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我家爹娘超兇的顧嘉瑤小說

我家爹娘超兇的顧嘉瑤小說

夜惠美 著

連載中免費

由作家夜惠美所寫的古代言情小說《我家爹娘超兇的》主角叫顧嘉瑤,小說講的是顧嘉瑤意外帶著自己父母穿越到架空的古代,在現代顧嘉瑤是家里的掌上明珠,穿越到古代后依然是父母親手里的寶,看顧嘉瑤是如何無所畏懼的手撕白蓮花,迎娶高富帥走向人生巔峰的.......

更新:2019/06/07

在線閱讀

由作家夜惠美所寫的古代言情小說《我家爹娘超兇的》主角叫顧嘉瑤,小說講的是顧嘉瑤意外帶著自己父母穿越到架空的古代,在現代顧嘉瑤是家里的掌上明珠,穿越到古代后依然是父母親手里的寶,看顧嘉瑤是如何無所畏懼的手撕白蓮花,迎娶高富帥走向人生巔峰的.......

免費閱讀

  大燕廣州城外,依然有趙王,睿王重兵駐扎,卻擋不住廣州城中的繁盛和熱鬧。

  當今國姓為慕容,從北燕起兵,一路南下攻陷前朝都城金陵,之后連戰連捷,一統天下。

  半年前,廣州城發生前朝余孽叛亂,大燕皇帝震怒,派遣趙王領兵平叛,只用一月便絞殺平定叛亂,隨后趙王喜愛廣州城富庶,尋了個借口繼續駐扎在廣州。

  廣州城中的百姓從最初的膽怯懼怕,變得對城外的駐軍習以為常。

  清晨鳥鳴,露水在樹葉上滾動,一處清幽雅致的宅邸中,傳來一聲凄厲的尖叫,驚飛一樹的鳥雀。

  從精巧的床榻上坐起一個少女,不過十三四歲的年紀,披散著烏黑的發絲,發稍微卷,她宛若做了很可怕的噩夢,雙眸迷離,臉頰慘白。

  “做夢,做夢,我一定是做夢了。”

  顧嘉瑤自言自語的嘀咕,“我只是一個寫穿越重生小說的小撲街,穿越后蘇遍天下的美事,各種霸氣皇子,勛貴愛上我的夢怎么都落不到我頭上!”

  仿佛確定在做夢后,她又重新躺下,“幻覺,一切都是幻覺,我還沒睡醒呢。”

  任由她把眼睛睜開,閉上,再睜開,她依然能看到周圍古色古香的家具陳設。

  她的損友開不起昂貴的玩笑。

  顧嘉瑤披上個只需要扣上兩個扣子的披風,穿上繡花鞋向外跑去。

  出門后,少女的心涼了半截,入目的屋舍絕不是影視城那樣的仿古建筑,而是真真正正的古代建筑。

  她一路狂奔,不過令人意外是沒有遇見一個奴仆。

  看這家的屋舍不是用不起仆婦的,按說不應該先來幾個介紹簡單狀況的小丫鬟嗎?

  差評,她必須要給差評!

  書房中傳來瓷器破碎的聲音,在一片寂靜的宅子中份外清晰。

  少女聽著聲音跑過去,推開房門。

  一位三十左右的男子口中罵罵咧咧,砸著好幾樣瓷器,他看起來毫無風度,如同神經病。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管誰給我開玩笑,我先砸個夠本,虧死他們。”

  顧嘉瑤見到顧熙熟悉的砸瓷器動作,莫名慌張的心突然安定了幾分。

  “你砸的這些東西都是咱們的財產!有人上門要賠償的話……”

  坐在八仙桌后的婦人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厲聲呵斥道:“你還嫌咱們不夠窮是不是?還想著拿這座宅邸去?”

  顧熙突然噤聲,他把手中的梅花瓶子輕拿輕放回原處,向蔣氏勉強擠出一個笑臉,解釋道:“那不是我犯糊涂了才會找個比閨女大不了幾歲的小情兒。”

  “不對啊,找到真愛,同老婆離婚,拋妻棄女不是我做的。”

  他按著太陽穴,頹然跌坐回椅子上,“咱們老夫老妻這么多年,女兒都成剩女了,別說外孫,我連外孫他爸的酒都沒喝上一口,這么多年我啥時對不住你過?”

  “不過我腦子里還真有操蛋的記憶……好似那些事是我做的。”

  九月天氣依然悶熱,蔣氏即便扇碎了扇子依然無法平復心底的怒火。

  她看也不看錯亂的丈夫,方才瓷器破碎的聲音弄得她心里更是煩躁。

  蔣氏望著門口的少女,“顧嘉瑤,你來同我們說說,這是怎么回事吧,我們只是一覺醒來,就來到這個地方?腦子里還有人說一家同穿越!”

  “太后,太上皇……”

  少女小步蹭到桌子旁,仔細打量面前的這對夫妻。

  顧熙頭戴小冠,身穿月白色細布長袍,衣冠博帶,袍袖飛揚。

  他身形如同挺拔的楊柏,面若冠玉,鼻梁挺直,薄唇鮮紅,劍眉星目,他俊美得驚人,宛若書畫中走出來的風流名士。

  而坐在一旁的婦人單以相貌上說只是中人之資,長眉入鬢,鳳眸高鼻,觀之可親。

  “你們變年輕了啊。”

  顧嘉瑤尋了一面鏡子,帶著幾分討好遞給這對夫婦:

  “我記得老爹年輕時可沒這么帥氣,老媽也比以前照片上漂亮很多,看你們如今的年紀不過三十歲,整整年輕二十年嘞。”

  太后同太上皇這樣的稱呼,打死她都不敢再說了。

  這對夫妻挨個照了鏡子,隨后三人圍坐在一張桌子旁,鏡子放在桌子中間。

  少女舔了舔干澀,艱難的開口:“若是我沒弄錯,應該是穿越了,這是不在我國歷史上出現過的朝代,按照我腦子里不多記憶,生活水平和民俗應該是明清時代,此處歷史具體哪里轉彎,我還分辨不出來,不過在宋朝之后應該歷史就變了。”

  男子同樣艱難開口,“別同我說歷史,我就從來沒了解過歷史,知道唐明皇還是因為楊貴妃。”

  “你們應該也有原主的記憶吧,還應該有一句話是?”

  三人幾乎同時開口,“若想活著,人設不能崩。”

  “您的人設是?”

  顧嘉瑤輕聲詢問退休后以搓麻將為主業的父親。

  “名士,詩詞歌賦詩酒茶樣樣出類拔萃,視功名利祿如浮云,魏晉風骨將在他身上重生。”

  顧嘉瑤額頭滲出密密麻麻的冷汗,轉向母親:“您呢?”

  “貴婦,佛口蛇心,愛慕富貴,嫉妒吃醋樣樣強。”

  顧嘉瑤直接豎起中指,“老天爺玩死我們算了。”

  指望一個跳廣場舞的大媽不崩人設?

  婦人有幾分好奇,“你這個歲數,我想不用再逼你去相親了,離著做剩女還有十幾年呢。”

  顧嘉瑤捂臉穿越也有好處,起碼不會被逼著相親,遇見一群極品男人。

  “我的人設是木頭美人蘇天下……”

  夫妻二人對視一眼,突然大笑出聲,“讓你總寫瑪麗蘇的小說,遭報應了吧,還蘇天下,就你這個樣子能找到男人娶你就不錯了。”

  他們你一句,我一嘴嘲諷著自己的女兒,少女腦袋越來越低,竟是無言以對。

  “……你們好像一點都不著急?不說人設崩塌,我們沒命,就是在完全陌生,同我們格格不入的年代生活,你們都不怕嗎?”

  蔣氏唇邊扯出一抹笑,一手抓住女兒,一手握住丈夫的手,“只要我們一家人在一起,這里就是家。”

       顧嘉瑤原本慌亂的心突然安靜下來,有父母在的地方,就是家!

  一家人在一起,無論時空如何變化,總是安心的。

  “論起大風大雨的經歷,我們比你可強太多了。”

  顧熙揚起劍眉,帥氣得驚人,顧嘉瑤從未見過比眼前的男人更俊美的。

  就沖父親這顏值放在現代絕對當得上國民老公的稱呼,秒殺一眾的小鮮肉。

  “上山下鄉,改革開放,下崗下海,房價高漲,幾乎所有的時代驚變,我們都趕上了。”

  顧熙略帶幾分擔憂,“穿越這回事算不得大事,換個地方繼續生活罷了。反倒是你,被我們寵壞了,不經世事,一天不是刷劇就是寫狗血瑪麗蘇小說,在當下你未必就比我們占優勢。”

  “當初我真不該把你弄去你大伯的公司,該讓你去別的公司歷練磨礪一二。”

  顧嘉瑤糯糯反駁:“我又不需要做女強人,有車有房的生活挺好的,你別看不上我個小撲街,賺得不比白領少。”

  “可是你也足夠單純!總是幻想小說一般的愛情,生生把自己熬成剩女。”

  蔣氏在一旁開口,但凡涉及到她的婚事,父母總會口徑出奇的一致。

  “我是不想將就!”顧嘉瑤再次拿出應付父母逼婚的說辭。

  蔣氏惱怒道:“你就沒想過以后……等我們沒了,你身邊連個人都沒有,該怎么辦?誰照顧你?”

  “我們現在不是依然在一起嘛,您看連穿越都沒讓我們一家人分開。”

  顧嘉瑤笑嘻嘻:“現在不用再討論前世了,我們已經不在那個世界,以后的日子該怎么過?”

  門口傳來腳步聲,一道忠厚低沉的聲音傳進來,“二叔,您在嗎?”

  來人聽到屋子里沒有動靜,又連著喊了幾聲二叔后,顧熙才意識到來人是在叫自己。

  他再次按了按發脹的太陽穴,原身的記憶齊齊涌上來,望著已經在整理凌亂頭發的顧嘉瑤,低沉說道:“真是一個精彩絕倫的小白臉軟飯男啊。”

  “魏晉時候的男人,莫非都靠臉吃飯?”

  聽清楚父親的疑問,顧嘉瑤一臉懵逼,顧熙擺了擺手示意一會再說,揚聲道:“進來吧。”

  房門再次被推開,身材高大的少年從外走進來。

  他穿著土黃色粗布衣衫,領口袖口泛著毛邊,皮膚黝黑,濃眉方口,雙眸閃爍著不安以及局促。

  給顧嘉瑤一種莊稼漢的感覺。

  記得她的人設是木頭美人,顧嘉瑤淡定坐在遠處,渾然對周圍的一切事都不在意,雙眸放空,漫不經心。

  能不能蘇天下暫且不提,起碼做她能先做個木頭。

  “二叔,我是來……”少年滿是繭子的手蹭了蹭衣角,“是來幫您搬家的。”

  他不敢去看二嬸,厚厚的嘴唇不安的蠕動,“李家娘子昨兒還給了一百兩銀子,還說同您成親后,再送咱家二十畝水田。”

  怎么個狀況?

  剛穿越就遭遇和離進而逼婚現場?

  對象還是她爹!

  這待遇不該是女主嗎?

  顧嘉瑤懷疑自己是炮灰了,“爹。”

  可能原主顧嘉瑤本身有先天缺陷,腦子里的記憶特別有限,除了吃喝之外,再無其他。

  蔣氏說道:“這點財物就把顧熙給賣了?當年我給你們的銀子也有兩千兩,如今你們家更耕種的田地其中大半都是我送的,

       看我家商行即將倒閉,便想著拿顧熙再攀高枝?!”

  “不是,不是的,二嬸。”少年慌忙的解釋,卻不知該說什么,“李家娘子同二叔是有感情的,二叔說同二嬸和離,祖母才敢收下李娘子的銀子和田產。”

  “你回去告訴李娘子,顧熙是我丈夫,是我女兒的父親,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同顧熙和離,以往我用銀票甩她一臉,

        今日縱然我落魄,她別想報復回來,拿銀票搶走顧熙。”

  顧嘉瑤莫名覺得她娘略兇殘啊,這還是那個跳廣場舞的母上大人么?

  顧熙嘴角微勾,眸子深邃,一瞬間他的俊容好似奪走天地間所有的光華,顧嘉瑤看得微微一滯,她爹俊美無雙,風華絕代。

  少年連連后退,好似再次陷入被恐懼支配當中,“二嬸別沖動,您千萬別沖動,我這就回去同祖母說……”

  他直接退到門外,有幾分擔憂看了二叔一眼,無能為力般垂下腦袋,“二叔,我會來救您的,您再忍一忍。”

  地上的瓷器碎片一定是二嬸摔碎的,二叔臉上的憔悴怕也是被二嬸折磨出來的。

  嗚嗚嗚,二叔真可憐。

  俊美無匹的二叔猶如被母老虎霸占的小百花,受盡折磨。

  顧嘉瑤差點笑出聲。

  她聽不到少年的心里話,可憨厚的少年把一切都表露在臉上,她想裝看不到都不成。

  “還不滾?!”蔣氏高喝一聲。

  少年轉身一溜煙的跑遠了,速度之快令人嘆為觀止。

  顧嘉瑤站起身,小心避讓開滿地的瓷器碎片,緩緩關上房門。

  再次轉身時,她笑容燦爛,“我相信母上大人當初為爹橫掃整個知情點了。”

  據來她家串門的阿姨說,她家母上大人把所有向父親表白的知情和村姑都踹河里去了。

  當時她是當笑話來聽的,但也認識到一點,母上大人是個看臉的,因為同為知青的阿姨說,父親是整個插隊的知青中最帥氣好看的。

  顧熙眸子明亮,“真好,又見到敏敏你為我打架了,當初……”

  “你少回憶那些有的沒的,我是為你打過架,可你也別忘了,瑤瑤外婆硬要把我說給一個縣長的兒子時,你是怎么拉著我的手……”

  蔣氏一根指頭點在顧嘉瑤額頭,顧嘉瑤身體不由得后仰了一下,“娘,好疼呢。”

  “想聽?”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