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軍事 → 宋朝好女婿林肖然全本完結

宋朝好女婿林肖然全本完結

艾寂言 著

完本免費

以主角林肖然展開故事情節的軍事戰爭類作品《宋朝好女婿》 是由作家艾寂言所寫,小說講述的是林肖然莫名其妙穿越到了宋朝,穿越的對象還是一個整天就知道吃喝玩樂的紈绔大少爺,他的身邊總是有有美麗的丫鬟,王府的女兒還有冷艷的女殺手圍繞著,就像走了狗屎運般的他在這個朝代混的風生水起,殊不知在這平靜的背后其實暗藏著驚天陰謀.......

更新:2019/05/28

在線閱讀

以主角林肖然展開故事情節的軍事戰爭類作品《宋朝好女婿》 是由作家艾寂言所寫,小說講述的是林肖然莫名其妙穿越到了宋朝,穿越的對象還是一個整天就知道吃喝玩樂的紈绔大少爺,他的身邊總是有有美麗的丫鬟,王府的女兒還有冷艷的女殺手圍繞著,就像走了狗屎運般的他在這個朝代混的風生水起,殊不知在這平靜的背后其實暗藏著驚天陰謀.......

免費閱讀

  這話倒說得有幾分道理。林肖然心中暗自點頭。其他人則是滿眼不屑,心道就這德行若能浪子回頭豈不是天大的笑話。

      話說能讓自己的子孫進得墨軒書院才是正題。

  林肖然掃一眼這屋里十幾口人,算是明白他們的來意了。

  告別了一行人,林肖然直接回到自己的小院。

  蕭子凝慵懶地半躺在床榻上閉目養神,珠簾半遮她凝脂般無瑕絕美的臉。簾外伏身在地的女子此刻正混身顫抖,絲毫不敢抬頭望向那榻上人。

  “如此說來,那林肖然還是沒死?”良久,蕭子凝緩緩睜開眼。

  “小姐,奴婢……”女子知曉面前這主子厲害。

  蕭府二千金容貌驚為天人,且精通琴棋書畫。有多少達官顯貴垂涎其姿色,卻不敢有半點褻瀆之意,

        并非他們謙謙君子,而是畏懼她的父親,也是當朝三大元老之一的蕭天決。

  如今亦兵權在握,說蕭家掌管當朝半壁江山絕非夸張。

  然而世人卻不知這蕭府二千金柔弱絕美的表面背后是怎樣一副蛇蝎般陰毒的心腸。

  那林肖然只是見了蕭子凝一面便出言輕佻,一副色相,竟敢公然截攔二小姐的轎子,也活該二小姐視他如眼中釘。

  可即使如此,他也罪不至死,更何況他乃當今左相大人的公子。

  蕭子凝瞥一眼地上女子,唇角一勾,便緩緩起身,掀開珠簾。

  那女子混身一顫,知道二小姐必然又有新的詭計上頭。有上次的失敗,怕是此次無法善終了。

  蕭子凝緩步走到女子身前,將她扶起。女子驚恐地望向她,不知此次又是怎樣的命運。

  “嗞……”身上的衣衫瞬間被撕裂,只剩下白色裹胸。女子大驚,如雪般的藕臂慌亂地捂住自己的身體。

  “不要擋!”蕭子凝怒目而視。

  女子的臉瞬間紅到了耳根,卻不敢不聽主子的話,緩緩移開手臂。

  “嗞……”女子身上最后的一點遮羞也被扯去。

  蕭子凝繞著女子轉了幾圈,嘴角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隨即返身回到榻上。

  “茜容,我要你記得,你這條賤命是我給的。我要你何時死,你就得何時死。同樣我要你伺候誰你就得伺候誰。”

  女子咬唇,淚水滴落在地毯上,自知這是命,誰叫她是奴婢,蕭子凝是主子!只是這女子清白怎是如此輕易放得下手?

  那林肖然是何德性她自是一清二楚,若是有個女人投懷送抱,他定然不會拒絕。想到那登徒浪子流滿口水抱著自己的樣子就惡心得要死。

  蕭子凝又回復到先前的姿態,慵懶卻優雅至極。媚眼一瞥簾外一絲不掛的女子,嘴角露出嘲諷。

  “我要你伺候的便是那林肖然,你可得好生給我伺候著,若是惹得他不滿意。”蕭子凝望一眼女子,隨即伸手撫向那床榻邊盒中之物。

  茜容大驚,恐懼地看向那盒子。她自知那里面是一條小蛇,卻劇毒無比,二小姐視它若珍寶,

       若哪個丫鬟、奴才不長眼,這小蛇多半就會是他們最后的終結。

  “奴婢不敢,奴婢一定好好伺候林公子。”茜容伏倒在地,驚慌失措,任由淚水滴落。

  “哼!”蕭子凝冷哼一聲。

  “林肖然,就算殺不得你,我也要讓你付出代價!”蕭子凝咬牙切齒地說。

  林肖然,這個名字令她作嘔,竟敢半路截她的轎子,仗著自己是左相府的長子,三番五次出言輕佻。

  自小到大,她何曾如此受過氣?蕭子凝心中滿是恨,只想不惜任何手段地致他于死地。

  閉上眼睛,撫摸著那條小蛇,仿似撫摸一只無害的小寵。地上是茜容一絲不掛,因抽泣而微微顫抖的身體。 

       此刻正是晌午,林肖然獨自站在林府庭院中,默默出神。

  俊美的臉上只有疑惑、嘆息。

  疑惑的是自己為何來到此地,嘆息的是這林肖然如此身世竟也落得煙消云散的結局,實在可惜。

         沒錯,是煙消云散。連自己都搞不清楚他是如何消失,而自己又是如何來到這具身體里的。

  莫名其妙來到這具身體已有數天,這幾天的時間林肖然已經對這個世界有了大概的了解,

       然而對前世的記憶卻開始逐漸模糊,只是依稀記得自己是在參觀一個考古博物館時遇到的“意外”。在他看來這就是個意外,可具體是怎樣卻怎么也想不起來。

  只是,這具身體主人的身份卻十分了得。林肖然的父親林江即當朝三大元老之一,官居左相。林肖然貴為長子,

         自是被寄予厚望。可偏偏這廝是個性子頑劣又生性漁色之輩。即使容貌生得俊美非凡也無人肯嫁予他。

  搖搖頭,林肖然嘴角扯起一絲苦笑,既然來了,就且好好替這個大少爺走一遭便是了。

  林老爺官居要職,府中自是高手如云。倒不是林府愛排場,就在前幾天便有個女飛賊跑來行刺。雖未讓她得手,

     可這幾天林府上下都嚴陣以待。特別是林肖然的臥房,更是重重把守,戒備森嚴。

  林肖然自是嗅出了不尋常的味道,莫非前幾天那女飛賊是來行刺這身體主人的?是否就是那個時候,這林肖然被刺殺,然后自己又鬼使神差地占據他的身體?

  正胡思亂想,房門被推開,一個丫鬟模樣的女孩走進來,精致而又稚嫩的臉上不掛一絲表情。林肖然記得她,醒來那天便是這丫鬟伺候在身邊。

  “知文,前幾天這院內可有什么事發生?”

  知文聞言眉頭一皺。

  “少爺莫非得了失憶癥?前幾天正是少爺你被刺,可奴婢想不通,少爺你身上并無傷口,莫不是為了讓知文伺候在身邊?”

  知文瞪他一眼,自林肖然見她第一面便知這丫頭不待見自己。倒不怪她不懂事,只是這林肖然著實不讓人待見。

  “呵呵。”林肖然沒有生氣,不管他“前生”如何混賬,那都不是自己,沒必要覺得不妥。

  “老爺叫你去書房,說是墨軒書院的先生過來了。”知文見他無話可說,也不多言。這少爺德行她清楚。

  “好,你且先回去,我稍后便到。”

  林肖然心中疑惑,憑這具身體的記憶得知,這墨軒書院不是不肯收留自己嗎,怎得如今轉性了?

  且不說這書院愿不愿留他,就是他自己也不想去。前世那十年寒窗還不夠煩嗎?

  可林老爺的話不得不聽,林肖然起身上下整理一番,便出門了。

  一路上自是一隊隊巡查的侍衛,林肖然不屑,以自己那一世七年的散打基礎,還用這些蝦兵蟹將?

  過了大約三四個別院,林肖然已然立在林老爺書房門外。

  “咳”林肖然推門而入,卻頓時嚇了一跳,今兒這書房怎么如此熱鬧?七大姑八大姨還有那些兄弟姐妹們全到齊了。

        憑這具身體主人的記憶,這一票人好像都不待見自己,這可如何是好?

  “既然大家都在,那肖然先告退了。”是非之地還是早離開較好。

  “混賬!傍我站住!”林肖然苦笑,無奈轉身,正對上林江那雙如刀怒目。

  “韓老,您請見諒,犬子就交給您了。”林江轉身對著身旁一華服老人客氣道。

  “林相爺客氣了。”那華服老人捋捋花白的胡須,呵呵笑道。隨即看向林肖然。

  “我見令郎靈氣聚頂,頗有慧氣。想來不久將有大作為!”

  “當真?”林江眼中精光一閃,自是高興得不得了。這話倒說得有幾分道理。林肖然心中暗自點頭。

       其他人則是滿眼不屑,心道就這德行若能浪子回頭豈不是天大的笑話。話說能讓自己的子孫進得墨軒書院才是正題。

  林肖然掃一眼這屋里十幾口人,算是明白他們的來意了。

  告別了一行人,林肖然直接回到自己的小院。

  蕭子凝慵懶地半躺在床榻上閉目養神,珠簾半遮她凝脂般無瑕絕美的臉。簾外伏身在地的女子此刻正混身顫抖,絲毫不敢抬頭望向那榻上人。

  “如此說來,那林肖然還是沒死?”良久,蕭子凝緩緩睜開眼。

  “小姐,奴婢……”女子知曉面前這主子厲害。

  蕭府二千金容貌驚為天人,且精通琴棋書畫。有多少達官顯貴垂涎其姿色,卻不敢有半點褻瀆之意,

       并非他們謙謙君子,而是畏懼她的父親,也是當朝三大元老之一的蕭天決。

  如今亦兵權在握,說蕭家掌管當朝半壁江山絕非夸張。

  然而世人卻不知這蕭府二千金柔弱絕美的表面背后是怎樣一副蛇蝎般陰毒的心腸。

  那林肖然只是見了蕭子凝一面便出言輕佻,一副色相,竟敢公然截攔二小姐的轎子,也活該二小姐視他如眼中釘。

  可即使如此,他也罪不至死,更何況他乃當今左相大人的公子。

  蕭子凝瞥一眼地上女子,唇角一勾,便緩緩起身,掀開珠簾。

  那女子混身一顫,知道二小姐必然又有新的詭計上頭。有上次的失敗,怕是此次無法善終了。

  蕭子凝緩步走到女子身前,將她扶起。女子驚恐地望向她,不知此次又是怎樣的命運。

  “嗞……”身上的衣衫瞬間被撕裂,只剩下白色裹胸。女子大驚,如雪般的藕臂慌亂地捂住自己的身體。

  “不要擋!”蕭子凝怒目而視。

  女子的臉瞬間紅到了耳根,卻不敢不聽主子的話,緩緩移開手臂。

  “嗞……”女子身上最后的一點遮羞也被扯去。

  蕭子凝繞著女子轉了幾圈,嘴角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隨即返身回到榻上。

  “茜容,我要你記得,你這條賤命是我給的。我要你何時死,你就得何時死。同樣我要你伺候誰你就得伺候誰。”

  女子咬唇,淚水滴落在地毯上,自知這是命,誰叫她是奴婢,蕭子凝是主子!只是這女子清白怎是如此輕易放得下手?

  那林肖然是何德性她自是一清二楚,若是有個女人投懷送抱,他定然不會拒絕。想到那登徒浪子流滿口水抱著自己的樣子就惡心得要死。

  蕭子凝又回復到先前的姿態,慵懶卻優雅至極。媚眼一瞥簾外一絲不掛的女子,嘴角露出嘲諷。

  “我要你伺候的便是那林肖然,你可得好生給我伺候著,若是惹得他不滿意。”蕭子凝望一眼女子,隨即伸手撫向那床榻邊盒中之物。

  茜容大驚,恐懼地看向那盒子。她自知那里面是一條小蛇,卻劇毒無比,二小姐視它若珍寶,若哪個丫鬟、奴才不長眼,這小蛇多半就會是他們最后的終結。

  “奴婢不敢,奴婢一定好好伺候林公子。”茜容伏倒在地,驚慌失措,任由淚水滴落。

  “哼!”蕭子凝冷哼一聲。

  “林肖然,就算殺不得你,我也要讓你付出代價!”蕭子凝咬牙切齒地說。

  林肖然,這個名字令她作嘔,竟敢半路截她的轎子,仗著自己是左相府的長子,三番五次出言輕佻。

  自小到大,她何曾如此受過氣?蕭子凝心中滿是恨,只想不惜任何手段地致他于死地。

  閉上眼睛,撫摸著那條小蛇,仿似撫摸一只無害的小寵。地上是茜容一絲不掛,因抽泣而微微顫抖的身體。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軍事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南快三开奖