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妖孽的寵愛聞晚晚秦斯遠免費

妖孽的寵愛聞晚晚秦斯遠免費

金魚白兔 著

完本免費

主角是聞晚晚秦斯遠的小說名是《妖孽的寵愛》是由金魚白兔創作的一本非常甜寵的現代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聞晚晚是一個表演系大二的學生,某次參加一劇組的殺青宴不小心與秦斯遠一夜糾纏,第二天醒來后逃之夭夭,后來,聞晚晚在自己家的相親局上遠遠看到了秦斯遠。她想再次逃之夭夭,那個男人卻笑得十分衣冠禽獸,一步一步向她逼近,霸道地把她堵在了角落里……

更新:2019/06/05

在線閱讀

主角是聞晚晚秦斯遠的小說名是《妖孽的寵愛》是由金魚白兔創作的一本非常甜寵的現代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聞晚晚是一個表演系大二的學生,某次參加一劇組的殺青宴不小心與秦斯遠一夜糾纏,第二天醒來后逃之夭夭,后來,聞晚晚在自己家的相親局上遠遠看到了秦斯遠。她想再次逃之夭夭,那個男人卻笑得十分可怕,一步一步向她逼近,霸道地把她堵在了角落里……

免費閱讀

  五月的衡星影視城,還不到夏天,氣候卻反常的炎熱。蟬鳴跟上了氣溫的步伐,聒噪了一整天,聽得人心浮氣躁。

  此時終于到了夕陽西下的時候,蟬鳴聲也明顯弱了下去,想來是累了。這種時候,再有微涼的暮風輕輕吹來,真是讓人心曠神怡了。

  可惜偏偏有人要破壞這難得的清靜,暴躁的責罵聲讓人遠遠就能聽見:“第幾次了,你說說?要不然我們好好來清點一下?從你入組以來,摔壞了五個小道具,碰倒了三個大道具。現在可好,要殺青了,干脆整個大的,把你用了一整部劇的彎月銀戟給我‘咔嚓’,一劈兩半,是不是?”

  吼人的是個中年男子,一臉被生活磨平了發際線的苦相。然而他這聲音中氣十足的,這種大招爆發感,顯然是被什么人給爆了怒氣槽。

  這倒沒什么疑問,肯定是因為他面前垂頭站立的那個小姑娘。

  那姑娘勾著頭,看不清長相,只是瞧著她露出的那截后頸,線條柔美修長,膚質白皙細膩,像是用上好的羊脂玉請了能工巧匠精心雕琢出來似的。

  這姿態真是大寫的“我見猶憐”。而當那姑娘再一開口,聲音軟糯的像是一塊奶糖:“對不起,李老師……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說著,頭低得更深了些。背在身后的那雙手,小指相互勾著,慌張里透出一種自然的天真感。

  那個李老師瞧著她這模樣,十分火氣瞬間滅了八分,語氣不自覺就軟了下來,責罵變成了無奈的吐槽:“聞晚晚,不是我說你,你瞧瞧你這么個嬌小可愛的小姑娘,誰能想到你就那么能搞破壞呢?我們道具組是全衡星影視基地共用的,很多戲都要從我們這里拿道具。別的就不說了,就你今天弄壞的這個彎月銀戟,隔壁那個《西游之霸道妖精愛上我》劇組的主角,明天就要用呢!”

  聞晚晚聽了這話,抬起頭。那張小臉讓人一看見,心跳不自覺就漏了那么一拍。

  很美。很美。巴掌大的小臉,肌膚瑩潤細膩,完全可以素顏去拍護膚品廣告;一雙杏眼在柳葉眉下靈動地轉著,輕輕一眨,那修長如蝶翼一般的睫毛,就像是能在人心口上掀起風暴一般;秀挺的鼻尖微微翹著,雙唇粉嘟嘟的,卸了妝還是這種健康的元氣感。

  此時,這個可愛動人的小女孩,眼睛不解地眨了眨,把面前的男人盯得都有幾分不好意思了。

  他躲閃著眼神,問道:“這么看著我干嘛?你是有什么問題嗎?說!”

  聞晚晚就大膽求教了:“李老師,不對吧?聽那劇組的名字,主角應該是孫悟空吧?孫悟空為什么要用彎月銀戟呢?”

  李老師:……

  “要你管!”李老師火氣又上來了。本來以為這小姑娘認錯態度良好,有什么反思心得要匯報的。誰想到這丫頭滿腦子都想什么呢?

  ……再說孫悟空為什么不能用這個彎月銀戟?把頭尾的部件摘了,留個棍不就行了!三流的惡俗網絡大電影,要什么自行車?

  李老師想著,感覺被聞晚晚磨得有些沒脾氣了。

  他無奈地招了招手,道:“算了算了,不跟你計較了,你走吧!”

  聞晚晚仔細觀察了李老師的神情三秒,立刻露出甜美的笑,連忙道:“謝謝李老師!您辛苦了!我就不耽誤您清點道具的工作了!我這就走!再見!”

  說完她一轉身,偷偷吐了吐舌頭,飛速跑開了。

  今天是聞晚晚在網絡大電影《九劫》劇組的最后一天。她本來只是個表演系大二的學生,寒假的時候,跟著同寢室的同學一起報名參加了這個劇組的面試,沒想到竟然通過了,還拿到了個女二的角色。

  然而在影視界的鄙視鏈里,網絡大電影是最底層的,這個女二連給網劇的十八番提鞋都不配。

  聞晚晚一進組就感覺到了這個組從上到下的草臺班子氣息。道具是影視基地共用的,化妝師得演員自費去請,就連盒飯都是最低標準的。

  但聞晚晚還是憑借此片“一戰成名”,在整個衡星影視基地成為了名人。

  畢竟,外表看上去如此天真嬌小的女孩,竟然是個“無敵破壞王”這種事情,實在罕見。

  今天殺青后,隔壁組還有武術指導跑過來問聞晚晚:“妹子有興趣當武替嗎?我看你這手藝,不利用起來浪費了啊……”

  聞晚晚呵呵呵。

  她委婉地拒絕了這位武指的職業指導,轉頭就準備投入殺青宴的懷抱。

  再窮的劇組,這殺青宴還是得講究的。至少聞晚晚是聽說了,席上麻辣小龍蝦無限量供應!

  聞晚晚準備去小龍蝦界大展拳腳,讓自己的“破壞王”天賦技能有發揮的余地。但她沒想到,自己拍最后一場戲的時候,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手里的道具攔腰折斷了……

  于是,聞晚晚被迫去跟道具組的老師道歉。這一下就耽誤了不少時間,聞晚晚估計自己可能要趕不上去飯店的大巴了。

  她匆匆趕到集合點,看見一輛大巴還停在那里,連忙跑了上去。

  車上倒沒幾個人,全是女孩,一個個濃妝艷抹,像是要去出“艷壓”通稿似的。

  聞晚晚卻對這些混不在意,她只慶幸自己趕上了車,隨便挑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剛坐定,旁邊正自顧自照鏡子補妝的女孩,隨意掃了她一眼,瞬間像看見什么稀奇玩意一樣,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她,道:“你就穿成這樣去宴會?”

  聞晚晚迷惑地眨了眨眼,應道:“對啊。”

  就去吃個小龍蝦,還有什么講究么?聞晚晚真的不解。

  那女孩上下打量了聞晚晚一遍。天氣炎熱,聞晚晚穿著一條天藍色的棉布背帶裙,內襯帶著蕾絲花邊的白襯衫。這種典型的孩子氣打扮,配色普通卻難以駕馭,很容易就穿出“傻氣”。

  然而這衣服在聞晚晚身上,只有一種靈動的天真感,少女氣質看得那個濃妝女孩不自覺就收起了化妝鏡,扭頭不再搭理聞晚晚。

  聞晚晚也不在意,她只在意什么時候能吃到小龍蝦。

  這天氣是真有點悶熱,聞晚晚拍了一天的戲又十分累了,此時困得眼睛都睜不開,索性靠著窗戶小睡了一會兒。

  等她再睜眼的時候,車窗外已經一片漆黑了。

  聞晚晚迷迷糊糊地起身下車,問著在車旁站著的女孩:“往哪邊走啊?”

  那女孩冷笑了一聲,抬手道:“那么大一艘郵輪就在你面前,你還不知道么?”

  郵……輪?

  聞晚晚迷糊地眨了眨眼睛。難道《九劫》劇組的錢,都花在這一頓殺青宴上了?

  “包這個郵輪得不少錢吧?”聞晚晚小聲嘟囔著。

  旁邊的女孩白了她一眼:“談錢多俗啊!這是慕少的私家郵輪,不對外開放。今天是他為了給自己留學歸來的發小開接風宴,這才拿出來當宴會場所的!”

  聞晚晚僵立當場。

  那女孩還繼續說著:“慕少就已經是寧城數一數二的闊少了,但比起他那個朋友秦斯遠,慕少連他的零頭都算不上。所以啊,今天來的這一車里,一個個都是盯著秦大少去的……”

  女孩說著,酸溜溜地打量了一下聞晚晚,小心試探道:“你呢?什么想法?”

  聞晚晚詫異:“我?”

  她想了想,認真道:“我就想知道,這宴會里有麻辣小龍蝦嗎?”

  那女孩趾高氣揚地一扭頭,道:“不想說就不說,用得著說這種冷笑話么!”

  聞晚晚無奈嘆氣。她說的是實話啊……

  不過反正她是來吃飯的,在哪吃都一樣。

  想著,聞晚晚挺愉快地踏上了郵輪。

  這艘豪華郵輪顯然造價不菲,宴會廳寬闊得像是禮堂,聞晚晚猜測其他樓層應該還有娛樂廳等等區域。

  不過這些不是她關注的重點。她的眼里只看到了宴會廳里擺放的那一排排的各色菜肴。

  聞晚晚粗略掃了一圈,沒有看見她心心念念的麻辣小龍蝦。嘆了口氣,聞晚晚隨手拿起一個盤子,準備吃點三文魚和北極貝刺身。

  她剛拿起盤子,手肘不自覺向后一錯,就聽見身后“哎呀”一聲,跟著就是什么東西摔碎的聲音。

  聞晚晚連忙轉身,就看見她身后站著個體態臃腫的中年男人,白襯衫上一片紅色的酒漬,腳下是碎裂的紅酒杯。

  那男人看著聞晚晚,怒氣沖沖道:“你長沒長眼睛啊!往哪撞呢!”

  聞晚晚脫口而出:“我后面當然沒有眼睛啊!”

  說完,她看著那男人的臉漸漸有向豬肝發展的趨勢,立刻意識到自己這是火上澆油了。

  那一個瞬間,聞晚晚想起閨蜜以前跟她說起過的,她們的一個學姐,自罰五杯酒,從被得罪過的投資人那里拉到千萬投資的傳奇故事。

  聞晚晚覺得此計劃可行,看也沒看,順手從路過的侍應生手里餐盤上端起一杯酒,豪爽道:“對不起了,我真是沒注意!自罰三杯給您賠罪!”

  說完,她一仰頭,一杯酒一飲而盡。跟著又是一杯,又一杯。

  轉眼,三杯酒下肚,聞晚晚看著面前的那個男人,臉色已經由陰轉晴,望著她臉上都帶起了笑意,連連道:“可以可以,你這女孩,我喜歡~”

  聞晚晚擺了擺手,想說那就行了,就此別過吧。

  然而她發現自己嘴張不開,頭倒是暈得很,腳底虛浮,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樣。

  完了。這是要醉倒的節奏……

  聞晚晚想離開這個宴會廳。然而她剛一抬腳,身子就是一歪。

  那個男人趁勢走了上來,一把攬住聞晚晚的腰,手不老實地在她纖細的腰上摸著,嘴里說著:“哎呦,小妹妹這是不勝酒力啊!來,哥哥我帶你去好好歇著!”

  哥哥個鬼啊!聞晚晚想翻他白眼,要是讓我哥知道你這貨……

  然而,無論她心里怎么想,現實中,聞晚晚此時戰斗力全無,只能任由那個男人拖著她,把她帶出了宴會廳。

  兩個人跌跌撞撞走到甲板上,清涼的海風吹過,聞晚晚感覺自己漸漸滑向失控的意識有一點點清醒。

  她發現自己正在被那個男人往郵輪后方帶去。那里離宴會廳越來越遠,壓根就沒有什么人。

  聞晚晚試圖掙扎,嘴里喃喃道:“你、你松開我……”

  那男人故意把頭貼了過來,色瞇瞇道:“寶貝兒你想跟哥哥我說什么悄悄話呢?”

  聞晚晚深呼吸,對著那男人貼上來的耳朵,氣運丹田,大聲喊道:“你放開我!!!”

  那男人被聞晚晚這一吼震得一愣,反應過來后,黑著臉獰笑:“呦?裝什么裝?穿成學生妹的樣子扮清純,來這里不就是為了釣個富豪么?哥哥我每個月給你五萬塊,好吃好喝供著你,行吧?”

  聞晚晚抬起手肘,對著那男人的眼眶砸了過去。

  那男人吃痛,抬起一只手按住自己的眼睛,同時對聞晚晚終于失去了耐性。他用另一只手狠狠捏著聞晚晚的肩,高聲罵道:“你敢打我?今晚上我就讓你知道老子的厲害!”

  聞晚晚抬手去扒男人的手腕,奈何兩人力氣相差太大,而且聞晚晚現在醉意又慢慢上來了,幾經掙扎,卻越來越難以擺脫這個男人……

  誰……有誰在……

  救救我……

  聞晚晚心里無力地想著。

  她徒勞地和這個男人對抗著,聲音里漸漸染上了一層薄薄的恐懼。

  就在這個時候,“咔嚓”一聲,一個高腳杯丟在了兩個人面前不遠處碎裂開,濺起的酒漬落在了男人的褲腳上。

  那男人一愣,抬頭看了過去。

  就見前方不遠處,有個修長的身影,慵懶地倚在船舷上。

  今天是滿月之夜,清輝靜靜地灑在海面上,隨著海水而緩緩蕩漾。

  那身影就像背倚月光,于是那一抹疏懶在月光和夜風里浸了浸,帶出了一股透入骨髓的涼。

  而他一開口,淡漠的男聲像是舔過刀尖的寒露:“吵死了。”

  中年猥瑣男的動作不自覺就停了。他感受到一種難以言喻的威壓,即使眼前這個男人只是摔了個酒杯,冷冷地說了三個字。

  場面一時詭異的寂靜。

  然后,“刺啦”一聲,布料破碎的聲音,打破寂靜。

  暈乎乎的聞晚晚跟著這個聲音摔倒在地,手里緊緊攥著一塊破了的白布條。

  是從那個中年猥瑣男的襯衫上撕下來的。

  還是,胸膛正面的那一塊……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