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餓狼不會入眠小說全文免費

餓狼不會入眠小說全文免費

仙人吃土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叫葉菀顧遷的小說是《餓狼不會入眠》講述了顧遷救了一個女孩子回家,小姑娘土里土氣,更重要的是,那張臉上還長著一塊胎記,眾人皆是以為顧少爺同情小姑娘可憐無依,這才好心收留。可沒想到的是真相大白,胎記是假的,女孩子美得驚人,叫人移不開眼!葉菀是在一個雨夜被顧遷從壞人手里救出的,發誓以后報答恩人!可是……被抱進房間狠狠吻住后,葉菀卻發現……這好像和自己一開始想的有點不一樣……

更新:2019/05/30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仙人吃土大神最新作品《餓狼不會入眠》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餓狼不會入眠by仙人吃土,餓狼不會入眠最新,餓狼不會入眠無彈窗,故事遞最新最快更新餓狼不會入眠最新章節列表,主角叫葉菀顧遷的小說是《餓狼不會入眠》講述了顧遷救了一個女孩子回家,小姑娘土里土氣,一身的舊衣服寒酸無比,更重要的是,那張臉上還長著一塊胎記,丑的嚇人!眾人皆是以為顧少爺面冷心善,同情小姑娘可憐無依,這才好心收留。可沒想到的是——一朝真相大白,胎記是假的,女孩子美得驚人,叫人移不開眼!于是數不清的男生紛紛冒頭,想要求得美人垂青,可屋內——此時葉菀卻眼淚汪汪地被困在了墻角;“別……”“別什么?”顧遷目光沉沉地看著眼前無處可逃的小人,唇角輕扯:“你這樣,我怎么溫柔一點?”葉菀是在一個雨夜被顧遷從壞人手里救出的。見義勇為的他不但給了她希望,還帶她回家,給了她一份工作,令她不至于漂泊無依。于是感動的她立志好好做人,以后報答恩人!可是……被抱進房間狠狠吻住后,葉菀卻發現……這好像和自己一開始想的有點不一樣……

免費閱讀

  轉眼間,天空中高掛的太陽便已經落下了山頭,而學校下午剛一放學,顧遷便已經拿起了書包,騎著自行車回到了家中。

  但推門進入屋子時,一種莫名沉靜的氣氛卻籠罩在房間各處。

  顧遷擰著眉四下看了看,放下書包的同時,廚房中,王媽也掛著微笑迎了上來:“小少爺,你回來了啊!”

  “……葉菀呢?”

  顧遷直截了當地問道,淡漠的聲音透著冷意:“她怎么不在家里?”

  “額,她,她在家里的。”

  王媽聽顧遷一回來就說葉菀,原本笑著的面容微微一僵,但也不敢造次,于是只能老實回答道:“她在自己房間里,對了,小少爺,我晚上做了可樂雞翅,你看你既然回來了,要不要先……”

  “我去看看她。”話語未完,這次顧遷已經直接打斷了王媽的話。

  而話音剛落,他也直接從王媽身前走了過去。

  高大挺拔的身影,不過幾個眨眼的功夫便已經上了樓,大刀闊斧地向著葉菀的房間走了過去——

  與此同時,屋子中,才從浴室中走出來的葉菀也驀地聽見了一陣腳步聲,隨后,還不等她反應過來什么,下一刻,緊閉的房門已經被人旋開,而顧遷也已經出現在了房間門口。

  ……

  雙目相對時,兩人的表情都有一瞬間的空白!

  幾秒鐘詭異的沉默后,葉菀下意識驚魂未定地收攏了衣服,慶幸自己這回洗澡出來提前貼好了胎記,穿上了衣服,雖然因為水汽,衣服有些皺皺巴巴,但有總比沒有好!

  可她不知道的是,在男人的眼中,有時候穿著衣服遠比不穿衣服還要糟糕——

  當顧遷將大門打開時,正是葉菀從浴室中出來,于是首先印入眼簾的,便是少女光滑筆直的小腿。

  如精雕細琢的絕美藝術品,勻稱天然,每一分都透著無盡的誘惑,特別是那掛在小腿上的一顆顆調皮小水珠。

  隨著顧遷的注視,它們一點點滑過了少女無暇的肌膚,順著小巧可愛的腳踝,沒入了拖鞋中,莫名叫人喉頭發緊。

  而葉菀的上半身,穿著的則是一件陳舊的粉色襯衫,版型寬大,她的個子又小,長長地一直拖到了大腿上,雖不好看,可耐不住穿衣者顏值太高。

  什么衣服襯著她紅撲撲的小臉,可愛的都像是個日本陶瓷娃娃。

  可顯然沒想到會看見這樣的場景——

  顧遷猛地愣住,隨后就像是被電打到了一般!

  他以最快的速度,他房間內退了出來,虛掩上了門,只站在門口,深深閉了閉眼睛。

  葉菀猶豫地抿了抿紅唇,先開口問道;“顧,顧少爺,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嗎?”

  “……沒什么。”

  顧遷頓了許久,才聲音發沉道:“我回家沒看見你,所以擔心你在家過的不好,想看看你……你怎么忽然洗澡了?”

  “嗯……下午干了活,出了好多汗,所以我就早點洗了澡。”葉菀下意識的解釋,又小心詢問:“我可以洗澡嗎?”

  “……”

  他這都是問了什么蠢問題。

  顧遷腦子發疼地罵了一句自己,下一刻只能悶聲道:“你可以洗澡,只要你愿意這是你的自由,但是記得,洗完澡多穿點衣服,不許露腿,免得著涼。”

  “……”

  啊?

  夏天還要多穿點嘛?

  不過,她確實也沒打算露腿的……

  葉菀紅著臉,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剛剛洗了澡,還沒來得及穿好衣服,你就進來了,所以……”

  “是我不好。”

  顧遷快速回答,嗓音有些干啞,顯然又是因為葉菀的話想到了什么:“下回我會注意,抱歉。”

  葉菀:“沒,沒關系。”

  顧遷:“穿好衣服就下來吧,可以吃飯了。”

  葉菀:“哦……”

  顧遷不再回答。

  緊閉的房門后,隱隱的腳步聲已經響起,顯然是他已經下了樓,而站在房間中,抿著唇角站了一會兒后,摸了摸滾燙的臉頰,葉菀總覺得事情哪里好像怪怪的……

  *

  十分鐘后,葉菀終于收拾好了自己,從樓上走了下來。

  餐廳中,王媽已經將美味的食物都擺上了餐桌,顧遷直直地坐在凳子上,仿佛已經許久,但姿勢卻從此始至終沒什么變化,只一雙眼睛深沉幽暗,好像正出神著什么事情。

  當聽見樓梯上響起的腳步聲時,他將目光轉到了葉菀的身上,但隨后帶著些說不出的感覺……

  下一刻,還不等葉菀微笑著對他問好,他已經快速轉開了眼眸。

  藏在黑發下的耳朵,更是幾不可查地再次紅透。

  而這樣的一幕,落在一旁的王媽眼中,卻像極了是顧遷在嫌棄葉菀。

  ——一定是覺得這個丫頭又丑又懶!少爺終于受不了了!

  王媽暗暗地在心中想著,于是難得舒心的,她露出了今天第一個高興的微笑,隨后看著還在下樓的葉菀,她更是直接不加掩飾地露出了嫌棄的神情:“你下來干什么,沒看見小少爺在吃飯嗎?”

  “啊……”

  葉菀驀地一愣,因為被訓斥,她也連忙停住了腳步,站在原地局促道:“那,那我重新回去嗎?”

  “隨便你,反正你不許站在廚房里。”

  王媽擰著眉道:“你長成這個樣子,少爺看見了影響胃口怎么辦?”

  沒瞧見剛剛下樓,小少爺已經不想看見她了嗎?

  真是沒一點眼力見!

  王媽不悅地教訓道。

  而這么一聽,也知道自己臉上做的胎記丑的葉菀垂下了腦袋,連忙想要轉身回房間,免得真的影響了顧遷,但下一刻,一道冰冷的男聲卻已經響起:“你出去。”

  卻是顧遷也發話了。

  王媽忍不住看著樓梯上礙眼的丫頭幸災樂禍笑了一下。

  葉菀臉頰更紅,只差找條地縫鉆進去:“我,我現在出去……”

  “不是你。”

  沒想到的是,她的話音剛落,顧遷便又淡淡地開了口。

  下一刻,他已經將冷峻如劍的眼眸直直地看向了站在桌邊的王媽:“離開我的視線,沒看見我要吃飯了嗎?”

  “……”

  這是將她剛剛對葉菀說的話,原封不動地全部還了回來!

  王媽徹底愣住。

  因為事情發生的轉折太快,她的臉上,上一秒的幸災樂禍甚至都還沒來得及收拾起來便僵在原位。

  王媽有些慌了;“小,小少爺,你,你以前用餐,我可都是陪在你身邊的!”

  “那又如何。”

  顧遷冷笑著扯了扯唇瓣:“你能侮辱別人,別人就不能侮辱你?”

  “……”

  王媽說不出話來。

  很顯然,小少爺這擺明是為葉菀報仇,甚至他維護她的程度,已經完全超出了王媽的想象。

  今天,她要是真的從這個這個家里走出去了,那就等于是被公然下了面子,以后在葉菀面前,她也就再不用指望建立什么威信,可要是她不照做……

  清楚顧遷脾氣性格的王媽,忍不住白著臉顫抖了一陣,幾秒鐘后,雖然不甘,可她到底還是一步步離開的屋子。

  而目睹全程的葉菀,此時站在原地沒忍住地瞪圓了眼睛:“……”

  顧遷看著她,將臉上的冰冷全部拿了下來:“還愣在干什么,來吃飯。”

  “我,我嗎?”

  葉菀下意識地開口說道,但話剛出口,她便覺得自己真是問了個非常笨的問題。

  王媽現在在外面,房間內外就她和顧遷兩個人,那句這話可不就是只能在問她。

  于是她連忙從階梯上跑了下來,有些局促地站在了桌邊,而顧遷此時已經起身,盛了一碗堆尖的米飯拿在手里:“剛剛為什么一被教訓就跑了?”

  他看著葉菀問道:“王媽脾氣雖然不好,但你也不用怕她,剛剛她問你為什么要下樓,你可以說是我讓你下來的,不用這么委屈自己。”

  當看見葉菀被訓斥,垂著小腦袋要回房間的時候,顧遷簡直比自己被侮辱了還要難受。。

  而葉菀也沒想到會聽見這些。

  她微微頓了頓,小聲說道:“王媽是長輩,我本來就應該尊重的。”

  “那你就這么委屈自己?”顧遷挑眉問道

  葉菀小心地看了顧遷一眼:“其,其實我剛剛準備回房,也不單是因為對王媽的尊重……”

  “我長得很丑,站在你的旁邊,我擔心真的會影響你的胃口。”

  葉菀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臉頰:“別人就算了,我不想你因為我過的不愉快,所以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暫時躲起來的。”

  反正不過就是等顧遷吃好飯了她再出來,葉菀不會覺得委屈。

  她真誠小聲地說道,綿軟的聲音明明甜的仿佛快要化開,可聽在顧遷的耳中,卻像是一記悶拳,直直地撞到了他的心底。

  一瞬之間,他的心臟甚至軟地快要跳不動,與此同時,顧遷好不容易退下去了一些的耳朵顏色,又再次越演越烈。

  “我不想你因為我過的不愉快”。

  ——這應該是顧遷聽過最動聽的情話。

  ——真是要命。

  他側開了發熱的臉頰,悶悶地咳了咳:“真不知道說你太單純還是太狡猾……”

  葉菀;“啊?”

  “吃飯吧。”

  顧遷沒有再將話說一遍的意思,下一刻,用超出尋常的心理素質,他將心頭的熱意壓下去了一些,轉而將手中拿著的碗遞給了葉菀,說道:“給你盛的,坐下和我一起吃。”

  “哦,謝,謝謝。”

  葉菀被動地接過了滿滿地一碗米飯,輕聲道謝,可沒想到的是——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從門外傳了過來。

  隨即,熟悉的女聲已然嬌嬌俏俏地響起;“顧遷,我來找你吃飯了!”

  潘紫蕪會突然出現,是兩人之前皆沒想到的事情。

  而在轉眼看見門邊嬌嬌俏俏的女孩子時,葉菀便已經認出了這個人便是昨晚對她說了難聽話的女生。

  當時的場景,此時她也依舊歷歷在目。

  最后葉菀還記得,因為顧遷的話語,潘紫蕪氣得不輕,看樣子是一輩子都不會再和顧遷說話的模樣,可不想,這才只過了一天時間,她便又笑靨如花地出現在了顧遷的面前,而細細看去,此時跟在潘紫蕪身后進來的,還有方才剛出去沒一會兒的王媽。

  就像是找到了一個靠山。

  王媽進屋時臉上雖然還是帶著些唯唯諾諾,但神情間的窘迫卻已經減輕了不少,瞧見葉菀在瞧她,她還抬起眼睛瞪了葉菀一下。

  于是被飛了眼刀,忙不迭地,葉菀也低下了腦袋,不敢再去瞧眼前的兩個人。

  與此同時,潘紫蕪也已經走到了餐桌邊,巧笑倩兮地看著桌前的顧遷。

  但當事人卻沒有任何反應。

  仿佛剛剛進屋的魏紫蕪只是團空氣,他涼涼地抬了抬眼皮,只不陰不陽地看了王媽一眼,隨后,便見方才神情還舒展了幾分的王媽,立刻又局促地白了臉,站在原地不敢再向屋中走來。

  而潘紫蕪自然也瞧見了這樣的場景。

  她笑了笑,嬌聲嬌氣道:“顧遷,你怎么脾氣還是這么差?王媽畢竟是顧叔叔顧阿姨給你找來的傭人,又照顧了你這么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現在可是夏天,天氣那么熱,你讓人家站在屋外多不合適!”

  “所以你接下來就別生氣了,我把人帶回來了,你就別再嚇她了。”

  “是,是啊,小少爺。”

  聽著潘紫蕪幫自己從中周旋,王媽也立刻見縫插針道:“之前的事情我知道錯了,以后不會再這樣了,請您原諒我吧。”

  外面真的太熱了。

  雖說現在太陽已經落山,嚴酷的日光也已經不在,可是白天時殘存的溫度也是夠折磨人的。

  王媽雖是傭人,但好歹生活在顧家,平時舒服的環境享受慣了,剛剛站出去還沒十幾分鐘,就已經熱了一腦門的汗,實在太難受。

  此時她低頭卑微的認錯,態度也十分誠懇,而作為造成這一切的“元兇”——

  葉菀也非常尷尬。

  下意識地,她小心地看了看顧遷,因為這一眼,幾秒鐘后,顧遷雖沒說話,但到底也還是收回了冰冷的目光。

  這便算是勉強接受了王媽的道歉。

  臉色灰白的王媽立刻松了口氣,潘紫蕪也開心了起來!

  第一次,她覺得,原來自己的話,在顧遷的心中也不是完全沒有作用的!

  她甜滋滋地在心中想著,下一刻也更加走近了顧遷幾分,想要直接坐在喜歡的人對面。

  而局促站在原地的葉菀,在察覺到潘紫蕪的這個意圖后,便也連忙退開了幾步,讓出了位置。

  但沒想到的是——

  之前一直沒開口的男人,此時卻看著魏紫蕪啟了唇:“這里不是給你坐的。”

  “……”

  “啊?”一陣死寂后,潘紫蕪看向了顧遷。

  但顧遷卻根本沒看她。

  在話音剛落時,他便已經將目光望向了一邊推開的葉菀:“跑什么?”

  這已經是第二次了,小姑娘一看見別的女生來找他,就連忙躲開。

  ……她就這么不在意他?

  顧遷沉黑了臉色,強勢道:“端著碗坐我對面。”

  “啊……”

  這次啞然的,換成葉菀了。

  她詫異地瞪圓了眼睛,紅唇也成了小小的圓形,看上去又無措,又可憐,簡直可愛地要命!叫人想要生氣都難!

  于是肉眼可見的,顧遷原本難看的面色有了一些好轉,幾秒鐘后,格外耐心地,他再重復了一遍自己剛剛的話:“給你盛飯了就是要你陪我一起吃的,坐我對面,不要亂跑。”

  “……”

  這……

  葉菀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

  而此時,因為顧遷的話,這次,潘紫蕪也將注意力放到了一旁這個小女生的身上。

  這已經不是兩人第一次見面,昨晚,因為這個女孩子,她還和顧遷惡狠狠地吵了一架,之后顧遷帶著葉菀頭也不回地離開,蹲在地上,潘紫蕪哭的傷心欲絕,聲音尖利,最后卻也沒等來喜歡的人的安慰。

  李木聰晚了一步沒有立刻回家,于是無可奈何地,站在原地被潘紫蕪拖著,他只能原原本本將事情解釋一遍,和潘紫蕪解釋了葉菀的來歷。

  而聽了李木聰的講解后,情緒激動的潘紫蕪也不再傷心,所以今天,她才又興高采烈地出現在了顧家,繼續用自己的熱臉貼別人的冷屁股。

  此時站在桌邊,因為發生過了昨天的那些事情,所以本來被弗了面子,應該非常不開心的潘紫蕪難得沒有發脾氣。

  看了葉菀兩眼后,她帶著微笑,主動走到了女孩子的身邊:“你叫葉菀吧?”

  潘紫蕪親親熱熱地說道:“昨天不好意思啊,李木聰已經和我解釋過了,原來你是顧遷救回來,差點被人拉去賣了的女孩子啊,難怪你之前頭發亂七八糟,衣服也亂七八糟的,害得我還誤會了……”

  “可是我現在知道了,所以哪怕你有缺陷,可是以后,我也一定不會再那么對你了。”

  潘紫蕪善良地微笑道:“對了,我的身家背景你生活在農村可能不知道,但我現在可以給你解釋一下。”

  “我就住在顧遷家的隔壁,父親是上市公司的老總,母親開著一家高級美容院,我和顧遷青梅竹馬,一起長大,關系非常好,另外!”

  潘紫蕪加重了一些語氣道:“市里那個與顧家齊名的沈家,他們的總裁夫人,就是我的小姨,從小就對我特別好,將我當成親生女兒看待。”

  也因為有她在中間做感情紐帶,沈家經常會照顧他們家的生意,潘紫蕪父親的公司,才會一直穩穩當當。

  所以從小到大,家里人都寵著她,父母更是將她當做招財的小寶貝,除了顧遷一直不喜歡她以外,基本沒什么不順心的。

  而葉菀被動地聽著,捧著手中的小碗,她其實有些云里霧里。

  因為什么沈家,什么上市公司的老總……在她這里,實在都太遙遠了。

  可一旁,顧遷原本稍稍好轉了一些的臉色,又快速地冷了下來。

  他放下了筷子,看著潘紫蕪道:“說夠了嗎?”

  “……”潘紫蕪噎了一下,臉上尷尬不已:“我,我就是想和你救回來的女孩子搞好關系。”

  顧遷瞇了瞇眼睛,眸中的冷意更甚。

  潘紫蕪后退了一小步,這時也服軟了。

  她對葉菀道:“好了,我把位置讓給你,你坐在這里吧,我去自己盛飯來吃。”

  “這,這怎么行!”

  葉菀哪怕再暈乎,也知道潘紫蕪是家里的客人,恩人的朋友,而她是家里的傭人,所以怎么能讓客人自己動手盛飯,她好好坐著吃飯呢?

  她緊張地說道:“這個位置給你坐,我坐在旁邊就好了,另外,我手上的飯還沒動過,你要是不嫌棄……”

  “我不嫌棄,正好我餓得厲害呢!”

  潘紫蕪立刻從善如流地回答,話音剛落,她也一把拿過了葉菀手中的米飯,坐在顧遷的對面開開心心地吃了起來。

  而下一刻,桌邊,趕在顧遷冰冷的目光看過來之前,葉菀也已經趕緊轉身,小跑著進了廚房。

  *

  這一頓飯,吃的空氣都仿佛快要結霜。

  顧遷一言不發地吃完了碗里的飯后,便起身回了房間,隨后關上門后,便也沒再出來。

  而潘紫蕪眼巴巴地坐在桌前,本來打算的是等兩人吃完飯后,她可以去和顧遷說說話,將之前那些叫人不開心的事情徹底說開,可沒想到的是——

  還沒等她將碗里的東西吃完,心心念念的人便已經離開,甚至根本沒給她任何反應的時間。

  于是有些挫敗的,還剩小半碗飯沒吃完,潘紫蕪也失去了胃口,直接扔下了筷子,她也懶得和上前來準備收拾東西的葉菀打招呼,懨懨地和王媽揮了揮手后,便直接離開了顧家。

  纖細的身影不過幾個眨眼便已經消失不見。

  而收拾了碗筷,葉菀也在王媽的指派下,將這些東西都拿去了廚房中清洗。

  整個過程中,她的動作皆是小心翼翼。

  因為王媽特別說過,這家里的每一樣東西,就是一個小碗都是價值不菲,絕對不能弄壞。

  于是如臨大敵地,葉菀滿臉緊繃地對待著手上的每一個小碗,唯恐自己一不小心,又會惹出什么麻煩。

  可在這樣精神高度集中的情況下,沒想到的是——

  下一刻,一陣腳步聲忽然從她身后響起,隨即,冰冷的男聲也傳入了她的耳中:“一直躲著我,你也知道把我給你的東西給別人了我會生氣?”

  “……”

  葉菀的手猛的一抖,冒著冷汗,她連忙收緊了手指,這才避免了手上一個看著就很貴的小碗掉在地上。

  但躲過了這一個危險后,另一個更大的“危險”,她卻是怎么也躲不過去了。

  她緊張地抿了抿唇角,小心翼翼地回頭,看了身后的某個男人一眼:“你,你怎么下來了?”

  “怎么,不希望我下來?”

  顧遷不冷不淡地開口反問,沉黑的眼眸直直注視著眼前的嬌小身影:“我給你盛的飯,就這樣被你送給了別人,難道我不應該要個答案?”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