放了下來,秦朝暮看著這才松了一口氣,卻是一只高跟鞋直朝著他的臉面砸來,他偏頭,高跟鞋落在了水泥馬路上。

  “秦朝暮,你就是一混蛋!”

  另一只高跟鞋又飛了過來,秦朝暮伸手抓住。時藍看著自己兩只高跟鞋都沒砸中這該死的臭男人,胸口就像盤旋了一口惡氣無法排出。

  “花心劈腿你對得起你身上的這身制服嗎?秦朝暮,看到你我就像吞了蒼蠅般惡心。記者證你要就拿去,

       正好讓你的林軍醫瞧瞧你是如何對前任戀戀不忘,哦,不對,我應該算是前幾任了吧。”

  時藍諷刺的瞇著眼,杏花美眸蕩著一層陰森的嘲弄。秦朝暮捏著記者證件的手指有著凸出且清晰的青色筋脈,卻是無言沉默以對。

  她看著他的沉默,越發的覺得他太過可惡,時藍發動車子,可男人的大手依舊按在了沒有關合的車窗上。

  “秦朝暮,別用著這樣內斂深沉的眼神看著我,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我始亂終棄拋棄了你……”

  電話聲響起,時藍看了一眼來電,收回了視線接通。

  “媽的,他們當我是死人了是嗎?趕緊等著,我這就回來撕了她!”

  時藍臉蛋一下垮了下來,暴脾氣的罵了幾句,秦朝暮甚至都來不及抽回車窗玻璃上的手,時藍一腳踩下油門飛奔離去。

    車身離去,濺起一身的泥水,秦朝暮低頭看著身上的泥點,不由的勾著唇輕扯了幾絲笑意。

  幾名手下見著平日威風凜凜的隊長何時受過如此的挑釁,何況還是被一女人給下了面子,一個個都毫不客氣落井下石的笑了起來。

  “嘖嘖嘖,沒想到平日里的冷面閻王,竟然是個披著衣冠的花心。這么有脾氣的姑娘,你都還要劈腿,我說就是活該被甩。”

  衛霖跟著秦朝暮時日最長,自然是第一個落井下石之人。

  “隊長,你這情商還想追回人家姑娘,沒拿高跟鞋砸死你就算你家祖宗燒高香了。”

  衛霖走上前,看戲的搖著頭,那眼神活脫脫的就像是盯著出軌的劈腿男。

  秦朝暮側頭,陰鷙的眼神讓他渾身一顫,衛霖還沒來得及退開,小腿就被秦朝暮狠狠的踹了一腳。

  時藍一出電梯門,電臺的閨蜜蔡伶就愣住,隨即扶住了走路顛婆的女人,“你這是去了戰場?怎么弄成了這個樣子。”

  “路滑摔了好幾次,姑奶奶我在外風吹日曬,面臨生命安全跑新聞,這些人竟然盜用我的稿子,真沒見過這么無恥不要臉的。”

  時藍得知自己在醫院當清潔工臥底幾個月的稿子被安上其他人的名字,氣的口無遮攔的罵了起來。

  蔡伶扶著她,一步步的走得極其小心,“你這性子能不能別這么沖,先進去看看再說,大不了我給你報仇。”

  “么么,還是我家小伶子對我最好了。來,親一個。”

  時藍知道蔡伶腦瓜子聰明伶俐,對付人也有一手,頓時就嬉皮笑臉。

  時藍也沒敲門,直接推開了主編辦公室的門,“主編,為什么我的稿子署名是易心怡,我花了三個多月的心血,難道就這樣平白無故被人給盜用了?”

  主編見著蔡伶,瞇著眼笑得一臉和諧,“你這稿子一登出就會引起社會各界的極大影響,

      甚至有可能對人身安全帶來威脅,易心怡是咱們電視臺的老牌記者,又是當紅主持人,用她的名義能減少許多不必要的麻煩。時藍啊,我們這也是為你考慮。”

  真是個狡猾的老狐貍,說得比唱得都好聽。

  時藍心里一陣嗤笑,卻并不領情,“主編,我是記者,我當初選這一行我就知道我會面臨所有的困境,我不后悔。

       但這是我辛苦臥底調查而來的新聞,任何人都不能冒領我的成果。是好是壞,我自己能承擔。”

  誰不知道很快就要評選十大杰出青年,易心怡手上有幾件影響較大的新聞調查稿件,

     再加上自己這篇有關醫院不為人知的黑幕報道,易心怡基本就穩坐了杰出青年獎。

  笑瞇瞇的主編臉色一下冷了下來,面色不悅的瞪著不識時務的時藍怒斥,“這件事就這么算了,

      我們這是為你好,等你有名有權后,想誰的稿子署你的名都行。我還有工作,出去。”

  時藍氣的要破口大罵,蔡伶抓住她的手,先她一步開口,“許主編,現在網絡如此發達,很多事都逃不過網民的眼睛,

        萬事都仔細點,這不僅是為了您的名聲,更是整個電視臺的名譽。”

  “對了,下午石門二橋的車禍,時藍是第一現場人,這次署名應該是她沒錯了吧?”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