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仙俠 → 魔君從良以后千玥最新章節

魔君從良以后千玥最新章節

九偲 著

連載中免費

以主角千玥展開故事情節的《魔君從良以后》是由作家九偲所著,小說講的是魔君千玥飛升到上界,在被迫之下找了份端茶遞水的活干,不曾想這茶還沒倒多久就被一個瘋子給推下了斬魔臺,重活一世的千玥決定要好好努力修煉勢必要重回巔峰,只可惜命運多舛,最后混成了一個白生生的仙子。那在千玥修仙的過程中又將經歷哪些奇妙的際遇........

更新:2019/06/07

在線閱讀

以主角千玥展開故事情節的《魔君從良以后》是由作家九偲所著,小說講的是魔君千玥飛升到上界,在被迫之下找了份端茶遞水的活干,不曾想這茶還沒倒多久就被一個瘋子給推下了斬魔臺,重活一世的千玥決定要好好努力修煉勢必要重回巔峰,只可惜命運多舛,最后混成了一個白生生的仙子。那在千玥修仙的過程中又將經歷哪些奇妙的際遇........

免費閱讀

  千玥惜命,謹守香頂樓的規矩。

  即便對著墨向歸這樣的顏色,仍是老老實實。接引時沒有旁的心思不說,便是多余的眼神也沒投去一個,看著倒是省心。

  當然,并非她清心寡欲,心如止水。

  而是墨向歸這種人美則美矣,沾著卻十分棘手,輕易不愿染指罷了。

  一客一侍,很是方便。

  至于墨向歸,自當年胡嬌嬌一事,便不敢再同任何女修親近,生怕害了對方。

  加上千玥的容貌并不多少出色,是以用慣了她,再不讓其他女侍伺候。

  這一舉動,并沒有引起任何女侍的嫉妒。

  胡嬌嬌一事,在她們心里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

  然,這派和諧并沒有維持多久。

  十日后,千玥又一次踏上黑石路。

  行至半路,忽有一道魔氣泠冽而來。

  到底是從尸骨堆里爬上來的,哪怕過了幾百年安逸的日子,身體仍是本能地閃了出去。

  她回頭一看,頓時大驚!

  那花容扭曲面容猙獰的女修,不是失蹤二十年的阮珠紅,又是誰?

  只見她渾身魔氣籠罩,怒氣洶洶,右手把著一根丈余長的魔骨鞭,眼神陰鷙狠厲。

  千玥心思電轉,迎笑道,“阮前輩,好久不見,長得越發明艷了。”

  語氣之真誠,奉承之熱切,仿佛在香頂樓見到久未謀面的熟客一般。

  阮珠紅頓了頓,面色稍緩,冷哼道,“本姑娘自然不是你這丑八怪可比,也不知向歸看上你什么?”

  千玥一臉惶恐,語氣激動,好似受了天大的冤枉,“前輩誤會啊!晚輩只是負責端茶送水,與墨前輩清清白白,連一句多余的話都沒說過啊。”

  “當真?”阮珠紅似乎有些猶豫,低頭不知喃喃何語。

  千玥受襲的地方,剛好是饕餮街的拐角,幾步就能跑到主街上。

  魔玨山的規矩,城內不得動手。

  饒是阮珠紅背景深厚,區區魔士想來也不敢明目張膽地殺人。

  千玥眼珠一動,正想逃離,身子卻突然被定住。

  阮珠紅獰笑著喊道,“賤人!你們香頂樓的女修沒一個正經,嘴上說得好聽,做的卻是另一套。胡嬌嬌是一個,你也是一個,你們都該死!”

  “胡嬌嬌死了?”千玥大駭。

  “不錯,我親手送她入惡兵營,自然是死透了。”說話間,阮珠紅面上隱現幾絲黑霧,極盡猙獰。

  素日的雪膚漸漸被煞氣所侵,雙目變得沉寂無神,竟是入魔之兆。

  魔修入魔,神念被心魔所侵,最終淪為毫無意識的魔物,為魔修所不容。

  手段殘酷些的,會將魔物煉制成傀儡。雖然沒有意識,但到底有著不弱的修為戰力。

  譬如這阮珠紅,若是被煉成傀儡,會有許多魔修爭相搶奪。

  而眼下的自己,將成為助她成魔最重要的一環!

  一陣風過,困魔索纏身。

  魔士神通,縮地成寸。半日后,二人出現在斬魔臺上。

  “你瘋了!若殺了我,你也會淪為魔物!”

  千玥駭然怒道,這女修竟沒有一點腦子么?

  阮珠紅充耳不聞,瞳孔斥血,一記魔骨鞭甩出。

  冷冽幽光劃過,被困之人猛然吃痛,身子仰倒,直直掉下斬魔臺。

  實力懸殊,抵抗無能。

  斬魔臺下,血色風刃削去肉身魔骨,元神撕扯的痛楚間,她依稀看見阮珠紅被黑霧繚繞的模樣。

  恍惚間,她憶起那逸逸然清貴公子。

  他什么都沒做,卻成了阮珠紅殺她的伐子。

  若他得知,若他……

  倏地,一道清明閃過,或許他從頭至尾都知曉,或許這本就是他的安排。

  是為了徹底擺脫阮珠紅,為胡嬌嬌報仇么?

  更或者,連胡嬌嬌也是他計劃中的一顆棋子,只為那魔化的傀儡?

  真是可怕,習慣了香頂樓的平淡歲月,竟忽略了修行路上的險惡。

  自此之后,世上再無千玥魔君,再無那個接引女侍……

  肉身不存,元神潰散,鋪天蓋地的寒意幾乎要吞滅所有意識。

  恍惚間,一點溫和暖意襲來,千玥沉沉睡去……

  金樽界東部平原,一艘月白色飛舟在云霧中穿梭,青色靈光朦朧不清,主艙內一位紫衣金邊的男修正考察著兩位孩童的功課。

  “千玥學得不錯,明日抵達族地,莫忘禮儀。”

  八歲大的女童睜著漆黑黝亮的眸子一本正經道,“多謝恒公子教導,千玥謹記。”

  “嗯,你先回房吧。”

  千玥記著規矩施禮后退出主艙。

  待回到自己的舫艙內,身子立刻癱軟在柔軟的床鋪上,雙眼瞪著天花板,深深哀嘆。

  此事還要從那日跌落斬魔臺開始說起,原以為遭此大難,神魂俱滅乃是必然。

  誰曉得天意如此難測,竟讓她在一個八歲女娃娃身上醒來。

  那日她睜眼見到荒山雜草,一時回不過神,愣了許久才接受眼前的現實。

  女娃似乎是從山坡上摔了下來,渾身是血,右腿輕微骨折無法動彈。

  比這更糟糕的是,千玥出于習慣,欲放出神識的剎那,立刻感受到肉身崩塌的壓力。

  她生生打住,自腳心泛起一陣涼意,連骨折的疼痛都模糊起來。

  冷靜一想,奪舍之事本是逆天,神魂被肉身排斥也實屬正常。

  更何況,她的神魂乃是真魔界魔兵之魂,哪怕在斬魔臺下受了重創,也非眼下這具肉體凡胎可以承載。

  難道……她剛剛僥幸重生,就注定了將死的結局嗎?

  彼時,她悲愴不已。

  顧不得林中黑夜,猛獸毒蛇,自顧自躺在那碎石雜草中回憶前塵往事,一時悲從中來。

  想她幼時入道,先是遇人不淑。

  后又在魔修底層混跡求生,數不清的生死一線,最后才爬上魔君這個位置。

  雖是“傀儡魔君”,到底過得逍遙快活。

  細細想來,那兩千年大抵是她前世過得最為恣意的日子。

  血騰界的庶務全有湟梁打理,每日調戲美人,品盡美茶美酒,微服市井,好不歡樂。

  飛升之前,湟梁曾對她說,“無論真魔界何番景象,攸攸定要等到我來尋你。”湟梁啊湟梁,你可知素日無人敢惹的魔君竟只在上界待了三百年。

  還是那樣窩囊的三百年!

  你若知道,又該如何嘲笑。

  千玥越想越憋屈,飛升之后沒有開疆擴土,攻城略地也就罷了。

  她在下界時,本就走的親民路線。

  可是端茶送水三百年,竟連上界的美茶美酒也未嘗過半分。

  更別提染指美色,這一死真是好不甘心!

  想到后來,她又埋怨起自己。

  若不是當魔君的日子太愜意,將一概瑣事雜務全部推給湟梁,也不至于在真魔界中混得那般差。

  只因生性憊懶,就連外人所傳的“傀儡魔君”也做得津津有味。

  仗著一身修為,享盡魔君的好處。

  飛升之后,混得竟連尋常魔兵都不如。

  若是換做湟梁,定不會將一盤好棋下成這個模樣。

  萬余歲的老姑子,平日里除了瀏覽秘聞典籍,便是翻看香艷野史。

  修道六藝無一不會,無一處精。

  想來那時湟梁夸贊自己博覽群書,多才多藝都是諷刺吧。

  千玥躺在地上,心情郁郁地胡思亂想。

  待想到魔君府的時光,心底的哀怨才去了一大半。

  那些日子,湟梁除了打理庶務外,時時為她搜尋奇珍異寶。

  可惜那兩枚乾坤戒,盡數毀在斬魔臺下。

  想到自己費盡心思收集的珍貴典籍,心又跟生挖般疼痛起來。

  那些典籍得來不易,是她一點點積攢起來,其中有不少上古秘法。

  平素她最愛鉆研這些,即便是飛升元曲界后,也時時拿出來鉆研。

  福至心靈間,千玥忽然記起一卷雜記,上述《修真本源亂紀》。

  其中有一篇關于神識的秘法,便是講述奪舍之后如何減少肉身排斥。

  眼下她這情況說不好是不是奪舍,但肉身不穩是事實。

  若不將神識封禁起來,怕是撐不了多久就被自己弄死。

  千玥大喜!

  且不管這卷秘法是否有用,至少讓她看到一線生機。

  她連忙沉下心神,回憶起秘法如何施展,前前后后仔細推敲一番,才忍著痛朝東爬出五米,將遮擋光線的巖石落在身后。

  不得不說,凡人的身軀實在脆弱得陌生,這短短的距離,她硬是疼出一身汗來。

  東邊日出之際,紫氣正盛。

  千玥咬咬牙,強撐起軟綿綿的身體,勉強擺出一個盤坐的姿勢。

  奪舍一事,本就存在各種情況。

  如她眼下這般,沒有任何法力加身的,同樣有所記載。

  只不過,秘法施展后,并非一勞永逸。

  若想入道,修為突破筑基之后需輔以神藥,再次加固封印。

  千玥摒棄心中雜念,忍耐住陌生的饑寒困頓。

  黑夜消失,旭陽初升。

  金光朦朧于天下,林間飄來一縷縷肉眼幾不可見的紫氣,夾雜在山間晨霧中,色彩瑰麗。

  千玥面朝東際,一動不動,霧水浸濕的衣裳表面纏繞著紫金色的晨光。

  風過,鳥雀歡叫,回聲幽幽。

  小巧的額頭忽地皺起,雙眼猛然睜開。

  此刻若有人在此,必然會大吃一驚。

  小女娃全身被精微奧妙的紋路包裹,東來紫氣游曳拖畫。

  浮紋閃耀幾息,光芒迅速黯淡下去。

  與此同時,眉心忽地亮起一點白光,好似珍珠一般從她額間不停地往外沖撞。

  異變看來驚險,實則不過一剎。

  白光化作一道光影從她眉間遁出,穩穩停在身前一尺的距離。

  整座山林死一般的寂靜,鳥獸毒蟲齊齊噤聲,唯有風聲吹過。

  “竟然掉回返虛境……”

  光影幻化作一位清甜女子,蹙眉哀嘆一句。

  只見她盤坐于半空,雙手結印,打出密密麻麻的指訣。

  金色日光中,紫氣好似絲線一般,被她輕易拉扯,編織在一處。

  隨著指訣速度加快,最后結成一枚復雜的禁印。

  形似盾牌,浮紋奧妙。

  紫芒大盛,盾牌飛起朝著女娃兜頭落下。

  待紫芒完全沒入體內,女子重新化作一道光影,鉆進女娃眉間。

  千玥睜眼,天邊已是大亮。

  山林漸漸恢復熱鬧喧嘩,仿佛之前的死寂只是一場虛幻。

  千玥慶幸,她重生的地方是座沒什么靈氣的山林,這場秘術才能無聲無息地施展。

  不過,即便有修士察覺到此地異動,恐怕也是奪命狂奔。

  返虛境的神識威壓,哪怕是在靈魔界也少有人敢招惹,更何況這靈氣稀薄到極致的凡人界。

  解決了燃眉之急,千玥心情不錯。

  這副身子能不能修煉還不知道,眼下最要緊的是活下去。

  總不能捱過肉身危機,躲過野獸撲食,卻被生生餓死凍死吧?

  經過一夜的餐風露宿,原本骨折的腿傷愈發疼痛起來。

  衣服濕漉漉地貼在皮膚上,凍得她骨頭發顫。

  鼻間呼吸開始不暢,額頭也輕微發熱的起來。

  無論如何,不能露宿野外了。

  想起方才神魂出竅之際,她順便將整座山林掃了一圈。

  看見七八個凡人往深山方向打轉,大抵就是為了找這副身體的原主。

  凡間的深山雖然沒有妖獸,卻有一些猛獸棲居。

  只希望他們不要死在野獸口中,否則她生還的難度也會大大增加。

  其實女娃遇難的地方距離山間主路不遠,想來是不慎踩空從坡上滾落下來,才會摔死。

  至于原主死后,自己為什么會活過來,她才懶得去想。

  反正能活著就好!

  此刻她剛好落在一處窄壁前,從上方的角度很難被發現。

  想來就是這個原因,才沒有被他們找到。

  那么眼下,她是乖乖等著他人營救,還是自我療傷呢?

  千玥衡量了一下自我正骨的可能性,決定還是等上一等。

  想來那群人找了許久,差不多也該放棄出山了。

  若他們命大沒有被野獸吃掉,那自己多半也能得救。

  “栓子媳婦,你別哭了。玥兒才八歲,肯定跑不到深山里面的,沒準是躲在哪個山坳呢……”

  “嗚嗚……三叔,您可一定要幫我啊。我跟當家的可就這一個女兒,玥兒就是我的命啊。”

  一旁的楊大栓眼睛布滿血絲,耷拉著腦袋,衣衫濕透,狼狽失神的模樣。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仙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